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六十一回 太極圖殷洪絕命

【濤哥侃封神】第六十回(王嘉益/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6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上回主要是談馬元。朋友說:「那時候哪有藏傳佛教?」

那時候是沒有藏傳佛教。馬元是被道人帶走了。藏傳佛教是後來的宗教,而任何一種修行方法可不是人知道了才開始的,我覺得這是一個簡單的道理,而且真正修行的方法幾乎百分之百不被人知道。所以朋友問這個問題就凸顯出:人以自己為中心——就失去了事情真實本來的那一面。

其實,無論石磯娘娘也好,馬元也好,因為《封神演義》是在講「道」,所以在道的大系統當中什麼都有。換個角度來講,也就體會到:為什麼《封神演義》的出現,等於是對仙界的一次大清洗!

為什麼通天教主最後是被他師父帶走了!從此世間沒人知道通天教主。其實就是這麼個故事。

在通天教主門下當中有著不同的生命,以不同的方式進行修行。所以第六十回描繪馬元的那一段,就是講述他根本入錯門、做錯了事情,儘管他在修,又修了很長的時間。其實,告誡了今天的人:什麼叫「入錯了門」……其實出事情都源自於個體者的貪婪。

遏制自己的貪心、慾望!我還是那句話:色慾是最要命的。滲透的是情的衍生,衍生在人的這一塊肉體上,所以肉就是惡的。

真正修行的人是一開始真正遏制自己以肉身為基礎的一切,你只要能忍住,你生命的本來;你的元神的本來;你的輪迴轉世的本來就已經在那兒了。所以你不用去尋找你元神,你只要遏制你的貪慾——圍繞著色與慾衍生的一切——今天人存在的一切,你追到根上,就是這個。

但是當你加到六道輪迴當中的時候,包含著「天、地、人」的時候,就變成了「情」——七仙女下凡、青蛇、白蛇、豬八戒都是因為這個,有一個算一個。如果細查,大家就能從中品出來……

……現在大家的生活方式將在這次大疫情中出現根本上的改變,所有連鎖的東西,比如說:聯合國、聯合國衛生組織……只要是打破國家的、打破個體的、摧毀個體存在的東西,甚至很多連鎖店都將被摧毀,沒了!

為什麼?

回歸人單純的本來,回歸每一個個體者的尊嚴。

慈航設計滅殷洪 赤精子難割師徒情

詩曰:
太極圖中造化奇,仙凡迥隔少人知。
移來幻化真玄妙,懺過前非亦浪思。
弟子悔盟師莫救,蒼天留意地難私。
當時紂惡彰弭極,一木安能挽阿誰。

「太極」造化了一切。仙就是仙;凡人就是凡人,他們的差別是生命境界的隔離,是根本性的隔離。一個普通的人,生活在肉體上,當他還沒「隔離開」的時候,他根本無法體會到「人以元神為基點」時的那份玄妙。

玄妙在於無中、淨中——無跟空的概念——人慾望的一切對他都是不存在的,這時候這個人的身體就是一個完全淨化後的身體,人叫肉體,其實已不是肉體!所以,這樣的分隔,是不可跨越的。

他的不可跨越就像水跟油一樣的,往水裡倒了油,在人的眼睛裡,你怎麼看都是液體,但是水沒有力量穿越油的層面,而油也沒有力量再進入水中。

你得有師父,而在師父的呵護,在你的境界提升中,你不會再往下跑,在一個時間段裡,你不會壞掉。所以我以為:不到一定境界,根本不知道水跟油的概念——你沒有使得自己就像油一樣完全浮在水面上的時候,你如何去談及那一份玄妙呢?

「移來幻化真玄妙」,是指太極圖展現出來的那一份奇妙。那「懺過前非亦浪思」,這裡是講:過了那個時辰就沒有了!因為殷洪是被太極圖毀掉的——化成灰燼。當你走到這一步的時候就完了,時辰到了就完了,再也沒機會了。

做弟子的如果他下了誓約,毀掉誓約,如果師父救了,叫「逆天理」。我覺得這對很多宗教中的人;你有信仰追求的人,都是個借鑑。這是《封神演義》,但是他講述了一個道理:「弟子悔盟師莫救,蒼天留意地難私。」——天慈悲,地不容!天、地、人的概念。

修行的人拜師學藝也好,反正你不是師父,所以只能對弟子約束,談不上師父會怎麼樣——那是師父的事,不是你的事。你也沒資格去談師父。弟子也是人,師父也是在人的層面,而「地」在人與天之間,是不能跨越的。

「三界」講述的是太陽系,那二十八星宿可以說是三界裡面的天,來烘托三界的存在。人跳不出三界,跳不出金、木、水、火、土「五行」運行。七曜日,七顆星星(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日、月)圍繞著地球,實際上是圍繞著地球上的人。無論你看得著什麼星座,但是你跳不出去。

當時,紂王的惡到了極點,也就沒有饒恕的概念。

我以為:在當時的背景之下,商紂已經罪大惡極,天理不容。殷洪作為他的兒子,或者他師父的一個憐憫、一個私心,是無可能去逆天意而做什麼:去想挽救誰、拯救誰,這是不可能的——一木安能成大廈?

