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小商河

杨再兴率敢死队冲进敌阵
袁荣易

《九龙山》杨再兴(杨瑞宇饰演)为草寇,掏翎起霸的动作,又称“蝴蝶霸”。

    人气: 62
【字号】    
   标签: tags:

京剧《小商河》是岳飞攻打到朱仙镇之前,在河南许昌一带发生的一段壮烈战争故事。史载杨再兴,率三百名骑兵为先锋,在小商桥地方突遇金兵十二万,为争取时间他迎向前去冲杀,他杀死将官一百多名,兵卒两千多人,身中箭依旧奋战。因初冬降雪,他急于追上金兀术,催马跃过小商河,马陷淤泥,无法起身被金兵射死。后来张宪大军赶到,击溃金兵。杨再兴尸体火化,骨灰里捡出箭头有两升之多。


《小商河》里的杨再兴,身穿红靠,充满大将威严。张大夏画作,为突显靠绸画成白色(原为红色)。

著名武生李玉声说起《小商河》的传承,此戏由王鸿寿传给他的父亲李洪春。王鸿寿不仅擅长关老爷的戏,同时也精岳老爷(岳飞)的戏,《小商河》就属岳老爷戏的一出。李洪春传给儿子李玉声外,同时还传给王金璐、梁慧超、张世麟等人。可是很不幸,今天此戏的原始演出面貌再也找不回来。

李玉声24岁起,中共禁锢传统戏十六年(1964-1980),等文革过后的1980年,李玉声已届“不惑”之龄,重排《小商河》,竟然衔接不起来。找来同样学过这出戏的伙伴,仍然无法使其圆满,前人所说“曲不离口、拳不离手”还真是这样。李玉声以自己扎的很深的基本功,掌握此戏精神,重起炉灶,只好排演一个新版本。

对比许多在文革前,那些没有扎实功夫,甚或根本都没学好的年轻人,现在也都在演传统戏,对已陌生的传统戏又能演成什么样呢?李洪春在世常说“成为一名好角儿,第一是上乘的传授,第二才是个人艺术造诣。给孩子说戏一定得是(自己)身上没毛病,还得是个唱明白戏的人”。年轻时技巧表面很熟练,可是没能持续演出,不能将戏予以内化,使动作、旋律、唱词合而为一。积淀过程丧失,就不能是个唱明白戏的人。中共禁演传统戏十六年,剥夺了内化过程,原本年轻时熟悉的技巧,到中年以后竟悄然消失无踪。恶毒的中共邪党将优秀传统京剧经脉断裂,然后把不成样子的样板戏、新编戏换上,赖皮充老大。

李玉声演出的《小商河》,主体是起霸、三场边。杨再兴一手拿单枪一手拿马鞭,身穿红靠,热血涛涛,向前迎敌。伴奏场面起“挑子”,幕后一声“嘚!马来呀!”,开始“起霸”以及“头场边”──舞枪、涮马鞭、踢腿转灯。单腿转灯后走个翻身,唱《醉花阴》曲牌,身随腔动,唱到“探虎穴何足计较”,商羊腿前抬,连打三下马鞭,紧接两个翻身,矫健俐落。
“二场边”──走半圈圆场,脚下快得生风,胸前靠绸似是随风摆动,唱《喜迁莺》,最后一个鹞子翻身接转灯回过身来勒马横枪,与金兵开打,打退后耍一套掖枪花转迎面枪花,接打靴底涮枪亮相。


2. 《九龙山》杨再兴(杨瑞宇饰演)占据九龙山为草寇,草寇帽子上插翎子,显示其在野与化外,此为掏翎起霸的动作。

“三场边”──连着三个单腿翻身,接着右手“托天掌”,左手拉枪左商羊腿前抬亮住。然后用枪杆扫去路上的积雪,唱《刮地风》,见金兀术开打,把子真快!打得极严!打退金兀术,杨再兴抛枪接枪,跨步翻身亮相。

最后一场“陷河”──两个翻身扳正腿劈叉,然后“摔叉”,摔叉后李玉声新设计“跳叉”技巧,走一排“跳叉”成为观众叫好的高潮!中箭后拄枪卧下,起来转身还有一串跪蹉步,最后亮“射雁”,摔一个单腿“僵尸”。──武生杨再兴这么全神贯注的表演,观众被感动的久久难以自已。

同一个武生杨再兴,在《九龙山》(又名《镇潭州》)一剧中,不管在造型、动作上与《小商河》又有所不同,两戏做比较,明显看出两戏各自的特色:呈现不同的状态、不同的气氛,演的是两个不可同日而语的杨再兴。早年每一出武戏都有其设计上的巧思,有着丰富的变化。
《九龙山》杨再兴占据九龙山为草寇,草寇的造型:帽子上插翎子、身披狐尾,明白的显示其在野与化外,他武功高却不属于正统人物。后来归顺岳飞,到《小商河》这出戏不再有翎子、狐尾的装饰。身上轻省,显示他端正、忠诚,依旧是红靠,却充满堂堂正正的大将威严,这是装饰理论上所说的少者反为贵。

《小商河》杨再兴单枪匹马的投入战场,绝非鲁莽与好出风头,那是战略的需要;如果把他看成是唐吉诃德,将风车当魔鬼去奋战,救出女主人,那纯是观念造成的幻觉,只是自觉威风。而真正在战场上视敌人如无物,如巨人般的出现在敌人前,让敌人丧胆的勇将,只在战争中看的见,近代如抗日名将张灵甫多次率敢死队冲进敌阵获胜,在台北忠烈祠,张灵甫排名烈士第一人。《小商河》表现战争中的勇气,杨再兴冲入敌阵,杀得金兵大乱,使金兵一见到岳家军就心生畏惧,斗志全无。杨再兴导至大战的胜利,岳飞顺利进入朱仙镇,待要挥军北上,却被十二道金牌召回,以后的事就与战争无关,成了波谲云诡的政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江被发配江州,某日想出门访友,戴宗、李逵不知哪去了,想找新朋友张顺也找不着。他百无聊赖的逛到江边的浔阳楼,径自上去喝酒。酒入愁肠,平生的不如意,全浮了上来。他觉得世界对他不公平,情绪逐渐变的激昂与愤恨,他想血染浔阳江口,做个霸道的黄巢。其实宋江做不出这种事,只是极端挫折下,随着醉意题下两首反诗。等酒醒过来,自己都忘了题诗这件事。
  • 《疯僧扫秦》这出戏的来源很古老,元杂剧孔文卿《东窗事犯》的第二折就是《疯僧扫秦》的前身。经明清艺人传演,到清《缀白裘》五编的《扫秦》所记录下的,已是独立折子戏形式,只是曲子有简省,而口白却增多,但面貌仍大同小异,现在演出都依照缀白裘这个剧本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