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鼠日記(37)

大陸讀者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哈爾濱市第一看守所

———2008年9月16日———

管教喊我名字的時候,他們替我大聲回答監號,區看管教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不許對外亂說!」我就懵懵懂懂地往外走,等我出了門才知道不是提審,我再次見到張警官和一位外形似地缸的老警官,他們的表情讓我疑惑,我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我的命運像一隻斷了線的風箏。

我被押上車出了看守所大門,外面很冷,但是比屋裡暖和多了。看守所的窗子都二十四小時開著,我們都被凍得蜷成一團。我只穿了一套品質很差的線衣褲,那是母親在看守所銷售店買的。我原來的衣服被馬太平留下,現在我都麻木了,根本顧不上這些了,活著最重要。

見了我的面,張警官嚇了一跳,我瘦了很多,那個老警官一臉怨氣,問張警官:「這是往哪送啊?」張警官答:「送精神病院的。」

一路上我不停地往外瞅,感覺自己再一次回到了人間。車子進了市看守所的大院,大牆內外人很多,就是沒看到一個穿警服的。辦事的員警喝令我蹲在地上,正好趕上檢察院給我送《委託辯護人通知書》的進來,我再晚來一步就錯過了,當時想讓家人知道我的位置,就在上面寫了家裡的電話,他們根本沒有通知我的家人,母親堅持著找到我,才有了我今天的安全。

我被安排到所裡檢查身體,那間雜亂的房間裡除了女人的打情罵俏,什麼醫療設備都沒看到。等了許久,一位老大夫進來,聽了心音,測了血壓,問我:「你自己感覺怎麼樣?」「還行吧。」我滿不在乎。

他轉向張警官:「不能收,都這樣了,死了怎麼辦。」我第一次聽說我的心臟有問題,確實感到自己心跳有時狂有時靜,時不時出現像針扎一樣的痛。張警官應付著:「沒啥毛病,他身體好著呢!」老大夫很有經驗地答:「看他那臉色,就知道了。」

他們避開我的視線,我在靜靜地等待結果,緩解一下在陰冷而潮濕囚室的感受。

我又被押上了車子,在兩個員警的咒駡聲中,我更加為自己擔憂,張警官說:「媽的,我昨天還在阿城蹲點,就為了送走他才回來的。」

車子到了公安醫院,我蹲在走廊裡,每到一個屋張警官都跟過去的同事聊天,我就按照指令行事。心電檢查的護士鼓搗了半天,張警官才出來鑽進車子,手中的一張單據在我眼前晃了一下,我知道存款裡少了二百元特診費。

等我們再次走進鐵門,很快就帶我到了三樓的監室,這層值班的管教姓刁,張警官在他的耳邊耳語了一陣,他問我:「你怎麼什麼都沒帶呢,不知道這裡面的規矩嗎!」

我的臉轉向張警官:「給我留下買被褥和生活用品的錢,可以嗎?」他留了二百元走了,刁管教坐在我面前,當時已經是下午三點了,我一整天沒吃沒喝,他還在說:「我給你要下來的錢,要不是我愣扣下這些,你的錢就都沒了,你明白不明白!」

他挺著一個大肚子,扣子都繫不住。我的肚子更加饑餓,已經聽不清他正在說些什麼,好像在說我這人不懂事,像我這種人精神上都有障礙,叫我以後注意不許跟犯人討論什麼事。

我已經變得十分的麻木,他等了一會,見我沒有任何反應,就把我送到了最近處的301。當一隻腳邁入鐵門後,一個小子過來翻查我,又跑到坐班那裡,扶著睡午覺的坐班側臥過來。

借著這個機會,我的眼睛巡視了一圈,牆上貼著嚴打的佈告,兩側是東北大炕式的通鋪,屋子中間是一條很窄的過道,一些戴著手銬腳鐐的人在昏暗的陰影裡晃動,這裡好像是十八層的地獄。

「什麼事進來的?」坐班的問話嚇了我一跳。

我答:「煽動顛覆罪。」

坐班:「顛覆什麼?」

我答:「煽動顛覆共產黨。」

坐班:「還有這個罪呢,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我答:「公安七處,鴨子圈。」

坐班:「你知道三大刑?」

我答:「本來我就沒犯法!」

坐班臉上異常興奮:「哈哈,到這來的還想著出去啊!」

我還在說著:「不是我要來的,是他們無緣無故把我抓進來的。」

坐班對扶他的小子說:「給他洗個澡!」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個人是生活在文化、傳統和民族之中的,當這三者都毀滅之後,制度就安排了人的命運。人必須在真實中找到意義,而且必須在意義中生存,沒有基本的尊嚴就沒有了生存的意義。
  • 我盼著張警官的提審,犯人可能都像我一樣,生怕被員警忘記了,長期放到這裡沒人管。這個法律體系總是要求嫌疑人自證清白,很多犯人沒有和家人聯繫上,那麼誰來協助這些人排除嫌疑呢。
  • 現代社會沒有這種帶有階級低賤位置的群體,中國農民是共產黨的封閉政策的產物,共產黨在土地革命之後沒收了所有農民的土地,它食言自肥成了中國唯一的地主
  • 股市和樓市的泡沫是一個個懸在人民頭上的炸彈,泡沫從一個領域傳到另一個領域,共產黨利用一切市場機會瘋狂掠奪,其實往市場投入資金的也是中共成員
  • 共產黨的理念視天下蒼生為草芥,邪教思想的暴政才是真正的暴政,它的歷史就是一部不間斷的殺人史,它已經習慣於找一個藉口殺人,殺完人之後讓人民自己反省
  • 我得到馬太平的批准,才戰戰兢兢地過去,隔著監欄我仰著頭看他,我們就這樣一個裡一個外,一見如故地交談起來。他說自己一直關心中國的民主大業,一直想寫一些親身的經歷
  • 號裡就這麼大的一點地方,每個人舉手投足都會碰到別人,坐班就暴毆那些動作不慎的犯人,高壓使得號裡像隨時可能噴發的火山。看守所是管教獸性表演的舞台
  • 今天早晨,我還沒醒的時候,他們就在打「五根」與此相比打漢人是小巫見大巫。目睹那種沒有任何反應的被打,你才會感覺出生為一個漢人的「幸福」
  • 我很驚訝:「你們用了那麼多網特啊?」他口氣凌厲:「什麼網特!」我慌忙解釋:「哦,就是控制了論壇的五毛黨。共產黨的體制就是一種時刻尋找『敵人』的特務制度
  • 院子裡的喇叭響起廣播體操的聲音,我太羡慕下面的管教們在自由地舒展身體,記得我過去非常痛恨這種預先設計好的集體行動,現在卻感到是一種多麼美妙的韻律節奏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