就像釋迦牟尼佛的大弟子大迦葉,看到自己家鄉的人要遭難,他想去救,那是沒用的。其實在那個故事裡面有著大迦葉的問題,看起來是憐憫,實際是情思未了。當大迦葉伸手要去救他家鄉人的時候,就是他的苦難所致,他的修行根本所在。我個人覺得就是他的情感沒去掉。

話說馬元追趕子牙,趕了多時,不能趕上。馬元自思:「他騎四不像,我倒跟著他跑?今日不趕他,明日再做區處。」

那馬元,如果他有那麼大道行,腳丫這麼跑……不可能的。所以《封神演義》故事裡面暗含著:在人的環境中看似很厲害、很不得了的,其實不一定厲害。

馬元在人的環境中給西周的眾將官都給嚇壞了——很扎眼、很倡狂、很殘暴。但,其實他的道行極低,甚至都談不上道行。他的本事有點類似障眼法,沒有人想像得高。

子牙見馬元不趕,勒回坐騎,大呼曰:「馬元!你敢來這平坦之地與我戰三合,吾定擒爾!」

馬元笑曰:「料你有何力量?敢禁我來不趕!」隨綽開大步來追。

子牙又戰三四合,撥騎又走。馬元見如此光景,心下大怒:「你敢以誘敵之法惑我!」咬牙切齒趕來。「我今日拿不著你,誓不回軍!便趕上玉虛宮,也擒了你來。」只管往下趕來。看看至晚,見前面一座山,轉過山坡,就不見了子牙。

馬元見那山甚是險峻。怎見得?有讚為證:
那山真個好山,細看處色斑斑。
頂上雲飄蕩,崖前樹影寒。
飛鳥睍睆,走獸凶頑。
凜凜松千幹,挺挺竹幾竿。
吼叫是蒼狼奪食,咆嚎是餓虎爭餐。
野猿常嘯尋鮮果,糜鹿攀花上翠嵐。
風洒洒,水潺潺,暗聞幽鳥語間關。
幾處藤蘿牽又扯,滿溪瑤草雜香蘭。
磷磷怪石,磊磊峰岩。
狐狸成群走,猿猴作對頑。
行客正愁多險峻,奈何古道又灣還。

話說馬元趕子牙,來至一座高山,又不見了子牙,跑的力盡筋酥,天色又晚了,腿又酸了,馬元只得倚松靠石,少憩片時,喘息靜坐,存氣定神,待明日回營,再做道理。不覺將至二更,只聽得山頂炮響。

正是:
喊聲震地如雷吼,燈毬火把滿山排。

馬元抬頭觀看,見山頂上姜子牙同著武王在馬上傳盃,兩邊將校一片大叫:「今夜馬元已落圈套,死無葬身之地!」

馬元聽得大怒,躍身而起,提劍趕上山來。及至山上來看,見火把一晃,不見了子牙。馬元睜睛四下裡看時,只見山下四面八方圍住山腳,只叫:「不要走了馬元!」馬元大怒,又趕下山來,又不見了。

馬元往來,跑上、跑下兩頭趕,直趕到天明,把馬元跑了一夜,甚是艱難辛苦,肚中又餓了,深恨子牙。咬牙切齒,恨不能即時拿子牙,方消其恨。

自思:「且回營,破了西岐再處。」

馬元離了高山,往前纔走,只聽得山凹裡有人聲喚叫:「疼殺我了!」其聲甚是悽楚。馬元聽得有人聲叫喊,急轉下山坡,見茂草中睡著一個女子。

馬元問曰:「你是甚人?在此叫喊。」

那女子曰:「老師救命!」

馬元曰:「你是何人?叫我怎樣救你?」

婦人答曰:「我是民婦。因回家看親,中途偶得心氣疼,命在旦夕,望老師或在近村人家討些熱湯,搭救殘喘,勝造七級浮屠。倘得重生,恩同再造。」

馬元曰:「小娘子,此處那裡去尋熱湯?你終是一死,不若我反化你一齋,實是一舉兩得。」

女子曰:「若救我全生,理當一齋。」

馬元曰:「不是如此說。我因趕姜子牙,殺了一夜,肚中其實餓了。量你也難活,不若做個人情,化你與我貧道吃了罷!」

女人曰:「老師不可說戲話。豈有吃人的理?」

馬元餓急了,那裡由分說?趕上去,一腳踏住女人胸膛,一腳踏住女人大腿,把劍割開衣服,現出肚皮。馬元忙將劍從肚臍內刺將進去。一腔熱血滾將出來。馬元用手抄著血,連吃了幾口。

