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都靈王宮:巴洛克風格的傑作

文:傑夫‧珀金(Jeff Perkin)翻譯:文青衿
坐落於城堡廣場(Piazza Castello)的都靈王宮,堅固而優雅的新古典主義外觀在開闊的磚石廣場上散發著白色的光芒。外牆的粗線條和微妙的細節似乎是在有意掩飾建築內部奢華精美的巴洛克風格房間。(Tim Tregenza/CC BY-SA 3.0)
font print 人氣: 2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都靈王宮(Royal Palace of Turin)建於16世紀意大利文藝復興晚期,兩個多世紀以來一直是薩沃伊王朝(Savoy Dynasty)的中心。薩沃伊王朝在都靈及其周邊地區建造了二十多座宅邸與宮殿,而都靈王宮有如其王冠上的一顆璀璨明珠。

王宮位於都靈具有歷史和文化意義的城堡廣場(Piazza Castello)內【註1】,它堅固而優雅的新古典主義外觀在開闊的磚石廣場散發著白色的光芒。外牆的粗線條和微妙的細節似乎刻意掩飾著建築內部種種的華麗與精緻,以及那待人觀瞻的巴洛克風格房間。

都靈王宮有著許多意大利巴洛克設計風格的巔峰之作,現已成為系列博物館。

宮殿殿址位於阿爾卑斯山城都靈的中心地帶。宮殿由維托里奧‧阿梅代奧二世(Vittorio Amedeo II)、卡洛‧埃馬努埃萊三世(Carlo Emanuele III)和維托里奧‧阿梅代奧三世(Vittorio Amedeo III)於16世紀建造,宮殿內部後來由建築師菲利波‧朱瓦拉(Filippo Juvarra)以巴洛克風格進行了現代化改造。這位多才多藝的建築師設計了許多有口皆碑的意大利教堂和宮殿、舞台布景以及精美的洛可可風格的設計典範。

宮殿的宴會廳寬綽華麗,由八盞閃亮的水晶燭台吊燈裝飾點亮。屋頂設計細節豐富,以凹陷內嵌式面板搭建天花板,營造了深度和繁復性,同時與地板的框格設計遙相呼應。巨大的白色圓柱矗立於地板與天花板之間,在金色飛簷和青銅柱頭下方,牆壁頂部,一幅連續的舞女壁畫組圖在牆壁頂部延伸。

都靈王宮的宴會廳寬綽華麗,由八盞閃亮的水晶燭臺吊燈裝飾點亮。屋頂設計細節豐富,以凹陷內嵌式面板搭建天花板,營造了深度和繁複性,同時與地板的框格設計遙相呼應。巨大的白色圓柱矗立於地板與天花板之間,在金色飛簷和青銅柱頭下方,牆壁頂部,一幅連續的舞女壁畫組圖在牆壁頂部延伸。(Guilhem Vellut/CC BY 2.0)

都靈王宮的樓梯由貝內代托‧阿爾菲里(Benedetto Alfieri)設計建造,作為通往國家元首的辦公室的通道。西班牙王室的雕塑傲然矗立在後殿中,在高聳的空間中註視著遊客。隨著層級的提升,黃色和淡粉色色調隨著發生微妙變化,給每一層的牆壁都創造了額外的維度。

都靈王宮的樓梯由貝內代托‧阿爾菲里(Benedetto Alfieri) 設計建造,作為通往國家元首的辦公室的通道。西班牙王室的雕塑傲然矗立在後殿中,在高聳的空間中註視著遊客。隨著層級的提升,黃色和淡粉色色調隨著發生微妙變化,給每一層的牆壁都創造了額外的維度。(Guilhem Vellut/CC BY 2.0)

聖體裹布教堂

都靈王宮已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是著名的聖體裹布教堂(Chapel of the Holy Shroud)的所在地。聖體裹布教堂於17世紀列歸為都靈王宮的一部分。教堂的建築設計是數學家暨建築師瓜里諾‧瓜里尼(Guarino Guarini)巧妙運用幾何視覺的壯舉。登上不同的樓層後,便是由無數拱門、窗戶構成塔樓的穹頂和尖頂。而其內部具有宗教意義的設計可以說是一部由數學關係、符號和圖案交織的交響樂。

聖體裹布教堂於17世紀收歸都靈王宮。由意大利建築師瓜里諾‧瓜里尼(Guarino Guarini)建造,複雜穹頂採用大理石塊工程設計,以自支撐方式互鎖。塔式的多層設計包括每層構成的不同幾何圖形均與其它層形成對比。起伏和緩平滑的拱形大窗的上方,是形狀紛繁交錯的小窗,再往上,便是建築聳入雲端的尖頂。1997年的一場大火嚴重損壞了教堂,後歷時28年才完成的巨量的修復工作。(Guilhem Vellut/CC BY 2.0)

