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過好年.民俗文化.年俗

新年茶俗 「大吉大利」杭州元寶茶

作者:以徽

杭州西湖蘇堤。(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1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杭州茶文化

杭州茶西湖龍井茶香遠傳,從貢茶到民間,茶文化古久,已經和當地人的生活結合,自然而然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南宋時代天街一帶鬧市茶肆比鄰,如今的杭州也是到處有休閒茶館。到了新年剛迎春,雖然新茶還未萌芽,有些地方也有屬於新年的特別茶俗。筆者覺得杭州人的新年茶很有喜氣兒,名叫「元寶茶」。

橄欖茶 元寶茶

說起「元寶茶」的源起,舊時江南農村就有以青橄欖入茶的習俗。南宋愛國詩人陸游(公元1125—1210年,山陰人,今浙江紹興市)〈夏初湖村雜題八首 其三〉詩中就出現有「寒泉自換菖蒲水,活火閑煎橄欖茶」的詩子。明代陶安〈苦齋二首 其二〉五言律詩中也有「橄欖共茶甌」的詩句。

陸游一生多次的宦海浮沉,但仍心繫國事,在他的詩作中充分顯露出來。在目前留下來的九千多首詩作中,以慷慨愛國、滿腔熱血題材為多,因此人稱他為「愛國詩人」。
「愛國詩人」陸游寫過「活火閑煎橄欖茶」的詩句。(大紀元)

橄欖色青橢圓形,味有餘甘,沾唇則口腔清新,餘味饒喉有脾胃生津的功效,所以就有人在茶中添一味橄欖來泡茶。泡茶人覺得橄欖腹部膨大兩頭兒收聚的形態狀如元寶,所以稱爲「元寶茶」。還有因青橄欖腹部膨大,取諧音又名「大福(腹)果」,帶有吉利福氣味兒。

希臘的橄欖果(Sean Gallup/Getty Images)
希臘的橄欖果(Sean Gallup/Getty Images)

大吉大利 元寶茶

舊時江南民俗用橄欖茶招待客人,也是禮客的表示。而且新春期間一般都吃大魚大肉,這茶去膩消食效果大好。杭州的新年茶,在橄欖外,又加入了一味小柑橘類,表示「大吉大利」,取其發音、顏色的諧趣。一茶加兩味有「吉福雙至」的年味兒。

新年期間,走訪杭州親戚朋友的訪客接到主人的「元寶茶」,就好像接「福」來「吉」了,一飲茶,大吉大利!主客盡歡,皆大歡喜!

品茶需水甘、器潔、天氣好以及共同品茶的客人也要投緣,再加上新茶,才可達到品茶的高境界。(公有領域)
品茶境界高。(公有領域)

@*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篇陸羽經,七度盧仝碗」--「茶仙」盧仝和「茶聖」陸羽並現合一對兒,盧仝的《七碗茶歌》,怎麼能成為一種茶家標竿的文化經典?怎麼能在多種文化範疇與人生層面中,成了一種不朽的範式?
  • 聽武夷山的茶農說,現在很多茶農為了茶葉的生長,普遍都給茶葉施有機肥料。其實,我們的老祖宗在三千多年前就說出了解決這類問題的根本方法,《周禮‧秋官司寇‧柞氏》:「夏日至,令刊陽木而火之。」
  • 他看見她的時候,是金秋,一所道觀裡。太原城外的大風吹著,吹過阡陌上的綠楊,落木蕭蕭,她囚居在密室內,淚落成河,流淌在地面的青花磚上,發出細弱的潺潺聲。她的驚恐,不只是性命休戚相關,還因為她身陷囹圄,她是個落在綠林強人手上的良家女子。窗外,風吹起的蕭颯之聲,和父親來燒香是七月流火的日子,如今,她從風聲裡聽出了秋的涼意。與夏天的繁盛生機一起涼薄了的,還有她的此生,她那些,溫柔的少女夢幻⋯⋯
  • 「三道茶」是白族招待客人的禮儀飲品。第一道「苦茶」又稱「烤茶」,味道苦澀,能提神醒腦;第二道「甜茶」,加入核桃片和紅糖,可口香甜;第三道「回味茶」,放入花椒和蜂蜜,香甜苦辣具全,回味無窮。相傳它的由來,與白族的師徒承傳技藝有關。
  • 西湖所在古都杭州,是中國的六大古都之一、中國的歷史名城,古來有「臨安」、「錢塘」、「武林」的名稱,古都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成就歷史文化名城,杭州素有「東南佛國」、「山水名城」、「中國茶都」、「絲綢之府」等展現豐富傳統人文特色的稱號。 可想見在這裡曾有多少佛國勝地、名城富郡的建築風華!而西湖本身的湖光山色更是隨著每天的朝陽夕日的起落,敷賦名城多樣貌的奇美瑰麗神采。2>
  • 遠眺杭州,歷史人文,鼎盛燦然雋史冊;近觀西湖,園林逸境,渾然兩忘托湖光。
  • (大紀元記者彭瑞蘭台灣新竹報導)新竹縣新瓦屋茶文化「茶與詩的對話」主題展, 2日於新瓦屋開幕,展至7月10日止。藉唐宋元明清與近代的茶詩情境,重現茶席的詩意空間,呈現人文意涵帶領民眾體會喝茶的風雅。
  • 陽羨茶是中唐以來的貢茶,深受帝王喜歡,它以湯清、芳香、味醇的特點而譽滿天下。中唐著名詩人盧仝在一首與茶聖陸羽《茶經》齊名的茶詩中寫道:「天子須嚐陽羨茶,百草不敢先開花。」可見陽羨茶之分量和魅力。宜興陽羨茶歷來與杭州龍井茶、蘇州碧螺春齊名,被列為貢品。
  • 過大年了,中國人會全家團圓一起吃年夜飯。而在浙西鄉村,早在冬以來,家家戶戶便開始為過新年而忙碌。殺年豬、裹粽子、打麻餈、打年糕、磨豆腐、做饅頭等習俗,在浙西鄉村經過幾百年的延續,已慢慢形成了一種風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