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人生】古代一些被權貴家庭看不起的窮女婿

作者:泰源整理
生命截然不同的蛻變,來自於本質。古代有一些被權貴家庭看不起的窮女婿,終有一天得以發跡。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2810
【字號】    
   標籤: tags: , ,

1. 被岳父看不起的韋皋

唐朝宰相張延賞,中書令張嘉貞之子,家中幾代人都做大官,擔當朝中重任。當初他為了挑選女婿,每次宴請賓客,都留心物色,但始終沒有如意的人。他的妻子苗氏,是宰相苗晉卿的女兒,家世歷代顯赫。苗夫人自幼研讀相人之書,有鑒人的本領,能夠通過面相觀察人的運程好壞。

苗夫人見到秀才韋皋(字城武,京兆萬年人),便說:「這人的面相五嶽相朝,四瀆連接,眉有伏彩,眼有真光,鼻子直,耳朵厚實,口方,說話聲音響亮,足短手長,這些都是富貴的徵兆。此人將來有出息,沒有人能夠和他相比。」於是便把女兒嫁給了他。

但是沒過二三年,由於韋皋性格氣度宏遠豁達,不拘小節,張延賞漸覺後悔,後來發展到不願意理睬他的地步。全家女婢、奴僕也漸漸對他輕慢不尊,只有苗氏母女對待他一直很好。對於家中許多人輕視韋皋,苗氏雖然不高興,但也沒有辦法扭轉大家的看法。

韋皋於是告辭家人,東遊謀生。妻子拿出全部陪嫁的錢財送給他,張延賞也喜歡他出門尋找出路,送給他七馱財物。韋皋出門後,每走到一個驛站,就託驛站把一馱財物送回去。這樣韋皋經過了七個驛站,把張家所送的東西全部歸還了,他留下的只有妻子所贈送的陪嫁錢和一布袋書籍罷了。張延賞弄不清韋皋的用意。

韋皋剛開始時當了殿中侍御史,全權管理隴州行營的後勤之事。當時涇原節度使姚令言譁變並擁立朱泚,韋皋由於連續拒絕朱泚的假命令,並且斬殺了朱的使者,後來被唐德宗封為奉義軍節度使。貞元五年,韋皋取代他岳父張延賞的職務,為劍南西川節度使。這時韋皋改變自己的姓名,改韋作韓,改皋作翱,不願暴露自己的身分。

韋皋走到天回驛,離府城只有三十里,這時有人特意報告張延賞說:「接替相公的人,不是韓翱,而是金吾衛韋皋將軍。」苗夫人說:「若是韋皋,必定就是韋郎了。」張延賞笑著說:「天下同姓同名的人多了,那個韋郎恐怕早已死後被扔進山溝裡了,怎能接替我的職位呢?女人的話不可相信。」

苗夫人又說:「韋郎從前雖然貧賤,但是氣凌霄漢,每次與相公談話,從來沒有一句隨和討好的話,因此受到你的責怪。然而創功立業,必定是這類人。」

等第二天清早,韋皋進入州城,才知道苗夫人說的不錯。張延賞非常難堪,不敢抬頭見韋郎,說道:「我不會識人。」從西城門溜走了。

苗夫人無愧於韋皋,真是賢良的夫人。韋皋侍奉岳母,超過了沒有當官的時候,此事傳播開來,一時使得海內豪門之家,不敢再輕視那些處於貧賤的女婿。

韋皋在管理雲南期間,蜀地少數民族紛紛被其震服,歸附朝廷,朝廷封他為南康郡王,他成為了封疆大吏。後順宗皇帝封他為檢校太尉,死後賜太師稱號,諡號忠武。(出《雲溪友議》)

當初,韋皋出生剛滿月時,家裡人請僧人做齋事,給孩子祈求富貴長生。此時有一個相貌古怪的胡僧,不召而至,韋家的家童對此都很生氣,將他安置在庭園中破舊的草蓆上。食完之後,韋氏父母命乳母抱出嬰兒,請群僧祝壽。此時胡僧忽然從破草蓆中站起來,登上台階,對嬰兒說:「久別無恙乎?」襁褓中的嬰兒竟然衝著胡僧咧嘴一笑,韋氏家人十分驚訝,追問胡僧道:「這孩子出生才滿月,師父為何說與之久別呢?」

胡僧說:「這就不是施主所知道的事了。」韋家人更加奇怪,執意要問清楚。這時胡僧才說:「此子乃是諸葛武侯(諸葛亮的尊稱)的後身,諸葛亮是東漢末年三國蜀漢的丞相,蜀人長久受到他的恩惠,如今降生在你家,將來還會做蜀地的統帥,受到蜀人的祝福。東漢末年我曾在劍南,與他交情很好,如今知道他降生在你家,所以遠道而來就是為了見見他。」

韋氏家人對他說的話很感驚奇,於是便以「城武」做韋皋的字號。後來韋皋自金吾衛大將軍升遷至劍南西川節度使,累遷太尉兼中書令,在蜀十八年,果然應驗了胡僧之語。(出《宣室志》)

2. 被丈母娘看不起的張以誠

生命截然不同的蛻變,來自於本質。(台灣 故宮博物院提供)

明代時,松江府有一個姓徐的人,名繼齋,靠祖先的蔭庇,成了中書省的官員。他家裡有一個女兒,是他夫妻二人特別鍾愛的,不肯輕易許配別人。縣中來說媒的人絡繹不絕,但是徐繼齋總是要仔細審查對方的家庭背景和品德,查來查去,竟沒有一個中意的,姑娘一晃就17歲了,尚未找到好婆家。

