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將系列

抗戰中殲敵最多的將軍:戰神薛岳

藍培綱
  人氣: 1896
【字號】    
   標籤: tags:

1946年10月10日,美國總統杜魯門授予一名將軍「自由勳章」,以表彰他在抗日戰爭中的輝煌功績。

可這名將軍不是美國人,是中國人。他在長沙與日軍展開三次會戰,不但三戰全勝,而且殲滅日軍多達27萬餘人,是抗日戰爭中,殲滅日軍最多的將領。

他就是人稱「天爐戰神」的薛岳。

******************************************************************************************

薛岳,原名薛仰岳,字伯陵,1896年生於廣東省樂昌縣九峰鄉的一個農民家庭。其父薛豪漢,為人古道熱腸,每有調解鄉民糾紛和籌措賑款之事,必被請去咨商,協助解決。家境雖不甚寬裕,仍樂善好施,遠近聞名。

薛豪漢非常重視對子女的培養,從小就教育子女要好學上進,和諧有禮。他常教導兒子要立志習武,長大後為中華的復興而奮鬥,並說:「克復漢族,惟武是尚,經生坐譚,無當大局,亟需習戎,以應時變。」

薛仰岳為家中長子,其仰岳之名,是其出生之時正值中日《馬關條約》簽訂的第二年,台灣被迫割讓日本,民族危機空前,遂取名「仰岳」,就是敬仰民族英雄岳飛之意。

立志從軍報國 追剿共軍揚名

12歲時進入黃埔陸軍小學學習軍事教育。在那裏,他初步瞭解了孫中山的革命思想,認識到只有進行國民革命,才能推翻滿清政府的腐朽統治,中華民族才有復興的希望。於是,他認為只是崇敬岳飛尚未足以稱其心意,乃去「仰」字,單名岳,他決心效法岳飛,救國家於危亡,拯黎民於水火。畢業之後,加入了孫中山的同盟會,開始了其軍事生涯。

辛亥革命後,他於1914年入武昌陸軍第二預備學校,畢業再考入保定軍校第6期。在第二次護法運動時。薛岳任大總統警衛團第一營營長。次年6月,陳炯明叛變革命,炮轟越秀樓,圍攻總統府,薛岳率官兵曾冒著槍林彈雨掩護孫夫人宋慶齡女士安全撤離,深得孫中山嘉許。

薛岳於北伐期間起歷任團長、師長、軍長,於北伐後因有感於東方虎視眈眈的日本,便覺得「要先攘外必先安內」便受命追剿紅軍。1934年6月,薛岳任剿共第六路軍總指揮。指揮第六路軍先後攻佔贛南韶源、上岡、壽華山、興國、古龍岡,給紅軍造成了很大損失。10月,又進佔石城,直逼瑞金。共軍連戰失利,不利形勢下,紅軍被迫逃亡。

在1933年10月至1936年2月期間前後兩年多的時間裏,薛岳率部行程兩萬餘里,擊潰了紅軍的絕大部份主力。當時紅軍一路跑,薛岳一路追。於1934年的湘江戰役,交戰五天五夜,紅軍慘敗,原有的8.6萬人打到只剩下3萬人,而主攻者即是薛岳,日後薛岳就成為紅軍最畏懼的將領之一。

抗日戰爭爆發 萬家嶺大捷

1938年9月21日,日軍第106師團長松浦淳六郎中將,意圖進攻萬家嶺欲一舉打通南潯路。面對來勢洶洶的日軍,時任第1兵團總司令的薛岳及時組織第66軍、第74軍、第4軍各2個師,對敵實行合圍,並斷其補給。並在萬家嶺設下口袋防禦,待該師團一頭闖入後,加以包圍殲滅!9月底起,對日軍發起多次進攻,第66軍克石頭嶺,第74軍攻佔長嶺、張古山,雙方爭奪慘烈,陣地一天數次易手。日軍派飛機空運彈藥糧秣救援,又派27師團增援。

10月,第1兵團將敵壓縮在三四平方公裡的3個村子裡,從四面層層包圍,發起猛攻。然後薛岳命各師挑選奮勇隊,採分進合擊戰術,由兩翼圍殲萬家嶺日軍,不顧敵機轟炸,奮勇殺敵。雙方為每一個山頭,都展開了激烈的爭奪戰。扁擔山一役,陣地易手了五次之多。74軍突擊隊更是血戰5小時,於張古山主陣地展開激烈的攻防戰;當日夜間戰鬥進入最高潮,日軍106師團更是自師團長以下全體動員,拼命突圍!日軍至第二日早晨,戰鬥方告一段落。

