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托的《聖方濟》:預示數百年後的科學發現

文藝復興藝術指引人類知識神聖的方向
YVONNE MARCOTTE撰文/吳約翰編譯
喬托‧迪‧邦多內(Giotto di Bondone)的作品《聖方濟接受五傷》(St. Francis of Assisi Receiving the Stigmata)(局部),蛋彩畫板畫,約1297─1299年創作,羅浮宮博物館。(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7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中世紀即將結束,當時的藝術主要表現聖人在金碧輝煌的天國世界景象。緊接著文藝復興登場,這是偉大的藝術在地球上嶄露頭角的時代。結果在科學上有了令人興奮的重大發現。

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喜歡描繪精神信仰人物,而且將人物擺放在人間自然環境的場景之中。喬托‧迪‧邦多內(Giotto di Bondone,1267–1337年)是引領這項潮流的藝術家。他的創作能引起一般人的共鳴,鼓勵大家相信神與尊重自然,就如同高速公路上的路標,引領著你前方的道路。他擅長描繪神跡場景,展示信仰的力量,以及經由「相信」而實現看似不可能的事。

在這之前,西方的繪畫很少看到以自然環境為背景的表現手法。然而,在喬托的畫作《聖方濟》(St. Francis)裡卻非常地突出。聖方濟是位來自意大利阿西西(Assisi)的窮人,他在喬托出生前20年去世。

聖方濟展現的神跡似乎難以科學的道理解釋,但對有信仰的人來說卻是非常美妙的精神指引。看過喬托壁畫就會明白我們所處的自然環境的確是上天的恩典。

精準的觀察

喬托的壁畫所描繪的自然環境非常地精確,剛好替過去發生的事件提供線索。例如,他繪製的岩石屬石灰岩,是意大利當地景觀的一部份,在溫布利亞區(the region of Umbria)很常見。

壁畫《聖方濟接受五傷》位在意大利佛羅倫斯聖十字聖殿(Basilica di Santa Croce)的巴爾第禮拜堂(Bardi Chapel)裡,畫面呈現聖方濟跪在一塊岩石上祈禱,而基督將自己受難(crucifixion)時的傷口轉印在聖方濟身上。喬托在描繪神跡的壁畫裡點出了地球的一些地質奧祕。地質學家暨文藝復興學者安‧比扎魯索(Ann C. Pizzarusso)在歐洲地球科學聯盟(the European Geosciences Union)發表了一篇文章,她從科學家的角度描述這幅壁畫:

我們可以從幾近垂直的凸起物看出,喬托描繪聖方濟跪在一塊已經風化且隆起的石灰岩上。懸崖側邊已經出現裂縫,這是常見的石灰質沉積物所致。喬托用這塊裂開的石頭暗指聖方濟手、腳上的傷口。前景的教堂是用當地灰色的石灰岩建造,常在建築上使用。教堂的左側,可見溶蝕造成的裂縫(grikes)和裂縫兩側的石灰岩溶面(clints)。

壁畫裡描繪的粉紅色薄片石灰岩(The Scaglia Rossa limestone)是從蘇巴修山(the Mount Subasio)開採。比扎魯索寫道,喬托對當地岩層的精確描述,使地質學家能辨識出岩石種類,還能找到其實際位置。藉由比較過去和現在的地層與地質特徵差異,就能更精準地計算出該地區地質變化的速度。後來的科學家得以根據相同類型的岩石尋找恐龍滅絕的線索,提出了一種廣為大眾接受的理論。

喬托‧迪‧邦多內的作品《聖方濟接受五傷》(St. Francis of Assisi Receiving the Stigmata),蛋彩畫板畫,約1297—1299年創作,羅浮宮博物館。(公有領域)

與鳥對話

大多數人不懂鳥類語言。各種唧唧喳喳細碎吵雜的鳥叫聲令人費解。對人類來說,如何與有翅膀的朋友互動,仍舊是個謎。

然而,聖方濟能與它們說話。喬托的壁畫《向鳥佈道》(Sermon to the Birds),呈現聖方濟對這些有翅膀的生物講述關於上帝和其他信仰的故事。場景描繪了聖方濟和另一位修道士朝地上的一小群鳥類走來,陸續還有更多鳥兒也飛了下來。鳥兒滿心期待地聽著聖人訴說上帝的事。最後,鳥兒在接受聖方濟的祝福後才離開。

喬托透過畫裡另一人物的反應來表現這件神跡。站在一旁的修士舉起手來,表情詫異,心想:這是怎麼回事?

