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于焉开始(下)

“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题记,作者:夏祷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 ,

现代人物画像的抛物缐

穿越整个二十世纪,现代人物画像分崩离析。

从印象派、后印象派画家笔下紧张变形,或是化为无数微小彩点的人物到现代雕刻家贾克梅蒂(Alberto Giacometti,1901-1966)的“微小化”抽象人物雕塑,一条现代人物画的抛物缐呼之成形。历经了科学革命、工业革命,人类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天翻地覆。随之而来的,是人对于自身生命认知的一百八十度转变。

达尔文被大加挞伐的进化论假说逐渐被主流社会承认,人们相信自己从猿猴进化而来,死后归于尘土。对于自身的生命,人类抵达了一种无以名状的,悲惨的解释。

这意识变革在三百年之间逐渐完成。进入二十世纪,人类已俨然是另一物种。这最新品种的“万物之灵”为自己留下了什么画像?

被解构的人

人们不会忘记第一次看见悬挂在纽约现代美术馆(MOMA)壁上,巨大的普普画像的感受。人脸分解成黄红色块上下相叠,成为可有可无,无限复制的一个物件(object)。

到了杜布菲(Jean Dubuffet, 1901-1985)笔下,古典画像中坚实的人物化解为支离破碎的喷墨颜料,痉挛式的“非人物画像”已成为一种自我荼毒。在人的自我解构中有一种自暴自弃,直到人变成漂泊失所,不知道自己为何物的生灵。借用后现代的一个术语:随着人的生命意义的被解构,人物画像土崩瓦解。

从这里下去,现代人像画充满了虚无和一种难以名之的魔性。二十一世纪超写实主义绘画中,带有恐怖和死亡气息的所谓“人物”画像与古典绘画中栩栩如生的人物如同两个绝缘的世界。站立在这样的画作面前,身体直接产生强烈的反应,对人的伤害不可低估。

同时,在世界上唯一幸存的文明古国:中国,人物画像出现了值得留意的变种。在苏富比拍卖会上叫价比天高的当代中国画家系列人物画像呈现了现代中国人五官阙如,陷入绝境的面貌。与西方超写实主义遥相呼应,这一群变形人展示了现代人物画另一悲恸的面向。

到了这里,现代人物画像的演变已告完成。在艺术中,人的演变、解构已告完成。

重寻人的形象

2008年,“新唐人”举办第一届面向华人的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在早已把基本功,把传统写实抛弃沟渠的当代艺术界,为什么重提写实?更重要的,为什么是人物画像?回答了这些问题,我们也就回答了这一当代艺术事件的深刻意义。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座文明废墟中。我们凝望电影院、美术馆院墙上荒凉的人脸,怀疑自己血液的温度是否已下降至危险的零度。如果为生病了的文明把脉,现代绘画是我们病入膏肓的一个征兆。连带着其所创造的文明废墟和惨烈的集体自画像,人类向深渊坠落。

在这时,“新唐人”举办了与现代艺术逆向而行的人物写实油画大赛。以一种种起死回生的迫切感,油画大赛召唤画家再度把活生生的“人”放回我们倾颓的视平缐上。

三百年来,人类的意识变革已生出极端异化的人的形象。对于首届大赛得奖人如冰,现代抽象绘画是“对人的情感的浪费,对人的情感的伤害。”她所体会到的迷茫是现代艺术,也是今天人类集体情境上好的注脚。在这时,大赛把正统“写实”放回艺术界。大赛要求画家把被遗忘了太久的、人类生命广大而神圣的背景放回来。一并放回来的,是人之所以为人,以天穹、以神为尺度的德行。是古典美学奉为圭臬的,永恒的美与善,是对于“真”的无尽探求。

对于属于全体人类的真实,我们有了什么全新的体悟?

