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拂过小巷

文/一舟
【字号】    
   标签: tags:

我在公用电话亭给朋友打了个电话,约他出来,朋友叫我等他一会儿,从他住的地方骑车到我现在的地方大概要半个小时。我挂了电话,看见对面小巷子里有一个小发廊,正好趁这个机会去理个发。

我推着自行车穿过马路,将车停在发廊门口。进门一看,还好不用排队等,只有一个女顾客在烫发,头罩在一个加热器里。老板是一位四十来岁的妇女,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估计是徒弟。“要理发呀?”那个年轻一点的女孩问我。“嗯!”我点头应道。女孩将我带到洗头的地方,帮我把头洗好后,递给我一条干毛巾擦头。

我坐到镜子前的转椅上,女老板走过来,问我的头发要怎样剪,我说修短一点就好。可能那两个徒弟的技术还不熟练吧,老板亲自操起梳子和剪刀给我修理头发。我从镜子中观察着她,个子高挑,穿着打扮比较艳丽,一张脸精心描画过,符合时尚的那种美,但面部表情冷若冰霜,让人感觉不易接近。

“我的表姐也是理发的。”我跟她攀谈。

“哦!是吗?”听了我的话,女老板的脸终于柔和了一点,跟我答话。

“嗯!她在外地开店,不过小店现在已经关门了。”我说。

“为什么呢?”她好奇的问。

“她因为炼法轮功,被抓到劳教所迫害的精神失常了,放回家的时候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我说。

“天呐!太惨了!”她万分震惊。

“电视上不是说对关在里面的法轮功学员感化、教育的吗?”旁边烫发的那位顾客说。

“那些都是演戏。那个劳教所像我表姐这样正常健康的人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的有很多,还有十几个人被迫害致死。”我说。

“那些法轮功学员太执著了。政府说不让炼了就不炼了嘛。”女老板一边熟练的操纵着剪刀在我的头发上飞舞一边说。

“法轮功的书我看过,是教人向善的好书啊!我很佩服那些法轮功学员!在这样的高压迫害下还能坚持信仰。共产党这几十年里要迫害谁,要打倒谁,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国家主席、共产党的书记一夜之间就身败名裂,被迫害死都不稀奇。可这次迫害法轮功就不灵验了,残酷打压了这么多年,各种手段使尽了,还是没有把法轮功给镇压下去,这就是信仰的力量。”我跟他们讲。

“我们家门上经常有人给贴法轮功的传单和光碟,看来法轮功真的很壮大呢。光碟里说天安门自焚是政府导演的骗局,我们院儿里的邻居互相之间闲聊的时候都在谈这事儿。”烫头的妇女说。那两个年轻的学徒坐在靠墙的沙发上听着我们的谈话。

“其实,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也炼过几天。开始镇压了,我就没炼了。”女老板突然语出惊人。

“真可惜!这么好的功法不该放弃的啊!你自己在家默默的看书、炼功也没谁知道的。”我替她惋惜。她默不作声,像是在思考。

“你表姐现在怎样了?”女老板关切的问。

“刚开始放回家的时候很糟糕,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认识了。后来,家里的人天天给她念法轮功的书。渐渐的,她的神智在逐渐恢复,她回忆起自己在劳教所遭受的种种非人折磨,里面的恶警强迫给她们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毒针。家里人听了都落泪。”我回答道。

有一会儿大家都无语。

“你成家了没有?”女老板突然问我。

“没有。”我微笑着说。

“有对象吗?”她接着问。

“还没有。”我说。

“以后,我给你介绍。”她热心的说。

“谢谢你!”我向她道谢。

头发理好了,我打开钱夹,掏出一张钞票来递给她。

“呀!这钱上面有字呢。”她仔细的辨认着上面的字,一字一顿的念道:“到现在,已经有五千三百万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了。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那两个年轻人也围拢去看。

