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六十五回 殷郊岐山受犁鋤

作者:石濤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五回 。(王嘉益/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們上回已經跨過了六十四回,侃到第六十五回。

隨著殷郊的出現,中間出現了幾個鬼怪之人,其實也談不上鬼怪之人——裡面提到「馬善」。

燃燈道人:「你看你姜子牙,連我的『燈芯』都找你麻煩!」真正找姜子牙麻煩的,全是他的師兄弟。

你看姜子牙,排兵布陣,(用人)分得很清楚,當遇見仙了,這些「人」都不出來了,包括武王很多兄弟,都是練武的,但是他們都不上戰場。等過「萬仙陣」之後,都是那些人在打。我以為裡面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一個「生命境界」的問題——上位境界的生命不會管下面的生命。

為什麼?

因為那是下面的那一層生命擺放位置的過程。在這種大的天象背景之下,是他們擺放位置的過程。這就像現在人間,我們正在發生的一切,就是人在擺放位置。

(上面)燃燈道人講的那段話相當特別的,特別與修行、修煉有關的朋友,我覺得是值得借鑑,很慎重的去思考:「為什麼會出現這種事情?」

所以《封神演義》其實主要表現的是:在人間出現改朝換代,主要是仙界需要大淨化;仙界淨化的越厲害,在人間反映的越慘烈。所以人間,只是不同境界生命的最後一層,最下面一層。

但是,最下面對映著最上面,所以你看:元始天尊,把封神榜給了一個修不成的人——姜子牙,連他的坐騎「四不像」、「杏黃旗」都給了他。杏黃旗就是代表元始天尊。

所以,一旦「修正」的時候,是從最底下(修正)。姜子牙帶著最上面的意願,來到最下面,所以他就苦。而找他麻煩的人恰恰是他的師兄弟;他的這些師侄。殷郊就是其中一個。

詩曰:
鼙鼓頻催日已西,殷郊此日受犁鋤。
翻天有印皆淪落,離地無旗孰可棲。
空負肝腸空自費,浪留名節浪為題。
可憐二子俱如誓,氣化清風魂伴泥。

黃昏末日,一切全完了,沒有未來了。

什麼都沒有!而他們所追尋的這一切——甭管殷洪想追尋接班,不讓商朝亡;殷郊只想替兄弟報仇——各俱理由。而這理由又滿充分的,但都是逆天意的。

所以「氣化清風魂伴泥」。人是泥土造的,自然就是什麼都沒有了。

話說李靖大戰羅宣,戟劍相交,猶如虎狼之狀。李靖祭起按三十三天黃金寶塔,乃大叫曰:「羅宣!今日你難逃此難矣!」羅宣欲待脫身,怎脫此厄,只見此塔落將下來,如何存立!可憐!

正是:封神臺上有坐位,道術通天難脫逃。

話說黃金塔落將下來,正打在羅宣頂上,只打得腦漿迸流。一靈已奔封神臺去了。

番天印厲害 廣成子借旗滅殷郊

李靖收了寶塔,借土遁往西岐,時劾而至。到了相府前,有木吒看見父親來至,忙報與子牙:「弟子父親李靖等令。」

燃燈對子牙曰:「乃是吾門人,曾為紂之總兵。」

子牙聞之大喜,忙令相見畢。且說廣成子見殷郊阻兵於此,子牙拜將又近,問燃燈曰:「老師,如今殷郊不得退,如之奈何?」

燃燈曰:「番天印利害,除非取了玄都離地焰光旗,西方取了青蓮寶色旗。如今止有了玉虛杏黃旗,殷郊如何伏得他?必先去取了此旗方可!」

廣成子曰:「弟子願往玄都,見師伯走一遭。」

燃燈曰:「你速去!」

廣成子借縱地金光法往玄都來,不一時來至八景宮玄都洞。

真好景致!怎見得?有讚為證:
金碧輝煌,珠玉燦爛。
菁蔥婆娑,蒼苔欲滴。
仙鸞仙鶴成群,白鹿白猿作對。
香煙縹緲沖霄漢,彩色氤氳遶碧空。
霧隱樓臺重疊疊,霞盤殿閣紫陰陰。
祥光萬道臨福地,瑞氣千條照洞門。
大羅宮內金鐘響,八景宮開玉磬鳴。
開天闢地神仙府,纔是玄都第一重。

