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分與福氣

作者:陸文
  人氣: 11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今天大陸的中國人向錢看的思想很重,認為有了錢才能有幸福生活,因此把追求錢,想盡辦法掙錢當作第一位的。可是發現,儘管有的人很努力,也奮鬥了,一年到頭還是緊巴巴;有的人想快速致富,甚至借錢也要投入到高利貸中,結果血本虧盡,還欠了一屁股債,生活更艱難,有的還因此家破人亡。

中共不是一直在講鬥爭、奮鬥嗎?為什麼就「鬥」不來、爭不來個好前程呢?那麼,人的福分福氣到底從哪裡來呢?我們一起來分享三則傳統文化故事,或許從這三個故事中能找到一些答案呢。

宋朝名相范仲淹,出身清寒,年青時很窮,他決心將來若能出人頭地,定要救濟貧苦者。後來當了宰相,便把俸祿拿出來購買義田,分給貧窮無田地的人耕作。還給他們提供飯食、衣服,凡是有婚喪嫁娶的,還拿錢補貼他們。就這樣他用一人的收入養活了三百多家鄉親。

有一次在蘇州買了一處住宅,一位風水先生誇獎此屋風水極好,後代必出大官。范仲淹卻立刻把這個宅子捐了出來,改作學堂。因為他想,讓蘇州城百姓的子孫都能出人頭地,比起一家獨自享福,豈不更好?

俗話說:富不過三代,但范氏家族卻興旺了八百年!范仲淹四個兒子都德才兼備,當了宰相和大官。范家子孫不忘「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和「積德行善」的祖訓,范家的後代一直到民國初年都不衰。

陶澍,湖南安化縣人,是清代受道光皇帝重用的封疆大吏,曾在京城任翰林院編修,升監察御史。後在地方擔任過川東兵備道、山西布政使、安徽布政使、安徽巡撫、江蘇巡撫等職。道光十年。詔加太子少保,任兩江總督。陶澍在為官期間,理財辦案,賑災濟民,疏通河運,開拓海運,整頓鹽務,興助教育,既嚴治務實且政績卓越。其在歷史上的聲名近似林則徐。

清代梁恭辰在所編的《北東園筆錄》裡面,記載了他閱覽《聞見錄》時所讀到的關於陶澍祖上幾代人積德行善的事跡,因此感嘆「始知其積累之厚,不可不詳載之以勸後人云。」在《北東園筆錄》中提到陶澍的太高祖伯含公積累過許多陰德。

明朝時,鄉里自衛很嚴,有人抓住盜匪欲將其淹死,正遇上陶澍的太高祖伯含公經過。賊哀求:「公救我,我誓不復為賊。」伯含公為了給眾人有個交待,也擔心賊將來不能自食其力又復做賊,就贈給賊一條小船以作為養家餬口的資本。伯含公一生施捨過八條小船以幫助別人,他幫助的人都改行為善。伯含公出門常帶一小筐,撿拾碎磁瓦礫以方便行路之人。

陶澍的曾祖文衡公也是一位有道德的長者,曾經有人趁著雪夜入他家裡盜米,他跟隨雪跡腳印走到賊家門前,發現賊是所認識的人,心裡體諒賊家的貧苦,默默地回到自己家裡,始終不提此事。30年後,文衡公的夫人偶然對子孫講起這件事,但還是隱去了盜米人的姓名,不令人知道。其家隱惡揚善之德可見不同一般。

有一次陶家的鄰里發生火災,文衡公的夫人以倉內所存的糧食救濟遭火災者。陶澍的祖父寅亮公性情淡泊,少貪慾之心,因為沒有經營,家道也不富裕。一天,寅亮公偶然走到江邊,撿到錢財,等了一整天,看見一個人慌張跑來,面如土色,低頭在砂礫中尋找,非常悲戚的樣子。寅亮公問他,回答說: 「在外做工幾年沒有回家,家有老母親。今積累幾年的錢財回來贍養母親卻全部丟失了,所以悲傷。」問他錢財的數目,都能對上,就將錢財交還給其人。那人非常感激,想分一半給寅亮公,寅亮公說:「我要是想分錢財,就不會等在這裡了。」笑著將那人送走。

到陶澍的父親陶必銓時,義舉善事也很多。陶澍的祖上幾代人行善,所以安化縣才出了一個陶澍。在《了凡四訓》中有一則故事:福建莆田縣的林家,他們的長輩中有一位老太太喜歡做善事,常做粉團給窮人吃,只要有人要,從不厭倦。

有一位仙人變作道士,每天向她討六七個粉團,老太太每天都給他,一連三年都是這樣,仙人這才知道她做善事確實出於真誠。道人就向她說:「我吃了你三年的粉團,要怎麼樣報答你呢?這樣吧,你家後面有一塊寶地,你將來你死後葬在那裡,後代子孫當官的人數,就會像一升芝麻那麼多。」後來老太太去世,她的兒子依照仙人指定的地點埋葬,葬後第一代就有九人中進士,後來世世代代做大官的人很多。因此,福建竟有「無林不開榜」的傳言(意思是每次考試發榜,榜上準有林家人)。