此役殲敵萬餘人,是抗日戰爭初期的一次重要勝利,亦為抗日戰爭中首次全殲日軍一個師團的戰鬥,戰果猶過於台兒莊。萬家嶺一役獲勝也為武漢撤守爭取了重要的時間。

其後,薛岳將軍及其麾下各部在長沙與日軍長期周旋。

長沙三戰皆捷 抗日功績彪炳

日軍佔領武漢以後,急慾打開通向中國大西南的門戶–長沙,進而直逼重慶。在一九三九年九月至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底這兩年多的時間裡,日軍三次進攻長沙,三次均遭失敗。

第一次長沙保衛戰

一九三九年九月,第十一軍司令官岡村寧次指揮四個師團、二個支隊及海軍、航空兵各一部,共十餘萬人,採用分進合擊的戰術,進攻長沙企圖打通中國西南門戶。岡村寧次想將東路日軍在江西北部的修水一帶,發動側攻,然後轉向西南方,切入湖南東北部;中路軍則是由湖北南部發動攻勢,與江西的日軍會師,在湖南東北部佔領戰略位置。

身為國軍第九戰區代司令長官的薛岳,看準了岡村寧次過於躁進的心理,指揮十五個軍、一個挺進軍,共二十餘萬人,計劃利用山嶽江河有利地形,誘敵深入,分散日軍,將日軍引向江西、湖南的崇山峻嶺,斷絕日軍補給,然後將其包圍。當日軍進入地形極其複雜的幕阜山地區時,國軍採取突擊,並切斷了日軍的補給線。岡村寧次的戰術完全失敗,之後又遇上薛岳主力軍的包圍,損失慘重,不得不退出戰場。

第二次長沙保衛戰

此時阿南惟幾中將剛任日軍第十一軍司令官,他上任後就想一雪前恥,調及全軍六成以上的兵力,準備利用日軍強大的火力優勢,集中兵力於長沙正面,強攻長沙。

一九四一年九月十八日,日軍開始瘋狂攻擊大雲山的國軍,火力空前猛烈,主力直撲長沙外圍。此時薛岳仍然採取誘敵深入的方法,不與日軍強力交戰,只是儘量將日軍引向湖南的崇山峻嶺。

而後將部隊一個接著一個的在長沙外圍與日軍週旋,有力的分散了日軍進攻長沙市區的兵力,增加了堅守長沙的時間。此時日軍正處於被牽著鼻子走的狀態。

第四師團,雖曾一度攻入長沙市區,日軍的第三師團,也曾攻到南方的株州,但在薛岳的佈局之下,日軍由於主力一直受到牽制缺乏足夠的攻城兵力,無法攻佔長沙。

一寸河山一寸血:長沙會戰

http://www.youmaker.com/

不久後,由於日軍第十一軍六成以上的兵力被薛岳部隊拖在長沙外圍,就使第十一軍原來的防地兵力空虛,也致使國軍第六戰區司令官陳誠及時抓住了戰機,他發現駐守宜昌的日軍第十三師團兵力,只剩下三分之二,因此決定調集第六戰區國軍主力,全力強攻宜昌。

九月二十六日,國軍向宜昌發動猛攻,第十三師團長內山英太郎中將見宜昌被國軍四面強攻,而主力部隊又被薛岳牽制住,因此急向阿南以及日本中國派遣軍司令部求救。

而宜昌的戰略地位極其重要,它既可以威脅重慶,又切斷了兩湖糧倉與大後方的聯繫;另一方面攻佔宜昌是日本天王裕仁親自下的作戰命令,假如宜昌被國軍奪回,則對日軍的對華作戰信心將是極大的打擊,一心求表現的阿南惟顧不得長沙城,下令在湖南的日軍立刻全力攻向宜昌。

薛岳及時抓住戰機,將長沙外圍的六個軍同時發動逆襲,同時命令於北岸的第四軍、第二十軍、第五十八軍南渡汨羅江,南北夾擊。日軍第十一軍損失慘重,狼狽逃竄。

第三次長沙保衛戰

第二次長沙會戰之後適值日本東條英機組閣,為行南進政策,遂策動太平洋戰爭。日軍大本營擔心第九戰區國軍南下支援駐港的英軍,因此,命阿南惟幾指揮包括4個師團及航空兵一部共12萬人,向長沙方向發動進攻,另以一部向上高、修水進攻,以牽制國軍,企圖在汨羅江兩岸,殲滅國軍第9戰區主力。

為了這次戰役,薛岳已經檢討了兩次日軍進攻長沙的得失,自創了聞名中外的「天爐戰法」。依薛岳的敘述:天爐戰法是先調遣士兵往四方撤,讓敵人長驅直入。待敵人進來後,再伏擊、誘擊、側擊、尾擊,分段一舉包圍殲滅。一方面消耗敵人體力,一方面打擊敵人。

