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哉转轮是何人 因何一再转法轮?

三人行

韩国全罗南道顺天市海龙面的须弥山禅院的佛像上出现佛家传说中的优昙婆罗花。(大纪元韩国记者徐良玉摄影)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8日讯】法轮功创始人于二千零五年二月十五、十七两日连续发表“再转轮”、“向世间转轮”。或许对世人来说,两文题目中两次使用的“转轮”一词颇为陌生,不清楚转轮者究竟是何等身份,他为什么一再向世间转轮?笔者相信:一旦了解与这个名词有关的历史背景与博大内含,必能深切理解我们处身于一个怎样非同寻常的时代,以及我们应该以怎样的的姿态去面对这个时代。正是:

圣哉转轮是何人?
因何一再转法轮?
只缘天象临剧变,
要言妙道劝苍生。

一,银河寂寞杞人忧,磁极反转禽鸟愁

近年来,天文学家、宇宙学家发现:宇宙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择其要者列举如下:

1)天体猛烈爆炸。不仅旧星系大量解体,而且黑洞活动频繁,旨在吞噬废弃物质并清洁穹宇;同时新星不断诞生,新兴星系不断重组;

2)二零零四年二月美国太空署发布消息:宇宙抛弃银河系加速远去,银河系势成孤魂野鬼;

3) 宇宙加速膨胀。更有科学家认为:如果加速膨胀持续下去,宇宙爆炸不可避免;

4)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印度时报报导:一群印度科学家预测,二零一二年地球与太阳的磁极将同时逆转,并在某个时间点上出现失磁状态,势必导致一系列生理生态及地球物理的严重后果。例如,强宇宙射线长驱直入;人体免疫功能下降;失磁状况态使禽鸟不能正确飞行,等等。一句话,地球文明正遭受威胁。

第一条表明宇宙发生着惊心动魄的新旧代谢,生死交替;第三第四条足令禽鸟愁失导航,杞人忧天倾覆。

第三条则神奇无比,问题不在银河系势成孤魂野鬼;问题在于:

1)从大家庭一员到孤家寡人,银河系如何可以做到平稳过渡?按照实证科学的解释,正是依靠宇宙背景环境,(数学物理方程称之为“边界条件”),银河系才能张布成现有的样子。那么,宇宙抛弃银河系的过程,必是“边界条件”激烈改变并最终失去的过程。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抛弃的过程中,银河系风雨不动,地球人安如泰山,就像拿掉鱼缸水形不变鱼儿照游,当然真正拿掉的是承载银河之水的大鱼缸。除非是美国太空署科学家观察失误,不然如何解释:浩瀚长空魔术般出现的如此壮伟超常的一幕?

2)孤立银河系工程浩大,目地何在呢?

其实上述第一条告诉我们:宇宙业巳更新。所谓宇宙爆炸、地球文明威胁纯属庸人自扰。孤立银河系想必是要完成某种使命,比如说银河系三千大千世界的生命净化。如果笔者猜得不错,在完成上述神工之后,宇宙大家庭定然欣然返回,重新接纳她那生机焕发的银河骄子。

初听此论似乎匪夷所思,其实神奇本是常。只不过无神论框民当久了,本应辽阔的视野受到局限,只在机械唯物论的框框内讨生活罢了。

上述讨论至少说明:实证科学在宇宙与生命问题上的局限性。特别,近一百五十年来,在无神进化共产邪说的侵蚀魔化下,实证科学在宇宙生命科学问题上参与了驱赶造物主的大合唱,许多所谓的研究成果甚至经不起普通常识的推敲,成了祸害人类的毒品。比如,所谓的“人类的先祖是细菌”,“人类的归宿是人造共产天国”;另外还有所谓的“宇宙由坍塌如豆的颗粒大爆炸产生”,等等。