有一天,徐家的僕人因為討債不成,就抓回一個青年人來抵押。徐繼齋見他相貌清奇,內心暗自高興,便詢問他的姓名家世。青年說是姓張,名以誠。祖上也做過官,後來家道中落,漸至窮困。問他會不會寫文章,張以誠回答說會。於是徐繼齋就出了一道題,讓他坐下來寫寫看。張以誠拿起筆很快就寫成了,而且文理通暢,才氣不凡,書法也頗見功底。徐繼齋越看越來勁,不再提債務的事,卻留他喝酒。後來並當面把愛女許配給他。

張以誠自然喜出望外,謝過徐繼齋,立即回家告訴父母,選好日子舉行了定婚儀式。後來,張以誠連考幾次秀才都未中,丈母娘就後悔了,時時口出怨言,認為他沒有前途。徐繼齋卻說:「夫人放心!這孩子難道是久居人下之人嗎?如果我真的沒有看準,將來當我兒子一樣分給他田產就是了。」但丈母娘總不免心懷憂慮。

結果,不出徐繼齋所料,張以誠下一科便考上了秀才,萬曆庚子(1600年)考中舉人,次年辛丑(1601年)竟大魁天下(中狀元)。(出《涇林續記》)

3. 被岳父母和家裡的人都看不起的趙悰

趙悰的岳父為鍾陵(今江西南昌縣)的大將,趙悰因為多次進京應試不第,越來越窮困窘迫,妻子的族人越發輕視他,即使岳父母也免不了這樣看待。

有一天,軍中舉行盛會,這在地方上叫作春設,大將家裡的人都搭起棚子觀看。趙悰的妻子雖然貧窮,卻不能不去。但她穿的衣服又舊又破,大家就用帳幕和她分隔開。盛會正熱鬧時,觀察使忽然派小吏騎馬來喊大將,大將有些害怕,到觀察使那裡時,觀察使站在門前,手裡拿著一封信,笑著說:「趙悰莫不是你的女婿嗎!」大將說:「是。」於是觀察使告訴他說:「剛才有通知送來,趙悰已經中第了。」就把手中的信交給他,原來是中榜名單。大將急忙拿著名單跑回去,喊著:「趙郎已經中第了!」妻子的族人立刻撤掉帳幕,拉著她坐在一起,爭著送給她首飾和衣服表示慶賀。(出《玉泉子》)

資料來源:《雲溪友議》《宣室志》《玉泉子》@*#

─點閱【古道人生】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冥冥中有定數!唐代書生靈魂離體入了冥府,預知三年前程,還陽後果然靈驗!書生靈魂離體所見,只預見他此生未來生命之果而未得其因;觸發我們深入追索:命運安排的根據為何呢?那麼命運不好的,又怎樣能改命呢?
  • 有意思的是,子游問孝,孔子強調孝以恭敬為本(孝在於內心的敬愛);子夏問孝,孔子強調的則是外形(容色)的和悅。孔子的這些說法,不是相互矛盾,而是側重點不同,相互補充的,要貫通理解。
  • 「我以前,捉鮑魚在全個村子是第一名,如果跟塔門老一輩的人說起我的名字都認識,就是最會捉鮑魚那個!」年屆七旬的塔門原居民黎雄(雄哥)回憶童年時光,語氣頓時興奮了起來,「我們沒有東西吃,我就下海找吃的,捉魚、蝦啊、蟹啊那些⋯⋯」1950、60年代的塔門島,千帆競發,漁獲滿滿,「我們吃不起麵包的,是吃鮑魚、吃海膽長大!」原來那時候的塔門,麵包比鮑魚還矜貴,真是讓筆者大開眼界。
  • 孔子為學日深。相傳孔子與南宮敬叔至周問禮於老聃,問樂於萇弘。孔子在齊聞《韶》樂,如醉如痴,三月不知肉味。孔子學《易》,窮理盡性,知天命之終始。這個時期,魯國發生內亂,魯昭公逃往齊國,孔子也到了齊國,受到齊景公的賞識和厚待,但齊景公不能用孔子,齊國的大夫想加害孔子,孔子逃回魯國。經過這些磨練,孔子對人生、時世都看得清楚了,所以說「四十不惑」。
  • 五月薰風送暖,現代母親節康乃馨當令,回想古代中國的兒女們送什麼花給母親忘憂呢?親子深情是歲月摧殘不了的至性,常在人心,光耀詩心。一起來看古代詩人孟郊和王冕獻給母親的詩。
  • 本章對比了政刑之治與德禮之治。大意是說:以政令來誘導,以刑罰來管束,百姓只是暫時地免於罪過,卻沒有廉恥之心;若以德行來教化,以禮制來整飭,百姓有廉恥之心,而且歸服,走上正途。
  • 說起修煉,對生活在中國這片土地上的人來說一定不陌生,不論是遠古時期黃帝的乘龍飛升,還是秦始皇、漢武帝對神仙的篤信,抑或是八仙得道、唐僧西行。中國的歷史文化中的半壁江山,都與各朝各代的修煉者所留下的事蹟息息相關。就連我們常掛在嘴邊的一些地名,也都和修煉者有著莫大的關係。下面,讓我們一起來盤點一下那些與修煉人有關的地名。
  • 為政篇,首章以「為政以德」定基,次章則講「思無邪」。正義曰:此章言為政之道在於去邪歸正,故舉《詩》要當一句以言之。孔門立學,無論學什麼,都在人心上下功夫,歸於己心之德。為政這等大事上,尤要人走正道、大道、王道,厚德載物,坦坦蕩蕩。
  • 明代萬曆年間的《增廣賢文》有句名言:「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古書《壽康寶鑑》中的「福善案」記載了很多守戒拒淫而在科考中速得福報的故事。讓人看到「拼功業」和「道德實踐」的密切關聯。古人講的「積德」、「積陰德」,其言不虛,有德的人生才有福,可不是空話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