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湯金釗償菜值

font print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湯金釗償菜值

清代高官湯金釗在北京的時候,乘車經過北京宣武門大街,不小心碰了一個賣菜翁的擔子,蔬菜掉了。賣菜翁大怒,將車伕揪下來又罵又打,要湯金釗賠錢。湯金釗揭開簾子笑道:「值幾個錢!我賠你!」賣菜翁說:「一貫錢!」車伕說:「瞎說,這點菜才幾文錢。」賣菜翁鼓起眼睛,擺出無賴的架勢說:「就算只值一文錢,誰叫你碰我!」又要伸手打人。湯金釗笑著勸他別打,說:「去我家取錢好不好?」賣菜翁不肯,說:「你耍花招!想騙我說回家再給錢,沒門!就在這兒賠!」湯金釗窘住了,身上沒帶這麼多錢。

恰好南城兵馬司指揮路過,向湯金釗行禮完畢後,說:「這等小人,待卑職帶回去嚴懲!」賣菜翁才知道湯金釗是高官,害怕起來,叩頭乞求開恩。湯金釗對指揮說:「不必了,借我一貫錢就行了。」指揮說:「大人請先走一步,待會卑職自己給他。」湯金釗不許,指揮於是回去拿錢。錢拿來了,湯金釗當面交給賣菜翁,賣菜翁嚇得直哆嗦,連說不要不要,湯金釗堅持給他,賣菜翁才叩頭離去。湯金釗又故意停下來與指揮聊了很久,估計賣菜翁不見蹤影了,才與指揮告辭,駕車啟程。

何棪寬恕醉人

何棪曾經在山東當候補官員。何棪書生本色不改,沒有官架子,經常獨自漫步街市,不帶隨從,別人不知道他是官。

一天,何棪獨遊大明湖,晚上回來快到寓所的時候,何棪不小心撞上了一個醉漢。醉漢罵道:「咱老子出門,你怎麼不讓道?你算什麼,趕快滾開!」當時何棪的僕人剛剛從街上買東西回來經過,聽到醉漢罵街就斥責說:「這是某大人,豈是你罵得的!」醉漢依然喋喋不休,僕人大怒,要對醉漢飽以老拳。何棪趕緊制止僕人說:「千萬不要這樣。王道坦坦,大公無私,他自己不明事理而已,更何況他只是醉後失德。而且人類平等,又何必拿我的官帽來恐嚇他?趕快走,我肚子餓了,要回家吃飯了。」

陶善之寬恕輕薄少年

陶善之,上元人,光緒初壽榜副貢。他年紀八十多歲,卻天天想著怎麼玩,自己寫對聯掛在堂楹上:「排排坐,吃果果,童子六七人,從吾所好;欣欣然,斗蟲蟲,彭祖八百歲,視我猶孩。」陶善之除了喜歡與兒童爭吃零食、與兒童斗蟋蟀,還喜歡出遊。在外面,他白髮蒼蒼,卻喜歡穿鮮艷的紅鞋子,輕薄少年紛紛戲弄他,陶善之總是一笑而去,從不生氣。

陶善之這種老頑童在今天會被人認為是老糊塗的老年癡呆患者,是要接受治療的。而那些對名利權力越老越心熱的老奸巨滑之輩,現代人反而會認為他有人生智慧。其實誰在逍遙自得,頤養天年呢?

李鴻章舉手謝過

李鴻章官居要津很久,下級都仰其鼻息,曲意迎合,李鴻章不免倨傲侮慢。一天,某縣令拜見,行半跪禮,李鴻章仰面拈鬚,似乎沒看見。某縣令就座後,李鴻章問何事來見。某縣令答道:「我聽說中堂大人病了,特意來探病。」李鴻章說:「我有什麼病,這是外界謠傳吧!」某縣令說:「不對,以卑職所見,中堂大人或許眼睛有病。」李鴻章笑著說:「這更是大錯特錯了。」某縣令說:「卑職剛才向中堂大人請安,中堂大人卻看不見,恐怕是中堂大人眼睛病的太深,反而自己覺察不到吧!」李鴻章語塞,不由得笑呵呵的拱手承認是自己錯了,失禮,失禮。

古代人發現自己真的錯了的時候,就會承認自己錯了。但現在大陸人為什麼就不願認錯呢?因為傳統文化講「和為貴」,人人都不是完人,有錯就承認錯誤,下回做好,沒錯也別得理不饒人,這樣矛盾雙方握手言和,矛盾自然化解了。而黨文化講「與人斗,其樂無窮」,解決什麼矛盾都是一個「斗」字,把對方斗倒、斗服、斗的抬不起頭,自己就真理在握,為所欲為了。這樣大陸人一旦承認自己錯了,就相當於被打倒在地,對方從此可以耀武揚威。對方會把你的認錯視為他的勝利,認為你認錯是他斗出來的,你認錯說明他斗對了,而且乘勝追擊,痛打落水狗。這樣大陸人怎敢、怎願輕易認錯?

