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汤金钊偿菜值

font print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汤金钊偿菜值

清代高官汤金钊在北京的时候,乘车经过北京宣武门大街,不小心碰了一个卖菜翁的担子,蔬菜掉了。卖菜翁大怒,将车伕揪下来又骂又打,要汤金钊赔钱。汤金钊揭开帘子笑道:“值几个钱!我赔你!”卖菜翁说:“一贯钱!”车伕说:“瞎说,这点菜才几文钱。”卖菜翁鼓起眼睛,摆出无赖的架势说:“就算只值一文钱,谁叫你碰我!”又要伸手打人。汤金钊笑着劝他别打,说:“去我家取钱好不好?”卖菜翁不肯,说:“你耍花招!想骗我说回家再给钱,没门!就在这儿赔!”汤金钊窘住了,身上没带这么多钱。

恰好南城兵马司指挥路过,向汤金钊行礼完毕后,说:“这等小人,待卑职带回去严惩!”卖菜翁才知道汤金钊是高官,害怕起来,叩头乞求开恩。汤金钊对指挥说:“不必了,借我一贯钱就行了。”指挥说:“大人请先走一步,待会卑职自己给他。”汤金钊不许,指挥于是回去拿钱。钱拿来了,汤金钊当面交给卖菜翁,卖菜翁吓得直哆嗦,连说不要不要,汤金钊坚持给他,卖菜翁才叩头离去。汤金钊又故意停下来与指挥聊了很久,估计卖菜翁不见踪影了,才与指挥告辞,驾车启程。

何棪宽恕醉人

何棪曾经在山东当候补官员。何棪书生本色不改,没有官架子,经常独自漫步街市,不带随从,别人不知道他是官。

一天,何棪独游大明湖,晚上回来快到寓所的时候,何棪不小心撞上了一个醉汉。醉汉骂道:“咱老子出门,你怎么不让道?你算什么,赶快滚开!”当时何棪的仆人刚刚从街上买东西回来经过,听到醉汉骂街就斥责说:“这是某大人,岂是你骂得的!”醉汉依然喋喋不休,仆人大怒,要对醉汉饱以老拳。何棪赶紧制止仆人说:“千万不要这样。王道坦坦,大公无私,他自己不明事理而已,更何况他只是醉后失德。而且人类平等,又何必拿我的官帽来恐吓他?赶快走,我肚子饿了,要回家吃饭了。”

陶善之宽恕轻薄少年

陶善之,上元人,光绪初寿榜副贡。他年纪八十多岁,却天天想着怎么玩,自己写对联挂在堂楹上:“排排坐,吃果果,童子六七人,从吾所好;欣欣然,斗虫虫,彭祖八百岁,视我犹孩。”陶善之除了喜欢与儿童争吃零食、与儿童斗蟋蟀,还喜欢出游。在外面,他白发苍苍,却喜欢穿鲜艳的红鞋子,轻薄少年纷纷戏弄他,陶善之总是一笑而去,从不生气。

陶善之这种老顽童在今天会被人认为是老糊涂的老年痴呆患者,是要接受治疗的。而那些对名利权力越老越心热的老奸巨滑之辈,现代人反而会认为他有人生智慧。其实谁在逍遥自得,颐养天年呢?

李鸿章举手谢过

李鸿章官居要津很久,下级都仰其鼻息,曲意迎合,李鸿章不免倨傲侮慢。一天,某县令拜见,行半跪礼,李鸿章仰面拈须,似乎没看见。某县令就座后,李鸿章问何事来见。某县令答道:“我听说中堂大人病了,特意来探病。”李鸿章说:“我有什么病,这是外界谣传吧!”某县令说:“不对,以卑职所见,中堂大人或许眼睛有病。”李鸿章笑着说:“这更是大错特错了。”某县令说:“卑职刚才向中堂大人请安,中堂大人却看不见,恐怕是中堂大人眼睛病的太深,反而自己觉察不到吧!”李鸿章语塞,不由得笑呵呵的拱手承认是自己错了,失礼,失礼。

古代人发现自己真的错了的时候,就会承认自己错了。但现在大陆人为什么就不愿认错呢?因为传统文化讲“和为贵”,人人都不是完人,有错就承认错误,下回做好,没错也别得理不饶人,这样矛盾双方握手言和,矛盾自然化解了。而党文化讲“与人斗,其乐无穷”,解决什么矛盾都是一个“斗”字,把对方斗倒、斗服、斗的抬不起头,自己就真理在握,为所欲为了。这样大陆人一旦承认自己错了,就相当于被打倒在地,对方从此可以耀武扬威。对方会把你的认错视为他的胜利,认为你认错是他斗出来的,你认错说明他斗对了,而且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这样大陆人怎敢、怎愿轻易认错?

