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條魔術家

宋畫人物第一 白描大師李公麟和免冑圖

作者:鄭行之
郭子儀免冑入敵陣,回紇大酋感佩其赤誠!感佩其威儀,立即捨兵下馬跪拜。圖:李公麟 免冑圖 局部(台灣 故宮博物院提供)
  人氣: 3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宋朝白描大師李公麟不僅有「宋畫人物第一」之美譽,更是一位感性又出塵的詩人書畫家,他透露自己作畫的內心世界:「吾為畫如騷人賦詩,吟詠情性而已。」黃庭堅讚美他「風流不減古人」!

白描大師李公麟是位全方位的畫家,《五馬圖》(點入閱讀《線條魔術家 白描大師李公麟和五馬圖》)是他早年的名作,而他最擅長的是人物畫,細線白描畫在他的筆下有了全新的表現力,展開了畫史上的新局面,「白描大師」桂冠加身。

創意處如吳生   瀟灑處如王維

說到中國繪畫中的白描畫,無不想起李公麟(伯時)。《宣和畫譜》說李公麟的畫:「創意處如吳生(*吳道子),瀟灑處如王維。」讚美了李公麟的畫融合了兩種極難得的藝術質素與成就,既有泉湧無盡的創造活力,又瀟灑出塵不落俗套。

蘇軾曾說:「畫至於吳道子,而古今之變,天下之能事畢矣。」[1] 然而李公麟綜合了吳道子的線條畫精要,提高了表現力,更而開創了白描畫的新局,成為中國繪畫中的獨立畫種。元代畫評家湯垕(*同「厚」)說,人物畫最難工,唐代畫聖吳道子以下「至宋李公麟伯時一出,遂可與古作者並驅爭先」[2]、「 李伯時宋畫人物第一」 。

李公麟掌控線條的功力爐火純青,他的白描線條健筆圓潤,簡括雅潔,具有很強的藝術表現力,非一般人所能企及。 對於當時流行的「十八描」,比如高古遊絲描(又稱春蠶吐絲描)、鐵線描等,他沒有定著於哪種描法,都是依著物象質地的不同,隨機變化運用,筆下輕毫淡墨、高雅超逸,描繪出的物象簡潔、明晰又傳神。他不斷拓展白描線條的技法及其表現力,隨手畫來的白描畫甚至無需借助色彩或墨色渲染來烘托主體,只用白線就能表現質量感、立體感以及豐美的內涵,尤其是用在描繪人物,畫中人性格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人物在他筆下白描線條中展現了豐富的表情,躍動生姿。不同階層的人物各具特色,讓觀畫的人一望便知其人的身分職等,比如:朝廷中的官員、地方官吏、山林隱士、草野之夫、民間人士、奴婢、役夫、賤役差役,還有等等,他們的動作姿態、尊卑貴賤、高貴或是疾苦,在他的筆下畫來無不切合。那些來自東西南北各方、各行各業的人物,在他的白描畫中,個性揉合文化特色,展現各自的精神氣度和神采氣韻,躍然生動。

來看看清高宗乾隆帝題讚:公麟妙蹟第一的《免冑圖》,其白描人物畫的代表作。

李公麟妙蹟第一  免冑圖

我們來看看李公麟的《免冑圖》,這幅畫以水墨鉤描線條的白描法來表現,在龐大的軍旅兵馬陣仗中,展現文人畫清逸雅淡的韻味,這樣奇妙的作品非常特出而難得。

宋 李公麟《免冑圖》卷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唐代宗永泰元年(公元765年),叛將懷恩編造君主崩中國無主、郭子儀死了的謊言說動吐蕃、回紇、常項、羌、渾、奴剌等三十萬聯軍,掠奪涇陽、邠陽,蹂躪鳳翔,入侵醴泉、奉天,大震京師。

代宗急令大將屯守,急召郭子儀守涇陽,不過各地危急之下,兵士僅得以分派一萬人。到了涇陽敵騎大軍已經圍合過來。

郭子儀到了涇陽,敵騎大軍已經圍合。李公麟的黑白線條表現了軍隊急飆的速度和震天價響的聲勢。 《免冑圖》 局部(台灣 故宮博物院提供)

郭子儀親自率領鎧騎二千出入陣中,派使勸諭回紇放棄「棄舊好,助叛臣」的愚昧舉動。回紇大軍看到一人僅領二千鎧騎入陣,大酋聽說是郭令公(*尊稱尚書令)建在,非常驚訝要求一見本尊。郭子儀僅帶領數十騎出陣,並且免冑見回紇大酋,「示以至誠」。當傳呼「令公來!」回紇軍士張陣滿待,回紇大酋見到除去一身冑甲的郭公真的出現眼前,感佩其赤誠!感佩其威儀,立即捨兵下馬跪拜:「果吾父也」,發誓和好如初。這是《免冑圖》的背景,以及畫中表現的龐大陣仗與情節。

