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父母必看:新研究印證自閉症與腸微生物有關

文/Amy Denney 趙孜濟編譯

一項綜合研究將腸道細菌譜中的特徵模式與自閉症聯繫起來,指出了新的治療方法。(Shutterstock)
人氣: 4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過往研究发现,自闭症患者的肠道菌群和大脑神经发育存在异常。今年,研究人員再度確定了自閉症譜系障礙患者的微生物特徵,清楚地印證了腸道微生物組如何影響這種神經系統綜合徵,對於臨床治療自閉症患者具有重要意義。同時,對於有自閉症患兒的父母來說,更加明確了新的治療方向。

2023年6月26日發表在《自然神經科學》(Nature Neuroscience)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重新分析25個先前發表的數據集,以找到可能與特定腸道微生物相關的自閉症特異性代謝途徑。該薈萃分析起源於西蒙斯基金會(the Simons Foundation)的自閉症研究計劃(SFARI),由43名研究人員發表的數據驅動研究挑戰了自閉症主要是一種遺傳性疾病的觀點,並表明環境因素可能是使病情急劇惡化的原因。

數以萬億計的微生物(細菌、病毒、真菌和其它微生物)構成了腸道微生物組,這是該微生物特徵的基礎。其它研究發現,擁有更多的微生物和更大的多樣性與健康和降低疾病風險有關。除其它一些功能之外,腸道細菌代謝纖維之後還能產生促進消化和大腦功能的代謝物。

該研究與最近一項針對18名自閉症患者的長期研究類似,那項研究對18名自閉症患者進行了以微生物組為重點的治療,這些自閉症患者的腸道和大腦症狀都有所改善。

「它提供了進一步的證據,證明微生物組在自閉症中發生了變化,並且它與生物化學的改變有關,這些改變會影響胃腸道和神經功能,」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微生物改善健康生物設計中心」(Biodesign Center for Health Through Microbiomes)教授詹姆斯·亞當斯(James Adams)告訴《大紀元時報》。20年來,他一直在研究腸道與自閉症的聯繫,並且是這項新研究的合著者。

自閉症日益增長的陰影

科學界尚未發現自閉症譜系障礙的單一原因。自閉症譜系障礙是一種表現出遺傳、生理和行為模式的異質性疾病。它通常在兒童時期被診斷出來,現在每36名兒童中就有1名,而兩年前每44名兒童中就有1名。

研究自閉症的困難在於難以測試患有嚴重病症的兒童以及受試者的體徵和症狀。它是一種神經系統疾病,這使得研究變得更加困難。

再加上微生物組的龐大性,這使得量化胃腸道問題在自閉症中的作用變得困難且有爭議。該研究的一個目標是就這種關係達成共識,該研究的通訊作者之一兼獨立顧問傑米·莫頓(Jamie Morton)告訴《大紀元時報》。

莫頓說,研究人員將算法應用於數據,將自閉症和對照組放在一起,以尋找自閉症的基因表達、免疫系統反應和飲食等特徵。他們對所觀察到的聯繫感到驚訝。

「令人吃驚的是信號非常強,在運行我們的分析之後,你可以看到它從原始數據中彈出,」莫頓先生說,「我們以前從未見過自閉症腸道微生物和人類代謝途徑之間的這種明顯重疊。」

「途徑」(pathway)是一系列有關聯的反應的生化過程,在這些過程中,一個分子被加工成另一個分子,或者化合物在一系列過程中發生變化,以將某種物質輸送到體內的某個位置。例如,你可能會吃某種維生素或化合物,這些維生素或化合物被消化成其它分子,這些分子通過細胞過程變成其它分子,直到它們最終作為特定的神經遞質到達人的大腦。

研究人員表示,這些新信息為操縱微生物組的精確治療研究鋪平了道路。使用糞便分析來了解患者對特定干預措施的反應隨時間推移的能力,可以影響未來的研究,並最終影響臨床護理。

「這項工作的意義不僅在於主要特徵的識別,還在於計算分析。該分析確定了未來研究需要包括縱向,精心設計的測量和控制,以實現強大的解釋,」西蒙基金會神經科學合作分部的執行副總裁凱爾西·馬丁(Kelsey Martin)在自閉症研究計劃(SFARI)的一份聲明中說。

研究細節

薈萃分析比較了600對兒童,每對都由一個患有自閉症的孩子和一個相同年齡和性別的對照組成。研究人員使用新穎的計算方法對每對兒童進行分析和比較,以便識別兩組之間豐度不同的微生物。

自閉症受試者的大腦中有95條代謝通路差異表達,具有相應的微生物通路。「與胺基酸代謝、碳水化合物代謝和脂質代謝相關的途徑在重疊途徑中占有非常高的比例,」該研究寫道。

在功能上,這些途徑在普雷沃氏菌屬(Prevotella)、雙歧桿菌屬(Bifidobacterium)、脫硫菌屬(Desulfovibrio)和擬桿菌屬(Bacteroides)的微生物物種中得到證實。它們與大腦基因表達變化、限制性飲食模式和促炎細胞因子有關。

該研究納入了由亞當斯博士和羅莎·克拉伊馬爾尼克-布朗(Rosa Krajmalnik-Brown)領導的2019年長期糞便微生物群移植研究,使證據更加有力。

「另一雙眼睛從不同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他們驗證了我們的發現,」克拉伊馬爾尼克-布朗在聲明中談到該薈萃分析時說。