二,古今之变宿命通,天人之际乃从容

上述例证也说明:完满解释天体变化,亦即研究天,实证科学已经力不从心;若再涉猎天人之间,亦即“天人感应”,实证科学就更加找不着北了。

但是,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不歇到人间,源自造物主恩赐的人类文化、特别是东方文化,始终流淌着一条直接研究宇宙、时空、人体的超常科学之长河。只须回首相顾投身弄潮,则一切难题皆可迎刃而解。

特别值得一提超常科学中的宿命通功能,法轮功创始人指出:“就是可以知道一个人的将来和过去;大的可以知道社会的兴衰,再大的可以看到整个天体变化的规律,这就是宿命通功能。”(见“转法轮”第58页)

宿命通可“通古今之变”,使“究天人之际”成为从容的坦途。一句话,宿命通乃是研究宇宙生命科学之利器,废除无神论的屠龙刀。宿命通联系着一种非因果信息存储空间,在那里现在发生的“因”,可以在遥远的过去超前记录它的“果”。笔者在科研工作中发现:这种非因果系统对应于因果空间中能量无限大系统(不可能实现);也就是说,因能量受限,因果空间中的人类通常不能接受非因果空间的信息,即天机;除非修炼有成者,或是被赋予特殊使命的人。不然,人人知天命则人事息,岳鹏举诸葛亮为多事矣!

现在,人们越来越多地谈论预言,预言其实就是宿命通功能的载体和形式。它的履验不爽,不仅证明宿命通功能的科学性与真理性,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方式否定无神谬论,时时提醒人类不要忘记:谁是天体变化、社会兴衰和个体生命轨迹的真正主宰。

那么,当今天象巨变,意味着怎样的人事沧桑呢?让我们从一个玛雅人的古老预言开始。精通数学历法的玛雅人预言:一九九二年至二零一二年是银河系五千年大周期的最后二十年(二零一二年正是预测的磁极反转年)。在最后的这个二十年中必然发生一个净化地球、净化人类的运动,并在周期结束后迎来一个崭新的大纪元。

既然要净化地球、净化人类,那么“银河大周期”就不是简单机械的循环往复。从根本上说,宇宙的新生与地球人类的净化相辅相成,缺一不可。那么,上述的天象巨变就是事出有因,而笔者关于孤立银河系目地的猜测就不是言之无据的了。

中国历朝历代的预言同样印证了新旧纪元交叠期的存在;并且所有预言具有以下共同点:

1)预言嘎然而止,终结于当代;
2)新旧纪元之交,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3)新大纪元无限美好,距我们只有一步之遥。

其中以一千年前宋代邵镛字康节的“梅花诗”最典型,它对当代的描述是:

  火龙蜇起燕门秋,(赤龙惊蜇,天安门喋血)
  原壁应难赵氏收。(华夏应劫,赵紫阳废黜、囚禁、还故乡)
  一院奇花春有主,(燕门秋、赵氏收之后,春之主登场了)
  连宵风雨不须愁。(不是一场彻寒骨,哪得春光满人间?)

它对新纪元的描述是:

  数点梅花天地春,(谁是数点梅花,谁是报春使者?)
  欲将剥复问前因。(过往历史只是开场锣鼓)
  寰中自有承平日,(预言人类真正春天必定来临)
  四海为家孰主宾?(点明主宰乾坤沉浮的人是那个四海为家者)

笔者以为:梅花诗最精彩之处乃是以梅花为题目,用以强调全诗的重点和主题。梅花诗力重千钧全在第十首:1)预言人类历史画卷上必定出现凌霜傲霜的数点梅花,或曰一院奇花。在这里,“数点”“一院”只是写意而已,毕竟以诗写史难用工笔手法;2)数点梅花报告人类真正春天必然来临,以及谁主乾坤沉浮,这才是梅花诗的真正主题。在编导者的心目之中,幼稚人类的人间剧演习,只是人间正剧的基础课和开场锣鼓而已。

而法国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则在四五百年前则对“连宵风雨”作了精确的时间标定:

一九九九年底七月
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让我们置身于由诺氏预言所设的时空座标:

