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典集錦】

國宴上的交際辭令 穆公詠小宛 重耳唱大海

文/杜若
宋 李唐《晉文公復國圖》之「宋襄公贈晉文公以馬二十乘」局部。(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7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這是一場著名的國宴。流亡在外的晉國公子重耳來到了秦國,秦穆公設宴款待重耳。在宴會上,穆公和重耳賦詩言志,彼此吟誦《詩經》,展現了一系列完美的交際辭令。

晉國公子重耳為避內亂,在外流亡了十九年。這一年,他離開楚國來到了秦國。秦穆公有意幫助他回國即位,於是設宴款待他,並提出了與他聯姻之事,將秦國的公主,也就是自己的女兒懷嬴嫁給他。重耳答應了這樁婚事。之後,秦穆公再次設宴招待重耳。

宴會當天,重耳原本要請舅舅一起赴宴,狐偃說:「吾不如衰之文也,請使衰從。」狐偃說他的文辭修養比不上趙衰,讓重耳帶趙衰去參加國宴。然而宴會上,秦穆公接連罵了五個「可恥」。

「秦伯享公子如享國君之禮,子余相如賓。卒事,秦伯謂其大夫曰:『為禮而不終,恥也。中不勝貌,恥也。華而不實,恥也。不度而施,恥也。施而不濟,恥也。恥門不閉,不可以封。非此,用師則無所矣。二三子敬乎!』」——《國語‧晉語四》

據《周禮註疏》所言:「出接賓曰擯,入贊禮曰相。」擯相,亦作儐相。當賓客蒞臨宴會之時,作為東道主理應安排司儀出來迎接,是為「儐」;引導賓客進入宴會現場,還必須有司儀贊禮,是為「相」。

秦穆公對重耳以國君之禮相待,當重耳帶著趙衰到來時,卻發現沒有儐相,那怎麼入席呢?就在這時,善於文辭的趙衰急中生智,擔任儐相。「子余相如賓」,子余即趙衰。東道主設宴禮儀不周,由賓客出面擔任儐相。這件事讓秦穆公感到顏面盡喪。於是他一連責罵了五個「恥」字。

秦穆公對他的大夫們說:「安排了筵席卻沒有安排儐相,為禮善始而不能善終,這是可恥的。表面上看似很客氣,但內心的敬意沒有表現出來,情貌相違表裡不一,這是可恥的。筵席雖然華麗,卻沒有實在的東西,這是可恥的。不度自身的能力就施德於人,這是可恥的。想要施德卻又沒能兌現,這是可恥的。不關閉這道可恥之門,就不足以立國。否則對外出兵,就不會取得成功。你們要重視起來,謹慎對待這五恥之門啊。」

秦穆公的這番「五恥」之論,或許既是為了提醒自己,也是為了告誡他的臣子們,要認真對待禮儀,不可偏廢。

由於東道主設宴失禮,第二天秦穆公又重擺國宴,招待重耳。

春秋時期,在正式的外交場合,貴族以賦詩交談,顯得格外莊重典雅。儘管並不是每一首《詩經》的詩文都講到國事,但很多詩文被貴族作為雅言或交際辭令,拿到正式場合詠唱。賦詩言志,藉助詩文婉轉地表達心意,又顯得文質彬彬,很有文辭修養。這個賦詩外交是春秋戰國的一大亮點。

宴會上,秦穆公便賦了《采菽》中的幾句詩文:

「君子來朝,何賜予之?雖無予之,路車乘馬。」——《小雅‧采菽》

秦穆公吟誦《采菽》,表示願意幫助重耳回國成為諸侯。從穆公引用的詩文看,很可能重耳來到秦國後,穆公也贈予了他車馬。這和當年齊桓公和宋襄公以禮接待重耳一樣,以豐厚的饋贈表示對他的尊重。只是秦穆公沒有直說,而是藉助《采菽》詩文說出了贈車之事。

《采菽》詩文講述的核心故事是,尊貴的周天子賜予諸侯命服,也就是按照不同的爵位賞賜相應的禮服,在如此鄭重的場合演奏詠唱的詩歌即是《采菽》。

趙衰聽出了其中的弦音,立即讓重耳下堂行禮拜謝。秦穆公也立即起身下堂回禮。趙衰說道:

「君以天子之命服命重耳,重耳敢有安志?敢不降拜?」——《國語‧晉語四》

趙衰的思是,「您用周天子賜予諸侯命服的詩文來對重耳許諾,他哪裡敢有苟安的想法,不努力去做呢?又怎敢不下堂拜謝呢?」拜謝之後回到堂上,趙衰讓重耳吟誦了詩文《小雅‧黍苗》:

「芃芃黍苗,陰雨膏之!」——《小雅‧黍苗》

「生機蓬勃的黍苗啊,正仰天企盼著雨水的潤澤。」此詩文隱寓重耳企盼穆公之心切,猶如黍苗盼望天降甘霖。從一唱一和的賦詩中,秦穆公體會到了重耳的求援之心,所以說了一句:「知子欲急返國矣。」我知道你急切地盼望著,想要返回晉國啊。

重耳賦詩之後,趙衰即向秦穆公提出了談判的條件,希望能得到秦穆公的支持。他說:

「重耳之仰君也,若黍苗之仰陰雨也。若君實庇蔭膏澤之,使能成嘉穀,薦在宗廟,君之力也。君若昭先君榮,東行濟河,整師以復強周室,重耳之望也。重耳若獲集德而歸載,使主晉民,成封國,其何實不從。君若恣志以用重耳,四方諸侯,其誰不惕惕以從命!」——《國語‧晉語四》

趙衰表示,若能得到秦國庇護,重耳順利回國即位,晉國將向秦國開放過境通道,改變昔日晉獻公所制定的國策,即遮斷東路、阻擊秦國東進。重耳即位後,將允許秦軍東渡黃河,取道晉境直搗洛邑。晉國承認秦國在四方諸侯中的主導地位,有意願協助秦國實現霸業。

對於晉國提出的條件,秦穆公感嘆道:「是子將有焉,豈專在寡人乎!」晉君之位是命中注定的,哪兒是我穆公的功勞呢。秦穆公尊重天命,知道一個人能夠取得成功,離不開上天所命,上天的庇護。

接著秦穆公便賦了《小雅‧小宛》的首章《鳩飛》:

「宛彼鳴鳩,翰飛戾天。我心憂傷,念昔先人。明發不寐,有懷二人。」——《小雅‧小宛》

穆公以詩達意,我心憂傷徹夜難眠,一直思念著兩個人。這裡的「二人」指的是重耳的先父晉獻公與亡姊穆姬。穆公以這兩句詩,向重耳表明:念在已故的岳丈晉獻公,以及我妻子穆姬的情分上,我願意幫你回國即位。

穆公賦《小宛》後,重耳緊接著賦詩曰:

「沔彼流水,朝宗於海。」——《小雅‧沔水》

重耳引詩文,直抒心意:我對您的崇敬,猶如滔滔江水朝宗大海,無時無刻,綿延不絕。

秦穆公聽了很感動,當即賦詩唱和道:

「王於出征,以佐天子。」——《小雅‧六月》

《六月》歌頌的是西周賢臣尹吉甫北伐玁狁,輔佐周宣王復興文武大業,中興周朝。秦穆公借詩文預言重耳日後為君,必能稱霸諸侯,匡佐天子。

趙衰替重耳回覆穆公,說道:

「君稱所以佐天子匡王國者以命重耳,重耳敢有惰心,敢不從德。」——《國語‧晉語四》

趙衰說,穆公您把輔佐天子,匡扶王國的期待放在重耳身上,重耳一定全力以赴,不會怠惰。

在這場國宴上,秦穆公和重耳將《詩經》詩文運用得淋漓盡致,強者沒有咄咄逼人,弱者也不卑不亢,彼此彬彬有禮。借詩文談朝政談義理,既增進了情分,又談妥了國事。春秋貴族的辭令之妙,令後世嚮往。

參閱資料:
《國語‧晉語四》卷十
《史記‧晉世家》卷三十九
《左傳‧僖公二十三年》
《周禮註疏》卷三十八@*#

點閱【漢典集錦】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氣備四時 與天地日月鬼神合其德;教垂萬世 繼堯舜禹湯文武作之師」是大成殿讚頌孔子的楹聯。還有許多廟寺的楹聯,可知講的主角兒是誰嗎?
  • 新年元旦新桃換舊符,家家戶戶最常見的單字斗方春貼是哪個字呢?摘冠的當屬「福」字。這個福字不僅是庶民百姓熱愛,也為朝廷皇室鍾愛。為什麼從帝王到庶民家,新年都尚「福」迎「福」呢?在中華文化中「福氣」到底從何而來?
  • 「打牙祭」的說法從何來?商號每個月可能都能「打牙祭」,這和「作牙」有關,那為何又與財神緊相繫呢?
  • 聖誕老人駕著汽車雪橇,飛到美國給孩子們派禮物。不料,汽車的引擎掉落,雪橇在紐約中央公園「擱淺」了。
  • 冬至是二十四節氣的開端、領頭的節氣。「冬至」有什麼具體表現呢?「冬至一陽生」只是一個陰陽五行的玄虛概念嗎?還是一種可以實際觀察到的、甚至「捕捉到」的節氣現象呢?
  • 「旗亭畫壁」的唐詩典故,傳說了盛唐時王昌齡、高適和王之渙等三位邊塞詩人的成就,引人造下了這樣的故事,為他們三人一比高下。王之渙《涼州詞》神思飛揚,壯采深情,奇景和情味令人難忘,資添茶餘飯後的談趣。
  • 圍棋,是中國古代一大發明。晉代張華《博物志》說:「堯造圍棋,以教子丹朱。或云,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圍棋以教之。」可知,上古早有圍棋之遊藝了。
  • 寒來暑往,秋收冬藏;閏餘成歲,律呂調陽——「天人合一」、「陰陽調和」是中華文化的精髓,悠遠又無垠的宇宙是生命的來處,天地人間是人返本歸真的道場。啟蒙書《千字文》的內涵展現哪些中華文明的精髓呢?
  • 春秋時期,衛國國君衛襄公(?—前535年)訪問楚國。衛國大夫北宮文子,即北宮佗,也隨襄公出訪。在楚國,北宮文子從楚國令尹圍(?—前529年)的儀表,看出了他的不臣之心,並預知此人不會善終。
  • 春秋時期,楚軍戰敗,一名楚國戰俘被囚禁在晉國二年。一天,晉景公視察時發現了他。經過一席之談,在範文子的建議下,景公決定釋放楚囚回國。在這名楚囚的協助下,晉楚罷戰,二國結盟修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