這三則故事印證了一句古話: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人的福分福氣來自於德。文中的陶家幾輩積德行善,到了陶澍才有那麼大的作為;范仲淹歷盡一生行善積德,所以范氏家族興旺了八百年;福建莆田縣的林老太太因為行善積了大德,才得到仙人的指點,死後葬於寶地,致使林家世世代代做大官的人很多。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事,祖上行善積德,後世兒孫得福報;一人作惡,全家跟上遭殃,這樣的例子從古到今都在人間時時發生著,只是大陸的中國人受中共無神論的毒害不相信,得了福報認為是有本事,遇到天災人禍當作是偶然的,自己的運氣差,只能自認倒霉,不會也想不到從自身找原因。

我小的時候,經常聽老人們講善惡有報的故事,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那時候看到人家的孩子有出息,老人們會說:「人家祖墳墳頭有棵草 」,意思是祖上積德了。可現在人還能聽到這樣的話嗎?即使講,現在的孩子們還相信嗎?現在的家長們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很重,只要是學本事、學技能,多少錢都願意花,認為只要技能學得多就能出人頭地,從不在行善積德上下工夫。

按照善惡有報的天理,善的付出一定是善的回報,行惡作惡,禍害他人只能是惡報遲早加身。天上不會無緣無故掉下餡餅來,更不會有無緣無故的災殃臨門,行善積德結善果,行兇作惡遭惡報。

──節選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原來當日毛延壽進呈昭君畫像,刻意在兩眼之下點了兩顆黑痣。元帝初見昭君畫像仍覺得畫中之人仙骨珊珊,麗絕塵寰,即使漢皋神女、洛浦仙妃也不過如此,立即傳命要召見王昭君,但被毛延壽諫阻。
  • 大唐皇帝憲宗,自從登基以來,風調雨順,五穀豐登,國泰民安。不料,最近兩年大唐遭遇旱災,雨雪不下,樹梢生煙,民不聊生。
  • 喚來的第三首安可曲正好是展現阿里山山光水色的《高山青》,指揮納切夫邀請觀眾拍掌和聲到結束,再一次聆聽到台灣元素與華夏古調融合為一體的音樂詩篇,讓阿里山地主、嘉義觀眾們覺得自己好幸福!樂迷依然不捨離去,指揮最後雙手和掌,擺在胸前禮貌致意,總算滿足了嘉義樂迷的渴望。
  • 神韻交響樂團2016年9月29日晚間在台中中興堂的演出,吸引眾多政商名流,偕同夫人一起出席的國際獅子會300-C3區前總監許天陞表示,他走遍世界各地,欣賞過無數次音樂會,神韻音樂是唯一讓他心動的演出,「所有交響樂團我都欣賞過,(神韻音樂)是唯一使我感覺到非常心動的。」「神韻交響樂團演出,是世界頂級顛峰之作!」
  • 元自實,元朝末年人,山東人氏。生性質樸魯鈍,不通文墨,以租售田宅為業,家境富裕。有位姓繆的同鄉,得了一個福建的官職,因缺少路費,向元自實借了二百兩銀子。元自實認為同鄉之間交情深厚,理應互相扶持,也不問繆君要借條,便把銀兩如數借給他。
  • 下面的體驗是佛羅里達州邁阿密警官約瑟夫‧ G(Joseph G.)在瀕死體驗研究基金會網站上分享的:「我因注射破傷風針的不良反應去了醫院急診室。在那裡,我被注射了兩針青黴素。打完第二針,我就倒在了地上。突然,我發現自己漂在天花板上,看著房間裡眾人在忙亂。我的身體在輪床上跳躍、晃動。房間裡滿滿的都是人……」
  • 身邊總有許多渴望被愛的女孩,當對方付出一點熱情和溫暖,心地柔軟的女孩便開始談起夢寐以求的戀愛,心甘情願付出自我,包括身體、思想和財產。但過了一段時間,她們忽然發現,對方並不像妳以為的情深意切,而那些曾經擁有的燦爛,已迅速變得無力又蒼白。
  • 須知中華五千載,神傳文明耀乾坤, 拋卻邪黨無神論,敬天信神複本真。
  • 現在很多人都知道一句話:「善待法輪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下面的幾個小故事,告訴你此言不虛。認同「真善忍」的人;支持法輪大法的人;善待大法弟子的人;三退的人;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的人……在生活工作中有危難時,會得到福報,顯示了大法的神奇。下面這些故事,都是真人真事。如果你相信、認同了,你也會得福報。
  • 美國的大學是許多華人學生夢寐以求的求學之地,馬里蘭大學巴爾的摩郡分校英語學院(English Language Institute , ELI)為學生搭建了一個能夠順利讀取本科和求得更高學位的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