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孩子在家受教育 會發現世界很美麗

人氣 1689

【大紀元2022年08月18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公立學校系統正在『教唆』兒童『走向性混亂』。」卡梅倫說。

辯論會發言者認為:「家長不應該告訴學校他們應該教什麼。」

柯克‧卡梅倫說:「在大多數地方,公立學校系統已經變得如此糟糕,他們是在教唆而不是教育,教唆性混亂和左派政治,而不是進行任何追求真、善、美的真正教育。」

今天我將採訪柯克‧卡梅倫(Kirk Cameron),他是新紀錄片《家庭教育在覺醒》(The Homeschool Awakening)的執行製片人和主角。他以在20世紀80年代的情景喜劇《成長的煩惱》中飾演的角色而聞名。

卡梅倫說:「歷史告訴我們,誰控制了教科書,誰就控制了未來。」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

楊傑凱:柯克‧卡梅倫,歡迎你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卡梅倫:謝謝你,先生,很高興能與你交談。我是你的一個傾慕者,感謝你邀請我參加這個節目。

早期教育一直在家裡進行

楊傑凱:嗯,你拍了這部新電影,《家庭教育在覺醒》,它讓我印象深刻,因為這是一部非常鼓舞人心的作品,並且坦率地說,就像是一桌有趣的滿漢全席,集合了採用家庭教育的人可以和他們的孩子一起做的各類事情,我認為這實在是太好了,因為我自己有時想知道,這些人是如何做到的?例如,我曾採訪過薩姆‧索博(Sam Sorbo),關於如何以正確方式進行家庭教育,她有諸多的論述。

但是,很多人在心裡想,「好啊,那當然,好萊塢有的是錢,這些人可以使之成為現實。」我想你也面臨同樣的挑戰。普通的、典型的一般民衆真的能搞家庭教育嗎?

卡梅倫:能啊!在美國,我們幾百年來都是如此。早期教育總是在家裡進行的。這是私人的事情,當然不是由政府決定和資助的事情,直到後來(發生了變化)。(之前)父母把塑造孩子的心靈和思想視為一項神聖的職責。

他們並不是單槍匹馬完成的。他們在社區與其他家庭一起實施,他們把整個世界視作他們的教室。從而,他們正在學習經濟學,以及所有關於科學和生物學的知識。他們正在學習歷史,以幫助他們了解如何走向未來。

瘟疫大流行讓家長知道了學校教育

由父母處於領導地位、而不是聯邦政府處於領導地位的教育原則,出現了爆炸性增長和回歸。我們已經看到這種情況,瘟疫大流行讓家長坐到了前排,讓他們看到了公立教育一直以來的教育內容,很多家長感到不滿。

楊傑凱:我們來談一談其中的幾件事吧。例如,Twitter上有一個帳戶,名叫Libs of TikTok,它把所有這些公立學校教師的視頻發布到上面,教師們其實表達的是,「我已經控制了你的孩子,由我來告訴他們應該相信什麼。」都是那種東西,你怎麼看?

卡梅倫:嗯,我們在紀錄片《家庭教育在覺醒》中講述了一位母親的故事,她的父親實際上在政治上很活躍,他正在參與推動一項法案,該法案要求一旦有人傳授露骨的材料,必須提醒家長。她認為這是一個一目瞭然的問題,人人都會同意這一點。

在訴訟過程中,有人大聲朗讀了一個露骨材料的例子,他們停止了訴訟,因為材料如此露骨,任何18歲以下的人都被帶離房間。然後教師工會的代表責備家長說:「你們不能告訴我們如何教育你們的孩子。我們是有學位的專家。你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少管閑事!我們會做出決定。」這時她發現,存在一整套的議程,並不是要做對孩子們最有益的事情。於是,她停了孩子們的課。

楊傑凱:嗯,我記得這件事,太離譜了,因為他們停止了訴訟,因為家長顯然是在閱讀露骨的材料,然而這是在學校裡實際教授的內容。教科書裡不能寫這種東西,對吧?

