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二)

荒芜的田园(2)
蔡成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22日讯】41岁的蔡关说:“正月初三就出门,走路出村,坐汽车到长沙,再赶火车。打工苦啊,要是家乡富裕,谁愿抛妻别子去打工?”蔡关是湖南益阳土生土长的农民。26岁南下广东韶关打工,后来赶上南方城镇狂卖非农户口,靠多年在韶关工作的叔叔帮助,蔡关用钞票使自己摇身一变为“城里人”。接着,艰苦奋斗几年后,他主动下岗回到了家乡。再接着,用多年打工所得,凭在城里增长的见识,再筹措资金开了个规模不小的砖窑厂。

蔡关的奋斗史和发迹史 ,是许许多多南下打工人的方向和目标——离开乡村,进城打工积累资金学习技术,再回到家乡开厂或开店,结婚生子,从此以后心满意足地体会幸福时光……

在南方的乡村,相当一部分的农民心中,认为告别田园告别乡村,就是告别贫穷!金盆桥有1300余人,现在留守家乡的不足700人,而且留守的多数是老弱或妇女儿童。其余的,除极少数是外出求学,其余的相继成了南下或东去的打工洪流中的一分子。

就这样,村口遍布泥泞的小路,在离村民工眼中是奔向致富的阳光大道。民工们脸上带着微笑,心里藏着无奈,一步步远离家园。身后,是年老的父母和妻儿期待与依恋的目光。

失去主劳力的家庭,所拥有的田地很少再被及时耕种或得到最佳运用。渐渐的 ,没有农作物亲近的土地也就失去了生机。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众多乡村的田园终于被蒿草与稗子吞没。

蔡关当初离开乡村南下广东是为了摆脱贫困,而江西吉安的孟振兴携家带口远离家园,跑到福建泉州某陶瓷厂打工而不愿呆在土地上老老实实种田,则因为种田是“天大的亏本生意”。

孟振兴是孟春来的小儿子。我并没见到他和他那据说很美的妻子和特调皮的小男孩。孟振兴的帐是他父亲孟春来代他算的——三口之家共2亩多的地,各种上缴以及种田时不能不花费的款项多得离谱:教育附加费、农田税、化肥费、农药费、种子费、春耕费等等五花八门。老人一边叹气一边打算盘: “一亩地产一千零几斤的谷子只够卖500元,尽亏110多元。累死累活白忙乎一年,没赚也就算了,可不能亏呀。但这偏偏是天大的亏本生意啊!现在亩产量是提高了,可花在地里的费用也翻了几番。两相比较,不如不种田,去外面寻钱回家交上缴,还能有余钱……”

孟振兴带着远离“亏本生意”的念头离开家乡了。相对于蔡关等人为了致富而告别家园,孟振兴等人因耕种土地亏损而远离故土,后者有着更大的无奈与凄苦。套用当过几天农民父母官的湖北监利的李昌平所说的,也套用前任国务院总理朱总理所说:“农民真苦。”

终身在泥土上打滚的一名老农告诉我,“农田荒久了就穷了,以后要想种起来 ,下再多肥料都难富起来。”这是一句原汁原味的乡村语言。此时的“穷”与“富”, 诸位是聪明人,相信一看就能明白,是指土地的贫瘠与肥沃。正是这句话证明了,农民 ,原本他们所有的穷富观念是根植于泥土的。当越来越多的农民在急切致富的欲望中,在无奈的亏损中将田园荒芜了,那我们的乡村还有什么呢?@

———节选自《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

作者简介:

蔡成,中国青年作家,现居海外,在中国大陆、台湾、美国、澳大利亚等地共发表近200万字作品,长于散文、随笔创作,已出版有《左手跟右手下棋》、《花花草草与人生菩提》、《情人看招》、《生命向左转弯》等散文、随笔集。