話說廣成子至玄都洞,不敢擅入,等候半晌,只見玄都大法師出來,廣成子上前稽首,口稱:「道兄,煩啟老師,弟子求見。」

玄都大法師,是老子身邊的弟子,相當於元始天尊的南極仙翁。

玄都大法師至蒲團前啟曰:「廣成子至此,求見老師。」

老子曰:「廣成子不必著他進來,他來是要離地焰光旗,你將此旗付與他去罷。」

玄都大法師隨將旗付與廣成子,曰:「老師吩咐,你去罷,不要進見了。」

老子不讓廣成子進見,是因為廣成子犯了戒了,做了錯事了,師伯不見。「你就拿了旗子,把事辦了。」其實是戴罪立功。這裡面有很深刻的「懲罰之意」在裡邊。

廣成子感謝不盡,將旗高捧,離了玄都,逕至西岐,進了相府。子牙接見,拜了焰光旗。廣成子又往西方極樂之鄉來。縱金光,一日到了西方勝境,比崑崙山大不相同。

怎見得?有讚為證,讚曰:
寶焰金光映日明,異香奇彩更微精。
七寶林中無窮景,八德池邊落瑞瓔。
素品仙花人罕見,笙簧仙樂耳更清。
西方勝界真堪羨,真乃蓮花瓣裡生。

這裡是佛家的——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神仙)。佛家、道家,有著迥然不同的景致。

話說廣成子站立多時,見一童子出來,廣成子曰:「那童子,煩你通報一聲,說廣成子相訪。」

只見童子進去,不一時,童子出來,道:「有請。」

廣成子見一道人,身高丈六,面皮黃色,頭挽抓髻,向前稽首,分賓主坐下。道人曰:「道兄乃玉虛門下,久仰清風,無緣會晤,今幸至此,實三生有緣。」

廣成子謝曰:「弟子因犯殺戒,今被殷郊阻住子牙拜將日期,今特至此,求借青蓮寶色旗,以破殷郊,好佐周王東征。」

接引道人曰:「貧道西方乃清淨無為,與貴道不同,以花開見我,我見其人,乃蓮花之像,非東南兩度之客。此旗恐惹紅塵,不敢從命。」

你們家的事,是你們家的事。這事不好辦,不給!

道家也有蓮花,佛家更講蓮花。「與貴道不同,以花開見我,我見其人,乃蓮花之像,非東南兩度之客。」為什麼這段話這麼講?是有它背後涵義在裡邊。

這段話講出來的道理是:我們是西方,你是東南,各據一方,互不干涉。「此旗恐惹紅塵,不敢從命。」此旗太珍貴了,跟那邊紅塵之地,沒有任何關聯。

其實裡面有一些宗教當中的話,不便去解釋。「花開見我,我見其人」,有人說是淨土宗的話。「乃蓮花之像」,我以為這是講「青蓮寶色旗」本身。

蓮花出淤泥而不染。「三花聚頂」,自己的師尊教誨過,其中一個就是蓮花(另外兩個花沒給解釋過),人們知道的就是蓮花。見了蓮花其實就是見了自己的元神了——「花開見我,我見其人」——見到真實的自己(就是他修的境界)。

「青蓮寶色旗」其實就跟「杏黃旗」的概念是一樣的。

見到生命的本性,「乃蓮花之像」,這就不好解釋……但他講述了一個境界的問題,所以意思就是說那這個蓮花其實就不能到人間去。

那「靈魂出竅」呢?對於人來講,靈魂出竅這人就死了,對不對,瀕死經驗是從那來的,這就是這麼一個相生相剋的概念,

因為他自己講:「非東南兩度之客。」我們這一門不奔那邊去,我們是西方的,東、西方是不摻乎的;東、西方是決開的。他講出的是這麼一個意思,所以「不敢從命」。

廣成子曰:「道雖二門,其理合一。以人心合天道,豈得有二。南、北、東、西共一家,難分彼此。如今周王是奉玉虛符命,應運而興,東、西、南、北,總在皇王水土之內。道兄怎言西方不與東南之教同。古語云:金丹舍利同仁義,三教原來是一家。」

