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梁珍:香港五區公投引發的政治風波

梁珍

人氣 22

【大紀元5月31日訊】編者按:五月十六日「五區公投」是香港首次民間意義上的「公投」行動。雖然公投一開始並沒有受到社會的廣泛認同,有關公投引發的政治風波不斷,但「公投」二字觸碰了中共的神經。在推動公投運動的過程中,港人也見識到中共對港人民主發展的百般打壓。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香港就五名辭職立法會議員的空缺,進行立法會補選,也是香港首次民間意義上的「公投」行動,又稱為「五區公投」。

五區公投行動由香港泛民主派兩大政黨,包括社民連和公民黨五名議員帶頭辭職而推動,而泛民主派最大政黨民主黨已經明確表示不參與。香港社會也對五區公投行動有不同的分歧和意見。

五區公投的起源

何為五區公投?即是通過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在五個選區,包括香港島、九龍東、九龍西、新界東、新界西,各派一人辭職,然後按照香港《立法會條例》第三十六條必須進行補選。在補選中,公民黨與社民連以爭取「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作為選舉議題,並以「五區公投、全民起義」作選舉口號,將補選當作為「變相公投」讓市民投票。

五區公投的理念最早是去年七月由香港泛民主派中的第三大政黨「社會民主連線」提出,他們希望透過五區公投打破香港政治發展的悶局。該黨立法會議員黃毓民,去年到北美宣傳五區公投理念時,曾經對《新紀元》表示,二零零四年大家提出雙普選,二零零五共產黨給否決了;到二零零七年,香港人提出的二零一二年普選又被否定了,大家就認命了。他說:「以前香港的爭取民主意識很被動,這次我們是主動出擊,不甘於認命。」

他表示,香港是沒有公民投票制度的,台灣有,而美國、加拿大就很普遍,他認為通過公民投票的方式,可以表達公民共同的意願,不管政府執行不執行,至少把民眾的意思表達了出來。

泛民主派的分歧和憂慮

該黨提出五區公投議題後,原本打算按照泛民主派中立法會議席的分佈,安排總辭名單,即民主黨二人,公民黨一人,社民連一人,其他泛民主派再派一人。但方案沒有得到泛民主派的全部通過,被外界形容「這是自從泛民主派成立以來,內部分裂情況最嚴重的一次。」

其中香港泛民主派中威望甚高的民主派元老、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明確表態反對五區公投。他擔憂萬一變相公投的結果不理想,即變相公投後泛民在立法會的議席少於二十席,泛民將會喪失在立法會的否決權;第二,即使公投結果令人滿意,難道北京就會「給你」普選嗎?

民主黨其後於去年十二月十三日在黨員大會後,宣佈不參與五區公投。民主黨主席何俊仁之前曾表示,在爭取民主方面,民主黨從來都是「企硬」的,但手段會以大局為重。除非有準確數據,證明總辭是有效表達民主訴求的方式,否則貿然參與,只會帶來不必要的政治風險。

他強調,泛民應堅守陣地,維護香港:「如果不是過去這二十年民主派的堅持,那種持久性的耐力,尤其是回歸之後,在共產黨的高壓圍堵之下,我們堅持抗爭,香港早就變成澳門、第二個新加坡了。」

中共患有「公投恐懼症」

變相公投運動的推動落到了公社(即公民黨、社民連)兩大政黨身上,一月二十六日,社民連全部三個議員,包括黃毓民、梁國雄、陳偉業,以及公民黨兩個議員,包括零七年曾代表泛民主派和曾蔭權角逐香港特首的資深大律師梁家傑,以及年輕律師陳淑莊正式宣佈辭職,二十九日正式生效。這是香港一九九七年回歸中國以來,首次有立法會議員以辭職來表達爭取普選訴求。

次日公社兩黨並以「五區公投、全民起義」為口號,在報章刊登廣告。

但公投兩字觸碰了中共的敏感神經,一月十五日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高調發表講話表示嚴重關注,並指稱公投「違反基本法」,以及「公然挑戰人大常委會決定」,警告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無權創立「公投」制度。

連日來,多個香港親共媒體,以及左派人士對「公投」、「起義」字眼發起炮轟運動,中共港區政協常委吳康民甚至將公投扣上搞港獨的帽子,大肆攻擊。

五區公投運動總發言人、資深大律師余若薇表示,這個公投的運動也都是符合爭取普選《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和六十八條的精神,「有的人質疑是不是搞港獨,這是上綱上線,可能因為他們在這方面詞窮理屈,所以扣上一頂根本就不適合戴的帽給我們。」

中共害怕「五區公投」的具體表現,還包括中共施壓在香港的親共政黨,民建聯、自由黨,以及工聯會棄選,促使氣氛冷淡,投票率偏低,達不到變相公投的效果。

此外,參與五區總辭的議員們接連受到恐嚇和騷擾,陳淑莊議員的辦事處遭到破壞,陳偉業議員的辦事處也被潑糞,負責公投運動的社民連副主席陶君行收到恐嚇信,揚言要殺死他。

香港《蘋果日報》發表題為「中共聞公投即暴跳」的評論說:北京當局一聽到「公投」兩字,就條件反射的以為地方鬧獨立,從而作出激烈反應。泛民推動沒實質意義的變相公投,北京也畏如蛇蠍。中共當局更多的是擔心其執政地位,會因公投而受到挑戰。

評論表示,無論是建政時的諾言,還是共和國《憲法》,都列明人民有此權力,因此,中共實在是欠了中國人民一個直接行使權力的公投制度!