在女人肚子裡去摸心吃,左摸右摸撈不著,兩隻手在肚子裡摸,只是一腔熱血,併無五臟。馬元看了,沉思疑惑。

正在那裡撈,只見正南上梅花鹿上坐一道人仗劍而來。

怎見得?有讚為證,讚曰:
雙抓髻,雲分靄靄。
水合袍,緊束絲絛。
仙風道骨任逍遙,腹隱許多玄妙。
玉虛宮元始門下,十仙首曾赴蟠桃。
乘鸞跨鶴在碧雲霄,天皇氏修仙養道。

話說馬元見文殊廣法天尊仗劍而來,忙將雙手掣出肚皮,不意肚皮竟長完了,把手長在裡面。欲待下女人身子,兩隻腳也長在女人身上。馬元無法可施,莫能掙扎。

馬元蹲在一堆兒,只叫:「老師饒命!」

文殊廣法天尊舉劍纔待要斬馬元,只聽得腦後有人叫曰:「道兄劍下留人!」

廣法天尊回顧,認不得此人是誰:頭挽雙髻,身穿道服,面黃微鬚。道人曰:「稽首了!」

廣法天尊答禮,口稱:「道友何處來?有甚事見諭?」

道人曰:「原來道兄認不得我!吾有一律,說出便知端的。

詩曰:
大覺金仙不二時,西方妙法祖菩提。
不生不滅三三行,全氣全神萬萬慈。
空寂自然隨變化,真如本性任為之。
與天同壽莊嚴體,歷劫明心大法師。」

在西方:一個准提道人,一個接引道人,正好對應《封神演義》裡面的老子和元始天尊兩個人。

道人曰:「貧道乃西方教下准提道人是也。封神榜上無馬元名諱,此人根行且重,與吾西方有緣,待貧道把他帶上西方,成為正果,亦是道兄慈悲,貧道不二門中之幸也。」

准提道人特為馬元而來。

「根行且重」,也就是說:他馬元是有根脈的(生命有來處)。

廣法天尊聞言,滿面歡喜,大笑曰:「久仰大法,行教西方,蓮花現相,舍利元光,真乃高明之客。貧道謹領尊命。」

准提道人向前摩頂受記,曰:「道友可惜五行修煉,枉費工夫!不如隨我上西方:八德池邊,談講三乘大法;七寶林下,任你自在逍遙。」

馬元連聲喏喏。准提謝了廣法天尊,又將打神鞭交與廣法天尊帶與子牙。准提同馬元回西方。不表。

且說廣法天尊回至相府,子牙接見,問處馬元一事如何。廣法天尊將准提道人的事詳細說了一遍,又將打神鞭付與子牙。

旁邊的赤精子發愁了!馬元的事辦了,殷洪的事還沒招兒呢!正說著,慈航道人來了。後面來的都是佛家的人。慈航道人就是觀世音菩薩。

赤精子在旁,雙眉緊皺,對文殊廣法天尊曰:「如今殷洪阻撓、逆法,恐誤子牙拜將之期,如之奈何?」

正話間,忽楊戩報曰:「有慈航師伯來見。」

三人聞報,忙出府迎接。慈航道人一見,攜手上殿。

行禮已畢,子牙問曰:「道兄此來,有何見諭?」

慈航曰:「專為殷洪而來。」

赤精子聞言大喜,便曰:「道兄將何術治之?」

慈航道人問子牙,曰:「當時破十絕陣,太極圖在麼?」

子牙答曰:「在此。」

我印象中,當破完陣之後,好像是老子有過一個說法:留下太極圖,有用。(記得不是太詳細)

慈航曰:「若擒殷洪,須是赤精子道兄將太極圖,須如此如此,方能除得此患。」

只能赤精子出手,因為殷洪是他的徒弟。那赤精子出手剷除這個隱患,算是赤精子的一種修行,補其過錯的緣由在其中。是因為:殷洪是他的弟子,他帶來的麻煩!所以,誰的事,誰辦。

赤精子聞言,心中尚有不忍,因子牙拜將日已近,恐誤限期,只得如此,乃對子牙曰:「須得公去,方可成功。」

「拜將日」已定,這是講「定數」。《封神演義》裡講的最根本的東西是定數,任何人都必須遵從定數——時辰一到,該幹嘛必須幹嘛!人的生、死都要讓予定數。但反過來,人的生、死就在定數中。

