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鼠日記(56)

大陸讀者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哈爾濱市第一看守所

———2008年10月16日———

書裡的內容實在非常的無聊,加上反復一遍一遍地磨豆腐,加上我不是一個愛學習的人,我常常對天長舒一口氣,「大傻」看見了還過來嘲笑我:「你好好學這些知識吧,中國這麼好就靠這些,夠你學一輩子的了!」我說:「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江澤民的三代表和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都不是有用的知識,表面看起來他們的思想風馬牛不相及,其實他們遵循的都是共產黨的原則,他們走的都是獨裁暴政的路子,那是一脈相承過去時代的原教旨主義。」

我的話又惹惱了「大傻」他指著我罵道:「你這個熊鼻樣,共產黨就應該把你整死!」「老公」及手下也都過來幫腔,指著我鼻子問:「你說這書裡有什麼問題?」

我也一時來氣,搶白道:「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鄧小平的六四、江澤民的鎮壓法輪功、胡錦濤的鎮壓西藏,這些都是共產黨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共產黨是把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他們騙不了我,可是能夠騙得了你,因為我已經知道了它的虛偽、狡詐、墮落、瘋狂、骯髒、卑鄙、荒淫和無恥。」

大家圍著我展開語言攻擊,「梁子」問我:「沒有共產黨哪來的新中國啊,不是改革開放哪來的好生活啊?」

我告訴他:「你說反了,沒有共產黨,我們才有好的生活。不經人民選舉的政權是不合法的政府,中國人民養活著最龐大的官僚集團,共產黨附著在每一個人身上吸血,這個吸取社會財富的附體指揮著人去幹壞事,幹了一輩子壞事還覺得不夠,幹的壞事越多越能得到共產黨的認可。」

「禿鷹」說:「毛澤東是幾千年的一個英明領袖,過去的皇帝誰影響龍椅的穩定就得全部殺掉,你懂什麼叫打江山易保江山難,一到了太平盛世誰都想當皇帝,一有風吹草動就得敢於殺一批人。」

我說:「有一個《聖經啟示錄》你看過沒有,裡面有一個擅於製造事件和欺騙人們的獸,所有打上獸記的人都將在最後的審判中處於萬劫不復的境地,永遠在地獄中沉淪。共產黨奪取政權是靠著用土地誘惑農民,用自由誘惑知識分子,用保家衛國誘惑軍人,這樣惡劣的行騙手段有什麼好炫耀的,共產黨的出現就是一個不講秩序、不講理性的結果,歷史無論如何粉飾,到頭來都將被剝蝕得乾乾淨淨。」

「禿鷹」說:「台灣才多少人啊,那還不好管理,國民黨跟共產黨一樣獨裁腐敗,換了誰都一個樣。」

我說:「中國過去說得民心者得天下,國民黨在台灣遲遲沒有走完軍政、訓政和憲政的完整道路,就是因為共產革命造成的國家領土分裂,造成對民族民主自由部分的生態惡化。」

「梁子」說:「能騙也是本事,人家太子黨都是會陰謀、有腦子的人,你連人家一個腳趾甲都不如。」

我說:「政治的事業都得講道德,古人講:政者,正也。被共產黨認可的先決條件是善惡顛倒,一個人的邪惡必須與這個體制產生共振,這種人無所事事對社會的傷害反而小些,而一旦大有作為則會對社會遺患無窮。」

「梁子」說:「如今的生活總比解放前好吧?」

我說:「古人講:道不昌,富且貴焉,恥也。現在比解放前貧富相差還要懸殊,生活相對降低就是離以人為本越落越遠,這才是與時俱進的科學比較。中國百分之九十多的錢在4%的紅色貴族手裡,其他的有錢人也都是欺壓百姓、魚肉鄉里的暴發戶。」

