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7)

晨风清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6

回到家,小诗把自己被选上合唱队的事告诉妈妈,妈妈刚下班,又忙着做饭,高兴得脸上绽开了花:“爱音乐的孩子不会学坏。”小诗说今早学校升旗,自己觉得国旗太红了,不喜欢。妈妈听了吓一跳,“别瞎说!傻孩子!”

三鼠、黎亮、钱桃、丝毛几个也放学回来了。小诗就告诉他们今天在学校唱了新疆的歌,老师还跳舞了。钱桃、丝毛他们在另一个小学,就说,老师也带他们唱了新疆歌,校长说是黄色歌曲,不让唱。小诗说,我爸爸知道什么是好歌还是坏歌。“我爸爸是做……”,他也不知道爸爸是哪个办公室的,“我爸爸回来就带我做功课。”几个人说了几句,就来看手指,没一个人有好运道,都怅惘得不得了。

钱桃说,我们去捉迷藏,谁抓到谁好运,一声呼啸,跑得一干二净。下午,爸爸回来的特别早,高兴地招呼全家,说:“哎,今天真是好消息!”

小诗正和几个孩子在门口墙上竖蜻蜓,问:“爸爸,你为什么回来那么早?”爸爸一看小诗——人贴在墙上,脚朝上,头朝下,正倒着说话呢,气得扬巴掌,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快下来吧,墙要踢倒啦!咳!”长叹一声。

妹妹们冲上来,爸爸一把抱起小妹妹,“好乖乖!爸爸今晚和妈妈一起带你们去看……”

“看什么?”

“又去看戏啊?”小诗一听不要做功课了,马上就从墙上倒下来了。

“去看蔡少武!”爸爸眉毛一扬,“嗷!”几个孩子一下都嚷起来了。

“噢!我知道,飞车走壁!我长大也要飞车走壁!”小诗最先叫起来。

“噢?!”爸爸一听眼睛就直了,妈妈赶快端上了菜面糊糊,小诗拈了点咸菜,搅搅,两下就扒进嘴里,又去盛,一看锅里不多了,只盛了半碗,呼噜呼噜,吞个净尽。

“小诗啊,这次我们可得约法三章,再不能像上次看宝莲灯那样,自己乱钻了……”小诗点点头,转身已站在门外了。一看哪,二狗他们几个早就在院子里集合了。

这次是机关包场,家家都有票。小诗一家吃完了饭,会集了几家邻居,大家一起向逍遥津公园去。已近秋凉,走得一身汗,一点没有寒意。远远看去,逍遥津公园张灯结彩,人山人海,声音鼎沸。一些黄牛在兜售高价票,有小贩在叫卖气球,还有小狗汪汪叫。小诗老毛病又犯了,不能看动物,一看就走不动。等到入场铃声响起的时候,一家人发现小诗不见了,几个小朋友也都没有了。这下可是送生娘子摔褡子,毁孩子!爸爸叫一声苦,和几位家长焦急得啊,四处找,就是没有人影。铃声又响的时候,爸爸让邻居们先进去,自己又到处找。

再说,小诗他们听到第二遍铃声,一人抱一条小狗往演出大圆桶走,没看到爸爸,又没有票,不敢往里进。就听得场里“梆”一声鼓,传来了一个亮爽的声音:“沈阳人民杂技团蔡少武这里向庐城人民有礼了!”

小诗丢下小狗,就往树上爬,四虎他们也往树上爬,都爬上去,一看树上都是小孩子,原来都是来看免费表演的。就见场中走进一位苗条俊秀的姑娘,穿戴妖冶,向观众一鞠躬,接过随员推来的一个漂亮自行车,一个非常优雅的手势,骑上就是绕圆桶数周,“蔡三宝小姐!”树上有人喊。三宝刚下去,“光!”一声锣,蔡二宝上场,穿一身紧身服,上身着紫锻马甲,打着领结,英俊潇洒,“轰”的摩托车绕了十数圈,下去了。下来是非常有趣的一幕,引领员带进一群白色的小长毛狗,汪汪汪汪叫,摇头晃脑走一圈,跑出去了。

