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校長隨感】士官長的白手杖

吳雁門 (台灣/ 國中校長)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蔡老師站在校門口導盲磚的起點上,非常專注地聽著我向他做的校園環境簡報:學校建築坐南朝北,我們所站處前行三十公尺,淺黃色二丁掛舖面的三層樓校舍,樓下是行政辦公區,二、三樓主要空間為學生教室;您我身旁兩側修剪齊整的綠地邊緣各種了十二棵阿勃勒樹,每年六月前後,鵝黃成串的阿勃勒花兒,都會吸引學生們在樹下或徘徊或沉思……

走了一小段路,我好奇地問:「鵝黃色的阿勃勒花,您曉得什麼是黃顏色嗎?」蔡老師熟練地收起白色手杖,朝我搖了搖頭,隨著告訴我六歲時他生了一場病後,眼睛就看不見了,對顏色已無記憶。導盲磚的盡頭有個台階,我要他試一下,蔡老師用鞋尖輕輕地測踢了兩下,精準的說出高度有六公分便跨上中廊來。接著,我引導他觸摸兩根必須繞開的方形柱子後,穿過中廊,蔡老師默數著迴旋梯的級數,我們並肩上到二樓,準備熟悉他專屬的音樂教室。

「音樂教室在第三棟樓,二樓花圃裡栽種的是長青少落葉的金露,它們被理成小平頭,乖乖地挨在一起!」聽了我的比方,蔡老師會心一笑,小平頭那樣式他是知道的。我接著提醒他,如果感覺到微風拂面時,人已經走到了二、三棟樓的中間空處,要記住往前再數32步,就必須左轉了。「32步?」這回是蔡老師好奇的問我。「駐校音樂家波伽利要來,所以昨天先行丈量過了!」我真摯地回道。

教室裡的電化設施、麥克風及鋼琴蔡老師也一一的定了位,兩人並合力將課桌椅稍作聚攏,方便上課時學生常規的掌握。當我又逐一的介紹完畢六幅掛在牆上的音樂家畫像時,蔡老師用無法聚焦的眸子看著我,他感動地說:「我服務過幾所學校,這是從來沒有的經驗,謝謝您的體貼;還有,您怎會知道用右手掌背輕碰我的左手,帶我上下樓梯和避開障礙物?」已經忙過半個鐘頭了,我遂利用這個時候略為休息,也想和蔡老師分享一段典藏多年的美好記憶……

張士民同學是個視障生,他通過大學特殊考生甄選後的報到日,僅憑著一根白手杖,遠從花蓮壽豐鄉轉了幾班車子,問了許多人,隻身提著簡單行李來到兩百公里外的彰化就學,在宿舍裡與我對門而居。三年來,表面上是我協助了他的生活起居,而事實是,他用堅忍與愉悅的生命態度,為我足足開了三學年的特殊教育學分課程。

士民喜歡叫我吳兄,我則叫他士官長,兩人一叫即合。毎天上課前我敲開他的房門時,無一例外的,他書桌上的文具和點字書籍,床舖上、下的被褥、洗臉盆與鞋子等家當,永遠是擺得整整齊齊的,東西定位是士官長的自我要求,他知道自己不能經常詢問宿友東西放哪去了?但是吳兄就喜歡鬧他,今天藏他的牙膏,明天玩他的拖鞋……。此刻,蔡老師不自覺地摸摸身旁的公事包,生怕一不留神說不定也不見了。

出門前,士官長用敏銳的手指輕拈拉襪子前端的線頭,分辨出正反面後俐落的穿上鞋襪,他習慣地會要我描述一下他今天的衣著。「漂亮!灰底藍線條,把藍天裁成一條條的穿在身上,比阿敏高明多了﹗」灰底是士官長眼前所見的顏色,藍天他尚有殘存的印象,倒是比阿敏高明的話,他也聽出我的調侃。阿敏是班寶,綽號叫和尚,平素垮垮的服儀,一臉永遠刮不乾淨的絡腮鬍渣,最讓人受不了的是,開口閉口超愛秀寒山子的詩句。

往餐廳與系館的路上我們走過了千百回,從士官長身上我自然學會了不能推或拉視障的朋友。至於上了坡必須右轉,聽見水聲則要留神過橋;還有上幾級台階、前行幾步路,踩到草皮必須校正走回柏油路面等細膩的體察,因為追隨士官長久了,像是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蔡老師結婚有兩個孩子,聽我講得興致盎然,於是,也想瞭解一下士官長的感情世界。