畫中以極細致的墨線勾出回紇首領下馬向郭子儀禮拜的情景。一身布衣的郭子儀,神態寬舒平和,然而大無畏的精神,傲然偉岸油然展現在觀眾的面前。

左前是回紇大酋下馬跪拜。回紇人馬呈現欽服的姿態和神色。李公麟 《免冑圖》 局部(台灣 故宮博物院提供)
右前是免冑的郭子儀接受回紇大酋投誠,寬舒祥和的氣氛。左後方是唐軍,英氣換發至截然不同於回紇人、馬。李公麟 《免冑圖》局部(台灣 故宮博物院提供)

下方畫面這部分是回紇軍的六匹馬,可以看到裝飾得極為精緻巧麗。雖然《免冑圖》的畫面沒有渲染只是線描,卻能展現凸透的立體感。當需要暗色來烘托時,畫家運用更加緊密的點、線、面去構圖,既畫出圖樣美麗雅緻的戰袍、頭飾、盔甲,精緻的韁繩、馬鞍、兵器、旗幟等等,又造出深色的調子,烘托出物象各部分的結構和造型。畫家運用深色調子與淡雅細線形成對比,展現既繁複又清朗的畫面。而且,畫面中也把馬兒不安的表情,以及羞愧的眼神,都栩栩如生地表現出來,非常具有戲劇性,好像代替回紇大酋傳達了心情。

宋 李公麟《免冑圖》局部,回紇軍的馬兒眼神帶著羞愧,好像代替回紇大酋傳達了心情。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這樣的白描畫風雖說裝飾性很強,但在始終如一的純淨線條中,我們感受到畫中也透露出文人畫的簡約、儒雅之美。

李公麟的白描人物畫,造詣高深,他擷取了前輩畫家的精絕之處,在自己的融會精鍊下,有了出塵的創新,展開白描畫的新世界。

城牆邊的唐軍,英氣換發至截然不同於回紇人、馬。李公麟 《免冑圖 》局部(台灣 故宮博物院提供)

鍾愛山林龍眠山莊 意在輞川

李公麟當官時,住在京師十年,從來不遊走權貴之門;《宋史》中說他「襟度超軼」,受到當時各方名士交相讚譽,黃庭堅說李公麟「風流不減古人」。

他一生中當小官三十年,未曾忘懷鍾愛的山林。他常與幾位志同道合的友人,載酒出城,參訪當地名勝園林,找塊臨水的大石坐下來,翛(音同「蕭」)然終日,無牽無掛。悠遊其間時日久了,胸中自有丘壑,他所畫的山水來自他的履跡所及和胸中的藴藏,神往處更在山水外,「瀟灑處如王維」當是這般的寫照。

李公麟作有關王維的畫有:王維看雲圖、王維歸嵩圖和王維像各一(*《宣和畫譜》)。王維晚年隱居輞川別墅,李公麟心中當有所嚮往,他也歸老於山水中,自在放情於龍眠山巖谿壑間,並且仿效王維作《輞川圖》畫下《龍眠山莊圖》[3] 。

李公麟畫《龍眠山莊圖》局部(台灣 故宮博物院提供)

李公麟的好友蘇軾為《龍眠山莊圖》寫了記,描寫山莊圖的山水情境,自西而東數里長,共有二十處名勝。在圖中,李公麟把他所堅持的白描法也運用到這幅山水畫中來了,畫中處處,人物與山林交融,讀者可以看到他與好友放情於鍾愛的山林的情景。

比較一下《龍眠山莊》和王維的《輞川圖》,是不是也找到了白描大師與水墨山水畫大師的精神交會處?

唐王維 《輞川圖》摹本 局部 (公有領域)

綜觀李公麟平生之所長,他的繪畫直追吳道子、顧愷之、陸探微,書體如晉宋間人,他還擅長寫文章,頗有漢末建安時期詩歌的建安風骨。李公麟心胸襟度超凡,更是受到宋朝名士交相讚譽,黃庭堅就讚美他「風流不減古人」!然而因為李公麟的畫實在太好,畫名聲望反而埋沒了他煥然的美玉光彩,《宣和畫譜》就這樣說他:「因畫為累,故世但以藝傳云」。

有人慕名請託或重金請他作畫時,他嘆氣說:「吾為畫如騷人賦詩,吟詠情性而已。」可以見到他愛畫出於自然的情性,不在名更不在利。不過有時他還是不忍拒絕俗世之人,就畫了些含有勸善之意的畫給人。