1)由定语“统治天下”修饰的人名“玛尔斯”必是马克斯无疑,不可能产生别的岐意;

2)时间副词“前后”则表明马克斯统治天下划分为两阶段。我们当代人当然明白:一九九九年已经进入后马克斯时代;

预言中的“说是”两个字,真是妙不可言,实在让人类对造物的智慧与公义敬畏不已!这两个字表达了一种怎样的鄙视与嘲讽,无情揭示了“前后玛尔斯”不是任何别的货色,只是一个欺世大谎言而己!“说是”二字足以教训奴隶白领们,他们将烈火烹油之盛的现代红朝之梦吹嘘成太平盛世是何等的无耻和荒唐。

五千年银河系大周期的最后二十年啊,风雷激荡,惊心动魄!我们三生有幸,生逢银河大世纪新旧之交。为此,银河系的每个星球,必当同步准备好重返宇宙大家庭,然而这不是我们操心得了的事。真正值得我们操心的因缘大事应当是:站在这宇宙时空的交点上,处身这“将死”“方生”的交叠时期,地球上的每个生命都准备好了吗?!

1) 殉葬旧之“将死”,亦或是选择迎接新之“方生”?
2)若不除旧更新,任何生命只是没有未来的待弃垃圾。

正是:

千门万户曈曈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三,优昙婆罗花开日, 法轮圣王正法时

似乎是专门站出来证实“银河系大周期”之说并非虚妄,另一个玛雅人的古老传说奇迹般的得以兑现,而兑现的时间选择在一九九八年:十三块水晶头骨失而复聚。大祭司阿莱坚德罗据此坚称:现在就是神回来的时候!

其实,几乎地球村的所有民族都流传着“神要回来”的古老传说,这类传说折射着上帝子民深心的盼望。释迦牟尼曾经预言:在二千伍佰年后亦即当代,转轮圣王将下世正法,并要洪传一种不绝世缘的修炼法门;西方圣经也明确指出“耶稣要回来”。从根本上说:人类历史其实就是等待、盼望神之归来的历史。

那么,神真的要回来吗?他是谁?他回来干什么?只要我们注意到:优昙婆罗花正在当世开放的事实,那么我们就会惊讶地发现:只差撩开薄薄的一层面纱,世人生生世世期盼着的那个归来者其实己经呼之欲出。

二零零五年二月中旬,南韩顺天市海龙面须弥山禅院观音佛像上开了十朵优昙婆罗花。理所当然,佛家僧众视此为佛门盛事;红尘俗子中引发的反应,则未必如烧一柱头香那样使人兴奋,皆因世人不知:此花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看?

佛经的的确确记载,此花盛开意义非凡:

1) 优昙婆罗花贵重无比,三千年才得一开;
2) 此花不开则已,一朝盛开便关联着一件非同小可的大事因缘:转轮圣王正在人间正法;
3) 转轮圣王用正义转动人间正法之轮,他是以转轮支配世界的理想王。

现在,须弥山禅院高僧终于作出鉴定,并郑重告诉世人:人世间真的存在这种佛花;并且就在当世,她千真万确的开了!据此,须弥山的高僧欣然肯定:转轮圣王正在人间正法。这个现代进行时的肯定,比起玛雅人大祭司的断言推进了一大步。自二千零五年二月中旬始,不必再使用泛指代词,须弥山高僧明确指出回来的神究竟是谁,他不是任何别人,包括不是耶稣,而是转轮圣王!

玛雅南韩两项实物预言的兑现,使我们有理由认为:

1)关于“神要回来”的古老传说,并不只是一个美丽的神话,并不只是“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2)现在,在神话和真实之间,还差一步之遥,只隔一层窗户纸。这层窗户纸就是转轮圣王的确指问题:只要完成转轮法王的人间对应,或曰对号,就捅破了一个千古之谜的窗户纸!