此時阿南惟幾完全中了薛岳的策略,日軍強襲長沙並於於市區與國軍爆發激烈的巷戰,阿南惟幾眼見先鋒部隊已經進入長沙城內,認為憑自己的主力軍,拿下長沙已是十拿九穩,所以就搶先回報日軍總部,宣布第十一軍已經攻克長沙,這個消息對於兩次長沙之役均失敗的日本而言,當然是立刻發布新聞,並舉國慶祝攻下長沙,洗前大恥。

日軍在長沙陷在巷戰與肉搏戰之中,被國軍切斷了補給,只有靠空投補給品支持,攻勢一旦陷入纏鬥的階段,就對日軍相當的不利,另一方面薛岳於岳麓山中部署的砲兵陣地,更是發揮了極大的殺傷效果,所以日軍的天時地利盡失,只能苦苦支撐,最後阿南下令日空軍動員一切力量支援,再加上第九混成旅團的捨命奔襲,才能使第六師團退出長沙。

而後敗退的日軍在遭到中國軍隊一波又一波的攻勢下,全靠著日本空軍不斷的緊急支援,足足走了八天才得脫困,這是日軍在中國戰場中,遭到最大的敗仗。假如不是中國軍隊為了要策應緬甸作戰,調走了更多的精銳部隊,只要日軍的撤退晚上2天,那麼日軍絕對會在第三次長沙會戰中,發生全師團被完殲的慘敗下場。

此次戰役國軍大獲全勝,諷刺的是日本新聞發布日軍已經攻陷長沙的快報,成了全球的最大笑話,薛岳將軍更是因此得到日軍的「長沙之虎」的封號。薛岳於三次長沙會戰殲滅日軍27萬餘人,是殲滅日軍最多的中國將領。1946年10月10日美國總統杜魯門授予薛岳一枚自由勳章,以表彰他在抗日戰爭中的功績。

三次長沙大捷後,日軍第十一軍對國軍第九戰區完全失去了戰鬥信心,兩年多的時間裏不敢再對長沙發動任何的攻擊。當時雖然國軍的實力遠遜於日軍,但是在薛岳的堅持之下,激發了全軍的抗敵意志進而創造了三次的長沙大捷,為對日抗戰勝利起到了無可估計的作用。

共產黨赤化中國後,薛岳也隨之來台,擔任總統府參軍長以及戰略顧問、光復大陸設計研究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職務。

薛岳將軍以102歲高齡過世,葬於國軍五指山公墓特勳區。他的天爐戰法至今仍被世界各國軍事家奉為陸軍野戰之經典之作。而他仰慕岳飛,改單名為岳的事蹟至今仍被國軍奉為精神教育之典範。

後記──精忠報國 繼承武穆遺風

資深媒體人陳君天在訪問高齡101歲時的薛岳時,他就描述了長沙會戰時的一段故事:

薛岳當時銜命死守長沙,守不住時就往衡山退,以保全實力。個子小但脾氣奇倔的薛岳不服氣:「我老薛一定挺得住!」堅持要與日軍一決勝負。

蔣介石著急地派陳誠與白崇禧調停,乘飛機從重慶到長沙傳達命令:「你如果一定要在長沙打,那就是抗命!」然而薛岳拒絕接受,反罵他們「亡國大夫」,將他們罵回去了。

陳誠與白崇禧還沒有回到重慶,薛岳就打電話過去,請示蔣委員長。

當時蔣介石已經就寢。薛岳就跟宋美齡說:「我就要在長沙打,打敗了我自殺,以謝國人;打贏了算我抗命,你們槍斃我!」宋美齡說:「薛將軍你不要激動。我跟委員長講。」

第二天宋美齡傳話:「伯齡兄啊,委員長講過了,你要有這個信心你就在這裏打,這個時候我們難得有這樣的信心,有這個信心我們為什麼不要呢?你這不是抗命,現在委員會重新再下個命令,配合你。」

薛岳敬仰岳飛,一生以岳飛為榜樣。在訪問結束時,雖已高齡101歲的他仍動筆揮毫「精忠報國」送給採訪小組。

孔子世家贊:「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雖然身處異代,然而薛岳忠勇英烈,其置個人生死於度外,為國家勦共、抗日,救亡圖存的事蹟,體現的不就是岳飛精忠報國的風範嗎?

