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6)

晨风清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5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到机关上班。妈妈在邮电所工作,先送两个妹妹上幼儿园。小诗揣着妈妈蒸的菜包子,往学校赶。校门口真来个瞎子在拉胡琴,还有卖笛子的,围了很多人,四虎和二猴也站在边上。老师在校门口说,“同学们,快进校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小诗一听到音乐就不想走,先在胡琴旁边听了一阵,有几个大人在说话:“还是阿炳的‘听松’呢,拉得可真不错!”

“写岳飞的,你看那个老弦中弦多粗……正宫调1-5,比主音胡琴低五度。”说话的是市文化馆的庞叔叔,上次爸爸带自己上他家见过。

“那个里弦空弦音……多低厚……”

“真是乱世出悲音啊!”

“瞧……那个连弓,弱拍进入强拍的切分……音量多满……你听那个滑指……”

瞎子又拿起一把琵琶,辟里啪啦一段拨击,像是锣鼓击月,又像快桨搏风……“是《龙船》,好!”

“哎,问一问他们是哪来的,要不要请到文化馆里录个音?”庞叔叔他们在商量……小诗又跑到二猴这边看吹笛子的。

“呜……”地响起了警笛,像刮起了一阵风,人们的耳朵都竖起来,一警车从路边驶过去,大街上一时寂静下来。就在这时候,耳边响起什么人高声的话音:“天空倒立着……”小诗转过身,就见一个人站在路边,目光伤悲,一手捧着胸前,一手前伸,旁若无人,像演员似的,朗声吟哦:

“……天空倒立着
一个声音凄怆地高喊
燃烧吧水晶!
他倒插在地球上
四肢伸展
鸟儿在上面筑巢唱歌……

睡在地里走在云里的少年
总是轻声把月光弹奏
我们也愿意响着手铐脚镣
走在天国圣徒的旅程……”

所有站在路边的人,木偶般呆立,毫无表情;小诗呼吸急促,一脸谔然。

校铃响了,几个人赶快跑,学校里正进行升旗仪式呢!几百个孩子肃立,一面国旗正缓缓升起,少先队大队长站在队列前和同学们行举手礼,一大片红领巾,小诗他们赶快站到队伍后面。接着是音乐史老师指挥全校唱《中国少年先锋队歌》。站在前面,她先小声试了个音,两手高抬,喊了声“预备——”,在空中只一抖,海潮般的歌声在操场上响起来,小诗感到热血上涌,旋律这么昂扬,激动人心……他嗷着嗓子就唱起来。下来就是学唱国歌,教导主任说不久参加国庆歌咏比赛,要从学生中组织合唱队……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做成我们新的长城……”小诗不知道唱过多少遍了,在家时爸爸教的,真是激昂雄壮,看着头顶飘扬的国旗,觉得太红了,五颗星太机械呆板,怎么会代表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呢?不好看!我真的不喜欢这面国旗。

校长一声“解散!”,猛虎下山,全都跑到操场上玩单双杠,官兵抓强盗,女孩就跳绳。小诗先玩了一会双杠,两人在杠上撑起跳过去,互相追,一直追到对方玩不动。又跑去玩斗地主,一条腿架到另一条腿上,站着的一条腿跳着,用架起来的腿互相攻。猫娃就在那里揪着一根垂柳条,自唱自乐:
“人老毛腰把头低,树老焦梢叶儿稀,兽老脱毛夹着尾,禽老入水变蛤蜊……
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到了秋来又冬至,收拾书箱过新年。”

小诗听得正中下怀,就乐了,讪熙熙凑上去,想跟猫娃说话。猫娃正在那哼哼唧唧的,小诗摸出一块冬瓜糖递到他嘴边,猫娃就张嘴吃了,手里握着个小石子,看了他一眼,就往树上扔。树上传来知了叫,小诗也拣起一颗小石子,“小诗——”黑蛋在远处喊,小诗扔下石子向远处跑去。

操场后边围墙下站的都是人,向上指指点点,墙头上吊着一个黑咕隆咚的东西,有东西嗡嗡飞。体育老师拿着一根长竹竿,远远地戳了一下,马蜂飞出来了,女同学吓得就跑,老师摇摇头。

小诗手一招,四虎黑蛋他们围上来,“我们是新少年的先锋,你们怕不怕?”