当然,揭开千古之谜的谜底,对每个生命来说都是一件无比殊胜的事,意味着一个生命从此结下了万古难遇的机缘。特别,生逢当代的人都三生有幸,如同春辉无私照耀一样,机缘也是人人有份。只要心灵充满渴望,甚至只要不坚执无神谬论,不紧闭双眼,这万古机缘就在眼前。它伸手可及,但也可以失之交臂,全在一念之间。

总之,优昙婆罗花开放在如此敏感的历史时刻,在笔者看来,绝不是一件孤立的事件。为此,将这件佛门盛事置于世纪之交惊心动魄的历史大背景之下,甚有必要。

1)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开始洪传。

一九九二年六月法轮大法创始人在“论语”篇中初论“佛法”与“真善忍”:““佛法”是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至更大,一切奥秘的洞见,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论述,也就是道家所说的“道”,佛家所说的“法”。”

应当强调指出:既然每个生命都是宇宙创生的,那么偏离宇宙特性的生命,除了用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自己,没有任何别的选择。相信这就是法轮圣王在人间“正法”的根本内含:以佛法真善忍归正同化变异了的人类。

2)一九九四年十二月,《转法轮》一书问世。

笔者于一九九五年有幸得此宝典。初捧此书,“转法轮”三个大字赫然在目却不明所以,不知此中深意。而今优昙婆罗花花开,书名“转法轮”的谜底也因此揭晓:顾名思义,“转法轮”意指转动人间正法之轮,一如佛经所预言。

因此,洪传在前的“法轮大法”,发表在前“转法轮”,印证于后的“转轮法王”正在人间正法,就不仅仅是三个名词上的偶然巧合了。但是,人们进一步要问:

1) “转法轮”一书真的可以担当“正法”重任吗?
2) “转法轮”一书真的就是归正人类的“佛法”吗?

等价地,人们会问:

3)转轮圣王是否真的来到人间?
4)他是否真的正在转动人间正法之轮?

法轮大法修习者十三年来的共同实践作出了肯定的回答。对此,笔者在“法典洪传日月煌”与“云帆沧海篇”作了详尽的阐述。

在“法典洪传日月煌”一文中这样写道:“如果说两千年前耶稣用唾液和泥复明盲者,以手加额痊愈麻疯病人;那么法轮功创始人具备怎样一种功力和大能,仅仅凭籍一本《转法轮》,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净化亿万法轮大法弟子的身心,同时将那山海般的病气业力,不动声色地消弭于无形,如果是他独立消解了这一切,那么,这又是何等伟大的威德,怎样一种洪大的慈悲!”

“《转法轮》一书虽经江泽民一伙查抄、封禁、焚毁,却如春风圣火转动了亿万修行者心中的明灯,他们的实践雄辩地证明:不管是什么人,不管他居住在地球村的哪个角落,不管他是否与法轮大法创始人有过一面之缘,只要他一书在手,只要他“诚悦信服,躬行实践”,他的身体一定得到净化,他的精神必然得到升华,生命的奇迹注定就要发生,这个生命的命运其实巳经改变,他已经敲开了生命永恒的大门。”

如果将每个大法弟子的身体看成一个小宇宙,从微观上去观察每个小宇宙质的变化,可以想见其风雷激荡令天地动容的程度,决不亚于天文望远镜中观察到的天体。事实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转法轮》用佛法真善忍同化着法轮大法弟子;反过来,法轮大法弟子的伟大实践又是对“佛法”的颂歌,对《转法轮》最具说服力的肯定,因而也是对上述两组双题递交的圆满答卷。

四,乱世冤缘皆善解,生死抉择一念间

重新审视正在当代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使我们怦然心动;严肃思考两组双题的答案,让我们如梦初醒;特别,带着卑谦真理、感恩造物主的情怀再读转轮华章,定能令我们福至心灵,豁然开朗。笔者不揣粗陋,愿就心得体会与读者切磋交流之。

一,佛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

“向世间转轮”写道:“其实师父在正法中是救度一切众生的,不只是善的,当然也包括恶的。我经常讲,正法中我不计一切众生之过,只见众生在正法中对大法的态度。”“也就是说,不管什么生命,在历史上有多大的错与罪,只要不对大法起负面作用,我都可以善解他(它)们,同时消去他(它)们的罪业。这是最大的慈悲、真正的救度。”此乃“向世间转轮”之第一要言妙道也!