艺术是自然的儿女

为了让“人”回到我们的视野,我们得学会如何去看。看见人的枷锁。看见人在大地上颠沛流离的生活。

1837年,出身农人的米勒(Jean-François Millet,1814-1875)离开海边的农村,来到了巴黎,在学院派画家德拉罗什(Hippolyte-Paul Delaroche, 1797 –1856)工作室中学画。两年后,米勒离开画室,在罗浮宫临摹,直接师法古典大师。十年后,他离开巴黎,来到枫丹白露森林边上的巴比松村庄,师法大自然。

米勒是一个观看的伟大的实践者。每天他耕作后在森林里、田野间用力观看(“观看,真正的观看,是一种理解”──米勒),把所看见的刻印在记忆中,然后回到他昏暗狭小、画布时常从画架上滑落的地下画室,一笔一笔把记忆中的田园、农人、天穹、牧羊人画出来。

这如抽丝剥茧一般的绘画方式创造了犹如进入微观世界的、米勒不同凡响的画作。和看许多著名的绘画不同,来到米勒原作(如《晚祷》、《牧羊女》、《牧羊人呼唤羊群》)前的经验时常是惊心动魄,叫人久久难忘的。

米勒《牧羊女》
米勒《牧羊女》

经由这耗费心血的观看,画家看见了真实的人。看见了他或她衣服上的皱褶,脸上的霜雪。在米勒更贴近真实人物的不堪负荷、劳动的身体中,我们看见了人内在燃烧的生命。看见了一个农人把身子倚在锄把上,困兽一般的疲惫,也看到了人生存的大背景──沉默无语的大自然。

在今天,如何观看和我们一起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们?如何看见他们的盼望和深沉的绝望?如何看见他们挣扎在这末日深渊中,努力自救?这些和我们共负一轭的人,我们看见了他们吗?而根据米勒,真正的看见是一种理解。

米勒笔下皈依于大地苍穹的人物,或许,能带给我们回归正统艺术的灵感,并领引我们把人类生存的大背景放回来。

算总账的时刻

历经了一百多年变异史的现代艺术正面临一场蜕变,逆势而升。我们生活在人类艺术逆向而升之前的神奇时刻。

进入新世纪,在文明的废墟中,年轻艺术家们坐下来思考艺术的前途。同时,在世界各地,画家们拿起笔,把沉默的静物、风景一笔一笔呈现。在这些画家的画布上,真实、纯净,无可替代的真实再度回来。在当代艺术史中,这一回归被称作写实主义的反扑。正式向这些回归写实的画家,“新唐人”油画大赛提出了及时的邀请。而万物之灵:人,是所有事物中最难描绘的,油画大赛以人物画为主题,正是写实技巧最好的试金石。

La Vierge aux Anges (天使之歌),威廉‧布格罗1881作,帆布油画。
La Vierge aux Anges (天使之歌),威廉‧布格罗1881作,帆布油画。

一整个时代创造的艺术可以从根部改变人类。看着支离破碎的现代人物画像长大的人和看着顾恺之、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的人物画像长大的人将生出截然不同的心景。这是千年来艺术对人类的情感教育。

今天,是我们结总账的时候了。

伟大的必然

今年的大赛不同往年。大赛邀请全世界各民族优秀的画家参加这艺术盛事,再度把他们的视线、画笔调转向“人”。在我们这个时代,这是一件无与伦比的事件。

描绘不同肤色、发色的人物画像充满了无穷的可能。如何呈现这世上生活的七十亿人?我们将选择谁?他们在做什么?人的力量、情感南辕北辙。同样的,“真实”本身的深浅也南辕北辙。人物写实油画这一题材的涵盖面之广,本身就是对我们自身生命深浅,视野深浅的一种挑战和叩问。

这也正是“新唐人”绘画大赛有趣的地方。你要如何洗去现代绘画的阴影,在画布上投下一柱恒定的,美善的光源?你要如何从无限的可能中提炼出一个伟大的必然?也就是说,你要如何通过你娴熟的画笔呈现“人”?在整体人类的命运中,他们扮演了什么角色?你是否看见了他们内心源源不绝的,来自生命源头的力量?

“要让人看见要不是因为你,人们将永远无法看见的事物。”(布列松)在这危险的时代,你看见了谁?为什么你挥起你的画笔,决定让全世界看见她?对于人,对于人的生命,你有了什么全新的理解?你将把他们放在哪一座地平缐上?是否,你将把他放置在人类失去了许久的天地之中,还给她最广大的生存背景,和那如水一般浩大的光?你是否有足够的勇气,把神的形象一起放回来?

“是否我们将重拾想像力,让死去了的艺术语言复活,再现人类文明的真实意涵?是否,我们能够把宇宙纳入咫尺的画布,寻回那被遗忘了太久的,艺术的真理?”大赛评委主席,著名雕刻家张昆仑这样问参赛者。横跨荆棘丛生的现代艺术,我们将创造出什么样的写实风格,把生命还给画布上的人,让他活转过来,从画布上走向我们?