張百熙愛才如命

張百熙愛才如命,卻不喜歡被人當面奉承。某人被張百熙看重,就尋思如何獻媚。恰逢張百熙小妾生病,某人就在自己寓所裡設香案祈禱,又故意托人將此事透露給張百熙。張百熙聽了後,說:「我愛他的才,我卻沒審視他的……」話說到這兒突然停了。從此張百熙雖然表面上依舊很看重某人,卻不如原來那樣殷切真摯了。

安徽人某甲,出身貧困,受到張百熙賞識提拔才當上官。張百熙既照顧他的生活,又諄諄教誨,關懷無微不至。某甲屢屢對不起張百熙,而張百熙還是包涵寬容他。光緒甲辰年,某乙到北京,張百熙初次接見他時,就提醒:「你年少不知人心險惡,在我的門生中,你不要與某甲親近。」某乙唯唯稱諾,以為某甲已經被張百熙逐出師門了,實際上張百熙仍然在接濟某甲的妻兒。直到後來某甲打著張百熙的旗號招搖撞騙,被張百熙知道了,張百熙才召來某甲,送給他四百兩銀子,和顏悅色的說:「長安居大不易,你離開北京吧,自己保重。」

張之洞心平氣和

張之洞晚年心平氣和。一天,侄子金榜題名,張之洞設宴慶賀,賓客雲集。在宴席上,張之洞給每位來賓贈送一本侄子試卷,賓客們紛紛大發溢美之詞,讚歎不已。座中偏偏有客人黃紹第,寫八股文卓絕海內。黃紹第邊讀卷子邊罵,沒讀完就把卷子一撕兩半,扯成碎片,揉成一團,扔到地上。張之洞顏面掃地,躲進內室無顏見人。第二天,張之洞定下神來對別人說:「黃君所評,確實不錯。」

張之洞在湖北提倡興辦教育。某年,某校舉行畢業典禮,官吏、教員、學生們都來了。當時梁鼎芬剛剛當兩湖書院監督,特意寫下長篇頌詞,讚美歌頌張之洞,叫畢業生劉某朗誦,幾百名官吏、教員、學生環繞肅立,靜靜聆聽。劉某朗誦完畢,忽然有某狂生接著朗誦:「嗚呼哀哉,尚饗!(祭文結束語:可憐的逝者啊!享用祭品吧! )」不勝其苦的幾百名聽眾聽到了,無不忍俊不禁,目光都轉向發出聲音的角落。一會兒,眾人才自覺失態,立刻收起笑容,肅立如故。梁鼎芬臉上勃然變色,過了很久才表情正常。而張之洞坦然面對,若無其事,似乎充耳不聞,也未嘗看狂生一眼。

也許邪黨統治下大陸人詫異黃紹第和狂生為何如此大膽。因為優容知識分子是古代傳統。在古代,秀才之口罵遍四方,就猶如國外正常社會百姓可以隨便罵總統一樣,這是社會常態,誰也奈何不得。誰倚仗權力破壞社會常態就會招致輿論嘩然,聲譽大跌。

張秀才不怒鄰人殺子

張秀才,壽州人,生性任俠,重義氣,喜歡結交當世奇士。壽州民風尚武,家家戶戶有兵器。一天,鄰居買回一桿鳥槍,夜深無人時在家邊試槍。槍響後忽然聽到哭號聲,鄰居急忙去看,竟然是張秀才兒子走夜路被流彈打死了。鄰居嚇壞了,說:「打死別人的兒子尚且不行,何況打死張秀才的兒子呢!」於是帶著家人一起跪在張秀才門口,哭著告訴張秀才,說:「任您處置。」張秀才說:「你豈敢故意殺我兒子,一定是無意的,是我兒子命中該死。而且怎麼知道不是我不講道德,天降懲罰,讓我遭到殺子的報應呢?」叫鄰居買棺材埋葬兒子,沒有別的要求。張秀才當時已經五十多歲了,鄰居想報答他的恩德,買個小妾獻給他。張秀才開始不接受,鄰居勉強他才接受了,後來小妾生了兩個兒子。天意本來叫張秀才無後,張秀才的善念使自己又有了後代。

陸韻梅夫人仁恕

侍郎潘曾瑩和原配夫人陸韻梅都擅長書法繪畫,被朋友譽為「潘江陸海」。陸韻梅夫人生性仁恕,每逢大雨初歇,聽到門前有賣瓜果的聲音,就說:「天氣這麼冷,誰買呀?挑擔子空把肩膀挑紅了!」叫僕人將小販瓜果全部買下。