若说恶的生命,在天上人间当以中共最:

1)中共在全体规模上,截断来自造物主的道德精神滋养,野兽化人的心灵,妖魔化人的精神,可叹华夏儿女重则赤龙附体,轻则精神染疾;

2)五十年暴政造成六到八千万非正常死亡,平均每年一百二十万到一百五十万生命涂炭。相当于每年人为制造五到六个唐山大地震,或者四到五个印度洋大海啸,历时五十载。

3)胁迫国人闻魔咒起舞,沦为犯罪同谋。几乎人人集帮凶与被害于一身,合受难与谢“恩”于一体;烩奸贪黑邪与伦常惨变于一锅,熔纸醉金迷与频死挣扎于一炉。君不闻,李思懿唱悲歌;君不见,马加爵演惨剧?究竟又是谁制造了这一百年缠绕纠结剪不断理还乱的乱世冤缘?

尽管如此佛法慈悲,可以教化苍海之潜蛟恶龙,可以驯服蛮荒之毒蛇猛兽,纵使邪恶如中共,并非不存在善解之可能。事实上,法轮大法正是从最邪恶的虎狼共和体制内开传,致使人心向善,社会趋向稳定。自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七年时间内,有七千万到一亿人,其中也包括一大批中共体制中人,从乱世冤缘中被善解,被消去罪业,被送上天国的阶梯,使之成为走在神路上的人,这是最大的慈悲、真正的救度,也是其党其国可以善解的证明。倘若中共抓住这个最大历史机缘改恶从善,连它在历史上的滔天罪业也可消去。果能如此,中共就有了另一种未来。

但是,中共反其道而行之,迫害一亿人的正信,犯下了十恶不赦的万古大罪。佛法不能慈悲无度,如果任其抗拒甚至取消人间正法,就从根本上否定了佛法。佛法的威严不在,佛法的慈悲何存?所以,“乱世冤缘皆得善解”以救度众生,“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以保证救度(见“法正人间预”),两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这就是为什么“从它喊出其党一定要战胜法轮功那一刻开始,中共邪灵与中共在世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流氓集团就被全宇宙的众神判了死罪。”

二,佛法无敌,大法弟子无敌人。

“向世间转轮”写道:“是中共选择了与大法为敌。当然,修炼人没有敌人,谁也不配做大法的敌人。”此乃要言妙道之二也!

首先,佛法造就了生命,也是生命生存的前提;对一切生命而言,只有选择,不配为敌:或选择同化,或选择自灭,没有第三种可能。因此,佛法无敌。打一个不恰切的比方,一个人可以选择好好活着,也可以选择拒绝空气和水。但任何人不配与水和空气为敌。螳螂可能心里想要为敌,但它不配;它最好选择在林草中自在逐食乐夫天命,不要到大马路上螳臂挡车。

其次,大法弟子奉行真善忍,以至真揭伪,至善止恶,至忍止暴;他们只是以真相劝善,无仇无恨,无怨无悔,何来敌人?

但是,不要小看了这真善忍,中共及其邪恶之首就是吃了轻敌的大亏。中共横暴不可一世,要想打倒谁只需吹一口气,取消国家主席的生命,如同捏死一只蚂蚁。在中共邪灵及那个邪恶之首想来,搞掉真善忍还不容易吗?所以它大吹魔螺,宣称:三个月之内战胜法轮功。结果呢?落得个被众神判死的下场,成了监斩候待决犯。

先圣说,上善若水,至真至善至忍更甚。中共及其邪恶之首犯难至真至善至忍,只能自废武功自取灭亡。战了六年了,不要说攻击点找不到,连着力点也没有,攻击力越强反激自伤越重。如果它稍微聪明一点就应该明白,与法轮大法为敌,最佳化的剑招姿式是不动弹,最高明的战略战术是零攻击。

