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尧咨是北宋人。他家里有一匹马,性情暴烈,没有谁能驾驭。陈尧咨让仆人把马拉出去卖了。他父亲知道了,对他说:“你制伏不了这匹马,把它买给别人,别人就能制伏吗?”陈尧咨赶快叫仆人去把马牵回来,终身养在家里。
岳飞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是南宋著名的将军,他曾说过一句名言:“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在宋代这外患多又政治腐败的时代,这句话真是一针见血啊。
秦桧在太学学习时,博于记事,工于口才,善干琐碎事,同舍人称他“秦长脚”。每次出外游乐饮酒,一定托他办理。考中进士,靖康初,官至御史中丞。
南宋人张浚在蜀地主持抗金,结果得罪了宰相秦桧,被发配到遥远的零陵去做官。他带了几箱子旧物随身。
宋朝人曾布一次游京师闹市,侧听见旁边房舍里传出凄惨的哭声,派人去问,出来一个人面色惭愧的说:“我在某地做官,因事用了官钱,现在吏官府正在追查这事,我又赔偿不上,想把女儿卖给一个商人,得钱四十万,现在送女儿来,和她绝别,所以哭泣。”
思寡欲。’我问:‘难道思考和欲望一样可怕吗?’ 隐者说:‘思考比欲望还可怕。’庭中有两只盆子都盛满了水,隐者指着其中一只盆子说:‘这只盆子底上有个蚁洞。但你每天从另一只盆子里舀掉一升水,最后哪只盆子会先干?’我说:‘肯定是那只有蚁洞的盆子。’ 隐者说:‘思考对人的残害,是那不易察觉而又从不间断的蚕食。’
中外考古专家研究,1974年在禹州钧台附近发掘的钧瓷窑址被确认为北宋官窑,综合各项推断,中国钧瓷起源于北宋时期。
明朝时候,杭州城里来了一个新上任的抚台,那人也姓秦,是秦桧的后代。抚台上任不久,便带着手下人去游西湖。他来到岳坟,看见自己的老祖宗跪在别人面前,忙用衣服把脸遮住,倒退了回来。
宋代史书上记载:太祖之时,有个处士叫王昭素。太祖知他有学行,征聘他来做国子监博士。既至召他进见于便殿。此时昭素年七十有余。太祖命他讲《易经》的“乾卦”,至第五爻飞龙在天,乃是人君之象。
仁宗留意农事,宫中后苑里有空地,都使人种麦,又于其地建一小殿,名叫宝岐殿。麦一茎双穗谓之岐,此丰年之祥,最宜宝重,故以为殿名。每年麦熟时,仁宗亲自临幸后苑,坐宝岐殿看人割麦
宋孝武帝刘骏性好奢侈,嫌他祖父的宫室卑小,乃从新大修造一番,墙壁门柱上都披着锦绣。宋高祖生前住的地方,叫做阴室,后来用以藏高祖的御服。他要把这阴室拆了,改造成玉烛殿。
太后说:“我听古人说‘为君难’。盖为天子者,置其身于亿万众庶之上,若治之有道,则民皆爱戴,而尊位可以常保。倘或治失其道,以致民众叛离,则虽求为匹夫,亦不可得矣!今我子虽为天子,吾方忧天位之难居,岂可以为乐乎!”
六朝宋史上记载:高祖刘裕没有发达以前,家境十分贫困。为了养家糊口,常常亲自到新洲河滩砍伐芦苇卖钱。那时,他总穿着夫人臧氏亲手缝制的棉衣,上面打了许多补丁。
宋代是茶道鼎盛时期,当时的文人士大夫大多是品茗行家。宋神宗年代,王安石任宰相,苏东坡是他的门生,被派去黄州为官。王安石患有痰火之症。虽然服药,难以除根。必得阳羡茶,方可治,但须用瞿塘中峡水。所以拜托苏东坡路过瞿塘时,替他取一瓮瞿塘峡水。
处斩那天,亲人邻居和认识她的围观者甚众。太乐伎说:我虽然地位微贱,但自幼常怀向善心,没有作过抢劫之事,陶县令应当知道详情,冤枉被杀,如果死后无鬼则已,有鬼一定要告状。于是手弹琵琶,从容就刑。围观者知道她冤枉,莫不流泪。
宋徽宗赵佶,宋神宗十一子,是中国宋朝第八位皇帝。虽然赵佶作为一国之君,不思治国之道,以致北宋亡国。但是在艺术上,宋徽宗是有极高的造诣,是一个有相当艺术修养和艺术才能的艺术家,一个“不爱江山爱丹青”的皇帝。 古代画家
苏东坡在杭州时﹐有些寺庙他常去游历,因而成了庙中和尚的至交。在苏东坡去世后,一个老和尚说出苏东坡的一个故事。他说,他年轻时在寿星院当和尚,常看见苏东坡在夏天一人赤足走上山去。他全无做官的架子,脱下袍子和小褂,在下午的时光,赤背在从寺院借来的躺椅上睡觉。有一位小和尚不敢走近,由远处偷看这位一代大儒,这一看不要紧﹐小和尚竟而看到了别人无法看到的情形。他看见,这位大诗人背上有七颗黑痣,排状恰似北斗七星一样。老和尚又说,那就足以证明苏东坡是天上星象下界,在人间暂时作客而已。
