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打抱不平的俠義書生

默安
font print 人氣: 109
【字號】    
   標籤: tags:

雨後初晴,濕潤的空氣中,挾帶著幾絲涼意。

洪州府的靈事參軍(官職名)成幼文,處理完一天的公務,難得清閒一下,就順手拿起一本詩書,坐在窗下慢慢讀起來。

他的住宅靠著大街,從臨街的窗口,可以直視街上的風景。成幼文就坐在這窗下讀書,沐浴在清新的空氣中。

大街上行人不多。積水到處是,嘩嘩地往低窪處流著。土路被雨水一泡,稀鬆發軟,人走上去,泥濘一片。只有街邊的一條石板小路,可以落腳,這時候,有一個老婦,正在石板小路上,一步一顫地挪動著腳步。

小路隱隱約約通向遠處。雨剛停,人們還蜷縮在家中不出來。兒家店舖生意冷清,店小二們在清理店前的道路。有一個賣鞋的小男孩,被他們趕得無路可走,拖著一雙破草鞋,在泥水裡走著。尋找一個擺攤的地方很不容易,成幼文注意到,他已經在大街上徘徊了很久。

小孩衣衫破爛,個頭不高,很瘦。成幼文猜想他可能沒有家,父母雙亡,無依無靠。在這條街上,像這樣的孩子還有好幾個,只是今天這個小孩的可憐相,引起了成幼文的注意。

小孩邊走,邊扯著嗓子喊:「賣鞋,賣鞋嘍!他的喊聲在空曠的街道上傳開,聽起來很響亮,但沒有幾個人注意,更沒有人過去買他的鞋。

這時,傳來了「噠噠噠噠」的馬蹄聲。成幼文抬眼望去,有人騎著馬上街了。細看,那人還很年輕,穿戴華麗,騎在馬上,昂首挺胸。成幼文認識他,是本城一家大戶的公子,平時游手好閒,結交一幫浮浪子弟,常在街上欺負窮人,調戲良家婦女,幹盡了壞事。他是洪州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一個大惡少。

這個惡少,本來不緊不慢地騎馬走著,可是,他看到迎面走來一個提籃叫賣鞋子的小孩,卻猛然打馬,故意的向小孩那邊衝去。小孩猝不及防,一下子被奔馬驚倒,泥水濺了一身,叫賣的鞋子也全部跌落在淤泥裡,甩得東一隻、西一隻。

惡少在馬上樂得哈哈大笑,又調轉馬頭,斜著眼看那小孩。小孩沒有傷著,掙扎著爬起來,哭著要惡少賠他的鞋子。惡少惡狠狠地叱責道:「小兔崽子,找死啊!誰讓你擋了你大爺的道,活該!」

小孩仍舊不依,哭鬧著說:「你瞎說,你瞎說!我好好走著,被你的馬撞倒,鞋子都被弄髒了。我家裏沒有吃的,只等賣鞋的錢,買米下鍋。你賠我,賠我!」

他們兩個人就在當街吵鬧著,引來不少人圍觀。大家都同情那孩子,憎恨惡少霸道、不講道理,但都是敢怒不敢言,誰也不敢出面主持公道。

身為靈事參軍的成幼文,也怕那惡少,看到這一切,心中只是憤憤不平,並不走過去。他在窗前站著,冷眼旁觀,看事情到底會有甚麼結果。

正吵鬧著,有一個過路的書生,看不下去,他可憐那孩子,主動要來替惡少賠小孩的錢。這樣似乎可以息事寧人。

飛揚跋扈的惡少,沒想到一個文弱書生站出來,還要替他賠錢,心中十分惱火,怒沖沖地責問書生:「小孩向我求錢,你來管甚麼閒事?快走,快走!」

這個文弱書生還要講理;惡少根本不聽,竟破口大罵:「哪裏來的野王八,也不打聽打聽你大爺我是誰,竟敢管我的事,我看你是沒事找事。」

這一番罵太難聽了,書生不禁怒形於色,但沒有發作,便塞給小孩一些錢,憤然離去。

成幼文對書生的俠義行為,很是欽佩,見書生要走,連忙派人去請他到府裡來。書生來到,成幼文以禮相待,說了很多好話。二人就在屋裡一邊吃酒,一邊交談,居然一見如故,十分投機。

當晚,成幼文留書生住宿,兩人又在一起聊天。海闊天空,無所不談。但書生沒告訴成幼文身世,只說自己性喜周遊,這次是途經洪州,路見不平,他要拔刀相助。

半夜,兩人還沒睡。成幼文有事到內室去,就在此時,書生卻不見了。外面的門戶,都是關閉的。怎麼也找不到他的蹤影。成幼文有點奇怪。

不一會兒,書生又出現在成幼文面前。成幼文獨坐床上,正在發愣,看見書生進了屋,門都沒響一下,不知道他是怎麼進來的。書生對成幼文說:「白天那個壞小子實在可惡,我不能容忍,已把他的頭砍了!」