亞當斯博士和羅莎·克拉伊馬爾尼克-布朗的研究也發表在《自然》雜誌上。他們指出自閉症兒童的整體微生物多樣性較低,普雷沃氏菌和雙歧桿菌減少。

最初的研究用微生物轉移療法治療了18名兒童,其中包括使用強效抗生素萬古黴素治療兩週、腸道清潔、一次初始高劑量和10週每日低劑量微生物移植以及低劑量胃酸抑制劑。

從本質上講,受試者的腸道微生物組被清除,並從健康供體糞便的移植中接受了一個新的微生物組。治療結果包括胃腸道症狀減少80%,自閉症症狀緩慢而穩定地改善。對同一組受試人員的兩年隨訪表明,嚴重自閉症範圍內的兒童症狀顯著減輕,有益細菌仍然很高。

驗證

薈萃分析為許多臨床醫生和研究人員多年來基於研究和觀察證據的理論提供了大規模的證實

「他們正在增加自閉症兒童腸道治療的可信度。幾十年來,我們一直在腸道上治療自閉症兒童,我們受到了很多主流醫學界的批評,」專門從事自閉症護理的醫學和功能醫生阿曼·尼克格新(Armen Nikogosian)博士告訴《大紀元時報》,「話雖如此,我們當然還沒有弄清楚這一切,但我們知道自閉症兒童的腸道和大腦之間存在明顯的聯繫。」

「讓主流醫學接受這一想法將為研究和治療開闢更多途徑。對我們來說,關於消除或鼓勵生長的特定微生物的更多信息是一項永無止境的追求。」莫頓說,這些可能是未來研究的主題,但到目前為止,在自閉症兒童中發現的模式主要表明整個微生物生態系統是失調的,或失去平衡。

「自閉症的腸道細菌非常複雜,不同的研究對自閉症中哪些細菌不同存在分歧,」亞當斯說,「我認為答案取決於你住在哪裡。自閉症患者身體中存在不同的致病菌,並且缺少有益菌。」

儘管如此,一段時間以來,微生物組生態失調已經在功能醫學中得到了治療,在具有自閉症特徵的人中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在試圖通過飲食改變微生物生態的自閉症兒童的父母中,這甚至是一個熱門話題。

父母的直覺

金傑·泰勒(Ginger Taylor)就是這種情況,她的兒子在2003年18個月大時開始出現行為退化。她的研究揭示了自閉症兒童中常見的普遍胃腸道問題。一種理論認為,麩質和酪蛋白會導致溝通和語言問題、手臂拍打和多動症等症狀。

由於對營養知之甚少,她在幾天之中改變了兒子的飲食,這樣她就可以收集更多關於健康飲食的信息,以促進大腦健康。隨即,他開始正常排便並保持眼神交流。儘管存在爭議,但無麩質和無酪蛋白飲食已被許多家庭所接受,聲稱它已經緩解了症狀。泰勒女士第一次讀到它,是在一本名為《大腦飢餓的孩子》(Children with Starving Brains)的書中。

「胃腸道問題特別困難,可怕的疼痛沒有得到正確的診斷或治療,甚至沒有得到承認,」泰勒女士說,「我希望這項研究被接受,我們不再爭論胃腸道是否與自閉症有關。」

泰勒女士運營著一個有關自閉症研究的網站,其中包括許多關於腸腦聯繫的研究,她樂觀地認為,也許這項研究會帶來更好的兒童篩查,並推進治療。

但她也持懷疑態度,因為從歷史上看,新的研究並沒有導致對胃腸道聯繫的深入接受,也沒有推動自閉症治療方式的系統性變化。例如,2014年的一項薈萃分析已經確定了自閉症和胃腸道症狀之間的聯繫。這篇發表在《兒科》(Pediatrics)雜誌上的綜述文章檢查了15項不同的研究。

改善教育

識別腸道問題的責任往往落在家庭身上,父母們甚至可能沒有意識到這些問題,也不會轉達給醫生,所以醫生往往不知道該從何入手。

專門從事自閉症兒童評估和治療的小兒胃腸病學家亞瑟·克里格斯曼(Arthur Krigsman)博士告訴《大紀元時報》,經過培訓,如果專家了解自閉症,他們可以識別胃腸道體徵和症狀。

他說,自閉症兒童通過尖叫、哭泣、毆打和破壞東西來表達痛苦。他們通常沒有常見的與胃腸道疾病相關的體徵。

「病人可能有嚴重腹痛、闌尾破裂,但他們不會把手放在肚子上,」克里格斯曼博士說。「他們傳遞信息的能力,即使是非語言的,也會受到影響。」

然而,當對自閉症兒童的腸道組織進行活檢時,有一個共同點。細胞和分子具有獨特的發炎性,不像其它炎症性腸病,如克羅恩病。他說,自閉症患者具有獨特的線粒體、代謝和神經成分,這些成分構成了自身免疫。

「自閉症是一種醫學疾病。這不是一種精神疾病。腸道起著一定的作用,可能是最常見的合併症,」克里格斯曼博士說,「好消息是自身免疫性疾病是可以治療的,就像克羅恩病是可以治療的一樣……如果醫生能夠做出正確的診斷。」

英文報導請見英文《大紀元時報》:New Research Validates Autism’s Link to Gut

身處紛亂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責任編輯:李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