聖體裹布教堂複雜的穹頂採用大理石塊工程設計,以自支撐方式互鎖。塔式的多層設計包括每層構成的不同幾何圖形均與其它層形成對比。起伏和緩平滑的拱形大窗的上方,是形狀紛繁交錯的小窗,再往上,便是建築聳入雲端的尖頂。1997年的一場大火嚴重損壞了教堂,後歷時28年才完成巨量的修復工作。

穹頂內壁的圖案絕倫之美。層層的大理石構造螺旋式上升,在高遠處的上方塔樓中央形成一個金色圓點;中心的鴿子的造型代表聖靈。

聖體裹布教堂超凡脫俗的內飾展示了穹頂內壁圖案的絕倫之美。 層層的大理石構造螺旋式上升,在高遠處的上方塔樓中央形成一個金色圓點; 中心的鴿子的造型代表聖靈。 教堂的建築師瓜里諾‧瓜里尼(Guarino Guarini) 是數學家兼牧師。瓜里尼致力於創造具有數學和宗教意義的建築,在聖體裹布教堂這項傑作的形式和光線中輕易可見。 (Guilhem Vellut/CC BY 2.0)

王家軍械庫

都靈王家軍械庫是由巴洛克式建築師菲利波‧朱瓦拉(Filippo Juvarra)於1733年設計的。華麗氣派的拱形天花板位於大理石棋盤式地面的正上方,從王宮延伸至夫人宮(Palazzo Madama)。這座大廳擁有超過5,000件歷史悠久的武器和盔甲,是世界上最為著名的收藏博物館。

都靈王家軍械庫是由巴洛克式建築師菲利波‧朱瓦拉(Filippo Juvarra)於1733 年設計的。華麗氣派的拱形天花板位於大理石棋盤式地面的正上方,從王宮延伸至夫人宮(Palazzo Madama)。這座大廳擁有超過5,000件歷史悠久的武器和盔甲,是世界上最為著名的收藏博物館。(Guilhem Vellut/CC BY 2.0)

藝術品

都靈王宮收藏了大量的藝術品,從地面延展到天花板,宮殿處處都以精美的設計和精湛的工藝裝飾。十七世紀的掛毯、壁畫、精緻的灰墁塗料設計、繪畫和精美的花瓶充滿了宮殿的許許多多獨特的房間和宏偉的大廳。它的博物館中收藏著無價的文物,其中包括達芬奇的自畫像和都靈的聖體裹布。

這座以法國王室建築為藍本的富麗堂皇的大廳曾通往維托里奧‧阿梅代奧二世(Vittorio Amedeo II)的房間。它以丹尼爾畫廊(Galleria del Daniel)命名,是由於17 世紀的藝術家丹尼爾‧塞特(Daniel Seiter)彩繪了其天花板。塞特的天花板上描繪了丘比特(Jupiter)、阿波羅(Apollo)和以塞特的讚助人阿馬德奧二世(Amadeo II)為特色的「神化英雄」。一條長長的金色簷口線將天花板和牆壁上的金色邊框精美地連接起來。(Ambra75/CC BY-SA 4.0)
王家軍械庫壯觀的油畫天花板上有描繪埃涅阿斯故事的場景和著名的畫作《人的生命寓言》。畫作由克勞迪奧‧弗朗切斯科‧博蒙特(Claudio Francesco Beaumont)繪製,順著大廳的拱形天花板延伸,天花板上鑲有精緻的漩渦花飾框架和華貴的塗金灰墁塗料作品。(Guilhem Vellut/CC BY 2.0)
在曾經是王家盥洗室的地方,金光閃閃的塗金灰墁裝飾框住具有裝飾性的古典中式面板和大鏡子。這間洛可哥風格的盥洗室也是由菲利波·朱瓦拉(Filippo Juvarra) 設計,以風景畫的天花板為特色,中心提升至高空,天花板上畫有飄飛的神話人物。(Ambra75/CC BY-SA 4.0)
宮殿的王座室被金色和深紅色覆蓋,展示了王宮的奢華。在極度裝飾和多鏡的空間中,寶座本身在天篷下看起來很小。設計複雜的金色圍欄將國王的座位與那些站在他面前的人隔開。(Guilhem Vellut/CC BY 2.0)