成幼文一聽這話,大吃一驚。想不到一個文弱書生,竟在一會兒的工夫,竟把名聞洪州的惡少殺了,想那惡少也是練武之人,居然稀里糊塗地丟了腦袋。

書生見成幼文面色蒼白,表情驚惶,也不說甚麼,就把頭扔到地上,讓成幼文看。成幼文不忍看那血淋淋的人腦袋,皺著眉頭說:「那小於確實可惡,冒犯了君子,但也不至於把他殺了。再說,砍人的腦袋,流血在地,豈不要牽連別人?」

書生淡然一笑,安慰成幼文說:「你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說著就從衣服內取出一個小瓶,倒了一些藥末,撒在惡少的腦袋上,然後抓起一把頭髮,擦了幾下。

成幼文戰戰兢兢,看著書生的動作。只見那頭顱,經書生一擦,慢慢地發軟,融化,很快就化為一灘水了。成幼文目瞪口呆,還沒反應過來,書生又對他說:「這下兒,你不用擔心了。我結交你這樣的朋友,真是三生有幸,哪能牽連你?只是沒有甚麼可以報答你的。」

這時,成幼文完全明白了,這位文雞書生,原來是個奇俠!他也為自己能遇上這樣一位俠義之士而高興,便說:「大俠太客氣了。我是平庸之人,與大俠見一面已是造化,哪敢讓大俠報答甚麼!」

書生又略微沉思一陣,對成幼文說:「承蒙誇獎。只是若不報答,我於心不安。要不,我把這手化頭術,教給你吧?」

成幼文忙說:「我天生愚鈍膽小,也不是世外高人。如此神術,實在不敢領教。」說著,臉上露出驚駭之色。

書生也不勉強,對成幼文說:「那好,我日後再行報答。今晚我得離開洪州,咱們後會有期!」說完,朝成幼文作揖告別,轉身而去。

成幼文沒有來得及說句挽留的話,就不見了書生的身影。家裏的幾重門,都關著,鎖著,也不知道:他是施展甚麼功夫出去的!

正是:
紅塵雖多邪惡境,
卻也不乏仗義人!
路見不平抽刀助,
立斬歹徒快民心。
朗朗白日高天照,
不允欺善壓幼齡。
除盡毒夫淨環宇,
此系天理最公平!

(出自明代馮夢龍《太平廣記鈔》)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雍正年間,書生張熙遊說岳飛後裔岳鐘琪反清復明。岳鐘琪嚴刑拷打張熙一無所獲,於是假意與張熙結拜兄弟,套出是張熙老師曾靜指使。
  • 圖為明 杜堇《十八學士圖屏之畫》。(公有領域)
    古弼為人忠厚謹慎,善良正直,曾經因為上谷的皇家苑囿佔地面積太大而請求減去一半面積,賜給貧民百姓。
  • 范蠡事奉越王勾踐,辛苦慘淡、勤奮不懈,與勾踐運籌謀劃二十多年,終於滅亡了吳國,洗雪了會稽的恥辱。
  • 范仲淹上奏朝廷說:「懷才抱藝之人,竟然有許多散落各地,終身不被錄用。獸窮則鬥,人窮則詐,古人對此十分慎重。何況現在邊境不寧,尤應在使用人才的問題上,不發生過失。」
  • 勃海人鮑宣的妻子,是桓氏的女兒,字少君。鮑宣曾經到少君家向少君的父親求學,少君的父親驚奇鮑宣的清貧艱苦,所以將女兒嫁給他,陪嫁贈送的財物非常多。
  • 安定人皇甫規的妻子,不知道是誰的女兒。皇甫規起初死了妻子,後來重新娶了這個妻子。妻子擅長寫文章,善於草書,她經常替皇甫規寫來往書牘,大家見文字工整都感到奇怪。
  • 皇帝懷疑是嚴光,就備了可坐乘的小車、黑色和淺紅色的布帛,派使者禮聘嚴光。使者三次往返以後,嚴光才來。
  • 安貧樂道語出《後漢書•韋彪傳》:「安貧樂道,恬於進趣,三輔諸儒莫不慕仰之。」
  • 後晉太尉、侍中馮道歷事五個朝代、八位君主。雖當首相,但辦事模稜兩可,什麼事都不拿主意。他少年時以孝順謹慎聞名,後唐莊宗時代開始尊貴顯赫。
  • 史可法在南京擁戴福王朱由崧,力主抗清,當時福王只知醉生夢死,其他要臣如馬士英、阮大鋮、孔昭等人,又互相傾軋。當時,史可法從抗清的大業出發,盼望福王認清形勢,勵精圖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