公立學校似在教唆性混亂和左派政治

卡梅倫:我知道,真的是這樣。《家庭教育在覺醒》並不是攻擊公立學校系統。公立學校有好的老師。我的父親是一名公立學校教師,而且我的祖父母也是公立學校教師。但總的來說,這個系統正在與這些好老師和家庭作對,並破壞我們想傳遞給孩子們的價值觀。

在大多數地方,公立學校系統已經變得如此糟糕,他們是在教唆而不是教育,教唆性混亂和左派政治,而不是進行任何追求真、善、美的真正教育。

楊傑凱:你所說的「教唆」到底是什麼意思?它已經成為一個有爭議的詞。我的意思是,顯然這是一個「煽動挑釁性」的字眼。你的意思是什麼?

卡梅倫:嗯,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調查一些課程,你會發現數學不再僅僅是數學了,歷史也不再僅僅是歷史了。相反,有一些意識形態和世界觀正在通過數學課、歷史課來構建,教育孩子們為自己的膚色感到內疚,或者讓他們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並因膚色而產生一種受害者心態,或者教他們恨我們的國家,或者恨上帝,或者恨那些使家庭、教會和國家繁榮了數千年的猶太基督教的道德標準。

這些都是家長不滿意的地方,他們不願再接受這套玩意了。於是,家長們領導發起了一場運動,要奪回他們孩子教育的領導地位,不僅要規定他們希望孩子學習的內容,還要規定他們孩子的學習方式。他們想親力親為。這就是這個國家變得如此強大和如此自由的方式。如果我們想保持這種方式,就不能把教育外包給一個有完全不同價值觀和目的的聯邦政府。

楊傑凱:有一件事我確實想提一提,你確實說過你有一個親戚在公立學校系統,但是你實際上在鏡頭前把公立學校系統描述為頭號公敵,這實際上引起了相當大的反響。

把孩子送到學校 發現信仰及價值觀被破壞

卡梅倫:當你把你的孩子送到學校或保姆那裡時,你對這些人的信任度非常高。當許多家長看到他們的孩子正在學習什麼,看到他們的信仰、價值觀和世界觀是如何被破壞的時候,這種信任被毀掉了。

因此,他們把教育重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想讓他們的孩子被種族理論或者改頭換面的思想所淹沒,或讓孩子們被告知他們可以決定自己是男孩還是女孩,或學會憎恨自己的國家,認為我們的歷史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壞思想。

他們希望孩子們了解真正的歷史,其中有好的、有壞的,也有醜陋的,明白美國的問題是普遍性的,在我看來,這問題來自於每個人的內心,也就是所謂的自私、驕傲和貪婪,我們需要解決這些問題,但是美國的成功是獨一無二的。

我們這裡擁有比世界上其它任何地方更多的宗教自由、更多的政治自由、更多的經濟自由。這就是為什麼人們喜歡到美國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能生活在這裡是如此幸運。我們希望我們的孩子能夠明白這些事情。

楊傑凱:你剛好讓我想起了這座(位於馬薩諸塞州普利茅斯的)紀念碑(National Monument to the Forefathers),你在影片中提到過幾次。我記得你有一個小的模型,孩子們看著這個模型。後來你去到現場進行了解釋。我記得它叫「締造者紀念碑」。我想稍後再談這個話題。

把家庭教育運動與種族主義聯繫 很可笑

在我們談那個話題之前,我很想給你一個機會回應一下觀眾對這部電影的一個基本反應。就我所知,有一個MSNBC的專欄作家,叫安西婭‧巴特勒(Anthea Butler)。她寫道:「它可能看起來無害,但是美國宗教權利者對家庭教育的痴迷帶來隱伏的種族主義,該片充分表明了這一點。」你如何回應這段話?