廣成子有他修行的內涵,他能講出生命之道。其實這兩人在「盤道理」,在講述各自對生命的認知的道理,既有個體的生命,又有大的天象變化。

金丹是道家,舍利是佛家。三教,應該是指截教、闡教、西方極樂世界。老子是單個的。

佛跟道修行半天實際是一樣的,都是人心和天道最後修出人去,在人中擺脫人,所以沒有不同的。其實他講的是「萬法歸一」的概念。

接引道人曰:「道人言雖有理,只是青蓮寶色旗染不得紅塵。奈何!奈何!」

接引道人沒否認廣成子的理。

這裡說的「青蓮寶色旗染不得紅塵」,有點類似老子在破「黃河陣」的時候跟元始天尊說的:「師弟,辦完事馬上走,紅塵不能待。」是一個意思。

青蓮寶色旗如果被借走的話,那個寶貝本身的力度,等於是借走了接引道人他的法力、他的境界。當時殷郊拿走廣成子的寶貝(番天印),也就反襯過來廣成子為什麼是元始天尊的大徒弟。

二人正論之間,後邊來了一位道人,乃是准提道人。打了稽首,同坐下。

准提曰:「道兄此來,欲借青蓮寶色旗,西岐山破殷郊,若論起來,此寶借不得,如今不同,亦自有說。」乃對接引道人曰:「前番我曾對道兄言過,東南兩度,有三千丈紅氣沖空,與吾西方有緣,是我八德池中五百年花開之數。西方雖是極樂,其道何日得行於東南?不若借東南大教,兼行吾道,有何不可?況今廣成子道兄又來,當得奉命。」

所以,這裡准提道人他的說法就不一樣了:「有三千丈紅氣沖空,與吾西方有緣。」

第一,在那地方有很多有緣的人;有很多有來頭的生命。在通常的時期(平常)沒有。

第二,仙界沒有出現大變化的時候,他們是各守其域,互不交涉,互不參雜的。但是當進入到這種特別的時期:在一定境界的仙界出現了大動盪,出現了重新排位,重新定神、定仙這種情況的時候(那封神榜不就重新定仙),那就不同。

准提道人談到的「東南方」,也就是今天的「中原地區」,有一些跟佛家有緣的生命,而這個生命來自於相當遠古的時候,背後有相當的根源。你知道在後來就是普賢菩薩、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燃燈道人、懼留孫都是歸為佛家的。

他說的原因就在這裡:如果西方極樂世界這兩位道人不過去的話,接過那些與佛家有緣的生命來,後面《西遊記》就講不出來了……這是我能理解的准提道人這番話。

接引道人聽准提道人之言,隨將青蓮寶色旗付與廣成子。廣成子謝了二位道人,離西方望西岐而來。

正是:只為殷郊逢此厄,纔往西方走一遭。

話說廣成子離了西方,不一日來到西岐,進相府來見燃燈,將西方先不肯借旗,被准提道人說了方肯的話說了一遍。

燃燈曰:「事好了!如今正南用離地焰光旗,東方用青蓮寶色旗,中央用杏黃戊己旗,西方少素色雲界旗,單讓北方與殷郊走,方可治之。」

燃燈他同樣是按照東、西、南、北,一共借過來四面旗,讓了一方,讓殷郊走。那個旗子本身我就說是「生命境界」,所以他的番天印在旗子的背景之下就產生不了作用。

廣成子曰:「素色雲界旗,那裡有?」

眾門人都想,想不起來。廣成子不樂。眾門人俱退。

南極仙翁借瑤池聖母「聚仙旗」

土行孫來到內裡,對妻子鄧嬋玉說:「平空殷郊伐西岐,費了許多的事,如今還少素色雲界旗,不知那裡有?」

只見龍吉公主在靜室中聽見,忙起身來問土行孫曰:「素色雲界旗是我母親那裡有。此旗一名『雲界』,一名『聚仙』,但赴瑤池會,將此旗拽起,群仙俱知道,即來赴瑤池勝會,故曰聚仙旗。此旗,別人去不得,須得南極仙翁方能借得來。」

「素色雲界旗」在瑤池聖母那兒!滿有趣!燃燈道人知道有這麼個旗子,但不知道在哪兒?