抗戰歌曲:還我河山

http://www.youmaker.com/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張自忠(1891-1940),號藎忱,出生於山東省臨清縣唐元村,年輕時就讀天津法政學堂,就學期間曾秘密加入同盟會,而後由於國難將至投筆從戎,進入馮玉祥部西北軍,以功累升排,連,營,團長,西北軍校校長等職,曾參加北伐諸戰役。
  • 孫立人(1900年12月8日-1990年11月19日),字撫民,號仲能,安徽廬江金牛鎮人,
    抗日名將。歷任國民政府師、軍長,東北保安副司令長官、國民政府陸軍副總司令、
    總司令、中華民國總統府參軍長。
  • 曾經有不少人說﹐國軍中難道沒有元帥級別的將領來徹底擊潰共匪嗎﹖其實﹐有的是﹐如果沒有劉斐﹑郭汝槐的間諜運作﹐美國的插手﹐可以擊潰共匪的國軍將領多的是。即使有間諜運作﹐ 如果將領配置得當﹐仍然可以擊潰共匪﹐這里就給大家介紹一位在中華衛國戰爭中被美國"時代週刊"記者美譽為“中國的巴頓”﹐被日軍悍將板垣征四郎高度尊重﹐曰﹕“關麟征一個軍應視普通支那軍十個軍”的國軍元帥---武靈關麟征將軍。關麟征將軍是曾經擊敗過幾乎所有的中共匪酋﹐如毛澤東﹑彭德懷﹑林彪﹑徐向前等等﹐被匪酋們稱為“關猛”的國軍著名將領。曾經有人說﹕“如果派關麟征去東北﹐則林彪早已死無葬身之地矣﹗” 只是由於各種原因及國民政府國防部中共間諜劉斐及郭汝槐的運作﹐使得在抗戰勝利以後的勘亂戰爭中關將軍未能一展身手。
  • 前聯勤總司令溫哈熊今天病逝,享壽八十五歲。溫哈熊是抗日名將,也是中國第一位西點軍校畢業生溫應星之後,早年追隨陸軍總司令孫立人將軍,擔任英文參謀,負責與美軍顧問團連絡工作。一九七○年在美國發生的「刺蔣案」,溫哈熊以背護蔣經國身,離開現場,成為蔣經國倚重的將領。
  • 以下重點介紹的就是胡璉將軍的第18軍第11師在鄂西會戰中與日軍大戰石牌要塞時的
    雄姿﹐及抗戰勝利後﹐共匪全面叛亂﹐武裝阻擋國軍接收﹐整編第11師在巨野張風
    集痛殲共匪的故事。
  • “張靈甫”這個名字﹐在中國大陸幾乎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當然這種大名聲並不
    是人們對張靈甫這個抗日名將真的就那麼了解﹐真的就那麼尊重﹐而是恰恰相反﹐
    在中共的刻意反面宣傳下﹐人們對張將軍在抗戰中的英姿反而更加一竅不通﹐腦海
    中是殺妻﹑狂傲﹑孤軍冒進的一系列冷冰冰的假形象。
  • 1961年,中共邪黨為了搞統戰而虛意將廖耀湘進行特赦,還給了他個政協委員的虛頭銜。到了1968年,“文革”正席卷神州,這個國民党的將軍自然在劫難逃。他不像范漢杰、宋希濂等人那樣識時務,而是依然性格耿直,當然沒有他的好果子吃。由于他知道真實的民國歷史,知道抗戰的真相,知道東北剿共的真相,知道中共邪愚弄人民的歷史課本是偽造的,而屢屢將造反派駁的啞口無言。在一次批斗中,廖耀湘更是情緒激動,導致突然間心臟病發作,一代抗日名將,就這樣撒手人寰。

  • 今年是七七抗戰五十週年,半世紀前的盧溝橋事變,國人大多耳熟能詳,但却很少有人知道盧溝橋事誌後的一個月,八月七日在盧溝橋東北察哈爾省長城的一個關隘——南口,曾爆發一場硬仗,應是八年抗戰最早的大戰。
  • (大紀元綜合報導)對日抗戰名將,也就是固守「四行倉庫」,史上有名的「八百壯士」孫元良,亦即知名影星秦漢的父親,5月25日因器官衰竭過世,享壽103歲,家屬昨天低調辦完喪事,遵照遺囑不發訃聞。骨灰目前暫厝林口。僅在報紙刊登半版啟事宣布,將依孫元良遺願,未來選擇適當時機遷葬南京。
  • 【大紀元6月10日訊】(據中廣新聞報導)對日抗戰期間擔任國軍第88師師長,在八一三淞滬戰役期間誓死抵抗,還留下「八百壯士」繼續抗敵的抗日名將孫元良,已經在上個月25號過世,享年一百零三歲,他的遺體已經在昨天火化,骨灰目前暫厝林口,家屬將按照遺願,在未來選擇適當時機遷葬南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