三国趣笔记(4):蜀汉的谶纬承传

文/李翼云
一群精通谶纬学的名家从中土移居蜀汉,为西南的文化发展注入活力。(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5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古代的史家并不避讳将神奇的预言采撷入史,三国相关的史料中,关于预言的记载很多,其中不乏采自谶纬之言。

谶纬是什么?

什么是“谶纬”(音“趁伟”)呢?简单来说,“谶纬”主要指古代预言性的文字或图案,如“代汉者,当涂高”、“黄龙现、王者兴”,以及一些星象推演的文字或图形。内容通常隐晦难解,又似神秘玄奥。

东汉谶纬学盛行

秦汉时期,逐渐出现大量的谶书、纬图。当时谶纬的内容繁多,包括远古帝王神话传说、历法算数、阴阳五行、灾异感应、天文星象占验等。然凡事过犹不及,当人心逐渐变得狡猾,伪作的谶纬图说也因此掺杂其中。

不管如何,到了东汉,“谶纬”之学已经盛极一时。东汉光武帝即位不久即诏命朝臣编纂图谶之书,并颁行天下,蔚为显学。当时很多儒者不仅研习传统经学,并兼擅天文历法星象占卜等,成为东汉中原文化的一大特色。

战乱中的文化传播

东汉末年,频繁的战乱导致无数生民死亡、民生凋敝,其惨烈的情状,一如曹操诗中所描写“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很多中原人士纷纷渡江而南、越山而西,寻找足以避乱的桃花源。从这个角度而言,战乱中的迁徙也间接促进了文化的拓展。

那时,一批精通谶纬学的名家从中土移居蜀汉,包括杜微、杜琼、周群等,为西南的文化发展注入活力。他们分别师承中原的大儒董扶、任安与周舒,而周舒、董扶、任安的老师就是东汉谶纬大师杨厚

蜀汉谶纬学传承示意图。(李翼云提供)

谶纬大师杨厚

杨厚家学渊源,祖父杨春卿专精图谶之术,杨春卿临死前将秘传的谶书留给儿子杨统,并吩咐他用这些谶书辅佐汉室。

几年后,杨统担任彭城令,县内遭逢严重的旱灾,杨统就运用阴阳术法,为全县带来了雨泽。消息传出,太守宗湛再请杨统为全郡求雨,果然马上就降下甘霖时雨。

从此以后,朝廷有灾异,多会去请教杨统的看法。杨统受到帝王的敬重,位至光禄大夫,并执掌国家教化,年九十卒。

杨统的儿子杨厚承传家学,更加用心钻研阐述。

杨厚从小心性纯善。杨厚的母亲是继室,前妻留下一个儿子杨博。杨厚的母亲不喜欢杨博,两人一直处不好。杨厚九岁时,决定设法让母亲与哥哥和好相处,于是就假装生病,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母亲细问之下才知道杨厚的用心,心中感到十分惭愧,于是立即改变自己的态度,对杨博疼爱有加,悉心照顾。后来,杨博学有所成,仕途亨通,也官至光禄大夫。

灵验的预言

安帝永初三年,天象显示太白星进入北斗的位置,古都洛阳接着淹大水。朝廷就询问杨统关于水患的事,杨统回答:“我年老了,耳朵听不清楚,视力也模糊了,但小儿杨厚读过这些书,可以粗略了解其中的意思。”

邓太后于是派人询问杨厚,杨厚直接提醒她:“诸位侯王多留在京师,他们的封域内可能有不平常的事发生,应该赶快派遣他们返回本国。”太后按照杨厚的建议去做,不久,太白星就不见了,而且大水也退了。

有一次,太后特别召见杨厚问他图谶的事,杨厚实话实说,没有迎合太后的心意,于是被免职回家。后来屡被政府征召,杨厚都不愿意再就职。

永建二年,顺帝特别好几次征召他,杨厚不得已只好抱病到长安。杨厚为顺帝讲述他在位时会遇到的祸事,以及如何改革制度,并消除了当时五件不祥的灾祸。顺帝非常赏识他,特别下令太医医治杨厚,还赐予太庙祭祀的羊酒。顺帝升迁杨厚为侍中,经常向他咨询时政。

永建四年,杨厚上书说:“今年夏天一定会很寒冷,会有疾疫蝗虫的灾害。”那年,果然六州掀起了很严重的蝗灾,瘟疫盛行。

永和元年,杨厚又上书“京师有水患,以及火灾,三公有被免职的人,蛮夷会有反叛”。该年夏天,洛阳果真掀起超级水患,死了千余人;冬天时,承福殿发生火灾,太尉庞参被免职;荆、交二州的蛮夷杀害长吏,攻击城市等等。杨厚的预言一一验证。