所以,他們各自受著自己生命本身的這種「不純淨」。或者說:當他們來到人間去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們自己「能力的局限性」。也不好叫能力的局限性,其實就是一種「命運的過程」。

老大的神仙了!轉到人間,在處理人間紅塵的這種相互瓜葛的事情的時候,就影響到他自己本來的,因為相應的來講,這些旗子的境界高,而且各守一門,相互不雜的。

龍吉公主這時候來,這就是天意——破了羅宣的火陣,同時,讓他聽到要借這面旗子——只有他知道,那旗子是他們家的,他媽媽手裡的。

那旗子幹嘛呢?是招眾仙去蟠桃會。從神仙的角度來講,從真正生命的相互關聯的角度來講,是這麼做事情。燃燈道人知道用這招能行,但怎麼弄?不知道!

人總是講努力,人一努力就「造業」。為什麼叫造業呢?要試圖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時間,改變定數。改變定數,就是在改變天意,說你努努力,這事兒快點辦成。這話對?這話錯?

這話當然對!這話當然就錯!對,那就是說有些人懶。他懶,其實都是天意。那他如果是一個需要被改變的生命,他就得改變自己。對吧!但是天意中可能就「該那樣」,他怎麼也弄不起來。所以我就說了:沒有對、沒有錯;既是對、既是錯。

該南極仙翁去借。別人都借不來。南極仙翁應該是蟠桃會當中的「老壽星」。

土行孫聞說,忙來至殿前,見燃燈道人,曰:「弟子回內室,與妻子商議,有龍吉公主聽見。彼言此旗乃西王母處有,名日『聚仙旗』。」

燃燈方悟,隨命廣成子往崑崙山來。廣成子縱金光至玉虛宮,立於麒麟崖。等候多時,有南極仙翁出來。廣成子把殷郊的事說了一遍。

南極仙翁曰:「我知道了。你且回去。」

廣成子回西岐。不表。且說南極仙翁即忙收拾,換了朝服,繫了叮當玉佩,手執朝笏,離了玉虛宮,足踏祥雲,飄飄蕩蕩,鶴駕先行引導。

怎見得?有詩為證:
祥雲托足上仙行,跨鶴乘鸞上玉京。
福祿並稱為壽曜,東南常自駐行旌。

所以當南極仙翁去瑤池娘娘那兒的時候,就得改成他去玉皇大帝那兒上朝的朝服吧!天朝的朝服。

「福祿並稱為壽曜」,所以他是壽星老翁,原因就在這兒。

「聚仙旗」本身,就有著無盡生命之感。

話說南極仙翁來到瑤池,落下雲頭,見朱門緊閉,玉佩無聲,只見瑤池那些光景,甚是稀奇。

怎見得?有讚為證,讚曰:
頂摩霄漢,脈插須彌。
巧峰排列,怪石參差。
懸崖下瑤草琪花,曲徑旁紫芝香蕙。
仙猿摘果入桃林,卻似火焰燒金。
白鶴棲松立枝頭,渾如蒼煙捧玉。
彩鳳雙雙,青鸞對對。
彩鳳雙雙,向日一鳴天下瑞。
青鸞對對,迎風躍舞世間稀。
又見黃鄧鄧琉璃瓦疊鴛鴦,
明晃晃錦花磚鋪瑪瑙。
東一行,西一行,盡是蕊宮珍闕。
南一帶,北一帶,看不了寶閣瓊樓。
雲光殿上長金霞,聚仙亭下生紫霧。

正是:金闕堂中仙樂動,方知紫府是瑤池。

話說南極仙翁俯伏金階,口稱:「小臣南極仙翁奏聞金母:應運聖主,鳴鳳岐山,仙臨殺戒,垂象上天,因三教並談,奉玉虛符命,按三百六十五度封神八部:雷、火、瘟、斗,群星列宿。

「群星列宿」——我們通常說「二十八星宿」就是從這兒來的——眾多的神仙圍繞著三界。

當什麼事頂到「二十八」,就頂到頭了!數,高過預言!

