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太爺驅逐活道士

作者:雲兒
font print 人氣: 579
【字號】    
   標籤: tags: ,

許玉年先生在道光辛巳年(1821年)以舉人身分出任甘肅環縣知縣,後來調任敦煌知縣,又升任安西知州。他所出任的地方都是極偏遠地區,百姓大多誠樸,沒有內地刁滑習氣,先生施政簡易清靜。

先生遇到訴訟當日判決,不拖延羈押;先生操守極廉,閒暇時就召見當地儒生才秀指點文章;先生又見當地桑樹很多,特地從家鄉雇養蠶婦前往教授當地人養蠶繅絲之法。先生所到之處頌聲大作,離任時百姓都設像祭祀。許玉年先生年過五十歲就病逝於安西官舍。

之前,敦煌縣城隍廟道士某某,多有不法行為,先生作知縣時將他驅逐出境。等先生離任後,某道士又打通關節,重霸廟中住持,不法如故。一天早晨某道士起床後,突然捲鋪蓋要溜之大吉,神色非常倉皇。

有人問他,某道士說:「我昨晚睡後,夢中聽見呵殿聲、鼓吹聲。出去一看,是新城隍到任了,威儀很齊整。我正在旁邊窺視,忽然聽見堂上傳呼『速拿某道士』,我被兩個衙役套上鎖鏈押到城隍面前。我抬頭一看,就是前任縣官許太爺。

許太爺厲聲叱道:『你被我驅逐出境,既然趁我離任伺機潛回,就應該安分守法,卻仍然怙惡不悛!今日本應取你性命,我姑念剛蒞任,酌情給予薄懲!』

隨即飛簽下令痛打我若干大板,打完後呵斥我即日離廟,不要再逗留取死,命令衙役將我攆出去。我到臺階時跌了一跤,驚醒後兩大腿痛不可忍,如今還怎敢再待!」某道士竟攜行李踉蹌而去。

當時敦煌人還不知道許玉年先生去世。後來,一打聽原來某道士看見先生蒞任之時,就是先生在安西臨終之日。

許玉年先生的長子許彥直,是我的堂姐夫,在廣東當知縣;次子許緣仲,現在江蘇泰州做官,有循良的美名;三子許潤泉,五子許冶金,先後中舉,現任郎中主事級別職務。由此可見許玉年先生福報子孫的深厚。

坐花主人汪道鼎說:「許玉年先生作知縣八年,所就任之處都是瘠苦的邊塞地區。先生卻能艱苦節儉,安之若素。先生吃飯沒有兩個菜,身邊沒有姬妾,自己清正廉潔之餘,還能周濟親族。

先生每年一定在過年前遠道匯回錢,根據親疏分給每家親戚幾兩以至於幾十兩銀子。依靠先生銀子禦寒過年的親戚常常有幾十家。而先生清白自持,他循良的事蹟,甘肅人至今還能道來。」

(根據清代汪道鼎《坐花志果果報錄》)

——轉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吳雨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太宗七年(公元1235年),董文炳擔任藁城縣令,該縣貧困,又加上旱災蝗災,苛征暴斂,民不聊生。董文炳把自己的糧食拿出數千石交給縣內.....
  • 有一個令史叫曲思明的人,兩年之內,沒聽說他推薦自己或別人。冬曦對他說:「選拔官員的慣例,各府署應該得到一個官位,或者推薦別人也有些好處。」思明還是不說……
  • 王恕題聯懸於吏部大堂:「仕於朝者,以饋遺及門為恥;仕於外者,以苞苴入都為羞。」饋遺、苞苴均指賄賂,此聯告誡人們.............
  • 時間
    「時間」,對於世上的人們來說,可以說是耳熟能詳,而且確確實實和我們每一個人有著非常切身的關係。「時間」對於我們人類來說,最普遍的共識,是比金錢還要寶貴的東西,是不可強求而得之。自古以來人們都說:「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我們看不見它,但它卻深深地烙在我們生命的每一瞬。
  • 《乙巳占》是唐代預言大師李淳風的天象預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蝕占對應於現代社會,還具有感應力嗎?本文作者同時運用現代科學數據,補充了一個新觀點。
  • 齊國強大開明的大國氣象,孕育了稷下學宮群星閃耀的盛景。在齊國最強盛大的時期,稷下學宮學者雲集,從者數千,是天下學子最嚮往的文化聖地。大約在齊宣王晚年時,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風塵僕僕從趙國來到了高門大屋的學宮外。
  • 大儒孟子之後,稷下學宮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帶來一套高深莫測的學說。他常常向人們闡述弘大不經、怪誕離奇的觀點:「開天闢地以來,社會按照五行相勝的關係更替、循環,比如虞屬土德,夏屬木德,商屬金德,周屬火德。每當一個朝代將要興起,上天會降下祥瑞昭示於人。」
  • 小小樓閣,典藏萬卷書籍;方寸天地,包羅千載文明。藏書樓,即古代文人珍藏圖書典籍的地方。在塵世間某處安靜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著浩如煙海的累累書冊,見證了中華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詩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個個書香世家,以及歷史上數不盡的風流雅士。書中自有黃金屋,家有萬卷藏書者,便擁有了人生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 齊都臨淄外的稷下學宮,創辦三十餘年,歷經三代君王,已成為諸子薈萃、百家爭鳴的主要舞台。齊國這個東方強國,也一躍成為學術中心。此時,各國名士接踵而至,一睹學宮風采,甚至作為學宮的一員躋身朝堂,向齊國君臣推行自己的學說和政治主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