“不怕!”几个人鬼鬼祟祟地点头。

“怎么办?”一齐皱眉头。想起来了,“火攻!”异口同声地说!“好!我们大家去找纸,抱草,谁有火柴?”黑蛋一把掏出:“我有!”几条人影就乱从人群中退出。教导主任正和体育老师商量,看样子下堂体育课没法上了。是不是改上音乐?预备铃响了,很多同学正从围墙边跑过来,这时候,就听得“冲啊——”一声喊,四个新中国的儿童,顶着纸盒子,上面挖了两个洞,都抱着柴草树棍,一起冲到围墙下……很快地,蹿出了火苗,一股浓烟升起来了……

“嘘——”哨子吹响,体育老师抱了几个球站到了中间,小诗他们跑回来,连盒子还没来得及摘,一个球“咚”地砸到头上,帽子当场打飞,黑蛋他们也把盒子摘下来了,几个球一起砸过来了,四个人都楞住了。校长主任和老师都站在同学中间一齐鼓掌,戴主任说:“我还是要批评……”扑哧笑了。掌声更响了。

放学前一堂课,音乐室传出钢琴伴唱的歌声,音乐老师到操场上宣布选上的孩子,到处找不到小诗,正趴在窗口上听歌呢……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经过了她的账房,都要留恋地回头张望……”

哇,真好听啊!听到自己的名字也被选上了,从窗口一爬就爬进去了。小诗站在孩子们的中间,看到许多稀奇古怪的乐器,嘴巴里呜呜嘤嘤地也不知道唱了些什么。他偷偷回头看,用手摸一摸:“为什么人要喜欢听音乐呢?”钢琴声一停,他就拿起一把小号:“呜……”吹的是自己的声音!教室里都笑起来。

一位老师走上来,“我们来听史老师唱一首歌好吗?”弹钢琴老师就站起来。小诗一看,是早晨指挥唱歌的那个女老师,像画片上的仙女,瓷娃娃一样的脸,高高的发髻,亮晶晶的眼睛,又尊贵又亲切,小诗抬起头,老师没有看见他,

“同学们……想不想听一支好歌?”

“想!”

“想不想唱好歌?”

“想!”又是齐声回答。

“好!”

钢琴弹奏声中,老师就唱起了一首歌,眼睛闪动着,头、手和腰肢还一齐舞动呢:

“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美丽小鸟飞去无影踪。
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别得那呀哟别得那呀哟
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小诗的心都醉了。老师唱歌的声音里有一股磁力,把他心里的什么东西吸引出来了,泼啦泼啦地扇动翅膀呢。一路上回家,他都在模仿老师的唱:“太阳下山……明年开……美丽小鸟……爬上来……”为什么老师唱歌的时候,会有那么宽广明亮的声音呢?“美丽小鸟飞去无影踪”……新疆,新疆,新疆……一定是个美丽的地方。小诗冲进放学同学中,就见着猫娃肩上搭著书包,旁若无人,走在一边,嘴中嘟囔着:

“正七迎鸡兔,二八虎和猴,三九蛇和猪,四十龙和狗,牛羊五十一,鼠马六十二……”

一群同学围住了他,听他念唱。小诗趋前,就见猫娃和一帮孩子在捏手指,嘴里唱:

“一斗穷,二斗富,三斗四斗开当铺,五斗说媒,六斗做贼,七斗遭殃,八斗吃糠,九斗一簸箕,到老坐着吃……”