一天,婢女不慎,掉了兩個瓶子,一個碎了,一個完好無損。陸韻梅夫人不是責罵婢女,而是指給兒子們看,教育說:「你們記住:薄者破,厚者完。(刻薄破家,寬厚保家)」

黃凱鈞讓地

嘉慶甲子年,嘉善大水,米價騰貴。縣官下令平價賣米,當時許多米商藏米不賣。唯獨黃凱鈞身體力行,不顧酷暑烈日,打傘步行,挨家挨戶調查人口多少,定量賣平價米,極少有遺漏的人家,救活了很多百姓。

黃凱鈞曾經將屋旁空地借給別人,後來別人久借不還,並且翻臉不認賬,辱罵他。黃凱鈞一笑了之,從此不提此事。

黃凱鈞又買鄰居房子,而鄰居房子已經租給別人開商店了,生意不錯,黃凱鈞擔心商店老闆被迫搬走後生意失利,就毀掉已經立好的合同。

彭定求鋸樓

乾隆年間,彭定求家中建樓,已經立好了柱子。有朋友造訪說風水先生看了,說樓太高,對自己家無礙,但對鄰居家有妨。彭定求說:「太容易解決了,將柱子鋸掉一尺長,就不妨礙鄰居風水了。」朋友說:「你為自己建樓,又不是幫鄰居建樓,應該自己怎麼舒服怎麼來,何必考慮鄰居呢?」彭定求說:「樓稍微矮一點,盡可安居,何必妨礙鄰居呢?」於是將柱子鋸短。

(據《清稗類鈔》)

--轉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秦繆公是春秋時秦國國君,他心胸寬廣,推恩愛人,秦國在他治理下秦國漸漸成為霸主。有一次,秦繆公在岐山下打獵,他的一匹馬走脫了,被山下的鄉民捉住吃掉了。
  • 商朝建立後,傳到第九代太戊即位時,國勢已經衰弱,諸侯國漸漸的不來朝拜了。
  • 五代時有個大官叫袁象先,他其它本事沒有,要談起嗜錢如命來,簡直是天下一絕。他到處搜刮,苦心經營,臨終時積攢了財富幾千萬、房子四千間,並且用幾十萬錢打點朝廷上下,以求宮內宮外人人講他好話,名利雙收。這些財產他在油枯燈盡時還捨不的分給各個兒子花用,而是全部交給兒子之一袁正辭,才放心的撒手塵寰。
  • 吳明徹是南北朝時秦郡人,年輕時遇到侯景作亂,天下糧價大漲,秦郡人飢餓不堪。
  • 孫謙,字長遜,東莞郡莒縣人。小時候被親人趙伯符賞識。孫謙十七歲時,趙伯符當上豫州刺史,就引薦他當左軍行參軍,在職位上孫謙以能幹著稱。孫謙父親去世後,孫謙辭職,搬家到歷陽務農來養活弟妹,鄉里人都稱讚他們的親善和睦。
  • 張煌言和鄭成功、李定國並稱清初三大抗清領袖。張煌言是儒生,卻性情慷慨激昂,喜歡談論軍事。他在崇禎十五年考上舉人,當時軍情緊急,考試要加試射箭,張煌言射箭三發三中。
  • 清代,山東福山縣人安某,確有速行奇技,他一天可走五百餘裏,人們稱他為「安飛星」。他也沾沾自喜,傲視於人,甚至還常常仗技欺人。

    有一天,安飛星來到鄉間,看見一位農夫,打著赤腳在耕地,農夫的一雙新鞋,放在田梗上,被安飛星看上了,即取而穿之。那位農夫追得氣喘汗流,也沒追上。安飛星以此取樂。

  • 西漢末年沛郡有一個富翁,臨終時因為兒子太小,除了女兒和女婿再沒有親近的人可以托付,但是覺得女兒和女婿不善,如果托付他們照顧弟弟,難免他們不貪財害命,富翁左思右想,最後請來全族人,當著眾人的面立下遺囑說:全部財產交給女兒和女婿,只有一把劍托付女兒和女婿保管,等到兒子十五歲時交給他。
  • 晉明帝司馬紹自小就很聰明。他只有幾歲時,一次長安使者來京城謁見他父親,父親問他:「你說長安和太陽哪個離我們遠?」司馬紹說:「太陽遠,只聽人說使者從長安來,沒有聽說誰從日邊來的。」他父親很驚奇。第二天,他父親大宴群臣,又拿這個問題問司馬紹,司馬紹說:「太陽近。」他父親吃驚的說:「為什麼你昨天說的和這不一樣呢?」司馬紹說:「抬眼可以看見太陽,卻看不見長安,所以說太陽離我們近。」他父親對他很驚異。
  • 道光三年夏天,潘芝軒的家鄉發了一場大水,淹沒了許多村莊,饑民乞食載道,許多人餓死在路邊,朝廷的災糧又遙遙無期,潘芝軒便首先自已開倉把家裡積屯的糧米賑施給百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