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武漢疫情七大方面凸顯中共危害

田雲

人氣 4769

【大紀元2020年02月11日訊】武漢肺炎爆發以來,對中國和世界造成了強烈的負面衝擊。多種跡象表明,這場疫情從擴散規模、感染和死亡人數、對言論自由和經濟發展的損害等方面都遠超當年的薩斯(SARS)。時隔17年,病毒又一次禍起中共治下的大陸,當令人深思。

一、感染和死亡人數

截止到2020年2月10日,中共官方數據顯示,新冠病毒肺炎武漢肺炎)在大陸確診四萬兩千多例,疑似病例兩萬多,死亡人數已超薩斯時的全球死者人數。然而,根據多位醫學專家的分析和武漢市民的爆料,實際受感染人數可能是10萬或幾十萬,死者或達上萬。

1月24日,一位剛下班的武漢醫護人員在視頻中向親友哭訴,真正的疫情「比電視報導的可怕多了,蠻多的病人,醫生估計有10萬病人」。一位武漢醫護人員對家人說,「千萬不要相信政府,要靠自己。」

北京時間2月1日接近午夜時分,騰訊「疫情時事追蹤」網頁短時顯示:其中全國確診人數為154,023,疑似病例79,808,死亡病例24,589。有網民猜測,這可能是有人冒險曝光真相。這組數據已被網民截圖,在網上流傳。

2月1日,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院長梁卓偉與研究團隊在醫學期刊《刺胳針》上發表報告,以研究模型推算出,1月25日前,武漢已經有75,800餘人感染新型肺炎。

2月5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就武漢疫情召開首次聽證會,其間多位議員懷疑北京當局隱瞞中國境內的疫情狀況,中國受感染的人數可能比現在已知的數字更高。

大紀元獨家調查發現,武漢兩家殯儀館每天的實際火化量是平時的4~5倍。據估計,最大的漢口殯儀館一天至少焚燒225名新冠肺炎死者。僅2月3日一天,武漢8家市屬殯儀館火化的新冠病毒肺炎死者遺體的數量,就超過了中共公布的截至彼時的新冠病患死亡的總人數。

一名武漢女市民告訴她在美國定居的外甥女:「陰性測試結果並不意味著你沒有受到感染。它們只是意味著你將不能在醫院裡得到一個床位、接受所需要的治療而已。」

二、中共隱瞞信息 延誤防疫

2002年至2003年薩斯期間,中共當局瞞報疫情,曾遭到世衛組織批評,衛生部長張文康和北京市委副書記孟學農被免職。

這一次,新冠病毒肺炎在去年12月底或更早即被發現,可是武漢地方政府、衛生部門以及中央再次隱瞞,不向公眾發布預警,錯失至少20天的防控黃金期,任由500萬武漢人流向各省和境外,導致病毒迅速傳播,引發全球緊急狀況。

荒謬的是,1月中旬,湖北召開「兩會」期間,新冠肺炎的確診數據配合「維穩」,保持靜止;1月19日,中共衛健委稱,「專家認為當前疫情仍可防可控。」1月20日,習近平喊話要遏制疫情,隨後,湖北等地的各項病例數字突然暴增,疑似病例竄升上千倍。

1月31日晚,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受訪時承認,如果提早10天出台管控措施,「結果會比現在要好」,「結果沒有這麼嚴重」。

在2月5日的美國眾議院聽證會上,共和黨眾議員佩里(Rep. Scott Perry, R-PA)對記者說:「病毒是從這個國家出來的,但它不願意合作、不提供信息、不提供任何渠道。沒有信息很難做出決定。我們面對的是中國共產黨政府,他們希望將信息保密,只有他們自己知道。當然,很不幸的,這影響了全世界。」

三、中共嚴控信息 打壓傳播真相者

從薩斯到武漢肺炎,中共變本加厲,加強管控信息、封鎖真相。2003年4月,北京軍醫蔣彥永將SARS疫情披露給國際媒體後,一直被當局軟禁至今,中共禁止他接受外媒採訪。

去年12月底,李文亮等8位醫生在社媒上發布新冠病毒的信息,旋即遭到警方傳喚和訓誡,中共央視在1月2日播報了8名「傳謠者」被查處的新聞。如今,全世界都知道,這8人所言是事實,而真正的造謠者——中共當局卻未受懲罰,還在「領導」抗疫。

1月27日,中共喉舌新華社發文聲稱,「網絡上接連出現各種有關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的謠言」,「突顯了維護清朗網絡環境的重要性。」

據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統計,1月22日至1月28日期間,至少325名中國公民因在網絡上分享與新冠病毒疫情相關的內容,被中共當局以「散布謠言」為由,處以行政拘留、罰款或教育訓誡等處分。

2月3日開始,中宣部嚴格審查所有關於武漢疫情的報導,有些陸媒之前發布的採訪報導被勒令刪除。

2月6日晚,首位曝光疫情的8名「傳謠者」之一李文亮去世,引發公憤。大陸網民發出了「我要言論自由」的呼聲。

2月10日,經網友證實,拍攝武漢醫院實況的方斌已於當天下午被公安抓走。方斌曾在武漢第五醫院看到,外面運屍車上的屍體從3具很快增加到8具,醫院裡還有2具屍體沒拖出來。