卡梅倫:好吧,當我看到人們試圖把家庭教育運動與種族主義、種族隔離聯繫起來時,我覺得可笑。這套把戲對我們的家庭不起作用,因為我有一個多種族的家庭,我們已經收養了四個孩子。因此,很明顯,這與我和全國各地數以百萬計的家庭無關。

家庭教育運動的支持者,或者這個國家的忠實的保守派——熱愛上帝、熱愛建立在聖經基礎上的美國原則的這些人,他們呼籲把不道德的廢話清理出我們公立學校系統,因此被認為是「反教育」。這就像是因為他們討厭癌症,就被認為是反人類。

這根本就是一派胡言。那些通過向美國兒童教授有害的東西來腐化他們的思想和靈魂的人,與其説在捍衛、傳播真正的教育,不如説在捍衛、傳播一種絕症。我希望我的孩子們愛上帝,愛他們的家庭,愛他們的國家,了解那些通向真、善、美以及一個更好的世界的事物。

楊傑凱:給我講講這個「締造者紀念碑」的情況吧。在我看了這部電影之前,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它,我覺得它非常引人深思,也可以作為一種教育工具,而你就是這樣使用的。

信仰和道德是自由、公正社會的祕方

卡梅倫:我發現,我們的祖先——在締造者(建國先賢)之前,我們有「1620年移居美洲的英國清教徒」(pilgrims)。我發現,他們發現,要擁有一個自由、公正的社會,歸根結底將仰賴於信仰和道德,並將這些價值觀傳授給我們的孩子,且我們的民事法律也要建立在這種道德基礎上。

他們為我們留下了關於如何建立一個自由、公正社會的祕方。他們以美國最大的花崗岩紀念碑的形式留下了它。該花崗岩重達180噸。它坐落在馬薩諸塞州普利茅斯的一座山上,隱藏在一片森林中。幾乎沒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我為此製作了一部名為《紀念碑》的紀錄片,其中我追溯了「1620年移居美洲的英國清教徒」從英國逃荷蘭的逃亡路線,在那裡他們通過研究摩西領導下的古希伯來共和國掌握了這些建國技術。他們把這些原則帶過來,形成了他們的社區以及他們的自由文件的模板,這最終為《獨立宣言》和《憲法》提供了依據。因此,好消息是,我們不會因為沒有回家的路線圖而迷失方向。如果我們期待美國回歸到一個人人享有自由和正義的繁榮社會,我們可以直接去馬薩諸塞州的普利茅斯,那座紀念碑將向我們解釋這一切。

我們繼續採訪柯克‧卡梅倫,他是獲獎演員、電影製作人,也是新紀錄片《家庭教育在覺醒》中的主角。

追蹤17個不同家庭 發現使孩子社會化的方式是健康的

楊傑凱:這是一座美麗的紀念碑。既然我知道它的存在,我會特意去好好參觀一下。現在讓我們來談一談其中的一些,正如我前面提到的,你稱它們為對於家庭教育的陳腐成見。我知道有一大批人在做這件事,而且出現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數量激增,對嗎?

其中一個大問題是,我一直聽到、多次聽到的問題是:「且慢,這些人真的能在社會中發揮作用嗎,鑒於他們在一定程度上被孤立在這種家庭教育環境中?」這是我聽到的最常問的問題之一。

卡梅倫:關於人們對家庭教育社區的常見刻板印象和反對意見,在我真正體驗之前,我自己也曾有過一種正常的擔心。人們會問,「你必須成為貴格會教徒嗎?你必須要騎馬、趕馬車嗎?你需要以某種方式穿著打扮,自己去攪黃油嗎?這就是(家庭)教育的全部內容嗎?」而事實上,它根本不是那樣的。

如果你願意,你可以這樣做,那當然。你可以在你的後院養雞,在早上吃到自由放養的雞下的有機的蛋,但是你不必這樣做。我們(在紀錄片中)追蹤了17個不同的家庭,有一些是在城市環境中,有一些是在農村環境中。有一些孩子是飛行員,他們開著飛機。

有一些是創業型家庭,整個家庭在一起工作。有些人在旅行,有些人非常富於創意,並且喜歡藝術。家庭教育其實是涵蓋了整個世界和所有經歷、所有世代的人,當作你的課堂和老師。年長的孩子在教年輕的孩子,(使孩子)社會化的方式是健康的。

