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

秤砣一擊 寇準幡然悔悟

作者:羅真

家教珍事。(小玉/大紀元)

  人氣: 2275
【字號】    
   標籤: tags: ,

寇準,宋朝著名宰相,字平仲,華州下邦都(今陝西渭南縣東北)人。他是宋太宗太平興國年間(976–984)進士,為人剛直,敢於直言進諫,因而得到宋太宗的重用,官至參知政事。宋真宗時出任宰相。

寇準年少時,行為放縱,不拘小節。又特別喜歡玩鷹耍狗,可說是不務正業。而寇準的母親,生性嚴厲,對寇準時加管教。

有一次,寇準又在外遊蕩嬉戲。寇準的母親,雖屢屢對兒子加以教育,總是沒有多大效果,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便順手抓起身旁的秤砣,朝寇準砸去。 這一下,正好擊中了寇準的腳,頓時鮮血直流。這沉重的一擊,終於使寇準醒悟過來。從此以後,他改掉了貪玩好樂的習慣,刻苦讀書。

儘管寇準後來做官時,他的母親已經去世,但寇準每次撫摸到當年被秤砣砸出來的傷疤,總會想起母親教導他的一番苦心。每當此時,他總是止不住傷心落淚。

寇準十九歲便考中了進士。宋太宗對錄取的進士,往往要親自接見,對這些新進士們考察一番。如果年紀太小,就不予錄取。有人便教寇準虛報幾歲年齡,以免被淘汰。寇準回答說:「我剛剛應朝廷的科考,怎麼可以欺君呢?」他堅持誠實不欺,不肯虛報年齡,結果還是中了進士。

清宮殿藏畫本寇準像。(公有領域)

寇準平時在朝,剛直不阿,即使是皇帝,他也不肯無原則地遷就。寇準任員外郎時,一次向宋太宗陳事,宋太宗因不合自己意願,未及聽完,便想要回宮休息。寇準用手拉住宋太宗的衣服,迫使他坐回到椅子上,將事情陳奏完。宋太宗對他的膽量,十分讚賞,對人說道:「有寇準在身邊,就像唐太宗得到魏徵一樣。」

寇準為官不喜人奉承拍馬,他任宰相時,丁謂任參知政事。有一次,大家在中書省進餐,寇準吃飯時,不小心將湯汁濺到了鬍鬚上。丁謂馬上起身,替他輕輕擦去。寇準當即對丁謂說:「參知政事是朝廷大臣, 難道是替上司揩鬍鬚的嗎?」丁謂回頭看看一起吃飯的人,感到無地自容。

寇準當了朝廷大員後,每次領到俸祿,總是把它放在廳堂上。家裡的一個老女佣見了,哭著對寇準說:「太夫人去世時,家裡很窮,想要一匹絹作葬服都沒有。真可悲啊,太夫人再也看不到你現在的日子了!」寇準一聽,頓時悲痛萬分。此後,他牢記此事,平時生活節儉樸素,不肯奢侈。

寇準有一條青布被子,用了二十年沒有換。有人笑他,說他就像漢武帝時代的公孫弘,身為顯貴,俸祿很多,平時卻總是蓋一床布被,故意沽名釣譽,博取儉樸的好名聲。寇準聽到這話,淡淡一笑,說:「他是為了自己的名聲,而有意裝模作樣。我是真心實意想要儉樸,有什麼可慚愧的?」

寇準俸祿雖多,卻不肯建造宅第。隱士魏野,為此特意贈送給他二首詩,其中有句道:「有官居鼎鼐,無地起樓台。」稱讚寇準雖位居顯要,卻不肯建造宅第。不久,連北方的少數民族,也知道了此事。有一次,一位少數民族部落的使者,在朝廷中看到寇準,便問旁的朝臣道:「這就是『無地起樓台』的宰相嗎?」 少數民族的人們,都很尊敬寇準。

(《宋史‧寇準傳》、《涑水紀錄》《邵氏聞見錄》《五朝名臣言行錄》卷四)

──轉自《正見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王愉悅#

更多:成語故事:「管鮑之交」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顒道:「像我們這樣的人,凡事都不如孟子;即使這一件事,不遵照孟子的辦法去做,也絕對沒有什麼害處。」
  • 謝玄的成長,和他叔父謝安對他的教育很有關係。謝家是世家,故謝安的教育方法,也明顯地帶有世家的特點。他對謝家子弟從不肯採用疾言厲色,或是直接指責的方式,而是顯得極其委婉。
  • 母親黎氏說:「俗話說:一世買書三世讀!我們家境貧困,就只剩下了這一大批書。能教給你知識的,也就是這些書。書是讀不盡的,但能從一卷書中,學到一句兩句,就受益不淺了!」
  • 魯班教子可說是有理有節,他極有耐心地等待了一個時期,然後選取適當的時機加以教育。該抓緊的時候,便絲毫不肯放鬆,因此才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 王吉性清廉,一生過著清苦的生活。到他的兒孫輩,雖已較為講究車馬服飾和飲食,但家中也沒有金銀錦繡之類。當他不做官後,照樣布衣蔬食,過著和普通百姓一樣的生活。
  • 儘管王溥一直在朝中擔任宰相之職,家中每當有客人來,王溥總是恭恭敬敬地站立在旁,小心待候父親王祚和客人,不敢有一絲一毫的馬虎。
  • 李晟性格嫉惡如仇,治軍尤為嚴明。他對部下的每一件小功勞,都能牢記不忘,隨時說出哪一個有什麼功勞,哪一個有什麼能耐。即使是地位低下的奴僕,只要有小善,他也必定記下其姓名。
  • 王翱的妻子聽到女婿的話,覺得很有道理,便有心找了一個機會,對丈夫說起將女婿調進京城之事。不想王翱為此大怒,猛地一推桌子,把他一貫敬愛的夫人的臉也擊傷了。王翱的女婿賈傑,始終沒有能夠調動職位。
  • 岳飛堅決辭謝說:「為國家效勞,是我們父子份內的事。如果這樣受封,岳雲就有可能居軍功而沾沾自喜,那我也就難以率領部將了,這實在是有害於國家啊!」
  • 如果一個人,既沒有可以炫耀的祖先,又沒有值得一提的宗族姓氏,而最終卻能夠名播四方,並且傳之後世,不也是做學問的結果嗎?所以,君子是不能夠不學習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