“我经常收到这样的钱,都见惯不怪了。这是民意啊!”我笑着说。

“你慢走啊!”女老板笑眯眯的对我说,一边将钱揣进口袋里。

“好的!”我点点头应道,走了出来。

我推着自行车,去找我的朋友。一阵柔柔的春风迎面吹来,心情感到特别舒畅。春天,带给世间以希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失散6年警帮智障男找到家人王姓男子的伯父(左)开心失散侄子回到老家,可惜祖父已经辞世。(自由时报记者陈灿坤摄)警员刘湘忠说当公仆以来,协助王姓男子回家是最让他感动的一件事。(记者陈灿坤摄)老家前的水坑是王姓男子回家重要线索。(记者陈灿坤摄)老祖母王陈树兰盼了多年,过年总算如愿见到孙子。(记者陈灿坤摄)王姓男子的伯父(左)开心失散侄子回到老家,可惜祖父已经辞世。(记者陈灿坤摄)警员刘湘忠说当公仆以来,协助王姓男子回家是最让他感动的一件事。(记者陈灿坤摄)老家前的水坑是王姓男子回家重要线索。(记者陈灿坤摄)老祖母王陈树兰盼了多年,过年总算如愿见到孙子。(记者陈灿坤摄)〔记者陈灿坤/云林报导〕宝岛温情满人间,罹患轻度智能障碍的王姓男子因父亲出走顿失所依,没想到幸运遇到好心老板收留当清洁工,6年来都想着回云林县水林乡老家与亲人团圆,日前如愿返乡却碍于线索不足而陷入胶着,经警员刘湘忠等人热心协助,总算一圆寻根梦。26岁的王姓男子自幼偕同父亲北上谋生,父母亲离异后,就跟着父亲租屋同住;伯父王彰男表示,6年前胞弟声称父子2人发生争执、侄子出走,家人信以为真,没想到竟是好心的房东发现侄子处境艰困,转介至社会福利机构安置,进而找到善心人士收留当清洁工、赚钱维生。期间王姓男子生活无虞,但极想念老家的祖父母却不知如何返乡,上月26日老板亲自开车送男子到水林,同时安排一位女同事陪同寻亲,可是男子只知道老家附近有座庙宇及一池水坑,这趟寻根之旅无异是大海捞针。最后2人求助于水林派出所,执勤警员刘湘忠相当同情王某,但水林乡几乎每个村落都有水坑、庙宇,加上王某又不是协寻人口,无法循线连系家人,只能先行安顿2人。刘湘忠深入追问数十座庙宇及周遭社区,拨打上百通电话都没结果,刘湘忠持男子身份证端详良久,突然灵光一闪,根据姓氏推测可能是后寮村一带的居民,或许故乡没人认识王姓男子,但老家应该仍有王父熟人。翌日后寮村长陈正龙接获刘湘忠请托,挨家挨户询问王父的老家,27日上午果真传来好消息,王某的伯父王彰男夫妇及祖母王陈树兰赶到派出所,87岁的王陈树兰老泪纵横吐出一句话“乖孙,阿嬷很怕这辈子看不到你了”,在场人士目睹这一幕无不热泪盈眶。刘湘忠指在警界当差这么久,就属完成这件请托案件最有意义;王陈树兰说,这几年孙子音讯全无,内心饱受煎熬,虽然老伴已经辞世,至少现在可告慰其在天之灵。王姓男子在年初五开工前搭车回到工作岗位,昨日拨电话
  • (中央社记者郭芷瑄屏东县18日电)位于屏东县狮子乡的双流国家森林游乐区现在正是赏鱼的好季节,一池池的水滩里,马口鱼、台湾铲颔鱼悠游其中,树木嫩叶新枝齐发,即日起到5月底门票半价,是春游好去处。
  • “跌倒了,那就爬起来。”云雾氤氲的奋起湖,经常可见两鬓飞霜的麦正治带领游客寻访老街。很多人不知道,这位文史工作者曾有一段辉煌过去,如今却选择在山城默默耕耘,扮演小螺丝钉的角色。
  • 踏入饺子馆,里面已经有不少顾客了,但我还比较走运,靠窗户的地方还有空位。我坐下环顾了一下店内,窗明几净的,地板也拖的干干净净,包括桌上放着的酱油、醋等调料瓶都很洁净,是我喜欢的那种感觉。
  • 记得二零零六年神韵艺术团表演的新年晚会中有一个舞蹈叫《红眼石狮的故事》。话说古时候,在一个村子里有一位虔诚礼佛的妇女。一天,村里来了一个穿的破破烂烂,托着一个脏兮兮的要饭碗的老婆婆,拄着根拐杖,挨家挨户的乞讨。村里的一些人不但不给饭食,还嘲笑她,更有无赖将其推倒在地,冲她吐口水。
  • 那个清晨你突然出现
    淳朴而略带羞怯
    欣喜的目光中
    映着对方那张清纯的脸
    是大法的无限慈悲
    你我的缘分才得以相牵
    相识成故友
    我们像久渴的秧苗
    终于盼来了甘霖
    沉浸在法中
    身心是如此的悠然
  • 亲爱的朋友已纷纷离去,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东西。寒夜里划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记忆发出的光,多温暖:在那个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地方,居住着我心爱的人。他们如同夏日阳光里甜美的花朵果实,美好、灿烂,永远吐露芬芳。
  • 守护天使
    我的旅人回来了。这是一个对我心怀怨恨、打算伤害我的旅人。不知道哪一天,趁我不在时,他偷偷溜到我家后院,又从后院溜进我家,在我的沙发下面放置了一个机关。预备我回家时不小心碰到之后受伤。
  • 静默中,脑中忽然传来“哐咚”的声响,那是一个沈闷而短促的音符,如厚重木头被急促地往石板地上重重一放所发出的声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