今有玉虛副仙廣成子門人殷郊,有負師命,逆天叛亂,殺害生靈,阻撓姜尚不能前往,恐誤拜將日期。殷郊發誓,應在西岐而受犁鋤之厄。今奉玉虛之命,特懇聖母,恩賜聚仙旗,下至西岐,治殷郊以應願言。誠惶誠恐,稽首頓首。具疏小臣南極仙翁具奏。」

瑤池的門都關著的,南極仙翁先把這話說了,說完了,聖母娘娘就知道了。

所以,這個事兒為什麼要辦成它?就是當殷郊發出願的時候,整個與三界相關的神仙界,就全驚動了。為了兌現殷郊發的願,驚動了這麼多神仙,一定讓他教訓,一定兌他的願。

想一想,人中的任何人,當你發出誓約,給自己定下規矩的時候,你不兌現,神仙幫你兌現!當神仙幫你兌了現,你想再翻版?不太可能。

所以,「下至西岐,治殷郊以應願言」,那就動了西方,去了瑤池。南極仙翁自己還親自去借旗。所以,我以為這涵蓋生命內在相互關聯的「嚴肅性」(至尊的),反過來,把任何人與人之間的「承諾、誓約」當成「欺騙的手段」的話,那是最大的邪惡。中共的價值觀,就是最大邪惡的表現。

俯伏少時,只聽得仙樂一派。

怎見得:
玉殿金門兩扇開,樂聲齊奏下瑤臺。
鳳銜丹詔離天府,玉敕金書降下來。

話說南極仙翁俯伏玉階,候降敕旨。只聞樂聲隱隱,金門開處,有四對仙女高捧聚仙旗,付與南極仙翁,曰:「敕旨付南極仙翁:周武當有天下,紂王穢德彰聞,應當絕滅,正合天心。今特敕爾聚仙旗前去,以助周邦,毋得延緩,有褻仙寶。速往。欽哉!望闕謝恩。」南極仙翁謝恩畢,離了瑤池。

他也用「絕滅」這兩字。不是用「死」、不是用了「亡」。是用了「絕滅」。

我能理解:那紂王與商朝的所有生命(在相當境界當中的),都將被消除——才會用「絕滅」這詞。

正是:周主洪基年八百,聖人金闕借旗來。

這些寶物,不能隨意下到人間。一旦下了人間,要在最快的時間把這事辦完了。所以這章節,第六十五回一開始就說,太陽快落了,在太陽落山前把這事辦完了。

天上方一日,地下已千年。廣成子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借「青蓮寶色旗」的時候,也是這問題。

話說南極仙翁離了瑤池,逕至西岐。有楊戩報入相府,廣成子焚香接敕,望闕謝恩畢。子牙迎接仙翁至殿中坐下,共言殷郊之事。

仙翁曰:「子牙,吉辰將至,你等可速破了殷郊,我暫且告回。」

眾仙送仙翁回宮。燃燈曰:「今有聚仙旗,可以擒殷郊。只是還少兩三位可助成功。」話猶未了,哪吒來報:「赤精子來至。」子牙迎至殿前。

廣成子曰:「我與道兄一樣,遭此不肖弟子。」彼此嗟嘆。

又報:「文殊廣法天尊來至。」見了子牙,口稱:「恭喜!」

子答牙曰:「何喜可賀?連年征伐無休,日不能安食,夜不能安寢,怎能得靜坐蒲團,了悟無生之妙也!」

無生,就是無死。

那廣成子、赤精子、文殊菩薩怎麼來的?這就是在一定仙界當中,神仙們不是用手機通電話,對吧!神仙們在他們的境界中,生命之間有相互的責任與承擔。當然你也可以說,這可能是與南極仙翁有關,因為南極仙翁是元始天尊身邊的人。