現在的人對這定數不看重,總覺得人的能力會有所改變,從沒有想過:人的能力在改變的本身卻是定數的展現。定數,人眼看不著,卻在我們潛在的感悟中。而人太利益,非要拿手裡能拿著的。

且說殷洪見馬元一去無音,心下不樂,對劉甫、苟章曰:「馬道長一去,音信杳無,定非吉兆。明日且與姜尚會戰,看是如何,再探馬道長消息。」

鄭倫曰:「不得一場大戰,決不能成得大功。」

一宿晚景已過。次日早,成湯營內大砲響亮,殺聲大震,殷洪大隊人馬出營,至城下,大叫,曰:「請子牙答話!」

左右報入相府。三道者對子牙曰:「今日公出去,我等定助你成功。」

子牙不帶諸門人,領一支人馬,獨自出城,將劍尖指殷洪,大喝曰:「殷洪!你師命不從,今日難免大厄,四肢定成灰飛,悔之晚矣!」

當初,殷洪拿著方天畫戟的戟尖指著姜子牙,所以姜子牙回給他,拿劍尖指他。就是「他有辱師門」,跟師父動手了。

整個闡教裡的所有人,都絕不能接受「違背師門」,這甚至超過了肉身家庭的磨難。師徒如父子,拜師,師父就是父親,那是啟悟自己生命永恆的人,而肉身的父母只是給予你肉身的載體。

很多對修行有期待的人,要很明確這個不是什麼冷血。說句難聽的話,在談冷血的時候,你就是情中的弄潮兒,被情困擾得無可奈何的人才會這麼說。

殷洪大怒,縱馬搖戟來取。子牙手中劍赴面相還。獸馬爭持,劍戟併舉。未及數合,子牙便走,不進城,落荒而逃。殷洪見子牙落荒而走,急忙趕來,隨後命劉甫、苟章率眾而來。

這一回,正是:
前邊布下天羅網,難免飛灰禍及身。

話說子牙在前邊,後隨殷洪,趕過東南,看看到正南上,赤精子看見徒弟趕來,難免此厄,不覺眼中淚落,點頭嘆曰:「畜生!畜生!今日是你自取此苦。你死後休來怨我。」

奔著「正南」而去,是跟殷洪的背景、生命有關,因為殷洪生命的來處高。

在開章第一回的時候,殷洪、殷郊他們兩人的生命之光柱可以阻擋女媧的雲路。也只有這樣的生命落生在紂王家,成為了紂王之子。生命間的相互關聯就是這樣。

所以,最後是用「太極圖」毀他。另外一個原因是:他身上穿著寶貝,低境界的刀、火、槍、水都對他無用。

忙把太極圖一抖放開,此圖乃包羅萬象之寶,化一座金橋。

太極圖展開,「化一座金橋」,就是隔絕兩個境界、兩個生命環境,毀掉他。

子牙把四不像一縱,上了金橋。殷洪馬趕至橋邊,見子牙在橋上指殷洪,曰:「你敢上橋來,與我見三合否?」

殷洪笑曰:「連吾師父在此,吾也不懼,又何怕你之幻術哉!我來了!」把馬一拎,那馬上了此圖。

殷洪在被銷毀之前,口出狂言,欺師滅祖:「我連師父都不怕,我怕你?」這句話就定格「他再也沒有機會了」。

反過來,赤精子在抖開太極圖的時候落淚(終歸是自己的弟子,他捨不得),也就是因為他捨不得,所以他把弟子看走了眼。

他為什麼落淚?因為赤精子同樣在情感之中。這是我個人理解。

這裡你可以說「殷洪因赤精子而死、而存在」,使得赤精子經過這麼一次淨化的過程。

有詩為證,詩曰:
混沌未分盤古出,太極傳下兩儀來。
四象無窮真變化,殷洪此際喪飛灰。

為什麼用「太極圖」殺他?原因是:殷洪的來處也是在「混沌未分盤古出」之前就來了。他被毀掉是件非常可憐的事情。

話說殷洪上了此圖,一時不覺杳杳冥冥,心無定見,百事攢來。心想何事,其事即至。殷洪如夢寐一般,心下想:「莫是有伏兵?」果見伏兵殺來。大殺一陣,就不見了。心下想拿姜子牙,霎時子牙來至,兩家又殺一陣。忽然想起朝歌,與父王相會,隨即到了朝歌,進了午門,至西宮,見黃娘娘站立,殷洪下拜,忽的又至馨慶宮,又見楊娘娘站立,殷洪口稱:「姨母。」楊娘娘不答應。