几个同学就在那里看自己的指纹,有的生了三个,就沾沾自喜;有的5个,就哭丧着脸怪叫;有的圈了6个,就在那里埋怨命不好;小诗一看自己长了9个,高兴得直跳!大家又要看猫娃的,猫娃伸出两只手,10个箩纹,大家都说猫娃骗人。猫娃一下就跳开了,边跳边唱:

“铁拐李把眼挤,你糊弄我我糊弄你
会说的不如会听的,会看的不如会算的
夏虫不可以语冰,井蛙不可以谈天
粘粥锅里下元宵,糊涂蛋。茶铺子水,滚开……”

小诗追上猫娃,俩人就一路走,交换画片小人书,后面的就嚷嚷开:

“两个头碰头,长得一般齐。一个一年级,一个五年级……小诗你不要跟他玩……”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灯光突然熄了,剧场一片漆黑,台下一起哄笑。有小孩尖叫,又是打屁股的声音。灯光再亮的时候,邻居家的二蛋滚着铁环从台上跑过去了。小诗和三猫、四狗、瓜片站在幕里角落,不知要发生什么。突然灯光大亮,舞台正中天幕上出现了一尊巨大的佛像,眼前顿时灿烂辉煌。
  • 小诗全家搬来时,正是仲夏季节。爸爸要同妈妈带小诗和妹妹去看望自己先前的一位老师,现在是某研究院的许教授。那时节,暴雨初晴,寒流尚远,社会上还弥散着一种松动活泼的空气。走在路上,小诗看满街都跑的是大猪小猪,耍猴耍把戏的,卖红薯糖稀的,还有摆小人书摊的,心中喜不自胜。
  • 爸爸一到机关,就参加了由宣传部牵头的内部会议,听取各方面自调整时期以来的意见。部长在台上讲话:“……自中央放宽农村政策后,返县还社,返社还队,(‘一县一社,县、社合一’。一县一社,即一县一个公社,全县统收统支,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原来各社队的收入统一交县,支出统一由县核拨,供给标准,工资水平全县基本上—致。)
  • 小诗大院里才露面,一伙屁精、鼻涕虫、眼屎鬼、眼泪熊、口水大王就盯上了他。小诗家在靠院墙的一座平房,周围全是平房。这天,爸爸上机关联系孩子上学的事,妈妈在屋后带着孩子们挖荠菜,小诗回家拿小篮子。这时,一个鼻涕呼噜了一脸、几乎还穿着幼儿园围兜的烂孩子就趋上来,手里攥了一把杨树叶梗,要和小诗斗。
  • 没过一段时间,小诗就近上了小学,就在大院出门大街对面。院里的孩子,除了黑蛋二狗,都不在一个班。第一天上课时,校园里还有同学在吹肥皂泡泡呢。刚进班门,同学都站起来了。他右手一松,书包后藏的铁环掉下来了。几个女生捂嘴笑,一看,自己上衣的两个扣子都扣错了,赶快解扣,书包又掉下来了。
  • Heaven
    这个组织进不得,它没有一点人性,非常残酷无情,很多人都竖着进来,横着出去。我们参加进来,今后是被敌人杀死还是被自己人害死是个未知数,因此后悔莫及。
  • Heaven
    以后世人才知道,杀人放火抢劫活埋船工的,原来是经过改头换面伪装成土匪游击队的共产党武工队。
  • Heaven
    这次开办的江南集训班目的是派更多的共产党人潜入江南发动群众,为推翻国民党政权作准备,所以只学习二个月便结束,立即把他们派到江南,坑害江南众生。
  • 现在形势不同了,阶级斗争办法不能用了,所以改用民族仇恨办法,发展武装扩大地盘,现在我们的口号是,日本不侵略,我党怎发展,日寇不扫荡,我军无兵源。中央的抗日政策很明确,就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宣传,十分准备夺取政权。
  • 西北角黑鸦鸦的乌云预示暴风雨要来临,赶回南岸可避暴风雨的袭击,船在湖中遇上暴风雨太危险了,十有九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