2002年开始,蔡成怀着社会忧虑之心,从繁华的深圳出发,先后19次前往福建、湖南、江西、安徽、广东、湖北、广西、浙江、上海等省市农村,开始“风土中国”系列丛书的创作,接触过中国农村成千上万的农民,通过文字记录和照片拍摄的形式,与 120多位生活在最底层的中国农民开展面对面的直接采访,先后成书《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地工开物 ——追踪中国民间传统手工艺》、《老江湖——追踪神秘的传统江湖术》、《角落—— 99个民间人物的背影》等四部著作。其中《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一书的删改版已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引起众多忧国忧民人士的关注。《广州日报》、《深圳商报》、《城市晚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扬州晚报》、《海南日报》、《中国新书》等报刊杂志曾进行报导和激烈讨论。与此同时,由于该书以照片加文字的形式,平面直观、真实深入地揭示了中国农村的现状与存在的大量问题,因此受到指责和批驳,被指为“无视改革开放后中国农村的飞速发展”,有对 “三农问题”扩大化之嫌,是否定中国农村改革成功的抹黑之作。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是生活在浙江农村的农民,具体位置就是在浙江省慈溪市宗汉街道百兴村,从小给我们的记忆这里的村民淳朴善良,辛勤劳作.可自从我们这里的王姓村支书上台以后,整个村越来越让我们感到陌生了。
  • 【大纪元9月17日讯】长沙网瘾少年魏程和青海山区贫困少年高占喜,有机会在湖南卫视一档节目中互换角色7天,魏程去给一个盲人爸爸当儿子,吃粗面馍馍,下地干农活;而盲人爸爸的真正儿子高占喜到魏程家体验富足生活。七天过后,魏程向农村父母下跪,说要悔过自新,而高占喜则说,只有考上大学才能走出大山。
  • 在中国大陆农村,有一群孩子,他们不是孤儿,却常年不能与父母团聚;他们尚未成年,却需要独自面对生活的挑战;他们天真烂漫,却常常内心孤僻充满阴霾。因为父母到城市里打工谋生,这些留守在家的孩子有一个共同的别称“留守儿童”。
  • (大纪元记者冯静综合编译) 中国有大批农村劳动力为生活所逼,到城市打工谋生活,但是城市户口这一中共政策条文威胁着他们在城市的生存权利。子女上学是多数民工家庭面临的最大难题。大多数城市的中小学都拒绝接收民工子女入学,或者要求他们缴纳比城市居民子女高出许多的学费。北京官方最近关闭239所私立民工子女学校,使这些孩子失去教育的权利,在都市飘泊。
  • 中国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今天表示,当前中国农村医疗卫生工作发展面临的最大障碍是人才短缺。
  • 【大纪元9月9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九日电)据中国有关部门最新统计显示,中国十五岁以上的成人文盲人数高达一亿人左右,大多数集中在西部农村,其中一半是女性。报导说,中国扫除文盲的工作依然严峻,长路漫漫。
  • 【大纪元9月5日讯】从8月底开始,上海、南京、杭州等城市突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成群的褐色小飞虫在城区肆虐,所过之处,天空就像下起“虫子雨”一样,据专家分辨,这是一种农村常见的农作物害虫--稻飞虱,对农作物有危害。虽然上海4日晚上的一场大雨,令这群成千吨的稻飞虱顿时从上海市中心消失,但是省气象台专家警告,由于气候适宜,本月10日前后,稻飞虱还会大暴发。
  • 【大纪元7月31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曾淳良北京三十一日电)据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等单位开展的一项新农村调查显示,目前中国农村内部分化极为严重,而且被调查的最富与最贫农村的人均年收入相差十二倍之多。 北京“中国青年报”今天报导,今年五月,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研究室、江苏广播电视总台新闻中心与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社会学系的一百多名师生分成十个小组,分别在山东、陕西、河北、河南、山西、安徽、天津、河南、江苏和广东等地的二十个行政村,开展一项关于新农村的调查。
  • 据报导,目前中国有三亿多农民饮用不合格的水,农村饮用水符合饮水卫生标准的比例仅约六成六,三成四的农村人口饮用水存在水质污染或污染隐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