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方士(方技)传略

通晓黄帝扁鹊学说的庞安时

㭏楢 整理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庞安时,字安常,蕲州蕲水(今湖北浠水县)人。儿童时就能读书,过目不忘。他的父亲,是世代相传的医生,教给他诊脉的要诀。庞安时说:“这是不值得做的。”惟独取黄帝、扁鹊的脉书来钻研,不久,已能通晓他们的学说,并不时创出新意,辩论质问都不能驳倒他,他父亲大惊,那时他还没有加冠成人。

不久,庞安时得病耳聋,于是更加研读《灵枢》、《太素》、《甲乙》等秘籍,凡是经传百家中有关医道的,无不贯通。曾说:“世人所谓的医书,我都已经看过,惟有扁鹊的言论最深了。所谓《难经》这本书,扁鹊把他的医术都归结到其中,却说得不详细,想来是要使后人自己思考吧!我的医术即出于此。用来比较深浅,判断生死,就像符节相合般准确。而且诊脉的要领,没有比人迎、寸口更重要的。这两个脉息阴阳互相对应,如同两条绳子,阴阳均衡,那么绳的大小相等。所以在喉、手确定阴阳,在尺、寸之间排比覆盖溢满,寓含九种症侯于脉息浮沉,分辨四种温病于伤风受寒。这都是由扁鹊略开其端,而由我参照《内经》等书,考察研究而体会到的。审察原理去应用,顺着病情去治疗,病就逃不掉了。”

他又想把自己的医术告诉后人,因此著述《难经辨》几万字。并且观察草木的本性与五脏的适宜,根据草木的功用来排列次序,根据疾病的发寒发烧来选用药材,根据药材的阴阳奇偶来配药处方,用来治疗百病,著作《主对集》一卷。诊断是否适宜古今是不同的,如今方术缺漏,为了备阴阳变化,他补充了张仲景的《伤寒论》。有些药草后来才出现,古时候并不了解,如今不能辨别,他经过尝试而确定有功效,是不能遗漏的,于是作《本草补遗》。

他给人治病,十个病人八九个都能治好。上门求医的人,他为他们开馆舍居住,亲自关照饭食药物,必定等病愈以后再送病人回去;不能治好的,一定告以实情,不再给治疗。他救活的病人无数。病者家人拿金帛来感谢,他也不全部收下。

他曾经来到舒州的桐城,有个人家的孕妇快要生产,生了七天而孩子还下不来,什么办法都不起作用。庞安时的弟子李百全正好在那家邻舍,于是邀请庞安时前去诊视。才见到孕妇,庞安时立即连声喊不会死,令她家人用热水暖着产妇的腰腹,自己给孕妇上下按摩。孕妇觉得肠胃微痛,在呻吟之间生下一个男孩。她家又惊又喜,却不知是怎么回事。庞安时说:“胎儿已经出了胞衣,却一只手拽住了母亲的腹肠不挣脱,因此不是符药所能起作用的。我隔着腹摸到小孩手在的地方,用力刺他的虎口,他感到痛就缩了手,所以就生下来了,没有别的法术。”抱来婴儿一看,右手虎口上针痕还在。他的医术高妙如此。

五十八岁时疾病发作,门人请他自己诊脉,他笑着说:“我早诊察清楚了。况且出入气息也代表脉象,如今胃气已绝,我要死了。”于是拒绝药饵。几天以后,与客人坐着说话时去世。

(出《宋史》)

转载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蒋升天性恬静,从小喜好天文天象之学。太祖很信任他,常侍于左右,以备咨询。大统三年,东魏将领窦泰入侵,从风陵渡河,驻扎在潼关。太祖率兵从马牧泽出发。当时西南方有黄紫气环抱太阳,从未时至酉时。
  • 世宗从颖川领军回朝,显祖跟在后面。皇甫玉站在路边仔细观察,对别人说:“大将军做不了皇帝,应该是路北那位还流着鼻涕的人。”显祖即位后,试验他的相术,故意先用丝巾蒙住他的眼,让他轮流摸每一个人。
  • 綦母怀文,不知道是何郡人。以道术追随高祖。武定初,齐军与周文在邙山大战。当时齐军旗帜都是红色,周军是黑色。他对高祖说:“红是火的颜色,黑是水的颜色,水能克火,不应该用红色对黑色,土能胜水,应该改成黄色。”高祖就把旗帜换成赭黄色,就是所说的河阳幡。
  • 吴遵世,字季绪,渤海人。少年时学习《周易》,进恒山和隐居的道士住在一起。过了几年,忽然看到一个老翁对他说:“给你开心符。”他跪着接过来吞了下去,于是通晓占卜之术。
  • 高祖在晋阳去世,已经埋葬了几天,世宗写信让显祖亲自到邺西北漳水以北的原野上选风水宝地。显祖和吴遵世去选地方,多次占卜都不吉利,又到了一个地方,命遵世卜算,遇到了《革》卦,遵世等几十人都说不能用。
  • 魏宁,巨鹿人。因为善于推算别人的官运被征召为门客。武成帝亲自试他,都能说中。就把自己的生辰八字伪装别人的来问他,他说:“富贵之极,今年就该死了。”武成帝大惊,说:“这是我的生辰年月。”魏宁马上又改口说:“如果是帝王的,自会有办法。”
  • 赵修己,开封浚仪人,年少时就精通天文历法。后晋天福年间,李守贞掌管禁军,领滑州节制,上表奏请赵修己为司户参军,把他留在自己门下。李守贞每次出征,赵修己一定随从,在军中望气观天预言,多数应验。奏任试大理评事,赏赐绯衣。
  • 杜生,是许州人。擅长用《周易》占卜。有人跑了奴仆问他该向哪里去追,他说:“从这里出发,遇到使者后,向他恳求要他的马鞭。如果他不给,就以实情相告。”那人果然在路上遇到使者,就按杜生的交代索要鞭子,使者很奇怪....
  • 凡是推算天文历法、占卜、看相、医术、技艺,都属方技。能以方技使自己显扬于一世,也是从上天那里获得的悟性,不是积久成习而达到的。然而士君子能这样,就不会迂腐,不会拘泥,不会骄矜,不会神化;小人能这样,就会迂腐而进入束缚阻碍的境地,拘泥而不能通达大方,骄矜向众人夸耀,神化来欺骗众人,所以从前的圣人不以此教人,就在于有所顾惜。就像李淳风规劝太宗不滥杀,许胤宗不撰著方剂之书,严撰规劝不要合葬乾陵,才是卓然有益于时政的高明之举,都值得珍视的。
  • 普寂姓冯氏,是蒲州河东县人。年轻时遍寻高僧,以便学习经律。当时神秀在荆州玉泉寺,普寂就去拜师,总共六年之久,神秀很赏识他,把自己的道法全部传授给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