小诗看得津津有味,场中掌声大作,树下也响起了狗叫声,原来自己把人家的哈巴狗抱来了。小诗想爬下去抱狗,就听得一声玉笛,二宝骑自行车,三宝立后车架上进场了。三宝高举一个圆圆靶环,场心转了几圈,频频向观众挥手送吻。观众席中有人吹口哨,掌声四起。又是一声金鼓,蔡大宝出场了!他开着大红摩托车,身背弓箭,“轰”的一声就上了桶,绕了几圈,从背上取下弓箭,双手放把,张弓搭箭,“噌!”的一箭射中靶心……场中传出暴风雨般的掌声,发出疯狂的欢叫,“嗷……嗷……”。

“小诗!小诗!”

树下传来爸爸的呼唤,小诗朝场里看,最扣人心弦的时刻就要到来了!主持人宣布:“蔡少武先生就要出场了!”往下看,爸爸的镜片在黑夜里晃动,小诗赶紧朝下爬。爸爸把小诗接下来,裤子挂了个大口子,取下眼镜,镜片也摔破了,擦擦眼泪,叹了口气,“孩子啊!”就说不下去了。

二猫他们也爬下来了。就听到里面金鼓齐鸣,一声汽车发动,赶快跟着爸爸就往场里跑。蔡大师的白色轿车已经绕上了圆桶,一阵眼花缭乱的飞旋,轿车已安安稳稳停在了场中平台上。大师立在敞棚汽车中,昂首挺胸,国字脸,大背头,神采奕奕,右手高举,向观众频频招手,又再三鞠躬致谢。三宝二宝大宝一齐出来了,优雅地弯腰鞠躬……可怜爸爸找小诗一晚上,最后只看到了一个演出屁股!走在回家的路上,爸爸抱着小妹妹,妈妈牵着大妹妹,都在打呼。小诗感到对不起爸爸,一路都在看爸爸,爸爸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到了家,安排孩子们上床睡觉。妈妈已为明天早晨蒸了一锅山芋面馒头,爸爸把上级文件往桌上一放,说:“这孩子太痞了,咳!”就觉得已丧失了信心。

爸爸初到省城时曾带小诗到街上转转,看看民情,按老话是——入国问禁,入乡问俗,入门问讳——偏就在天子阁门口碰到一个算命的。那老汉把小诗一把拦住,小脸一打量,手心一看,扇子唰地一收:

“老官啊,在下实不相瞒,贵公子眉下一颗痣,掌心卦乾坤。天上痞神第一,地上情种第二啊!”……此刻爸爸苦笑摇头,叹了口气,一脸丧气。

妈妈说,“是不是买点玩具要好一点?”

爸爸说:“谁知道呢?”

正是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两人就商量什么时候给孩子买点玩具。

小诗悄悄窗外翻进来,蹑到厨房里找吃的,爸爸还在灯下准备材料,妈妈在一旁撩针线,问:“明天什么时候出发?”小诗拈了一个馍馍,又从窗口跳出……爸爸材料摊了一桌子,还在比较‘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文件‘前十条’,‘后十条’呢……烟灰缸里积满了半截烟……‘后十条’有‘桃园经验’……而‘前十条’估计‘基层单位有1/3的领导权不在我们手里’……不禁陷入了迷思……

大跃进才三年……又提出阶级斗争……昨天的‘超英赶美’,今天的‘反修防修’;‘向科学进军’不提了,取而代之‘政治挂帅’……从初级社并高级社开始……1956年开年‘冒进’,国家经济‘全面紧张’,各行各业盲目发展、基本建设规模过大、职工总数增长过快、生产秩序混乱、资金供应紧缺、货币发行量剧增……水利、整风、反右派、六亿人口搞大运动……步子越来越快……

人民公社“一大二公”,农业粮食产量不断放出亩产几万到十几万斤的‘卫星’……一九五八年八月北戴河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当年年产1070万吨钢指标也通过无误,比上一年产量翻一番……“这?”他两手颤颤,把烟头调到左手,又调到右手……,“本来应该是清算三年的……可是……?”疑云紧锁,一屋子烟雾,轻轻打开了窗缝。

