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点播
我不能筑巢住在皇宫里,但请允许我在愿意的时候来这里,那样到了傍晚,我就在窗户边的树枝上为您歌唱,您会高兴,也会沉思!我会歌唱幸福的人,也会歌唱那些受苦的人们!我会歌唱您身边隐藏着的善与恶。
它的歌声美妙动听,就连那个贫穷的渔夫,虽然他有很多事情要去忙碌,但当他在夜晚去那里收渔网,听到夜莺唱歌时,他都会躺下静静地倾听它的歌。
鲁班教子可说是有理有节,他极有耐心地等待了一个时期,然后选取适当的时机加以教育。该抓紧的时候,便丝毫不肯放松,因此才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李晟性格嫉恶如仇,治军尤为严明。他对部下的每一件小功劳,都能牢记不忘,随时说出哪一个有什么功劳,哪一个有什么能耐。即使是地位低下的奴仆,只要有小善,他也必定记下其姓名。
岳飞坚决辞谢说:“为国家效劳,是我们父子份内的事。如果这样受封,岳云就有可能居军功而沾沾自喜,那我也就难以率领部将了,这实在是有害于国家啊!”
谢玄的成长,和他叔父谢安对他的教育很有关系。谢家是世家,故谢安的教育方法,也明显地带有世家的特点。他对谢家子弟从不肯采用疾言厉色,或是直接指责的方式,而是显得极其委婉。
传明人仿仇英的《汉宫乞巧图》(公有领域)
七夕神话故事凄美动人,亘古不衰,星空浩瀚,银河浩渺,天上的牵牛、织女二星宿被人间谱成了人格化的爱情故事代代传诵。
这是一个阿拉伯的传说:有两个朋友在沙漠里旅行......
他对父亲说,他已经给老虎当伥了。他明天就领着老虎到村里来,应该在偏西的路上赶快修一个陷阱。
这人便吩咐仆人把蜡烛点着,渐渐地蜡烛燃得越来越低,他便吩咐仆人:“举烛”。嘴里这么说着,无意中,却把这两个字“举烛”,也写在了信中。
隐娘十岁那年,有位比丘尼来化缘,看见在门口玩耍的隐娘,十分喜爱,便向聂锋要求:“大将军,我想讨您这个女儿来传授功夫,希望您能答应。”没想到聂锋大发雷霆,比丘尼见聂锋不肯,只留下一句话就离开,这句话让聂锋很担心,她说:“就算将军把女儿锁在铁柜,她终究会被我带走的。”
人是从哪儿来的?谁是人类的母亲?让我们从女娲造人的故事里找到答案.....
溪水里的水滴望着彩虹,被这宇宙的光辉感染了,心中赞叹:“太阳真是伟大,他使彩虹里的水滴折射出这样美丽的光彩!”......
为三个女儿劳累了一辈子的妈妈病倒了。已经出嫁的女儿们听到消息后是什么反映呢?请听“三个女儿的故事”。
小猴想种果树,他忙着种啊种啊,最后他吃到了他自己种的果子了吗?
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最喜欢听各式各样的故事,例如:寓言故事、童话故事……我几乎照单全收,听得津津有味。这些故事有的好笑、有的感人,但都能在不知不觉中,带给我一些生活上的启发和感受。
中华民族的祖先是谁?何时为古代史上的大发明时代?金龙是怎样来接黄帝升天的...
元宵节又叫灯节,也是道教称为天官赐福的上元节,敬神驱魔,祈求光明,保平安吉祥。猴年灯会自然以左执金箍棒、右托仙蟠桃、脚蹬斤斗云、身穿金铠甲的齐天大圣为主角,天下第一猴——孙悟空就是猴年的象征。孙悟空一路除妖降魔、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护送唐僧西天取经并修成佛的故事,不仅妇孺皆知、耳熟能详,而且雅俗共赏、深入骨髓。孙悟空是超级国民英雄,是机智勇敢、乐观向上、富有正义感、神通广大的化身。
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公主为什么不出闺房呢?丑公主如何变成天仙啦?原来面善,面恶与人心善恶有关...
我们应该交什么样的朋友呢?怎么样才能交到许多好朋友呢?请听故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知足吗? 一只麻雀飞到树枝上,落在一只蝉的背后,伸长了脖子,正当啄食之际,听着蝉鸣依旧清脆,忍不住缩回了喙子,唤著那只蝉,转过身来,那蝉儿竟然不识天敌,天真地问著麻雀啥事......
有一个人在外经商多年,赚到了许多金币,决定要回家了。但回家的路并不好走,因为途中要穿越一片很危险的沙漠......
有一个爱花成痴的国王,不惜耗费国产,千方百计地搜购各种名贵的奇花异草......
老锁匠老了,但是手艺越来越精湛,为了不让他的技艺失传,他挑中了两个年轻人......
一天,老魔鬼看见人间是如此的安逸,便派了一个小魔鬼去扰乱一个勤于耕作的农夫......
前在某个动物园里,有一群被困的狮子,它们来自广阔的非洲平原,习惯了自由自在的野外生活,笼子里的生活,经常使它们抑郁抓狂,只有每次在疲惫后的睡梦中,它们才能看到那个久违的家园。
老人临终时告诉他的两个儿子,要他们去找太阳公公,若找到了太阳公公就会找到幸福......
子贡问于孔子曰:“敢问君子贵玉而贱珉,何也?为玉之寡而珉之多欤?”孔子曰:“非为玉之寡,故贵之;珉之多,故贱之。夫昔者君子比德于玉,温润而泽,仁也;缜密以栗,智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坠,礼也;叩之其声清越而长,其终则诎然乐矣,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达,信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见于山川,地也;珪璋特达,德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诗》云:‘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故君子贵之也。”——《孔子家语·问玉第三十六》
李谦,尝值岁歉,出粟千石以贷乡人。明年又歉,人无以偿,谦即对众焚券。明年大熟,人争偿之,一无所受。明年又大歉,复竭家财,设粥以济;死者复为瘗之。或曰:‘子阴德大矣!’谦曰:‘阴德犹耳鸣,己自知之,人无知者。今子已知,何足为德?’谦寿至百岁,子孙多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