张百熙爱才如命

张百熙爱才如命,却不喜欢被人当面奉承。某人被张百熙看重,就寻思如何献媚。恰逢张百熙小妾生病,某人就在自己寓所里设香案祈祷,又故意托人将此事透露给张百熙。张百熙听了后,说:“我爱他的才,我却没审视他的……”话说到这儿突然停了。从此张百熙虽然表面上依旧很看重某人,却不如原来那样殷切真挚了。

安徽人某甲,出身贫困,受到张百熙赏识提拔才当上官。张百熙既照顾他的生活,又谆谆教诲,关怀无微不至。某甲屡屡对不起张百熙,而张百熙还是包涵宽容他。光绪甲辰年,某乙到北京,张百熙初次接见他时,就提醒:“你年少不知人心险恶,在我的门生中,你不要与某甲亲近。”某乙唯唯称诺,以为某甲已经被张百熙逐出师门了,实际上张百熙仍然在接济某甲的妻儿。直到后来某甲打着张百熙的旗号招摇撞骗,被张百熙知道了,张百熙才召来某甲,送给他四百两银子,和颜悦色的说:“长安居大不易,你离开北京吧,自己保重。”

张之洞心平气和

张之洞晚年心平气和。一天,侄子金榜题名,张之洞设宴庆贺,宾客云集。在宴席上,张之洞给每位来宾赠送一本侄子试卷,宾客们纷纷大发溢美之词,赞叹不已。座中偏偏有客人黄绍第,写八股文卓绝海内。黄绍第边读卷子边骂,没读完就把卷子一撕两半,扯成碎片,揉成一团,扔到地上。张之洞颜面扫地,躲进内室无颜见人。第二天,张之洞定下神来对别人说:“黄君所评,确实不错。”

张之洞在湖北提倡兴办教育。某年,某校举行毕业典礼,官吏、教员、学生们都来了。当时梁鼎芬刚刚当两湖书院监督,特意写下长篇颂词,赞美歌颂张之洞,叫毕业生刘某朗诵,几百名官吏、教员、学生环绕肃立,静静聆听。刘某朗诵完毕,忽然有某狂生接着朗诵:“呜呼哀哉,尚飨!(祭文结束语:可怜的逝者啊!享用祭品吧! )”不胜其苦的几百名听众听到了,无不忍俊不禁,目光都转向发出声音的角落。一会儿,众人才自觉失态,立刻收起笑容,肃立如故。梁鼎芬脸上勃然变色,过了很久才表情正常。而张之洞坦然面对,若无其事,似乎充耳不闻,也未尝看狂生一眼。

也许邪党统治下大陆人诧异黄绍第和狂生为何如此大胆。因为优容知识分子是古代传统。在古代,秀才之口骂遍四方,就犹如国外正常社会百姓可以随便骂总统一样,这是社会常态,谁也奈何不得。谁倚仗权力破坏社会常态就会招致舆论哗然,声誉大跌。

张秀才不怒邻人杀子

张秀才,寿州人,生性任侠,重义气,喜欢结交当世奇士。寿州民风尚武,家家户户有兵器。一天,邻居买回一杆鸟枪,夜深无人时在家边试枪。枪响后忽然听到哭号声,邻居急忙去看,竟然是张秀才儿子走夜路被流弹打死了。邻居吓坏了,说:“打死别人的儿子尚且不行,何况打死张秀才的儿子呢!”于是带着家人一起跪在张秀才门口,哭着告诉张秀才,说:“任您处置。”张秀才说:“你岂敢故意杀我儿子,一定是无意的,是我儿子命中该死。而且怎么知道不是我不讲道德,天降惩罚,让我遭到杀子的报应呢?”叫邻居买棺材埋葬儿子,没有别的要求。张秀才当时已经五十多岁了,邻居想报答他的恩德,买个小妾献给他。张秀才开始不接受,邻居勉强他才接受了,后来小妾生了两个儿子。天意本来叫张秀才无后,张秀才的善念使自己又有了后代。

陆韵梅夫人仁恕

侍郎潘曾莹和原配夫人陆韵梅都擅长书法绘画,被朋友誉为“潘江陆海”。陆韵梅夫人生性仁恕,每逢大雨初歇,听到门前有卖瓜果的声音,就说:“天气这么冷,谁买呀?挑担子空把肩膀挑红了!”叫仆人将小贩瓜果全部买下。

一天,婢女不慎,掉了两个瓶子,一个碎了,一个完好无损。陆韵梅夫人不是责骂婢女,而是指给儿子们看,教育说:“你们记住:薄者破,厚者完。(刻薄破家,宽厚保家)”

