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謹守家風 莫違祖訓

秦如初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我(本文原作者袁枚自稱,以下同此)的主考官蔣文恪公,住在皇上恩賜的李廣橋宅 第。他講過兩個故事:

(一)少年時,蔣文恪在平台讀書,這個地方與鄰近的房子相隔較遠。每當夜裡有事呼喚書僮名字時,只聽得有答應聲音,卻不見人來。一天夜裡,他要小解,窗外月光不好,又無人作伴,便又呼叫起書僮的名字,聽見他答應了一聲,蔣文恪叫他快進來,可就是不見他進來。

蔣文恪開門一看,看見有個人,頭枕著外牆門的門檻躺著,面孔的方向朝內,口中連作答應聲。他開始以為是書僮,加上當晚喝了點酒,就罵了幾聲,那人照樣躺著。蔣文恪發火了,走到門檻前,準備打他,這時,才看清原來躺著的不是書僮,卻是一個三尺長、戴方巾、穿黑衣的白鬍鬚老頭,像廟裡塑的土地公公模樣。這人見到蔣文恪來到,便立刻隱去了。

後來,蔣文恪悟到:這可能是因為蔣家祖輩治家嚴正,土地公公常來護佑!

(二)蔣文恪的父親文肅公,平日告誡子孫不許接近唱戲的人,所以在文肅公生前, 從來沒有演戲侍宴的事。文肅公死後十年,蔣文恪才開始請伶人來家中演過幾場戲, 卻不敢在家裏養梨園班子。他的老僕人顧升,趁蔣文恪閒坐,聊談到戲文之事時,就 在一旁慫恿說:「到外面請戲子,總不及自家養梨園班子強,這樣呼喚起來也方便。 家裏奴僕的子女不少,為甚麼不請個教師來,挑幾個人學演幾出戲?」蔣文恪聽了有點心動,可是尚未答腔。

這時,忽見顧升頓時變得又驚又怕,面色也走了樣,兩隻手像上了枷鎖,全身倒地, 一頭鑽進椅子底下,整個身子從一隻椅腳盤到第二、第三隻椅腳,縮成一團,人好像 盤在一隻匣子裡。旁人叫他名字,也不應聲。蔣文恪趕忙叫巫醫來,要他千方百計搶救。

到了半夜,顧升方纔甦醒,說:「嚇死我,嚇死我了!我剛對老爺講完養戲班子的那番話,就有一個高大的漢子,把我抓了出去,老主人文肅公坐在廳堂上,聲色俱厲地說:『你顧某在我家當了幾代奴僕,我的遺訓,難道還不知道?居然還唆使起我家五 郎(指蔣文恪)養戲班子來了!把他捆起來,打四十大板,扔在棺材裡。』當時我悶 得快要斷氣,不知怎麼辦。後來隱約地聽到叫我的名字的聲音,我在棺材裡,想應聲 ,卻又喊不出。又過了一會兒,才感到清醒、爽快,可不知是怎麼從棺中出來的。」 驗看顧升的臀部,果然有一條條青黑色的被鞭打的傷痕。

正是:

蔣主持正,治家嚴謹;
風範恆久,最為要緊。
老僕顧升,背離主訓,
教唆淫逸,傷理敗倫,
害人損已,兩不光明。
神與祖上,皆所義憤!
籲請後人,各遵祖訓:
肅整家風,倡儉厲清,
承祖積德,貽福子孫!
(事據清代袁枚《子不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代高官湯金釗在北京的時候,乘車經過北京宣武門大街,不小心碰了一個賣菜翁的擔子,蔬菜掉了。賣菜翁大怒,將車伕揪下來又罵又打,要湯金釗賠錢。
  • 唐次為人正直,他無辜不幸的被貶到偏遠的蠻夷所在之地,內心孤苦抑鬱。於是收集自古以來忠臣賢士遭到流放,有的甚至招致殺身,而君王並沒有醒悟的事例,寫成了三篇文章.叫做《辨謗略》。
  • 唐次為人正直,他無辜不幸的被貶到偏遠的蠻夷所在之地,內心孤苦抑鬱。於是收集自古以來忠臣賢士遭到流放,有的甚至招致殺身,而君王並沒有醒悟的事例,寫成了三篇文章.叫做《辨謗略》。
  • 乾隆庚戌年,鄧石如客居曹文埴幕府時,曹文埴因祈福一事進京,強拉鄧石如一起去。鄧石如獨自戴著草帽、穿著草鞋、騎著毛驢,後曹文埴三天出發。
  • 武則天主朝政後,排除異己,嚴刑峻法。唐獻可希望自己被武則天認為是她的忠臣,就誣告自己的舅父裴行本,請求殺死裴行本。
  • 明朝人王士嘉生性敏銳,他出任山陰縣令時,有一個瞎子喝醉酒躺在山陰城南大荊樹下睡覺,酒醒發現自己懷裡的一百弔錢不見了。告到官府,王士嘉說:「這一定是荊樹做怪。」於是帶領衙役出城來審問。百姓很好奇,都出城來圍觀。王士嘉命人排查,誰沒有前來觀看,發現了一個人,神情倉皇,在他家找到了瞎子的一百弔錢。代王府銀庫丟失錢鈔,但是銀庫門窗封存依舊,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王士嘉來了觀察現場,發現氣樓(排氣孔)好像有物進出的痕跡。於是在院子裡擺上錢鈔,將城裡的猴子都帶來,讓它們從旁邊經過,有一隻猴子伸手抓錢,於是審問那只猴子的主人,找到了失竊的錢鈔。
  • 漢代的留侯張良,後來從遊赤松子;唐代的鄴侯李泌,後來進入衡山學道。有人說:「橋上仙風,鎖子道骨,各有所得,沒有什麼奇怪的。」但是,像尉遲恭,他本是一介精猛武夫,曾經拳打過李道宗,幾乎死於唐太宗的刀下。
  • 有一天, 他責罵李賢說:「你平日誹謗程不識(漢武帝時名將,與李廣齊名),把他貶得一錢不值。今天,你卻又像家庭婦女那樣,唧唧咕咕地跟別人咬著耳朵說話。哪裡像個大丈夫?」
  • 據清代古籍《亦復如是》記載:清朝時,揚州有一個人通曉算命之術,給人算的很準確。當時揚州商會的總長,一個當地很有名的大富商專門請他為自己算命。
  • 宗德艷說:「我已經年過七十,沒有私下想求得的東西,只是缺少一死罷了。我還需要忙忙碌碌,上別人的家門,去向任何一個官員,求什麼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