當這樣的寶貝來的時候,低一層的楊戩,他們應該不配拿這些旗子。你看杏黃旗是在姜子牙手裡面,是元始天尊的。所以,不能再跨輩兒。再跨輩兒,離紅塵更近了!這是不成的。

燃燈道:「今日煩文殊道友,可將青蓮寶色旗往西岐山陣地駐劄,赤精子用離地焰光旗在岐山離地駐劄,中央戊己乃貧道鎮守,西方聚仙旗須得武王親自駐劄。」

子牙曰:「這個不妨。」隨即請武王至相府。子牙不提起擒殷郊之事,只說是:「請大王往岐山退兵,老臣同往。」

所以這就滿有趣的,他用武王——保的是周世,所以有「相互傳遞」的概念。反過來說,如果都是赤精子這一撥人去拿這個旗子的話,就傳遞不過來——中間就斷了,武王根上就斷了,人跟仙界斷了。應該是這樣。

所以「破十絕陣」也有這個含義在裡頭。確實是:上、下生命是通在一起的。

武王曰:「相父吩咐,孤自當親往。」

(假設)姜子牙反了武王,他自己做王不就得了。不是那麼回事!姜子牙說什麼,武王他都聽,讓他死,他就去死。那時候,武王就這樣。這樣的人叫「大德行」,跟現在說的正好是反的。

話說子牙掌聚將鼓,令黃飛虎領令箭,衝張山大轅門,鄧九公衝左糧道門,南宮適衝右糧道門,哪吒、楊戩在左,韋護、雷震子在右,黃天化在後,金木二吒、李靖父子三人掠陣。」

正是:計就月中擒玉兔,謀成日裡捉金烏。

殷郊發願對天 出口怎免?

子牙吩咐停當,先同武王往岐山,安定西方地位。

且說張山、李錦見營中殺氣籠罩,上帳見殷郊,言曰:「千歲,我等駐劄在此,不能取勝,不如且回兵朝歌,再圖後舉。千歲意下如何?」

殷郊曰:「我不曾奉旨而來。待吾修本,先往朝歌,求援兵來至,料此一城有何難破?」

張山曰:「姜尚用兵如神,兼有玉虛門下甚眾,亦不是小敵耳。」

殷郊曰:「不妨。連吾師也懼吾番天印,何況他人!」

三人共議至抵暮。有一更時分,只見黃飛虎帶領一支人馬,點砲吶喊,殺進轅門,真是父子兵,一擁而進,不可抵攩。殷郊還不曾睡,只聽得殺聲大振,忙出帳,上馬拎戟,掌起燈籠火把。燈光內只見黃家父子殺進轅門。

殷郊大呼曰:「黃飛虎,你敢來劫營,是自取死耳!」

黃飛虎曰:「奉將令,不敢有違。」搖鎗直取。殷郊手中戟急架忙迎。

黃天祿、黃天爵、黃天祥等一裹而上,將殷郊圍在垓心。只見鄧九公帶領副將太鸞、鄧秀、趙昇、孫焰紅衝殺左營,南宮適領辛甲、辛免、太顛、閎沃直殺進右營。李錦接住廝殺,張山戰住鄧九公。

哪吒、楊戩搶入中軍,來助黃家父子。哪吒的鎗只在殷郊前後心窩、兩脅內亂刺。楊戩的三尖刀只在殷郊頂上飛來。殷郊見哪吒登輪,先將落魂鐘對哪吒一晃,哪吒全然不理;祭番天印打楊戩。楊戩有八九玄功,迎風變化,打不下馬來。

殷郊用番天印去打,楊戩可以化成「無形之物」,當然就打不下馬來。

故此,殷郊著忙。夤夜交兵,苦殺了成湯士卒!只因為主安天下,馬死人亡滿戰場。

話說哪吒祭起一塊金磚,正中殷郊的落魂鐘上,只打得霞光萬道。殷郊大驚

哪吒他沒有三魂七魄,落魂鐘,落不下來。

南宮適斬了李錦,也殺到中營來助戰。張山與鄧九公大戰,不防孫焰紅噴出一口烈火,張山面上被火燒傷,鄧九公趕上一刀,劈於馬下。

九公領眾將官也衝殺至中軍,重重疊疊把殷郊圍住。鎗刀密匝,劍戟森羅,如銅牆鐵壁。殷郊雖然是三首六臂,怎經得起這一群狼虎英雄──俱是「封神榜」上惡曜。又經得雷震子飛在空中,使開金棍刷將下來。