沉沉黑铅似夜空里,临近广场上,那末日呓语般的嘲讽声又在传来:

……节日已经结束啦
快跑吧,打雷啦
喧闹的人群一哄而散

满地都是残垣颓瓦
剥落的谷壳满天飞扬
把亡灵的欢乐带到天上

这就是我们的乡村
节日结束的时候
广场上空空荡荡

小诗站在墙头上,广场空空荡荡,路灯下伫着个疯子,旁边跪着猫娃。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灯光突然熄了,剧场一片漆黑,台下一起哄笑。有小孩尖叫,又是打屁股的声音。灯光再亮的时候,邻居家的二蛋滚着铁环从台上跑过去了。小诗和三猫、四狗、瓜片站在幕里角落,不知要发生什么。突然灯光大亮,舞台正中天幕上出现了一尊巨大的佛像,眼前顿时灿烂辉煌。
  • 小诗全家搬来时,正是仲夏季节。爸爸要同妈妈带小诗和妹妹去看望自己先前的一位老师,现在是某研究院的许教授。那时节,暴雨初晴,寒流尚远,社会上还弥散着一种松动活泼的空气。走在路上,小诗看满街都跑的是大猪小猪,耍猴耍把戏的,卖红薯糖稀的,还有摆小人书摊的,心中喜不自胜。
  • 爸爸一到机关,就参加了由宣传部牵头的内部会议,听取各方面自调整时期以来的意见。部长在台上讲话:“……自中央放宽农村政策后,返县还社,返社还队,(‘一县一社,县、社合一’。一县一社,即一县一个公社,全县统收统支,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原来各社队的收入统一交县,支出统一由县核拨,供给标准,工资水平全县基本上—致。)
  • 小诗大院里才露面,一伙屁精、鼻涕虫、眼屎鬼、眼泪熊、口水大王就盯上了他。小诗家在靠院墙的一座平房,周围全是平房。这天,爸爸上机关联系孩子上学的事,妈妈在屋后带着孩子们挖荠菜,小诗回家拿小篮子。这时,一个鼻涕呼噜了一脸、几乎还穿着幼儿园围兜的烂孩子就趋上来,手里攥了一把杨树叶梗,要和小诗斗。
  • 没过一段时间,小诗就近上了小学,就在大院出门大街对面。院里的孩子,除了黑蛋二狗,都不在一个班。第一天上课时,校园里还有同学在吹肥皂泡泡呢。刚进班门,同学都站起来了。他右手一松,书包后藏的铁环掉下来了。几个女生捂嘴笑,一看,自己上衣的两个扣子都扣错了,赶快解扣,书包又掉下来了。
  •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到机关上班。妈妈在邮电所工作,先送两个妹妹上幼儿园。小诗揣着妈妈蒸的菜包子,往学校赶。校门口真来个瞎子在拉胡琴,还有卖笛子的,围了很多人,四虎和二猴也站在边上。老师在校门口说,“同学们,快进校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 Heaven
    这次开办的江南集训班目的是派更多的共产党人潜入江南发动群众,为推翻国民党政权作准备,所以只学习二个月便结束,立即把他们派到江南,坑害江南众生。
  • 现在形势不同了,阶级斗争办法不能用了,所以改用民族仇恨办法,发展武装扩大地盘,现在我们的口号是,日本不侵略,我党怎发展,日寇不扫荡,我军无兵源。中央的抗日政策很明确,就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宣传,十分准备夺取政权。
  • 西北角黑鸦鸦的乌云预示暴风雨要来临,赶回南岸可避暴风雨的袭击,船在湖中遇上暴风雨太危险了,十有九死...
  • 春夏秋冬四季的花应有尽有,阵阵花香美不胜收,使人陶醉。花开过不久,宅前宅后的桃李梅杏枣柿等树就结出各种鲜美可口的果子,远处看去好像挂在门前后院里满天的大小灯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