家庭教育不受年齡和能力的局限

家庭教育不受年齡和能力的局限。它不是在創造一種單一文化,就像在一些學校環境中經常出現的那樣。相反,你能夠與家人互動、本家庭能夠與其他家庭互動、一起旅行,而且你不會被鎖定在一個特定的模式和時間表中。

你不是被人説教上七個小時課,而是一起動手,以當事人理解的生活方式來生活。並沒有一個一刀切的做事方法。它是完全可定製的。你可以根據你的家庭情況來定製合適的教育經驗。

楊傑凱:嗯,我非常、非常好奇你們是如何挑選家庭的。我有點明白了。我認為很明顯,你是在和你的妻子切爾西討論。還有,我想那裡的主要環境是你妹妹的家庭,對嗎?如果我錯了,請糾正我。

卡梅倫:你說得對。沒錯。

楊傑凱:很明顯,它是蔓延開來的,我不知道誰先加入的,你是如何挑選這些家庭的?

卡梅倫:我們有朋友在家教育他們的孩子,他們有朋友,朋友也有朋友。我經常通過在會議上發言,分享我的故事,與家庭教育社區互動。因此,在過去幾年裡,我們認識了這些家庭,我們找到了做得好的家庭,也找到了那些有代表性的有疑問的家庭,他們正在等待進入這個家庭教育世界,他們想知道如何做,想了解來龍去脈,想打破那些陳腐成見。

他們想了解,「如果我是單親家長,我該怎樣做?如果我有一個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我該怎麼做?」有些家庭有一些獨特的天賦,也許有人擅長音樂,有人在學術上很出色,他們想知道如何讓他們的孩子擺脫千篇一律的系統中,量身制定教育方式,以真正讓他們的家人和孩子茁壯成長。這些是我們重點關注的家庭。

激發和培養你孩子特別的聰明才智

楊傑凱:太好了!我認為這非常有趣。我忘了那位女士的名字,一時想不起了。我記得,就是那個在電影中寫了一本關於「八種變聰明的方法」的書的人。我記得那本書是……

卡梅倫:《八種智慧(:激發和培養你孩子的聰明才智)》(8 Great Smarts: Discover and Nurture Your Child’s Intelligences)。

楊傑凱:《八種智慧》,我記得該書也是非常非常有意思,因為確實是這樣的。我記得我和妻子說過,我在選擇題測試中總是很出色,能把我不懂的事情弄清楚。我的妻子則相反,她完全不會做選擇題,實際上這使她在學校非常不利。這說明了多樣性的重要性。

卡梅倫:是的。在紀錄片《家庭教育在覺醒》中,我們採訪了像凱西‧科赫博士(Dr. Kathy Koch)這樣的博士,她寫了一本名為 《八種智慧》的書。這本書的前提是,我們經常認為某些孩子很聰明,而其他孩子則不那麼聰明。

但是,當我們這樣說的時候,我們實際上只是從學術的角度來看。她指出,有些人在圖像方面聰明,他們藉助視覺學習,有些人則是邏輯方面聰明。

有些人在語言方面聰明,有些人在身體敏捷性方面聰明,有些人在人際交往方面聰明。我們可以學習如何發展這些不同的智力,在我們的孩子身上發現這些智力,讓他們感到有能力和自信地看待生活,並以上帝創造他們的方式在這個世界上活動。

我認為,說有些孩子聰明,有些孩子不聰明,這麼說是不準確的。問題是上帝讓你在哪方面聰明?每個人都擁有其被創造出的獨特智慧。

衡量智慧根本不局限在智商

楊傑凱:是的,不僅僅是以智商來衡量智慧很重要——根本不局限在智商。

卡梅倫:說得對,絕對如此。我們知道,在現實世界中,有些人在考試方面很出色,但是在處理人際關係方面很吃力。有些人在傳統學校教育中並不出色,但是其實很優秀,最終改變了世界。因此,關鍵是要了解你的孩子,花時間陪伴他們,以便能夠幫助他們茁壯成長,而父母正處於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最佳位置。