米开朗基罗《大审判》局部
米开朗基罗《大审判》局部

在这人类浴火重生的时刻,艺术正在经历一场自我挽救的工程。从濒于绝境的艺术中,我们提炼出全新的人的形象,为我们的生命留下证言,并起誓:从这全新的起点,人类开始了全新的未来。

未来于焉开始。The Future Now Begins.

做为大赛的主办者,“新唐人”的视野高远雄阔。2007年起,从艺术到生活,“新唐人”推动的世界性系列大赛有如一场新世纪的文艺复兴,把人引领回正统艺术,引领回真正的生活。穿越数千年的文明板荡,一场甘霖从天而降,开始了从内到外的大洗涤。

在这大洗涤之后,真实的生活即将开始。人类全面向正统回归。那时,全新的人将出现在地平缐上。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正是为这全新的人开创的,全新的艺术。

2014年第四届“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即日起接受报名,8月31日截止收件。大赛将于12月于纽约举办颁奖典礼,获奖作品并将在纽约盛大展出。

报名及详情请见http://oilpainting.ntdtv.com/ct/regulation/

责任编辑:周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由新唐人亚太电视台举办的“儿少杯音乐大赛”,23日在新竹市教育大学音乐系音乐厅举行。今年新竹出赛共有83位选手报名参赛。报名者来自桃竹苗居多,最远来自云林茑松国中。比赛分少年组、儿童组,参赛者取得入围后可参加10月18日在新北市功学社举行的全国总决赛。 新唐人荣誉董事长张瑞兰、新竹市教育大学校长陈惠邦、音乐系副教授杨布光特别到场为参赛者加油打气并同时颁发优秀及入围者奖状。
  • 古雅仁“谧静”油画创作展,8月12日至9月14日起在西螺延平老街文化馆展出。作者利用其擅长及喜爱的古典技法,将静物的原貌透过心灵内在的激荡,让平凡的静物转化成不平凡的创作,作品相当耐人寻味,喜爱美术创作的云林乡亲,请勿错过这场美的飨宴,感受艺术中丰富而美丽的生命气息。
  • (大纪元记者霄凌美国亚特兰大综合报导)几十年来,前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以他的治国之道、军事思想、以及演讲而闻名世界。但丘吉尔也为世人称道的,是他的油画。丘吉尔对艺术极富热情。与威士忌跟雪茄一样,艺术帮他缓解作为领导人的压力,应对艰难而混乱的英国政治以及全球的战争危机。
  • 桃园艺文设施管理中心,今年暑假邀请到监察委员赵昌平先生展出他近5年来的油画作品。即日起展出到8月7日,在桃园展演中心一楼展场展出,欢迎大家一同体验由赵昌平委员所勾勒出来的喜悦与满足的心境。
  • 1905年,荷兰人华士‧胡博的两幅截然不同的清朝慈禧太后油画肖像,留下了百年不解之谜:哪个慈禧更真实?
  • 台南市政府今天表示,南新国中学生蔡睿霖以孔庙为景的油画,入选美国圣荷西市街头画展,且获得展示,有效行销台南古都。
  • 金门古宁头战史馆内的13幅大型油画,经历30年,国家公园管理处聘请专家检修其中一幅“蒋公与胡琏将军”,预计9月完成。
  • 昨(19日)下午,马伊琍在微博晒出自己画的第一幅油画:小尺幅的静物画中,五只鸭梨造型颇为立体,对比旁边的实景照片,色调更显通透亮丽,表明了作画者的心境。[[2]]
  • (大纪元记者林宝云台湾新竹报导)中华民国油画创作协会经典全国巡回展,14日下午2点在新竹县明新科技大学艺文中心举行开幕茶会暨油画讲座。参与这场盛会的有明新科技大学董事长张绍钧,人文社会学院院长朱言明、艺文中心主任范嘉莉、校友总会副总会长郑永裕、新竹市议员田雅芳、校友会杰出校友、协会会员及来自各界的艺术爱好者。
  • 日的一连串公民运动激荡下,台湾政界的气氛似乎似乎有些低迷。然而在5月3日(六)下午3时国父纪念馆内的逸仙艺廊内,许多官员政要难得放松了心情,参加了“晴天艺彩”三人画展的开幕式。原来画家不是等闲之辈,正是监察院副院长、监察委员赵昌平以及曾任监察院油画老师的旅加画家刘长富先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