殷郊見大營俱亂,張山、李錦皆亡,殷郊見勢頭不好,把落魂鐘對黃天化一晃。黃天化翻下玉麒麟來。殷郊乘此走出陣來,往岐山逃遁。眾將官鳴鑼擂鼓,追趕三十里方回。

黃飛虎督兵進城,俱進相府,候子牙回兵。

且說殷郊殺到天明,止剩有幾個殘兵敗卒。殷郊嘆曰:「誰知如此兵敗將亡!俺如今且進五關,往朝歌見父借兵,再報今日之恨不遲。」

殷郊策馬前行,忽見文殊廣法天尊站立前面而言曰:「殷郊,今日你要受犁鋤之厄!」

殷郊欠身,口稱:「師叔,弟子今日回朝歌,老師為何阻吾去路?」

文殊廣法天尊曰:「你入羅網之中,速速下馬,可赦你犁鋤之厄。」

殷郊大怒,縱馬搖戟,直取天尊。天尊手中劍急架忙迎。殿下心慌,祭起番天印來。文殊廣法天尊忙將青蓮寶色旗招展。好寶貝:白氣懸空,金光萬道,現一粒舍利子。

為什麼文殊能夠頂住番天印?我覺得我們不便講……

其實「青蓮寶色旗」不在三界內,而番天印還是在三界內。這就是相互的差距。

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萬道金光隱上下,三乘玄妙入西方。
要知舍利無窮妙,治得番天印渺茫。

所以,境界就是最關鍵的。對一般的人而言,那佛家裡的「舍利」,只能說是一種「境界」。舍利就代表境界本身的「法力」。

文殊廣法天尊展動此寶,只見番天印不能落將下來。殷郊收了印,往南方離地而來。忽見赤精子大呼曰:「殷郊,你有負師言,難免出口發誓之災!」

殷郊情知不殺一場也不得完事,催馬搖戟來刺赤精子。赤精子曰:「孽障!你兄弟一般,俱該如此,乃是天數,俱不可逃。」忙用劍架戟。殷郊復祭番天印就打。赤精子展動離地焰光旗──此寶乃玄都寶物,按五行奇珍。

「五行」的概念,那是巨大的事端。

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鴻蒙初判道精微,產在離宮造化機。
今日岐山開展處,殷郊難免血沾衣。

赤精子展開此寶,番天印只在空中亂滾,不得下來。殷郊見如此光景,忙收了印,往中央而來。

燃燈道人叫殷郊,曰:「你師父有一百張犁鋤候你!」

殷郊聽罷著慌,口稱:「老師,弟子不曾得罪與眾位師尊,為何各處逼迫?」

燃燈曰:「孽障!你發願對天,出口怎免?」

殷郊乃是一位惡神,怎肯干休,便氣沖牛斗,直取過來。

燃燈口稱:「善哉!」將劍架戟。

未及三合,殷郊發印就打。燃燈展開了杏黃旗──此寶乃玉虛宮奇珍。

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執掌崑崙按五行,無窮玄法使人驚。
展開萬道金光現,致使殷郊性命傾。

所以,殷郊不得了啊!殷郊是動用了人能知道的最高境界法術、功力的代表,才把他制住,也就證明「番天印」不得了。

所以,南極仙翁去瑤池聖母那兒借旗的時候,稱廣成子為「副仙」(副,就是一半)。所以只有副仙手裡有番天印。番天印就這麼厲害。

殷郊見燃燈展開杏黃旗,就有萬朵金蓮現出,番天印不得下來,恐被他人收去了,忙收印在手。忽然望見正西上一看,見子牙在龍鳳旛下。殷郊大叱一聲:「仇人在前,豈可輕放!」縱馬搖戟,大呼:「姜尚!吾來也!」