他晚年得了風痺病,病苦呻吟之餘,還常常在被褥上徒手落筆繪畫一般,家人心疼告誡他,他只笑說:「老習慣未除,不知不覺就這樣了。」忘我的境界高矣!宋代時御府所藏的李公麟畫作一百有七,今天傳世的寥寥可數,物質的永恆誠然不可得。李公麟胸襟清高、層次超凡,為畫「如騷人賦詩,吟詠情性」,當下又喻人為善,直識得藝術的真味。

註釋:

[1] 蘇東坡:《書後二十八首.書吳道子畫後》

[2] 元代湯垕《畫鑒》:「人物於畫最為難工,蓋拘於形似位置則失其神韻氣色,顧陸之跡世不多見,唐名手至多吳道子,畫家之聖也,照映千古。至宋李公麟伯時一出,遂可與古作者並驅爭先。」

[3] 《新唐書.卷二○二.文藝列傳中.王維》:「別墅在輞川,地奇勝,有華子岡、欹湖、竹里館、柳浪、茱萸沜、辛夷塢。」

參考資料:
《宣和畫譜》
《宋史.文苑》

《新唐書》
蘇軾《題李公麟山莊圖》題記
《蘇東坡全集.卷九十三》
湯垕《畫鑒》

@*#

-點閱【中國繪畫】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492年羅倫佐去世後,米開蘭基羅回到自己家中。這段期間他得到佛羅倫斯聖神教堂院長的協助下,他得以利用教堂醫院(l'hôpital Santo Spirito de Florence)的屍體進行解剖研究,一窺人體結構之奧秘。為此米開朗基羅雕刻了一件木製的耶穌像(wooden crucifix,1492-93)回報給教堂。
  • 文藝復興
    文藝復興時期重新發現了古典希臘的哲學和藝術觀點,在此基礎之上建立了新的一波創作浪潮。直至今日,文藝復興仍被尊為西方的黃金時期。
  • 文藝復興盛期另一位與達芬奇勢均力敵的藝術巨擘是米開蘭基羅。他們先後出生、成長於佛羅倫斯,是同鄉也是競爭對手。米開朗基羅比達芬奇晚23年出生,卻多活了45年,是文藝復興盛期最長壽、影響力最大的大師之一。他一生跨越了文藝復興的早期、盛期到晚期,看到了羅馬的興衰,也引領著藝術的變革,直接或間接影響著矯飾主義和後來的巴羅克風格。
  • 宋朝白描大師李公麟不僅有「宋畫中第一人」之美譽,更是一位感性又出塵的詩人書畫家。早年他寫生畫馬非常傳神,有哪些卓越之處呢?賞一賞代表作《五馬圖》。
  • 居魯士的兒子岡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 (注一),以嚴刑峻法聞名。當時有一位法官西薩尼斯(Sisamnes)因接受賄賂而做出了不公正的判決。事發後法官被逮捕,在國王岡比西斯二世的審判下被處以剝皮極刑。而繼承他事業的兒子奧塔尼斯(Otanes)將來必須坐在披掛著父親人皮座椅上執法以為警惕。
  • 她是一位女神。她叫做芙蘿拉(Flora,花神),是倫勃朗(台譯林布蘭)筆下所繪的羅馬春神。還沒走進,起碼還有20英尺(約6公尺)的距離,我就已經深深地被她那柔美、低調的優雅和氛圍給震懾了。
  • 我們今天回頭看達芬奇,好像他在一座了不起的科學探索迷宮中迷失了,但繪畫仍然是他生命的中心。這是他最重要的志業。對他來說,這已經昇華到科學的境界了。他甚至用『神的科學』(divine science)一詞來形容它。
  • 米開朗基羅《最後的審判》。(公有領域)
    《最後的審判》壁畫以端站在雲際的耶穌為中心,他年輕健壯、神采超凡,大公無私,有力的右手往上一抬,主持正義發出判決,指引修善者升回天堂,好人會有福報,蓄勢的左手掌向下推壓,制止邪惡,指示罪人沉降地獄,作惡者會有惡報。
  • 1475年3月6日晚間8點左右,在佛羅倫斯誕生了一個男嬰。孩子的父親路多維克.迪.雷奧納多,確信自己在這個嬰孩身上發現了超乎常人的聖質,於是在神的啟示下,為他取名為《米開蘭基羅》(意為米榭爾大天使)。孩子的星相圖中,水星和金星落於木星座的位置,預示了他的心和手注定要創造出偉大美好的藝術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