突推政改方案 欲減五區公投影響


港府於今年四月中突然推出政改修訂方案,試圖為五區公投降溫, 方案遭到泛民主派一致反對,被批評為比零五年政改方案更加倒退。(新紀元資料室)

於此同時,在距離五區補選一個月的時間,香港政府在沒有任何先兆的情況下,突然於四月十四日在立法會公佈修訂後的二零一二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兩個選舉產生辦法的方案。新方案繼續迴避制定普選路線圖及取消功能組別等關鍵問題,遭到泛民主派議員一致拒絕接受。有議員直斥當局提出的是「偽普選時間表」,整個方案「比零五年還爛,怎麼吞得下去?」

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對《新紀元》表示,相信曾蔭權是聽命於北京而推出這樣的方案:「我想北京不想政改的辯論拖到五月十六日公投的時候,不願意作為公投的一個議題,可是他這樣做我覺得有點弄巧反拙,公佈這麼一個保守的方案,反而會讓很多本來沒有想去參加普選投票的人會參加進去。」

中共奪走港人政治發展權

身在北京的中共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也透過視像直播發表講話,為北京定調後由港府推出的修訂政改方案幫腔,聲稱這個方案「得之不易」,是「朝擴大民主邁出一大步」云云。喬曉陽也趁機對零七年中共人大常委的決定予以發揮,指該決定只是說明二零一七、二零二零年可以實行普選,但不是說必定實施普選。他揚言人大常委的決定只是「打開大門」,但必須走完五步才能進入。

與此同時,中共在社會上開始了對普選定義重新解釋的輿論造勢。程翔批評,中共扭曲普選概念,目的是阻撓港人普選歷程。「現在已經開始在左派的報紙上面有文章了,就是說功能組別跟普選沒有矛盾,又有說普選不一定是一人一票,我能接受這個普選嗎?國際社會怎樣來看你這個普選,所以他說十七、二十這個普選現在沒有意義,一定要看到你的實質是什麼東西,是不是我們所理解的一人一票,每票等級,每人均有選舉與被選舉的資格,這才是重要。」

程翔還特別關注到:近兩年來香港多個高官,包括香港特首曾蔭權,以及香港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在談到改方案時曾多番強調:「現屆政府只獲人大常委會授權處理二零一二年兩個選舉的安排,故建議下屆政府積極跟進,研究相關建議。」

程翔直指中共已經暗中奪走港人政治發展的權利,成為回歸以來港人政治發展的最低谷:「曾蔭權信誓旦旦要勇敢挑起憲法責任,到現在只管本屆政府的事情,你看到他這種權利已經拿走了,政治方面自治的權利拿走了,把你向政府為你未來政治發展這個權利拿走。」

突破中共阻撓 為十三億同胞而投票

經過重重風波,香港五區公投終於在五月十六日正式展開。在公投前兩天,連日來一直逃避,拒向公眾交代會否在補選日投票的特首曾蔭權,突然發出聲明,以今次立法會補選並非正常補選為由,正式宣佈他與屬下問責團隊官員,不會於五.一六投票日投票,又揚言會修訂法例阻止再有五區公投出現。

泛民立法會議員對此感到憤怒,指責特首帶頭不投票,根本就是向反公投的北京下跪叩頭、勢令香港淪為國際笑話,也顯示曾蔭權根本無意落實真普選,只會刺激更多市民週日出來投票。

香港公民黨、社民連在公投前一天晚上,舉行「公投」造勢晚會,為週日五月十六日的立法會補選做最後衝刺,約有三千人參加。有議員再次呼籲,為了下一代,為了十三億中國同胞,為討回自己的尊嚴,請市民無懼打壓踴躍投票。

前公民黨議員梁家傑激動的表示,所有選民好好把握機會,守住香港核心價值,「三權分立、公平競爭的核心價值,一日一日的被挑戰、蠶食,我們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不投票,實在對不起十三億無權投票的中國同胞。」

社民連的梁國雄斥責中共阻礙香港民主進程,「共產黨是最不能還給香港公義和民主的!共產黨強加在我們身上的鎖鏈有很多條,第一條就是專制,我們一定要打爛它。對公投感到恐懼的人,就是坐在中南海的共產黨首領!感到恐懼的是共產黨的奴才曾蔭權!」

到場聲援的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則表示,明天是為自己的希望而投票:「為自己討回尊嚴,重拾民主信心。」◇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73期【焦點新聞】欄目(2010/05/20刊)

本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b5/175/7975.htm(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新紀元】神韻美學啟示錄
【新紀元】中共政權的對外投資
【新紀元】孿生方尖碑兄弟 一別170年
【新紀元】吳雪兒:TVB陳志雲的隕落和新聞娛樂化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以巴戰火 北京心驚 美擊七寸
【新聞看點】以色列精準擊殺哈馬斯高官 北京急?
【遠見快評】巴以衝突誰設局?新式戰爭警示台海
【拍案驚奇】台染疫驟增 以色列妙計重創哈馬斯
【秦鵬直播】疫情再起 官員甩鍋 李克強洩底?
【時事縱橫】亞洲多地疫情告急 陸爆千萬男光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