人中說「迷惑」,我以為有著另外一種隱喻在其中。

我們看瀕死經驗裡邊,很多人介紹說「會看到自己一生的經歷」,而且歷歷在目。我以為在那個環境中「時間不存在」了,就像人在夢中是沒有時間概念的。

我們一生中按照時間所走過的一切,在一個不存在時間的空間中展現的時候,他就可以瞬間記得。「瞬間」是用人的時間去計算,但所有內容都在其中。而觀看自己一生的「觀看者」,他不會重疊。

我以為這就是生命的玄妙,而這一切都是太極圖所造,都是「混沌未分盤古出」時的那一份造化,這一份造化不是人的語言能表達的,但是人能理解的話,也反襯過來:我們生命內在的境界,超過了我們人這個肉身、語言的載體——只能意會,不可言傳——因為一說出來,就錯!所以神仙不說話。

為什麼殷洪上到「太極圖」,會出現這種情況(心想何事,其事即至)?因為,「時間」沒了——他的三魂七魄與自己的肉身,成為另外一個狀態而存在了。

此乃是太極四象變化無窮之法:心想何物,何物便見;心慮百事,百事即至。只見殷洪左舞右舞,在太極圖中如夢如痴。赤精子看看他,師徒之情,數年慇懃,豈知有今日,不覺嗟嘆。

這就是赤精子必須經歷的一面。反過來,這也是赤精子當初為什麼去救殷洪,而看不到殷洪最終真正結局的緣由所在——赤精子被情所惑。

在赤精子跟廣成子救殷郊、殷洪的時候,他們當時看到的是殷郊、殷洪會隨著姜子牙東征,過五關去討伐紂王,但是他們卻被生命自身的「不純淨」所迷惑。而當時的赤精子跟廣成子並沒有能力意識到自己生命的不純淨。我以為這是修行當中的難處所在。

每個人都迷在自己的境界中,唯一能夠處理、避免的辦法,就是「否定自己」;另外,無論你認為自己多好的東西都不要留住它。你的思想也好、你的描述也好、你的語言也好,無論多好,都不留在心裡頭。

就像我做節目,我沒有任何稿件,所以做完就完了,腦海裡沒留任何東西(但朋友們提起來,我會有印象),這是我每天能夠跟大家分享這麼多節目的緣由所在。如果我做節目要思考:我該這麼講、該那麼講……早完了!因為自己空間場的一切、自己生命內在的一切全是被這樣的規規矩矩給占滿了,上哪兒「空」?上哪兒「無」去?

你只有把自己內心中的慾望放到你能夠理解到的「最可能沒有」的狀態,你才是空、無的——什麼東西都不進來,你才能什麼東西都能展現出來。這話可能很多朋友聽不懂了……

你什麼都有,想成功:「我想給朋友展現最好的狀況。」

「我一定要讓朋友感覺太完美了。」

完蛋了!

你不去追求這一些,你只有生命內在的感悟,它是無形的,走到哪兒說到哪兒,那是生命最「真實」的東西。不在乎自己當時的境界高、低,那東西無所謂的,因為只是一個過程,而不是擁有。

只見殷洪將到盡頭路,又見他生身母親姜娘娘大叫,曰:「殷洪!你看我是誰?」

殷洪抬頭看時,「呀!原來是母親姜娘娘!」殷洪不覺失聲曰:「母親!孩兒莫不是與你冥中相會?」

姜娘娘曰:「冤家!你不尊師父之言,要保無道而伐有道,又發誓言,開口受刑,出口有願,當日發誓說四肢成為飛灰,你今日上了太極圖,眼下要成灰燼之苦!」

這對朋友有借鑑:不要輕易去允許、承諾任何人!很多人去承諾,兌現不了,就是欺騙。

殷洪聽說,急叫:「母親救我!」

忽然不見了姜娘娘,殷洪慌在一堆。

只見赤精子大叫,曰:「殷洪!你看我是誰?」

殷洪看見師父,泣而告曰:「老師,弟子願保武王滅紂,望乞救命!」

赤精子曰:「此時遲了!你已犯天條,不知見何人叫你改了前盟。」

大家明白:赤精子展開了太極圖,他已經把自己的弟子框在太極圖上,他都不知道是誰說服了自己的弟子(違背承諾)。這就是我剛才說的:「每個人都迷在自己的境界中。」

想不迷在其中,就是不要有念頭。不要說:我一定、二定、三定要那樣……就隨波而走。

殷洪曰:「弟子因信申公豹之言,故此違了師父之語。望老師慈悲,借得一錢之生,怎敢再滅前言!」

赤精子尚有留戀之意,只見半空中慈航道人叫曰:「天命如此,豈敢有違!毋得誤了他進封神臺時辰!」

慈航道人其實是來監督的,可能是元始天尊讓他來的,他知道赤精子過不了這麻煩,所以去助師兄一臂之力。這就是赤精子為情所惑——「赤精子尚有留戀之意」。

如果赤精子不殺殷洪,連赤精子都完了。可是在封神榜裡頭有殷洪的位置,那赤精子就毀了師父的天意所定。封神榜的名字是元始天尊給出來的,但是封神榜整個這件事情的本身卻超過了元始天尊。