大三時,士官長喜歡上同為視障生長得非常典雅的麗秋,我與她的宿友安排他倆在蓮花池畔見面。約會前士官長緊張地打理著門面,他借用了我的賓士髮油,仔細地擦了皮鞋、刷了牙,另決定今晚不穿那件藍色星條旗了,要我幫他挑件熱情奔放的衣服。出發前還特別叮嚀的要我離遠些,不准偷聽他們談話。當然我都照辦了。「後來的發展呢?」蔡老師關心的詢道。後來麗秋以兩個人生活不便的理由婉拒了我們的士官長,也許是人生的挫折多了,沮喪個兩天我們又玩笑如常了。

士官長的功課頗為優異,人緣亦佳,只是有幾回提起他願意以一隻腿來換取擁有0.1的視力,這話實令人唏噓不已。有次,我從廣播節目中聽到了一位盲者眼睛復明的故事,我急切地將此事告知了他。聞後,士官長緊握著我的手感慨地說:那些方法對他而言是沒用的!

大學的日子結束了,畢業典禮後當天下午,士官長已經收拾好行李,準備回他花蓮壽豐鄉的老家,這路他走過,是熟悉的。當我們互相擁抱道別之際,士官長從懷中摸出一隻伸縮式的白手杖要我珍藏,並且動容地道:如果視力真有恢復的那麼一天,請您不要說話,我絕對可以從人群中把吳兄找了出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順賢,他曾經是個中輟學生,後來復學了,而他的改變卻相當令人難忘......
  • 勝輝是個輕度智能障礙的學生,有天朝會結束,他衝著我直叫乾爹,身旁的學生和我當下都愣住了。昨天勝輝才頂撞過一位師長,這件事全校皆知,因而,學生們好奇的瞧著我和我那莫名其妙的乾兒子。我誠懇的拜託他千萬不要叫我乾爹,還是叫我校長就好;但我也提醒勝輝,如果寶月導師不反對,倒是可以叫她乾媽的。

  • 學校辦理冬令救濟活動,蒓蒓捐了兩百元而獲頒生平第一張獎狀,我從相框裡抽取出自己擔任法院志工的證書,而空框更換上蒓蒓滿載愛心、代表著德育成績優良的獎狀,並鄭重其事的將它掛在孩子的房間裡。一年後,孩子又欣喜的帶回來第二張獎狀......上個月蒓蒓休假回來,她遞了張「櫃長」的名片給我時動容的說:「爸爸您真的非常偉大……。」

  • 臺上、台下我聽過無數次的掌聲,但是,從沒有像這一次令人如此難忘。那掌聲聽似孤單,卻劇力萬鈞的感動著人心。
  • 孩子叫佑麟,一年級的學生,爸爸心情沉重地告訴我,一學期不到,孩子所請的病假已經逾月,今天又頭痛了,他正準備帶孩子至醫院回診,而這段期間裡也做過了多次的檢查,就是找不出病因來。略一聽,我即刻理解是在適應上遭遇了困難,衍生出有懼學傾向的孩子......
  • 惜春,是一個怯生生的漁村少女。她在同儕中屬於比較低自尊的孩子,於同學的注視下,走路會緊張的絆倒;焦慮時,雙手與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現象,三年來一直困擾著她......我對惜春自我解嘲一番:國中時,我對自己的長相一樣搖頭嘆息,當年就很氣我父母親把我生得一臉矬像,但打籃球,改變了我的體魄與人際關係;讀詩,改變了我的氣質。
  • 又是畢業季,親愛的瑋婷,一個令人難忘的孩子!......一次不期而有心的關懷,竟然讓瑋婷對我投了肯定票,她真誠的告訴我和她的同學:「原來,校長中還是有好人的!」雖然至始至終,我早就知道自己本來就是個好人,也爲同僚抱屈,但自己還是陶醉不已。
  • 佩蓮當了兩個月快樂的的國中新鮮人,導師卻慢慢發現她的心思較少用在課業上,倒是出現了說髒話、情緒衝動和同學爭吵等違常行為......我於是和幾位同事合著提出了「搶救名模計畫」。 許多人的努力加上孩子的穎悟,佩蓮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她的生活趨於正常、情緒穩定,整個人煥發著青春少女的氣息。
  • 「彈琴的孩子不會變壞」這論調我們似乎都可接受;那喜歡閱讀和創作武俠小說的孩子呢?我喜歡以輕鬆、捉狹的筆觸和學生們交流,以經營此溫馨自在、雲影仙蹤般的師生文字因緣;不數年間,布嶼堡的才子、才女們遂將閱讀與文藝寫作發展成為學校的優勢文化,此對學生們的學習績效影響深遠。
  • 方處長幫我介紹她是公司的公關時,她微後拉左手的袖子,我一眼就瞧見她手腕內側那枚小小的圓形胎記。「您是小青!」當下,所有的記憶全都被拽回來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