楊傑凱:你在影片中簡單談到你和切爾西為什麼決定以你們的方式去搞家庭教育。但是,請跟我詳細說說。很明顯,這是非常大的一步。我認為這部電影實際上是為了幫助人們渡過那條盧比孔河。

卡梅倫:切爾西和我有六個孩子,我們把孩子送到一所很好的小型私立學校,直到六年級左右。在那之後,我們不得不轉到另一所學校,我們對這些選擇並不滿意。我們絕對沒想讓孩子們在家裡上學,這甚至不在考慮之列。但是,當我們的選擇越來越少的時候,我們開始研究這個選項。

我們發現,有一個如此豐富、強大的家長群體,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學到的知識比他們在政府系統中看到的多。然後我們發現,有一些課程涵蓋了你可能想像到的任何主題,而且你可以幫助你的孩子根據他們的學習風格學習,並以適合你的風格的方式教授這些科目,而不是30個孩子和一個老師待在一間教室裡(的方式)。

是你和你的孩子待在一起,而且你能夠將你的價值觀融入這些主題中。一旦我們弄清楚了這一切,學會了如何再次成為一個家庭,我們覺得我們找回了我們的孩子,我們開始蓬勃發展。我們的一些孩子在後來的一些教育階段確實最終回到了公立學校,因為那裡有一些機會。

我們相信,我們已經擁有了兩個領域中的最佳組合,這一切都是因為家長意識到,上帝把你的孩子交給了你們父母倆,而不是交給聯邦政府。你可以決定什麼是支持、鼓勵和教育你的孩子的最佳方式。

家庭教育:每天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楊傑凱:(家庭教育)每天的生活是什麼樣的?能否介紹一下,讓觀眾來感受一下?

卡梅倫:如果你觀看《家庭教育在覺醒》,你會看到不同家庭做事的方式非常不同。有些是非常有條理的。有些是非常自發和自由奔放的。有的孩子在農場工作,但是住在城市裡。有一個年輕人實際上是一名飛行員,他今年14歲。在我們家這裡,我經常拍電影,經常旅行,我的孩子可以和我一起到拍攝現場,他們可以和我在一起,親身體驗學習如何拍攝,如何剪輯。

現在,我兒子是一名視頻編輯。這真的是一個真實的世界,是一個捲起你的袖子,動手操作的講習班。在這裡你可以和你的孩子一起從其他家庭學習,通過具有博士學位的教育專家建立的課程。你可以以一種量身定做的方式進行學習,而不會破壞你的信仰和價值觀,也不會取代家庭時間,實際上反而增強了這些內容。

楊傑凱:我聽到的另一個大問題是——坦率地說,它也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有些人只能為了維持生計而去工作,去攢錢,為孩子的大學教育去做準備,也許是一個單身母親,在這種情況下,還有可能搞家庭教育嗎?

卡梅倫:人們擔心的一個問題是,負擔不起讓孩子在家上學的費用。事實上,家庭教育正變得越來越流行,有這麼多人在那裡提供幫助,實際上已經使家庭教育變得非常、非常實惠。再說一遍,你不是一個人在做這件事

你會得到一個由數百萬家庭組成的龐大社區的支持,他們目前做得很成功。因此,我會回答,不要一味地說:「啊,我負擔不起,只能維持現狀」,而要問問自己,「我怎麼能忍心無視那些可能對我的孩子更好的教育、真正能幫助他們成功並蓬勃發展的教育?」作為父母,沒有人會像我一樣愛他們、關心他們。我需要帶頭,發現我的首要任務是什麼,並且找到一種方法來做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事情。

楊傑凱:是否有辦法讓或許正在考慮這樣做的人,和其他處於類似境況的家庭進行聯繫,以便,比如說,弄清楚他們是如何做到的?