赤精子含悲忍淚,只得將太極圖一抖,捲在一處,拎著半晌,復一抖,太極圖開了,一陣風,殷洪連人帶馬,化作飛灰去。一道靈魂進封神臺來了。

有詩為證,詩曰:
殷洪任信申公豹,要伐西岐顯大才。
豈知數到皆如此,魂遶封神臺畔哀。

話說赤精子見殷洪成了灰燼,放聲哭曰:「太華山再無人養道修真。見吾將門下這樣如此,可為疼心!」

慈航道人曰:「道兄差矣!馬元封神榜上無名,自然有救撥苦惱之人。殷洪事該如此,何必嗟嘆。」

什麼意思?命裡注定!

你看馬元什麼都不是,但他不是命中所定之人;你看殷洪來得高,跟的師父也高,殷洪什麼都有,但是命裡注定。這同樣是在講述著修行的道理。

人的眼睛,乃至一定仙界那些生命的眼睛,當他還在受情所困惑的時候,他同樣看不到事情的真相。命裡的定數不是由人自己說。

三位道者復進相府。子牙感謝。三位道人作辭:「貧道只等子牙吉辰,再來餞東征。」

三道人別子牙回去。不表。

且言蘇侯聽得殷洪絕了,又有探馬報入營中曰:「稟元帥:殷殿下趕姜子牙,只一道金光就不見了。鄭倫與劉甫、苟章打聽,不知所往。」

且說蘇侯暗與子蘇全忠商議,曰:「我如今暗修書一封,你射進城去,明日請姜丞相劫營,我和你將家眷先進西岐西門,吾等不管他是與非,將鄭倫等一齊拿解見姜丞相,以贖前罪。此事不可遲誤!」

蘇全忠曰:「若不是呂岳、殷洪,我等父子進西岐多時矣!」

蘇侯忙修書,命全忠夤夜將書穿在箭上,射入城中。那日是南宮適巡城,看見箭上有書,知是蘇候的,忙下城,進相府來,將書呈與姜子牙。

子牙拆開觀看,書曰:

「征西元戎冀州侯蘇護百叩頓首姜丞相麾下:護雖奉敕征討,心已歸周久矣!兵至西岐,急欲投戈麾下,執鞭役使。孰知天違人願,致有殷洪、馬元抗逆,今已授首,唯佐二鄭倫執迷不悟,尚自屢犯天條,獲罪如山。護父子自思,非天兵壓寨,不能勦強誅逆。今特敬修尺一,望丞相早發大兵,今夜劫營。護父子乘機可將巨惡擒解施行。但願早歸聖主,共伐獨夫,洗蘇門一身之冤,朏護虔誠至意,雖肝腦塗地,護之願畢矣!謹此上啟,蘇護九頓。」

話說子牙看書大喜,次日午時發令:命黃飛虎父子五人作前隊;鄧九公衝左營;南宮適衝右營。令哪吒壓陣。

且說鄭倫與劉甫、苟章回見蘇護,曰:「不幸殷殿下遭於惡手,如今須得本上朝歌,面君請援,方能成功。」

蘇護只是口應:「俟明日區處。」

諸人散入各帳房去了。蘇侯暗暗打點今夜進西岐,不提。鄭倫那裡知道?

正是:
挖下戰坑擒虎豹,滿天張網等蛟龍。

話說西岐傍晚將近黃昏時候,三路兵收拾出城埋伏。伺至二更時分,一聲砲響,黃飛虎父子兵衝進營來,併無遮攩。左有鄧九公,右有南宮適,三路齊進。

鄭倫急上火眼金睛獸,拎降魔杵往大轅門來,正遇黃家父子,五騎大戰在一處,難解難分。鄧九公衝左營,劉甫大呼,曰:「賊將慢來!」

南宮適進右營,正遇苟章接住廝殺。西岐城開門,發大隊人馬來接應,只殺得地沸天翻。蘇家父子已往西岐城西門進去了。

鄧九公與劉甫大戰,劉甫非九公敵手,被九公一刀砍於馬下。南宮適戰苟章,展開刀法,苟章招架不住,撥馬就走,正遇黃天祥,不及提防,被黃天祥刺斜裡一鎗挑於馬下。二將靈魂已往封神臺去了。