四、極端措施衍生人道災難

中共在被迫承認疫情嚴峻後,出台了一系列極端措施。1月23日凌晨,武漢宣布封城,上千萬武漢人被困,市內公共交通全被切斷,市民搶購蔬菜和生活用品,一時物價上漲、超市斷貨。另一方面,武漢數十家公立醫院向社會徵集防疫用品,湖北和全國上百家醫院也紛紛告急,局面相當混亂。

當局下令封城,卻沒有提前保障必需品的供應,也未考慮到沒有私家車的市民以及孤老殘疾人士看病和生活受到的影響。而且,這種作法是否能有效地防止病毒擴散,專家們持懷疑態度。事實表明,封城後,武漢的染病人數持續增加,各大醫院不堪重負,加上當局控制確診數字,使得大批患者被醫院拒之門外,許多患者拖著病體自行去醫院排隊打針或輸液,經常要等10、11甚至12個小時,健康人都受不了,何況是病人。

封城後,武漢當局宣布興建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專門用於收治確診新冠肺炎患者。但是,根據網上視頻顯示,這兩座醫院的模式更像是集中營,病房的牆上竟無氧氣插口和心肺監測插口。

中共當局吹噓封城的決斷,並誇耀簡易醫院落成的「中國速度」。事實上,這些舉措不是中共對公共衛生安全負責任的表現,而是無力應對的情況下,以進一步犧牲民眾和醫護人員為代價的作秀,觸發了人道災難。

武漢展覽中心改建的方艙醫院。(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五、中共滲透世衛組織

1月23、24、25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在三次報告中稱武漢疫情的風險是「中等」,明顯是在配合中共誤導公眾。中共在緊急會議上向世衛負責人和成員施壓,阻擋其將武漢肺炎定性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後來,病毒迅速擴散,世衛不得不宣布武漢肺炎為「緊急事件」,但同時卻稱這不是「對中國的不信任票」,並建議外國不要限制對中國的旅遊和貿易。世衛總幹事讚賞中國政府的抗疫措施,給人感覺其與中共宣傳部門同調。

由於中共的滲透影響,世衛對武漢疫情的反應令外界大跌眼鏡,其公信力備受質疑。

六、病毒來源惹疑雲

坊間流傳,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源自武漢的P4病毒實驗室,係因該室研製的生化武器的意外或人為泄漏所致。這些說法並非空穴來風,而是有國內外專家的論文和病毒的DNA序列為據。

1月24日,《華盛頓時報》報導,以色列軍事情報官員、生化戰專家丹尼‧肖漢姆(Dany Shoham)表示,新型致命病毒可能源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個實驗室。此處距離中共官方所稱的疫情始發點——華南海鮮市場約20英里。

1月底,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少將進駐武漢,接管P4病毒實驗室,引人聯想。網民紛紛留言:「為什麼生化專家開始進駐武漢?」「我們遭到生化攻擊了嗎?」「種種跡象表明這次根本就是他們自己的生化武器泄漏。」

早在1月6日,美國政府提出要派遣最優秀的醫療團隊前往中國協助控制疫情,但是,中共對此卻不作回應。此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反覆提議派遣專家到中國觀察和幫助,北京方面迄今未給出確定的答覆。

此外,美國等多國撤僑,也屬前所未有。這從另一個側面印證了病毒來源的不尋常及其殺傷力。

中共需要給公眾一個交待。但是,它敢嗎?

七、中國和世界經濟大受衝擊

1月20日晚,大陸傳染病學家鍾南山在肯定武漢肺炎人傳人之後,還聲稱,「這次用兩週定位了新型冠狀病毒,再加上我們有很好的監控以及隔離制度,相信疫情不會像17年前的SARS造成的社會影響以及經濟損害。」

話音未落,武漢等地病例數字激增,市民、醫護及殯儀館等內部驚悚消息曝光,多國撤僑、對華停航,多省市接連封城,大陸的旅遊業瞬時凍結,酒店業、餐飲業、航空業、零售業、娛樂產業等直線下滑,幾週的損失就達上萬億人民幣。大批商店暫時關門,工廠停產,科技、汽車、零售等多行業的跨國公司暫停在大陸的運作,部分製造業面臨斷鏈的危險,中國、區域和世界經濟連環受創。

據中共2月10日發布的數據,1月通脹率高達5.4%,為8年來最高值。薩斯對全球造成的經濟損失超過300億美元,而經濟學家認為,武漢疫情對世界經濟的衝擊或會更大。

結語

綜上所述,武漢疫情不只是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更凸顯中共政權的危害。中共不尊重生命,任意侵害公民利益,為了鞏固政權製造謊言、封殺真實訊息,這樣的政黨不可能保障人民安全,也不可能維持經濟的良性發展。它對於中國和世界都意味著災禍。#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橫河快評】圍繞武漢P4實驗室的疑雲
美議員:中共病毒或來自P4實驗室
田雲:李文亮死因多疑點 民憤質疑直擊中共
【獨家】一天燒百具屍體 殯儀館員怒斥狗官
最熱視頻
【靖遠快評】中共病毒5特徵比西班牙流感更可怕
【珍言真語】何俊仁:中共禍害世界 人民要覺醒
【細語人生】誠念法輪大法好 躲過大劫
【十字路口】大外宣改歷史?12證據緊咬中共
【現場視頻】山東威海一倉庫集散點突發大火
【直播回放】4.1疫情追蹤:白宮示警死亡超10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