从根本上说,中共镇压法轮功是一场否定无上道德的战争,若是无上道德能够被否定掉,这浩瀚穹宇,这无数佛道神包括渺若微尘的人类,还能存在吗?由是观之,中共的覆灭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真如真理之光,善若春风朝阳,忍似绕指柔钢,否定真善忍,说白了,只能制造谎言、邪恶与丑闻,制造身败名裂与遗臭万年。

三,正法时期生命面临生死抉择。

“向世间转轮”写道:“当人类这一幕开始的时候,是不会再有机会给人了。大法弟子在讲真象中已经充份的给过了人机会,历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选择未来的路,听与不听也是人在选择未来。”此乃要言妙道之三也!

首先,人心对善恶的选择,决定了人的命运,正应了“命由心生”这句至理名言。

其次,在正法时期生命面临生死抉择。因为不被宇宙特性同化的生命作为待抛弃的垃圾,不能进入新纪元。

第三,邪教中共选择与大法为敌,复杂化了生命个体选择未来的情势:

1)中共及其邪恶之首倾全力催动魔力,在中国和世界掀起对佛法的仇恨,制造殉葬人。致使受蒙蔽过深者,甚至连真象也不肯听。

2)中共对大法行恶被众神判死,它的肢体自然也成了众神攻击的目标。但是,作为肢体细胞的党员中,确有对镇压法轮功不以为然者甚至坚决反对者,若因兽的印记未除也一起销毁,等同玉石俱焚。

此种情势,好有一比:五十多年来,火龙列车劫持了四分之一的人类,“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现在,被众神判死的火龙列车正以全速冲向万丈悬崖。当此倾覆之危如千钧一发之时。“向世间转轮”向死亡列车上全体乘客发出警告:人不跳车,就是冲向深渊的列车上一份子、一个粒子,一个组成部分。一旦滑出悬崖,车毁人亡那一幕开始的时候,是不会再有机会给人的了!

现在就看死亡列车上的乘客肯不肯听了!听,就从邪党手中夺回了生命选择的主动权;不听,其实也是一种听与选择:听从中共,选择与它同归于尽。生死抉择就在听与不听的一念之间。

从根本上说,听与不听也是人心对善与恶的选择。现在,九评已经发表,道义灭亡的中共嘴脸已经大白于天下,若有人还要对中共言听计从情有独钟,试问:这是怎样一种善恶颠倒正念无存的人心,怎样一种不负责任的生命选择!可以断定:对于这样的人心,无论怎样的洪大慈悲,无论怎样的佛恩浩荡,也不能及于其身的了!

二千零五年三月二十四日(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身教是最好的教育方法,以身作则不是老师或长辈的专利。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小儿亦可为长者师,为人父母常常想当然的或自以为是的用长篇大论的言教来显示自己的威权。
  •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继日前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发表题为《再转轮》退团(共青团)声明后,美东时间2月17日再发表文章,解释为何他和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都曾经是党(团)员,以及世人为何一定要退党(团)。李洪志先生说,中共在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是中共自己选择了与(法轮)大法为敌。从它喊出其党一定要战胜法轮功那一刻开始,中共邪灵与中共在世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流氓集团就被全宇宙的众神判了死罪”。



  • 许多宗教人士认为,南亚大海啸可能是《圣经启示录》里的神的大审判前神对世人的Wake up call (催醒电话)。据洛杉矶时报1月5日报导指出,许多不具宗教信仰的人在经历如此巨大的地震海啸后,开始检讨他们对于信仰与精神世界的态度。

  • 十九世纪德国哲学泰斗黑格尔以其深邃的目光注视着这个世界奇妙无伦的辩证性质,他惊人地发现:必然存在一种绝对精神,赖以建构这个世界的精神逻辑体系,否则这个体系的确立是不可能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