岳飞投军后,很快因作战勇敢升秉义郎。这时宋都开封被金军围困,岳飞随副元帅宗泽前去救援,多次打败金军,受到宗泽的赏识,称赞他“智勇才艺,古良将不能过”。
苏东坡是品茗行家,烹茶有自己独特的方法,十分讲究,也颇精妙。他对于茶叶、水质、器具、煎法,都颇讲究,有所谓“饮茶三绝”之说,即茶美、水美、壶美,这也是苏东坡对茶艺茶道的一种追求。
书院是唐宋至明清出现的一种由私人或官府所设的聚徒讲授、研究学问的场所,积聚大量图书,伴着朗朗书声与淡淡墨香,书院成为历代大儒学者们的讲经论道之所,文人学士们的向往之地。 文化旅游
岳飞有志建立中华半神文化中的“忠”﹐以慧益华夏子孙后代﹐树立中华民族的正气﹑气节。传说岳飞临走时,其母姚氏在他背上刺了“精忠报国”四个大字,这成为岳飞终生遵奉的信条。
这是宋代发生的故事。黄承事名兼济。宋代尚书张咏守成都时,曾做了一个梦,梦中先来了紫府真君,后又来了一个叫做西门黄承事的人,紫府真君亲自下台阶去迎接黄承事,态度很恭敬,而且紫府真君还让黄承事坐在张咏位置的上面。
中国历代品茶讲究茶艺、茶道,宋朝尤为盛行。宋朝人喜欢饮茶,饮茶不仅仅为品味解渴,而上升成一种高雅的意义,受宋代理学的清谈的影响,宋代的茶道有着清雅、淡泊的特性。
在您举目所见的一大票同事跟家人,甚至所有接触到的普罗众生中,如果全部都是为了保持苟安享乐的生活,而愿意对敌人“称臣割地”,步步退让,最后甚至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把自己国家的前途与锦绣河山,都在长期所谓的交流中不知不觉地送给对方的话。您会觉得如何?这就像南宋的覆亡一样,回看在这一段极为惨痛的历史里,民族英雄文天祥为了挽回社稷的命运,他宁愿为寸土浴血奋战,百折不挠,直到战败被俘,仍然誓死不屈,这样的风骨与精神感召,您会好奇是否也表现在他的星图上吗?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白鹿洞书院位于江西庐山五老峰南山谷中,为宋代四大书院之一。西有左翼山,南有卓尔山,三山环台,一水(贯道溪)中流,无市井之喧,有泉石之胜。幽静清雅,是读书讲学之所在。   
嵩阳书院原名嵩阳寺,位于嵩山南麓,河南省登封北约3公里处峻极峰下,因坐落在嵩山之阳,故名。嵩阳书院是中国古代著名的高等学府,北宋理学大师程颢、程颐在此聚众讲学,使书院名声大振,当时与湖南“岳麓书院”,江西“白鹿洞书院”,雎洲的“雎阳书院”(又名“应天书院”)并称宋代四大书院。 书院
“竹”是一种很风雅且具气节的植物,历史上很多文人雅士都喜欢以咏竹或画竹来抒胸臆,也涌出一些画竹名家,其中北宋画家文同就是其中之一。古代画家
在正气歌前序里,文天祥曾说他自己在那腥臊污垢的土牢里,一年四季要循序或交相历经水汽、土气、日气、火气、米气、人气、秽气这些恶气杂出的薰染,有整整两年的时间,不要说享有基本的清洁工作了,他的外型已犹如地底深处的污垢杂秽,可是他却没有病倒,他的身心刚强到一直都是无恙的,至于为什么病上不了他的身呢?他说是因为他的浩然之气,他认为是因为他自己身上磅礡凛冽的正气!他在正气歌的诗里说:“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彼气有七,吾气得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这种异象,是不是也说明了当时的天祥,其气节与道德令他的身体果然与常人不同,已非身处常人之境了。
原先元朝还对天祥抱有期待,蒙元建国以后也想延揽南方人才,所以当张弘范向元世祖请示如何处理文天祥时,元世祖说:“谁家无忠臣?”就命令张弘范对文天祥以礼相待,将文天祥送到大都(今北京),软禁在会同馆,妄想劝降文天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