武王見一人三首六臂,搖戟而來,武王曰:「諕殺孤家!」

子牙曰:「不妨。來者乃殷郊殿下。」

武王曰:「既是當今儲君,孤當下馬拜見。」

子牙曰:「今為敵國,豈可輕易相見,老臣自有道理。」

武王看:殷郊來得勢如山倒一般,滾至面前,也不答話,直一戟刺來有聲。子牙劍急架忙迎。只一合,殷郊就祭印打來。子牙急展聚仙旗──此乃瑤池之寶,只見氤氳遍地,一派異香,籠罩上面,番天印不得下來。

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五彩祥雲天地迷,金光萬道吐虹霓。
殷郊空用番天印,咫尺犁鋤頂上擠。

子牙見此旗有無窮大法,番天印當作飛灰,子牙把打神鞭祭起來打殷郊。殷郊著忙,抽身望北面走。燃燈遠見殷郊已走坎地,發一雷聲,四方吶喊,鑼鼓齊鳴,殺聲大振。

殷郊催馬向北而走。四面追趕,把殷郊趕得無路可投,往前行山徑越窄。殷郊下馬步行,又聞後面追兵甚急,對天祝曰:「若吾父王還有天下之福,我這一番天印把此山打一條路徑而出,成湯社稷還存,如打不開,吾今休矣!」

言罷,把番天印打去。只見響一聲,將山打出一條路來。殷郊大喜,曰:「成湯天下還不能絕。」便往山路就走。

只聽得一聲砲響,兩山頭俱是周兵捲上山頂來,後面又有燃燈道人趕來。

其實這就是一種「幻化」之說。

殷郊見左右前後俱是子牙人馬,料不能脫得此難,忙借土遁,往上就走。殷郊的頭方冒出山尖,燃燈道人便用手一合,二山頭一擠,將殷郊的身子夾在山內,頭在山外。

大家要明白:費老了勁,也得應他殷郊所發的願。布了這麼大的陣,就是為了兌現他的說法。

不知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也就是:燃燈隨著破十絕陣的過程中,隨著更多人出現(包括陸壓),他自己的境界在改變!祂每破完一陣就回來打坐,祂的境界在隨著破陣的過程中在改變、淨化;在更接近於祂自己生命的本來。所以等到了「紅沙陣」的時候,祂沒解釋,祂說得武王去……
  • 如果你把《封神演義》跟《西遊記》連起來看的話,你會發覺中間有很大的連繫——表面上可沒什麼連繫。兩本書同時出現在明朝,可能有著某種因素在背後,但人的表面是沒有關係的。
  • 可以看到從「十絕陣」開始,一直到殷洪被殺,整個《封神演義》當中,這是非常大的一部份組合,後面有殷郊出現,中間就出現了第六十二回的「張山李錦伐西岐」。這兩個人沒有留下太多印象,給我的感覺就像一個過場一樣。
  • 其實,無論石磯娘娘也好,馬元也好,因為《封神演義》是在講「道」,所以在道的大系統當中什麼都有。換個角度來講,也就體會到:為什麼《封神演義》的出現,等於是對仙界的一次大清洗!
  • 第六十回「馬元下山助殷洪」,圍繞著蘇護,仙界下來了很多人,馬元就是另外一個稀奇古怪的人。
  • 《封神演義》一回套一回,等套到瘟疫出現在人間的時候,前面對應著朝廷裡出了妖怪;人間的道德水平降到急功近利、物慾橫流的一個環境。
  • 土行孫故事完了之後就遇見了瘟神,當然這裡面只講他伐西岐的過程,但,我能讀到的暗語就是:人中惡的極致,會招致瘟疫的懲罰——《封神演義》裡不是這麼說,但是前後的章節、內容、次序是這麼來的。
  • 土行孫的故事最能詮釋人中的道理,大家能從中窺視「道義」之間的關係——同樣一件事情、同樣一個客觀行為,在不同生命境界的背書下,意義完全不同。這是很值得分享的。
  • 惜春逐漸變成了一個性情孤僻的少女,不再開口說話了,賈母了解她的性情特質,讓她丹青繪圖,將大觀園畫下來。會畫畫,也依然是惜春這個生命的天性的一種投射方式,就是這個女孩她有一雙打量、觀察、審視的眼睛,她眼睛尖,雖然不聲不響,但對全局瞭然於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