卡梅倫:有,有很多家庭學校合作組織和網絡。我最近在德克薩斯州和肯塔基州的三個家庭教育大會上發言。基本上每個州都有一些,你可以去找資源,找人,找課程,幫助你找到所有問題的答案,找到一種適合你的家庭的教育方式,無論你所決定的教育方式是什麼樣的,無論是私立學校、公立學校,還是家庭教育。

歷史告訴我們:誰控制教科書 誰就控制未來

楊傑凱:有件事讓我印象深刻。我記得有一位哈佛大學的教授,名叫伊麗莎白‧巴瑟萊特(Elizabeth Bartholet),反對家庭教育。我不打算談細節,但是基本上是認為,如果孩子們與家人一道和(公共教育)隔離開來,(公共教育)這個系統對孩子就不會有很大的影響,也不會有適當的影響。

關於教育應該如何發展,有上述這樣的一種觀點。正如你所提到的,家庭教育出現了爆炸性的增長,在出現大流行病、學校停課,還有各種事情發生後,在人們意識到了學校所教的是什麼後。而且坦率地說,無論如何人們都不得不去面對家庭教育的問題了,因為沒有學校教育了,對嗎?因為學校停課了。你是否預料到會有某種(對家庭教育的)強烈反對或其它什麼事情,或者你現在就看到了嗎?

卡梅倫:歷史告訴我們,誰控制了教科書,誰就控制了未來。我們孩子的心靈和思想是最重要的。世界領導人都明白這一點。這就是對誰控制教室教的爭奪如此激烈的原因。家長們說,「聽著,我們對政府系統的教學內容不滿意。我們要拿回教育控制權,讓教育以家庭為基礎,以私人為基礎,由我們決定什麼是重要的,比如美德、信仰、道德和智慧。這些東西對我們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將會有一場戰鬥,但是我認為,這對家長來說是一個偉大的警鐘,讓他們明白這是一項神聖的責任。如果我們想傳承我們的價值觀,我們就不能把育兒工作外包出去,不能把教育外包出去,不能把學徒訓練外包給那些與我們的價值觀相反的人。如果我們把孩子送到羅馬接受教育,如果他們回來時是羅馬人,我們就不應該感到驚訝。

邁入家庭教育 會發現學校框框外的世界很美麗

楊傑凱:在我們節目結束前,請告訴我,你對那些還沒有邁出這一步,仍在考慮的家庭想說些什麼?

卡梅倫:我想說的是,如果你在考慮邁入家庭教育的世界,會發現框框以外的世界很美麗。鼓起勇氣。數以百萬計的家庭做得很成功、很快樂。這很難嗎?當然,這很難。任何有益的事情都是困難的。我們正在培養人類的下一代。這不是我們應該外包的事情。我們能得到很多幫助,有很多社區。我強烈建議你去爭取加入,因為有這麼多的機會,不做太可惜,你的孩子應該得到它。

楊傑凱:好,柯克‧卡梅倫,謝謝你接受本節目採訪!

卡梅倫:謝謝你!很高興與你交談,願上帝保佑你。

楊傑凱:各位觀眾,感謝大家觀看本期《美國思想領袖》我對柯克‧卡梅倫的採訪。他的電影是《家庭教育在覺醒》。我是節目主持人楊傑凱。

《大紀元時報》正在迅速成長,我們目前正在招聘一名副製片人,加入大紀元電視團隊,負責《美國思想領袖》和《卡什角》的工作。這是一個錯誤信息和宣傳猖獗的時代,而你將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和我們一起找回誠實的新聞。如果你有興趣,或者你知道誰可能是一個合適的人選,請訪問ept.ms/associateproducer,也就是ept.ms/associateproducer,(associateproducer)是一個詞。我們期待著您的來信。

《美國思想領袖》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盧比奧:抗中共威脅 三個關鍵點
【思想領袖】森格:誰在利用大流行攫取權力
【思想領袖】特克爾:中共將我家園變成監獄
【思想領袖】哈佐尼:如何抗擊「覺醒派」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沒錢了!習王朝三大恐懼
【新聞看點】金正恩憂被中共黑吃黑 蓬佩奧揭祕
【秦鵬觀察】《流浪地球2》被批流浪得太遠
【全球新聞】腹瀉、白肺、腦炎 第二波疫情已上路?
【財商天下】上海港航運取消率極高 中國經濟恢復艱難
【晚間新聞】中共國務院密件泄疫亡數據機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