黄凯钧让地

嘉庆甲子年,嘉善大水,米价腾贵。县官下令平价卖米,当时许多米商藏米不卖。唯独黄凯钧身体力行,不顾酷暑烈日,打伞步行,挨家挨户调查人口多少,定量卖平价米,极少有遗漏的人家,救活了很多百姓。

黄凯钧曾经将屋旁空地借给别人,后来别人久借不还,并且翻脸不认账,辱骂他。黄凯钧一笑了之,从此不提此事。

黄凯钧又买邻居房子,而邻居房子已经租给别人开商店了,生意不错,黄凯钧担心商店老板被迫搬走后生意失利,就毁掉已经立好的合同。

彭定求锯楼

乾隆年间,彭定求家中建楼,已经立好了柱子。有朋友造访说风水先生看了,说楼太高,对自己家无碍,但对邻居家有妨。彭定求说:“太容易解决了,将柱子锯掉一尺长,就不妨碍邻居风水了。”朋友说:“你为自己建楼,又不是帮邻居建楼,应该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何必考虑邻居呢?”彭定求说:“楼稍微矮一点,尽可安居,何必妨碍邻居呢?”于是将柱子锯短。

(据《清稗类钞》)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秦缪公是春秋时秦国国君,他心胸宽广,推恩爱人,秦国在他治理下秦国渐渐成为霸主。有一次,秦缪公在岐山下打猎,他的一匹马走脱了,被山下的乡民捉住吃掉了。
  • 商朝建立后,传到第九代太戊即位时,国势已经衰弱,诸侯国渐渐的不来朝拜了。
  • 五代时有个大官叫袁象先,他其它本事没有,要谈起嗜钱如命来,简直是天下一绝。他到处搜刮,苦心经营,临终时积攒了财富几千万、房子四千间,并且用几十万钱打点朝廷上下,以求宫内宫外人人讲他好话,名利双收。这些财产他在油枯灯尽时还舍不的分给各个儿子花用,而是全部交给儿子之一袁正辞,才放心的撒手尘寰。
  • 吴明彻是南北朝时秦郡人,年轻时遇到侯景作乱,天下粮价大涨,秦郡人饥饿不堪。
  • 孙谦,字长逊,东莞郡莒县人。小时候被亲人赵伯符赏识。孙谦十七岁时,赵伯符当上豫州刺史,就引荐他当左军行参军,在职位上孙谦以能干着称。孙谦父亲去世后,孙谦辞职,搬家到历阳务农来养活弟妹,乡里人都称赞他们的亲善和睦。
  • 张煌言和郑成功、李定国并称清初三大抗清领袖。张煌言是儒生,却性情慷慨激昂,喜欢谈论军事。他在崇祯十五年考上举人,当时军情紧急,考试要加试射箭,张煌言射箭三发三中。
  • 清代,山东福山县人安某,确有速行奇技,他一天可走五百余里,人们称他为“安飞星”。他也沾沾自喜,傲视于人,甚至还常常仗技欺人。

    有一天,安飞星来到乡间,看见一位农夫,打着赤脚在耕地,农夫的一双新鞋,放在田梗上,被安飞星看上了,即取而穿之。那位农夫追得气喘汗流,也没追上。安飞星以此取乐。

  • 西汉末年沛郡有一个富翁,临终时因为儿子太小,除了女儿和女婿再没有亲近的人可以托付,但是觉得女儿和女婿不善,如果托付他们照顾弟弟,难免他们不贪财害命,富翁左思右想,最后请来全族人,当着众人的面立下遗嘱说:全部财产交给女儿和女婿,只有一把剑托付女儿和女婿保管,等到儿子十五岁时交给他。
  • 晋明帝司马绍自小就很聪明。他只有几岁时,一次长安使者来京城谒见他父亲,父亲问他:“你说长安和太阳哪个离我们远?”司马绍说:“太阳远,只听人说使者从长安来,没有听说谁从日边来的。”他父亲很惊奇。第二天,他父亲大宴群臣,又拿这个问题问司马绍,司马绍说:“太阳近。”他父亲吃惊的说:“为什么你昨天说的和这不一样呢?”司马绍说:“抬眼可以看见太阳,却看不见长安,所以说太阳离我们近。”他父亲对他很惊异。
  • 道光三年夏天,潘芝轩的家乡发了一场大水,淹没了许多村庄,饥民乞食载道,许多人饿死在路边,朝廷的灾粮又遥遥无期,潘芝轩便首先自已开仓把家里积屯的粮米赈施给百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