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聲錄

《蝴蝶夫人》

紙花傘下的蝴蝶夢
林鴻
  人氣: 184
【字號】    
   標籤: tags:

婆娑之洋、美麗之島,臨海城鎮的故事皆起源於海,也孕育了許多民謠,一段段樂句將畫面呈現在腦海;許多人或許一輩子只能從某一首歌揣摩一座遙遠港町或異國的意象。

「以前長崎繁華的都市,黃昏日頭若照愛人的門口,給人會心憂,給阮想彼時。初戀的紙花傘,搖來又搖去,秋秋桑,秋秋桑……」顏華1960年代的閩南語老歌《長崎蝴蝶姑娘》,當時傳遍街巷老鋪。許多年長聽眾未曾親臨長崎,但守候在收音機旁的他們,知道長崎花柳界曾有位藝妓──蝴蝶夫人,她的故事是如此滄桑、淒美。

《長崎蝴蝶姑娘》的閩南語歌詞中:「愛人的門口」、「清清無船影」、「廣闊的房間」代表每一次的花開花謝,都是蝴蝶夫人痴心等候曾駐守日本的美國海軍上尉──平克頓的歸期。她堅信良人的承諾,殷盼重續曾在紙花傘下的點滴;但平克頓以輕浮的愛情觀戲弄蝴蝶夫人,最後她選擇以死殉情。她孤單地久候,換來的是浮沉的痴情與變調的悲情;她的生命猶如染紅的櫻花短歌,但亦為了愛而凋零、紛飛、長眠。

《長崎蝴蝶姑娘》翻唱自美空雲雀1957年演唱的《長崎の蝶々さん》,其旋律也取自日本民謠《櫻》(さくら),這是台灣和日本許多長輩共享的聆聽歷程。《長崎の蝶々さん》的典故來自普契尼義大利歌劇《蝴蝶夫人》中的詠嘆調《美好的一日》(Un bel dì vedremo)。

2011年日本NHK電視劇《蝴蝶小姐 ~ 最後的武士之女》(蝶々さん~最後の武士の娘~)的主題曲亦是村松崇繼以《美好的一日》改編。低音管與豎笛接連奏出主旋律,並與管弦樂團營造出誨暗、虛無與華美的人間戀曲。

《美好的一日》橫渡了語系與海洋的隔閡,將蝴蝶夫人的姿采異語同聲地在各地迴盪。無論是7月下旬在國家戲劇院體驗感動與熱淚交織的氛圍;或是在客廳的收音機旁,緩緩闔上雙眼,仔細聽著昔日歌姬顏華與美空雲雀的娓娓道來;這首不老之歌訴說著一則真摯的港埠往事,讓女性的典範深植人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國家交響樂團(NSO)25週年壓軸歌劇「蝴蝶夫人」,自25日起在台北國家戲劇院登場,音樂總監呂紹嘉今天說,這是一齣老少皆宜的歌劇,從中可以找到自己的音樂世界。
  • 旋律優美但故事卻令人心碎的「蝴蝶夫人」,是普契尼膾炙人口的經典歌劇,7月25至30日在國家戲劇院,由國家交響樂團(NSO)音樂總監呂紹嘉領軍樂團與澳洲歌劇團合作演出。
  • 「蝴蝶夫人」是著名作家普契尼(Giacomo Puccini)創作的,在藝術界享有盛譽的著名歌劇。至今人們仍然為那個優雅美麗,癡情專注的蝴蝶夫人而感動。由此,酷愛藝術的Jun先生在大都會歌劇院著名歌劇導演梅拉諾(Fabrizio Merano)的讚賞中,開始經營這家「蝴蝶夫人」日式餐館,三年來廣受好評。
  • 【大紀元8月19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曹姮東京19日專電)日本女星宮崎葵睽違3年再度挑戰日劇,她將主演秋天播出的NHK週六特別劇「蝴蝶夫人」,讓觀眾重溫她的演技。
  • 4月27日下午,神韻巡迴藝術團在美中地區堪薩斯城的卡森中心第二場中場的時候,85歲的前西部電器(Western Electric)部門經理Ponte先生對記者表示他覺得觀看神韻對他來說是非常獨特的經歷,他認為應該讓所有人都能分享他這種經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