眾將官把一個成湯大營殺的瓦解星散,單剩鄭倫力抵眾將。不防鄧九公從旁邊將刀一蓋,降魔杵磕定不能起,被九公抓住袍帶,拎過鞍鞽,往地上摔。兩邊士卒將鄭倫繩纏索綁,綑將起來。

這些有本事的人他得有功夫,其實他道行是受限制的。「哼哈二將」很低的,你得給他功夫,他才能哼、哈;得把「降魔杵」給搖一把,得有動作,而厲害的人沒有動作。

「金蛟剪」去剪燃燈道人的時候,燃燈道人一扭臉化成金光就沒了(但是他的鹿帶不走)。在他的功夫中,你就可以看出他的高與低。馬元要把這隻手伸出來,還得叨叭——用嘴叨叭出來的咒語那差遠去了,還得借助嘴的!所以「生命境界」是最厲害的。

西岐城一夜鬧嚷嚷的,直到天明。子牙升了銀安殿,聚將鼓響,眾將上殿參謁,然後黃飛虎父子回令。鄧九公回令:斬劉甫、擒鄭倫。南宮適回令:大戰苟章敗走,遇黃天祥鎗刺而絕。又報:「蘇護聽令。」

子牙傳令:「請來。」

蘇家父子進見子牙,方欲行禮,子牙曰:「請起敘話。君侯大德,仁義素布海內,不是不忠小信之夫,識時務,棄暗投明,審禍福,擇主而仕,寧棄椒房之寵,以洗萬世污名,真英雄也!不才無不敬羨!」

蘇護父子速曰:「不才父子多有罪戾,蒙丞相曲賜生全,愧感無地!」

彼此遜謝。言畢,子牙傳令:「把鄭倫推來。」

眾軍校把鄭倫蜂擁推至簷前。鄭倫立而不跪,睜眼不語,有恨不能吞蘇侯之意。

子牙曰:「鄭倫,諒你有多大本領?屢屢抗拒!今已被擒,何不屈膝求往,尚敢大廷抗禮!」

鄭倫大喝,曰:「無知匹夫!吾與爾身為敵國,恨不得生擒爾等叛逆,解往朝歌,以正國法。今不幸吾主帥同謀,誤被爾擒,有死而已!何必多言。」

子牙命左右:「推去斬訖號令!」

眾軍校將鄭倫推出相府,只等行刑牌出。只見蘇侯向前跪而言曰:「啟丞相:鄭倫違抗天威,理宜正法,但此人實是忠義,似還是可用之人。況此人胸中奇術,一將難求,望丞相赦其小過,憐而用之,亦古人釋怨用仇之意。乞丞相海涵!」

子牙扶起蘇侯,笑曰:「吾知鄭將軍忠義,乃可用之人,特激之,使將軍說之耳,易於見聽。今將軍既肯如此,老夫敢不如命。」

蘇護聞言大喜,領令出府,至鄭倫面前。鄭倫見蘇侯前來,低首不語。

這是禮數上的一來一往,不是對與錯,同時展現出蘇護的為人與正直,其實是對蘇護的一種驗證。鄭倫屢屢跟蘇護過不去,蘇護卻念及他的大義,他知道鄭倫是好人。去的是人,救的是人,認的是人,這是關鍵。

蘇護曰:「鄭將軍,你為何迷而不悟?嘗言:識時務者呼為俊傑。今國君無道,天愁民怨,四海分崩,生民塗炭,刀兵不歇,天下無不思叛。正天之欲絕殷商也!今周武以德行仁,推誠待士,澤及無告,民安物阜,三分有二歸周,其天意可知。子牙不久東征,弔民伐罪,獨夫授首,又誰能挽此愆尤也!將軍可速早回頭,我與你告過姜丞相,容你納降,真不失君子見機而作,不然,徒死無益。」

鄭倫長吁不語。蘇護復說,曰:「鄭將軍,非我苦苦勸你,可惜你有大將之才,死非其所。你說:忠臣不事二君。今天下諸侯歸周,難道都是不忠的?難道武成王黃飛虎、鄧九公俱是不忠的?必是君失其道,便不可為民之父母,而殘賊之人稱為獨夫。今天下叛亂,是紂王自絕於天。況古云:良禽擇木,賢臣擇主。將軍可自三思,毋徒伊戚。天子征伐西岐,其藝術高明之士、經天緯地之才者,至此皆化為烏有,此豈人力為之哉!況子牙門下多少高明之士、道術精奇之人,豈是草草罷了!鄭將軍不可執迷,當聽吾言,後面有無限受用,不可以小忠、小諒而已。」