「梁子」說:「我們的日子過得比以前幸福了?」

我說:「幸福是人的內心對真實存在意義的感知,只有通過辛勤付出才會產生健全人格的幸福感,等到我們有了一個自由、正義、誠信、廉潔的社會,才有可能構建中國人的幸福生活。我工作過的保險、奶品、飼料、印刷、票務、直銷、醫療器械、網路推廣、圖書銷售、汽車裝飾等行業遵循的都是共產黨違法悖道的機制,更何況官員、公務員、教師、醫生等以掠奪為基本機制的行業,巧取豪奪的和遭遇不公的都不會有踏實感,沒有一個社會公正的環境,沒有一個和諧溫馨的環境,沒有一個社會福利的環境,何以談及中國人的幸福感!」

在這裡說話,幾乎不需要虛偽的掩飾,他的言不由衷出於早已深入骨髓的詭秘,體制給人的心理造成的隱患何其大焉。梁子實在跟我沒有共同的語言,找別人窮侃去了。我也因為說話太多,腦子開始發暈。

我從社會主義經濟改造,寫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又寫到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在到社會主義科學發展觀,手腕子寫僵了,眼睛寫花了,一大摞筆記本子在逐漸減少。「胖坨坨」說考考我的學習效果,只給我看了他的起訴書的第一頁,讓我給說案子是怎麼回事,其實,他們的司法實踐知識並不比任何一位律師和法官少。

我推翻了他為自己辯護的所有說法,我說你的問題是每個證據沒有切實的依據,證據之間也缺少確切的關聯,就是根本沒有形成一個法定的證據鏈,他又開始默默道道地問:「在法官不聽我的辯護,你看我怎麼說行?」他瘦得只剩下一副如同標本的骨架,嘴裡幾顆黑牙蕩浪著,完全像一個老毒販。

我對他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新來的「小皮」幫我用線打鬍子,他給我留了一個東條英機的小鬍,我被氣得青筋暴跳,這不是剃反革命陰陽頭的時代了,但是從今天起開始佈置我的政治任務
  • 她邊說邊收拾稿紙,我趕緊搶白:「我還有一件事沒說,所有的審訊記錄我都沒看過?」女人連眼皮都沒抬,她拿給我那張記錄紙:「我這個給你簽字!」我簡單地看了一下,她記錄得更簡單
  • 我繼續搶話說:「我現在生命危險,能不能幫我向上反應?」她漫不經心地翻弄了一下稿紙,給了一個專業的回絕:「你能拿出證據嗎?!」
  • 隨著高跟鞋「篤篤篤」的離去,我還在嘟囔:「讓王大夫先給我點外用藥唄!」我似乎是跟所有人在哀求這件事。此時,我的自尊、我的自信都化為了烏有。我想這是多麼渺茫的事情啊
  • 賈坤和「禿鷹」過來跟大傻談話,說清楚是因為我的事情造成的號裡鹹菜短缺,大家在這件事情上都得出力,以犧牲少部分人的利益換取多數人的利益
  • 我聽著這些宗教式的畸形的成功觀無言以對,還有人給我講過類似的課程,那個小子家住肇東,本人不學無術,整日吊兒郎當,憑藉其父輩共產黨官員的身份,每天都大肆盜取石油
  • 這裡都是精明人,把自己的東西管得分毫不差,看著眼前這些東西,我也很發愁,這些東西怎麼分呢,本來就是我的,怎麼應該給他們呢,不給呢還得挨打,給呢一個也不能少。
  • 我說話一直故意壓低了聲量,怕被語音監控聽到。但是還是被他們發現,不長時間之後,「610」就來了,他對賈坤說:「以後不讓他亂說話,粥給稀稀的,餓不死就行。」
  • 因為腦子不好使,我經常挨揍,賈坤沒事考我:「你說這個社會圍繞誰轉?」我搖搖頭,「梁子」在旁邊幫我回答:「員警。」
  • 「金寶」的老婆是財政廳的公務員,他本人開公司給別人開假發票,十幾年間積累的案值過億,是其中一個公司出事連帶翻了船。他僅僅被判了八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