其实,每次有灾异,杨厚就会呈上消灾解难的方法,但当时时局宦官专政,他的劝言逐渐不被采信。

虽然如此,杨厚仍然十分洁身自爱。当时的大将军梁冀权倾一时,派人送了很多珍玩给杨厚,希望能与他见面,杨厚都没有答应,他坚称自己生病了,要请辞退休。顺帝答应了,并赐给他许多车马钱帛让他回乡。

杨厚退休后更加精修黄、老之道,教授门生达三千余人。不论朝廷如何征召,他都不愿再任职。年八十二于家中去世。

杨厚父子的事迹是真实记载于史书中的,从中我们了解谶纬的中心概念在于:天象反映了人间事件的变化,而人的行事也会影响天象的展现,亦即所谓的“天人感应”。

而且,古代真正通晓谶纬学的人,还具有特异功能般的超能力。他们透过观察天象可以知道人世间将发生的事,可以预知未来,看见发生灾祸的原因,并在人事的实际安排上,采取相应的消灾解祸之法。

依此看来,真正的谶纬之学真的有其精微玄妙之处。

桃李春风蔚蜀汉:董扶与任安

杨厚的弟子中,以董扶、任安、周舒三人对蜀汉的学术文化影响甚大。董扶、任安学成之后,都回到家乡授课。他们性情恬淡,不慕荣利,不喜为官,不愿受朝廷征召。宁可开馆授徒,享受作育英才的乐趣。两人的学生人数很多,许多人不远千里而来求教,是为一代名师。

多年以后,蜀国丞相诸葛亮还曾经询问与两位大师相熟的秦密:“董扶跟任安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秦密说:“别人只要有一点点的善念善行,董扶都会加以赞扬,相反地,别人只要有一点点不善的言行,董扶就会予以提醒;而任安则是永远记得别人的好,总是忘了别人的过失。”

显然,两位都是心性很高的良师,他们的学生杜微、杜琼都在蜀国受到很高的敬重,而另一位弟子周舒的儿子周群,尤其在观星象方面有很出色的能力,为西蜀的文化增添了浓厚的神秘色彩。

参考资料:

1. 王充《论衡》
2. 《后汉书》@*

阅读三国趣笔记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水浒故事中,每当豪杰出场,必有诗文介绍其名号与绰号。唯独武松出场时,绰号一直空悬未着。
  • 齐国左相出访鲁国,他那豪华的车子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鲁国大夫叔孙豹善于预测,当即预料了左相的结局。宴会上,齐国左相举止失礼,叔孙豹辛辣地讽咏道:“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看那老鼠都还有张皮,这人却没有礼仪,不死还等什么?如此辛辣的讽谏,齐国左相做出了怎样的回应?
  • 《三国演义》开篇第一回,以“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观点,概说东汉末年由一统江山分裂为三国鼎立的局势。然而,历史大局的演变,真的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结果吗?
  • 汉灵帝熹平五年(公元176年),一日,沛国谯县的天空中,一只散发着金黄光芒的黄龙,轻盈矫捷地遨翔天际。百姓们纷纷举头注目,大感惊奇,消息也不迳而走,传到了京城。
  • 西汉末期开始,民间就流传着一则语意不明,扑朔迷离的预言:“代汉者,当涂高也。”
  • 西游记
    八戒相貌欠俊,怕吓着众人,于是嘴拄着墙根,死也不动。悟空见朱紫国挂了皇榜,于是念声咒语,揭了皇榜,悄悄塞到八戒身上。国王久病不愈,难道需要“八戒”?悟空进宫给国王治病,他的孤拐脸把国王吓得战战兢兢,为何悟空说他一千年也好不了?悬丝诊脉、三折肱又有怎样的含义?重温西游故事,试探其中寓意。
  • 西游记
    经过繁华的闹市,向来嘴馋的八戒却与美食失之交臂,这其中有哪些寓意?悟空与八戒携手买调和,看似日常生活化的描写,是否有什么隐喻?换个角度看西游,会发现不一样的义趣。
  • 金庸著名小说《射雕英雄传》曾有这样一段描述:成吉思汗在完成霸业后,听郭靖提起岳飞抗金事迹的往事,慨然叹道:恨不得早生百年与这位英雄交手!虽然是小说情节,但也说明了这支中国最强军队的超强战力。在史实中让西方文明闻声色变的蒙古铁骑,面对已衰亡的金兵仍打得相当吃力,而岳飞的岳家军面对全盛时期的金兵则每次以少胜多,让金兵首领金兀术留下“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千古名言。
  • 三国故事中,神卜管辂,神医华佗,隐士娄圭,每一个名字都很灿烂。光辉的名望下,交织着精彩的传奇,神奇的故事。吾辈津津乐道,谈论不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