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新艺术博览会

【水彩行家】果香.花语.岁痕

会员参展活动系列报导
陈品华

程振文_依偎_42x42cm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程振文水彩展—真情回艺
生命的回溯,从无到有,又渐归于无
创作的情感,由简转烦,又悬望于简
以“真”诚为画笔
以“情”意为颜料
循岁月“回”廊,觅一处自在天地
拈一抹“艺”彩,留页页水彩诗篇。 摘录自草山行馆个展文案

振文的水彩世界
来自他日常生活中熟悉的人事物、平凡的小花草小人物,来自他走过沧桑际遇的印痕、生命点滴的体悟,来自他珍惜家人亲友的支持与温暖,来自他一颗细腻敏锐的心、悲天悯人的情怀,来自他对创作柔韧的坚持、才气纵横却谦冲致和的胸襟,来自他追求形灵合一的理想境地。

展出系列—果香.花语.岁痕

这是振文第三回参展,每回展出都引起广大的回响,因为作品的特殊性及精彩度让人留下深刻印象。记得去年展出老阿嬷慈祥的面容及呵护子女的双手,画面散发的母爱精神感动了在场每个观众,有人当场掉下泪来。振文的画一直以来总是为我们提供一个寻觅心灵原乡的天地,无论是淡雅的油桐花;或是熟果香甜的芬芳;或是时光推移中那个最不起眼的小角落;那个被人遗弃的老木桌;或是斑驳破旧的老墙面;干扁的枯花枯叶枯果,他总是有办法为它们注入新的生命语汇,找到物体存在的意义,更多的是他让人找回了温暖的人性,重新审视重新调整人与天地万物和谐共处的观点。

果香
果香系列展两幅,熟透饱满的香蕉和暗紫色的葡萄,两幅表现方式有别于一般静物画所着重的鲜甜可口,反倒是以一种追念的情愫,恭敬的摆放在老桌上,对大地的恩赐献上感恩,对食物带给我们能量与喜悦满怀感谢。

花语
花语系列的作品是振文记录生命体悟万物造化选用的题材。例如惹人怜爱的油桐花、热情的玫瑰、淡雅出尘的睡莲、瞧一眼就忘不了的浅蓝紫色勿忘我、高贵的牡丹花以及隐匿在苔藓一隅的枯叶等,这一些花草的生命意义,在振文眼中不分高下,恐怕也不输一座森林的份量。
牡丹花的雍容华贵富丽堂皇或许是它的特质,而振文却摆脱这个标签,赋予它强大的生命力,花朵不再以艳丽娇美柔弱摆姿,而是展现花中之王应有的高度与气度,这是振文了不起的地方,他总能寓哲理于这些他心仪的花草果实中,以一种近于物我两忘的禅境,供我们细读他所思所感所绘的心灵世界。很荣幸,我有机缘来共享他心中的感动。

程振文_依偎_42x42cm
程振文_依偎_42x42cm

“依偎”一作让人惊艳,红色几乎占满画幅一半以上,两朵红玫瑰加上红木桌红背景,然而却闻不到燥灼的火气,有的只是依偎的暖度与自在。

岁痕
岁痕主题是振文创作中非常重要的题材内容。举凡有岁月痕迹的物品他总是给予关照疼惜。面对历经风霜的长者,振文能从满是皱纹的脸上手上读出他们走过的生命轨迹,并成为自己创作力量的来源。他会想画【台湾的母亲】系列应源自对母亲恩慈的感念,“台北阿嬷”“原住民阿嬷”两幅精彩无比的画作便是这样延伸而来的作品。当中真实人物背后那段坚笃强韧的人生故事;勤俭持家的风范,他都一一细心的记录下来,供后人传颂那个时代母亲的伟大。

 程振文_台湾的母亲-原住民阿嬷_56x76cm__2013
程振文_台湾的母亲-原住民阿嬷_56x76cm__2013

“秋收的阳光-南埔农民”作品是振文表达对农民的崇敬,歌颂农民认命知足、勤奋务农、敬天爱地的精神。他说之所以想画这个阿伯,是看到他虽然做粗活很辛苦,收入又微薄但仍然乐天开朗,是那个笑容感动了他。

程振文_秋收的阳光-南埔农民75x105cm_水彩_2013
程振文_秋收的阳光-南埔农民75x105cm_水彩_2013

“农忙”作品是振文享受到农民辛勤耕作种出的香Q米饭及蕃薯等蔬果后,想藉由描绘那双因劳动变粗糙的手来传达他心中的感谢。我摘录他叙述的其中两段话:
《阿爸的双手》不管是习惯或是责任,为了家….为了生活,阿爸的双手总是忙着不停!……一双手,刻下一道道对家人永远的爱与坚持!是一道道温暖的岁痕!
人物画虽是无声的语言,但它散发人性的光辉与生命的价值,很容易引起观赏者的共鸣,我想这是作品真正的灵魂所在。

(图文由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张明祺水彩展—光影的转角 作品以大自然为师,生活体验入画,要创作自然而不抄袭自然,强调韵律节奏,有主有宾,统一中有变化。 王文琮水彩展—情寄旷野 光影色彩幻化交织的绮丽世界,引领我的悸动,恣意泼洒在画纸上,大地苍茫中,拥抱一份人文的关注,最能撩动人们的心弦。
  • 百年来水彩可以他特有的文化性、方便性与经济性在台湾成为最受喜爱的媒材之一,如果能藉由教育的更普及、创作水准的再提升而让水彩艺术成为深耕于民众的“国民艺术”,应该是我们当前最重要的课题。
  • 台湾水彩画因日治时期石川钦一郎(1871-1945)的提倡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其后更培养出第一代的水彩画家,如倪蒋怀(1894-1942)、蓝荫鼎(1903-1979)、李泽藩(1907-1989)等。石川钦一郎将西方写生观念引入,借给这批年轻画家一副重新观看台湾风土的眼镜,形成一股“以自然为师”、“对景写生”的全新美学观与自然观,使台湾风景题材与西方绘画表现方式接轨。
  • 这里除了有植物种类的展示之外,创园之初有计划的约束参观人数和时间造就园区的生态特色,成为台湾最佳典范,在这里写生成为我的最爱之一...
  • 一幅看起来不够精彩的画 ,如果能想出问题所在,它就一定可以修改,只是,一幅改过的水彩难免要失去一些干净度,必须十分小心才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