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人类的最基本人权——活得有尊严

李家同
font print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我认为人类最基本的人权是要能活得有尊严,有希望。任何一个政府都要努力做到这些,世界人权组织,不仅要注意到人类的政治人权,更要注意人类中有十亿的人每天赚不到一美金。

去年是联合国人权宣言的五十周年,对于很多西方政治家而言,人类在人权上的确有显着的进步,自从共产主义崩溃以后,更多的人类享受了言论自由,更多的国家的老百姓有权以投票来选择他们的政治领袖,更多的人民不知道何为政治迫害。

可是这些西方政治家所标榜的人权,是人类最基本的人权吗?印度是一个典型的民主国家,实行了几十年的民主政治,言论自由的权利和投票的权利,印度老百姓早就有了,可是印度却是一个极度贫困的国家,国民平均年所得只有三百多美元,总有上亿的印度人民生活在联合国的贫穷线以下。

世界上有多少贫无立锥之地的穷人?这也很容易算出来,人类中最有钱的百分之二十,控制了全人类百分之八十三的收入,他们的平均所得大概是一万四千美元一年;而最穷的百分之二十,只有全人类百分之一‧四的收入,年平均所得只有二百多美金。我们至少可以说,这些都是赤贫如洗的穷人。全人类人口数是五十七亿,百分之二十是十一亿,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人类中至少有十亿人是生活在悲惨的贫困之中。

何谓赤贫如洗?赤贫如洗的意思是说没有像样的房屋可住,没有足够的食物可吃,没有干净的水喝,不仅和文学、音乐以及美术等等完全无缘,就连最基本的教育和医药也都无缘。

对于这些赤贫如洗的穷人而言,民主自由,人权保障等等都没有实质的意义,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尊严可言。他们的愿望非常简单,他们只希望有一天,他们能过一个有最起码尊严的生活,而他们的下一代能受到最基本的教育,因此也能过更好的生活。

西方政治家完全漠视人类中最弱势团体的呼喊,他们会替大家争取民主自由,而完全不理会世界上有这么多的穷人,住在肮脏的贫民窟中,过着毫无尊严和希望的生活?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为什么那些成天为人权奋斗的人士如此地漠视穷人的基本权利?谁也没有答案?其实我可以猜到一个原因:如果我们要使更多穷人过更好的生活,多多少少我们必须降低我们的生活水准。谁都知道,人类的资源就那么多,要使穷人过得更好,美国人能够如此无节制地消耗汽油和天然瓦斯吗?当然不可能。因此谁也不愿意去谈论这个棘手的问题。圣诞节才过去,大家将自己的家里装饰得温暖而漂亮,至于在亚洲,在中南美洲,在非洲,有人挨饿,有人受冻,这已不是西方人能够管的事了。

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有远见的世界级领袖能够出来领导人类,注意人类中迫切该解决的问题,可是我们的领袖们都在忙着为自己的前途担忧,他们每天所想的是如何能够延长他们的政治生命。以美国总统为例,我们能期望他出来消灭人类贫穷的问题吗?

我认为人类最基本的人权是要能活得有尊严,有希望。任何一个政府都要努力做到这些,世界人权组织,不仅要注意到人类的政治人权,更要注意人类中有十亿的人每天赚不到一元美金。

我们应该注意每一个国家的政府有没有照顾到老百姓的基本人权,如果这个国家一直有大批的穷人存在,即使这个国家是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它的政府仍应受到世人的谴责;如果一个国家的确有些自然的因素,使它的政府无能为力,我们应该合力帮助它。

我相信,那些世界人权组织的领袖们是不会同意我的观点的,可是我又坚信,至少有十亿的人会同意我的想法,他们每天赚不到一元美金,他们总可以有权利有一个梦想:一天赚二元美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国总统在公元九○一一年的春天才离开,下午四时,他和全体重要官员到北京城的天坛去做最后的巡视,天坛依然存在,但到天坛的路上只剩下一条羊肠小径,总统在天坛上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大部分的北京城,这时候,整个北京城已被各种植物所覆盖了,绿意盎然,由于正好是春天,好多树开满了花,北京城成了一个大花园。
  • 孩子们小时候所受到的文化冲击,对他们一生都有重大的影响,小时候就看过经典名著的孩子,当然会比较有思想。不要说别的,就以作文来说吧,常常看课外小说的小孩,作文一定做得比较好。
  • 希望我们将“强迫入学”的年限延长到十二年。理由很简单,国中生不升学,常到社会里较不好的地方去工作,立刻交上了坏朋友。根据法务部公布的资料,青少年罪犯中,中辍生的数目是在校生的三倍,但是中辍生的数目是很少的,可见中辍生问题的严重性。
  • 乡下孩子不能靠父母来给他们文化刺激,就只有靠老师了。老师们的责任相当大的呢!
  • 我们应该要求全国人民在各行各业上都认真工作,学生也不能例外
  • 我们做教授的都知道大学毕业根本谈不上有学问,即使拿到博士学位,也谈不上有学问,做学问是终身的事,我们唯有战战兢兢地做一辈子的学问,才可能被称为一个有学问的人。
  • 麦加锡曾来台访问,除了在北部演讲,还专程去成功大学,他去成大的唯一目的是要去见一位研究生,那位研究生曾写信问他一个问题,他回答了,可是事后发现有错,怕信上讲不清楚,决定到台南亲自去解释给他听。
  • 我们很多人从美国回来的,请大家扪心自问,在美国,我们看过女人在烈日之下修桥筑路吗?
  • 希望在夜深人静以后,我们的教授们不仅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在电脑前面写程式,也在书房里看书。我们教授学问好了以后,就会教出喜欢追求学问的下一代,我们只有如此做,才会建立起一个优良的学术传统。
  • 道德感的消失也一样会要我们社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我们的治安会因此而恶化,因为治安的恶化,我们将永远地生活在恐怖之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