鄭倫被蘇護一篇言語,說得如夢初覺、如醉方醒,長嘆曰:「不才非君侯之言幾誤用一番精神。只是吾屢有觸犯,恐子牙門下諸將不能相容耳。」

蘇護曰:「姜丞相量如滄海,何細流之不納。丞相門下,皆有道之士,何不見容。將軍休得錯用念頭。待我稟過丞相就是。」

有道之士,絕不會因為別人的行為,自己非要去報復。

蘇護至殿前打躬,曰:「鄭倫被末將一番說肯歸降,奈彼曾有小過,恐丞相門下諸人不能相容耳!」

子牙笑曰:「當日是彼此敵國,各為其主,今肯歸降,係是一家,何嫌隙之有。」忙令左右傳令:「將鄭倫放了,衣冠相見。」

少時,鄭倫整衣冠,至殿前下拜,曰:「末將逆天,不識時務,致勞丞相籌畫,今既被擒,又蒙赦宥,此德此恩,沒齒不忘矣!」

子牙忙降階扶起,慰之曰:「將軍忠心義膽,不佞識之久矣!但紂王無道,自絕於天,非臣子之不忠心於國也!吾主下賢禮士,將軍當安心為國,毋得以嫌隙自疑耳!」

不疑他人,同樣是一份道德。

鄭倫再三拜謝。子牙遂引蘇侯等至殿內,朝見武王。行禮稱臣畢,王曰:「相父有何奏章?」

子牙啟曰:「冀州侯蘇護今已歸降,特來朝見。」

武王宣蘇護上殿,慰曰:「孤守西岐,克盡臣節,未敢逆天行事,不知何故,累辱王師。今卿等既捨紂歸孤,暫住西土,孤與卿等當共修臣節,以俟天子修德,再為商議。相父與孤代勞,設宴待之。」

是因為蘇護的身分——他的女兒是王后——所以姜子牙要有這樣的禮儀。

子牙領旨。蘇侯人馬盡行入城,西岐雲集群雄。不提。

且言汜水關韓榮聞得此報,大驚!忙差官修本,赴朝歌城來。不知吉凶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你看姜子牙,排兵布陣,(用人)分得很清楚,當遇見仙了,這些「人」都不出來了,包括武王很多兄弟,都是練武的,但是他們都不上戰場。等過「萬仙陣」之後,都是那些人在打。我以為裡面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一個「生命境界」的問題——上位境界的生命不會管下面的生命。
  • 也就是:燃燈隨著破十絕陣的過程中,隨著更多人出現(包括陸壓),他自己的境界在改變!祂每破完一陣就回來打坐,祂的境界在隨著破陣的過程中在改變、淨化;在更接近於祂自己生命的本來。所以等到了「紅沙陣」的時候,祂沒解釋,祂說得武王去……
  • 如果你把《封神演義》跟《西遊記》連起來看的話,你會發覺中間有很大的連繫——表面上可沒什麼連繫。兩本書同時出現在明朝,可能有著某種因素在背後,但人的表面是沒有關係的。
  • 可以看到從「十絕陣」開始,一直到殷洪被殺,整個《封神演義》當中,這是非常大的一部份組合,後面有殷郊出現,中間就出現了第六十二回的「張山李錦伐西岐」。這兩個人沒有留下太多印象,給我的感覺就像一個過場一樣。
  • 第六十回「馬元下山助殷洪」,圍繞著蘇護,仙界下來了很多人,馬元就是另外一個稀奇古怪的人。
  • 《封神演義》一回套一回,等套到瘟疫出現在人間的時候,前面對應著朝廷裡出了妖怪;人間的道德水平降到急功近利、物慾橫流的一個環境。
  • 土行孫故事完了之後就遇見了瘟神,當然這裡面只講他伐西岐的過程,但,我能讀到的暗語就是:人中惡的極致,會招致瘟疫的懲罰——《封神演義》裡不是這麼說,但是前後的章節、內容、次序是這麼來的。
  • 土行孫的故事最能詮釋人中的道理,大家能從中窺視「道義」之間的關係——同樣一件事情、同樣一個客觀行為,在不同生命境界的背書下,意義完全不同。這是很值得分享的。
  • 惜春逐漸變成了一個性情孤僻的少女,不再開口說話了,賈母了解她的性情特質,讓她丹青繪圖,將大觀園畫下來。會畫畫,也依然是惜春這個生命的天性的一種投射方式,就是這個女孩她有一雙打量、觀察、審視的眼睛,她眼睛尖,雖然不聲不響,但對全局瞭然於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