作者簡介:
傑夫‧珀金(Jeff Perkin)是一位圖形藝術家和綜合營養健康教練。若要聯繫他,可登錄網站:WholySelf.com。

註解:
【註1】城堡廣場(英語:Piazza Castello)是意大利都靈的主要廣場,位於該市的歷史中心,周圍有一些重要的公共建築,如王宮和夫人宮。

原文摘自:The Italian Baroque at the Royal Palace of Turin 發表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由於要滿足顯赫人士的要求,拉斐爾不能推託上述工作,更不用說他的私人利益也使他無法拒絕;然而與此同時,他從未中止在教宗居室和大廳的系列創作;在那裡,他手下總有一批人將他的設計付諸實施,他自己則監督一切,盡最大努力輔助完成這一巨製。
  • 丘奇開始作畫時,正值多數偉大的思想家仍能看到造物主創造萬物之手的時代。當時的人們欣賞丘奇的作品《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脈》都覺得好像在看出自神之手的全新作品。
  • 1962年,一位事業有成的建築承包商賴訥‧溫克勒(Reiner Winkler)買下了他的第一件象牙藝術品,這件作品出自於一幅15世紀描繪耶穌誕生的哥德式雙聯畫。自此他便和象牙藝術結下了不解之緣。從一件來自法國幾寸高的小作品開始,溫克勒成為了至今世界上最大的私人象牙雕塑收藏家。
  • 拉斐爾看到丟勒的銅版畫,希望藉由這種藝術形式展現自己的作品,於是讓博洛尼亞的馬坎托尼奧(Marc’ Antonio)對這種手法進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後者由此成為技巧傑出的銅版畫大師,拉斐爾委託他為自己的早期作品製作版畫,如素描「殉道嬰孩」(The Innocents)、「最後晚餐」(Last Supper)、海神(Neptune)和遭滾油煎熬的聖切奇莉亞。
  • 「床」這件不起眼的家具,通常是文學和藝術作品背景的一隅。事實上,在安徒生童話《豌豆和公主》(The Princess and the Pea)和經典的《一千零一夜》(The Arabian Nights,又譯《天方夜譚》)中,「床」是故事的舞台。而且,來自世界各地的畫作中,我們也發現藝術家描繪沉睡者、戀人、孩童、垂死者或死者,每一個角色都是在床上。
  • 拉斐爾繪製了一幅大畫,畫的是教宗良十世和兩位紅衣主教朱利奧‧德‧美第奇(Giulio de’ Medici)與德‧羅西(de’ Rossi)。人物形象不像是出自畫筆,而是從畫面中凸現出來,具有飽滿的立體感;畫中有堆疊的天鵝絨(披風),教宗法衣的錦緞光澤閃耀、摩挲作響,襯裡的毛皮柔軟自然,金線和蠶絲彷彿不是敷色繪成,而是真材實料;還有一本羊皮紙的泥金裝飾手抄《聖經》,比實物還要逼真;另有一個鍛銀的小鈴鐺,精美得無法言表。畫中物件還包括教宗座椅上拋光的金球,明亮可鑑,映射出窗外的光線、教宗的肩膀和房間四壁。所有這些東西都畫得如此精到,毋庸置疑,沒有哪位大師能出其右。
  • 十九世紀初即位稱帝的拿破侖(Napoleon Bonaparte,1769—1821年)提倡古代羅馬式宏偉高貴的藝術風格。1803年,拿破侖在羅浮宮內設置讓民眾都可參觀王室收藏品的「拿破侖博物館」,是國家藝術博物館的正式成立,也是其理想中歐洲大帝國公民的藝術聖地。拿破侖軍隊縱橫全歐洲,每征服一個國家,就帶回當地的貴重藝術品。
  • 凡爾賽宮的後院深處有著一座擁有精緻花園和亭閣的小特里亞農宮(the Petit Trianon),展示了1700年代歐洲花園設計如何以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過渡:西側是正統的法式園林,平靜中流露著蓬勃朝氣;東側英式景觀花園則有如詩畫般的浪漫風采。
  • 「古典」(classic,classism)一詞,含有傳統的、典範的意涵,通常是指來源於古代希臘、羅馬藝術美的價值或風格。最早用於文學,十七世紀以後才運用在美術上,當時的學院普遍認為古代希臘羅馬的藝術已為未來立下典範,如文藝復興也是受到古藝術的啟發,才從中世紀的不成熟走向藝術的鼎盛。所以「古典主義」或「新古典主義」,都是指受古希臘、羅馬文學、美術、建築等藝術影響的思潮、審美觀和藝術風格,其特徵在追求完美與永恆的價值,強調理性、秩序、明晰,形式上偏好結構的單純、平衡與比例的整體諧和;精神上則崇尚尊嚴、高貴、平和等內斂性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