喬托‧迪‧邦多內的壁畫《聖方濟傳奇——向鳥佈道》(Legend of St. Francis – Sermon to the Birds)。意大利阿西西聖方濟聖殿(Basilica of St. Francis of Assisi, Assisi, Italy)。(公有領域)

根據「學會賞鳥」(Learn Bird Watching)網站,近期科學的研究發現鳥類確實能與人類互動。「鳥類似乎能理解人類語言中的語氣和情感內容。這表示它們最少也能了解人類某方面的語言。」

在聖方濟的年代,大家都知道他舉止謙遜、佈道仁慈。那麼,或許這些鳥類也認得出這位阿西西窮人,因為它們會認真聽他說話。「學會賞鳥」網站指出:「人類早就知道鳥類能辨識個別人。研究顯示,它們可以區分不同人的臉孔。」

近期有句網路爆紅的迷因,來自「不可思議的繆斯靈感」(muses from a mystic)寫道:「因為懷抱慈悲心,所以知道每個小生命都很重要。」徹底表達出喬托畫作《向鳥佈道》的真諦。

岩石湧出泉水

喬托的另一幅壁畫《奇跡之泉》(The Miracle of the Spring )展示泉水回應聖方濟的祈禱。由於聖方濟的慈悲心,岩石湧出泉水解救一位快要渴死的人。

故事是這樣的,聖方濟和兩位修道士在一起,突然有位農夫迎面而來,口渴到非常虛弱地倒下。喬托的畫作呈現聖方濟憐憫可憐的農夫而誠心祈禱。然後,泉水竟然從農夫身旁的岩石噴湧而出。農夫伏臥在岩石上,喝下神奇的泉水後得救。兌現聖方濟的仁慈之後,據說泉水便消失無踪,彷彿從未出現過。

為了讓大家理解這個神跡,喬托繪製出聖方濟的兩個同伴對神跡的反應。如此「驚訝的表情」顯示這是多數人目睹到這樣的事發生時會有的反應。

喬托‧迪‧邦多內的壁畫《聖方濟傳奇——奇跡之泉》(Legend of St. Francis – Miracle of the Spring)。意大利阿西西聖方濟聖殿。(公有領域)

科學家已經發現,一切物質在最微觀層面上,大都是由水構成的,儘管似乎有點奇怪,但就算是岩石也是一樣。最近的研究還發現,水可以存在於岩石的最小微粒裡。地質學家比扎魯索注意到喬托精確地以波浪狀圖形繪製層狀石灰岩遭侵蝕而形成的樣子。她寫道:「石灰岩有很多孔洞,所以泉水通常會從地底湧出。」

水文學家(hydrologist)用「地下水」(groundwater)這個名稱來表示水儲存在岩石最小的元素之中,而它提供的竟是現成的淡水,不可思議!根據格雷斯學院(Grace College)物理學教授唐納德‧德揚(Donald DeYoung)的文章,他寫道:「一般人有時會認為,井水來自真實的洞穴或地下溪流,但事實並非如此。它其實是直接從土壤和岩石中流出來的。」

多數人可能不相信許多東西都是水做的。然而,美國太空總署(NASA)也有解釋,地震會致使岩石釋放出水,這就是所謂的「地震釋水」(earthquake dewatering )。而喬托在他的壁畫《奇跡之泉》就描繪了這神奇的大自然。

喬托的壁畫廣告

喬托的壁畫是他所處時代的廣告招牌,告訴路過的人要相信神,才能明白造物的奧祕。喬托的壁畫表現聖方濟先相信事情會發生,然後它就真的發生了。例如,水從岩石中湧出,以及鳥兒傾聽著人類對它們的談話等。聖方濟不必親眼所見才相信,他選擇相信,於是見證奇跡。

喬托的壁畫,預示了科學家研究了數百年後才突破的科學發現。如果我們能夠理清思路,就會看到或體驗到,神界向科學所揭示的天機。

據天主教網站Aleteia,「喬托試圖傳遞聖方濟的信息:人類可以看到或體驗到上帝在這個世上所展現的真、善、美。」你相信,奇跡就會發生;然後,你就能體驗到神性。

原文:Giotto’s Frescoes Foretell Scientific Breakthrough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春天蒞臨紐約!摩根圖書館和博物館(The Morgan Library & Museum)推出波特小姐的精彩特展:「碧雅翠絲‧波特:擁抱大自」(Beatrix Potter: Drawn to Nature)。波特小姐是廣受大眾喜愛的《彼得兔的故事》(The Tale of Peter Rabbit)還有其它兒童讀物的作家和插畫家。
  • 卡拉瓦喬的《老千》有巨大的影響力,激盪出無數件類似的版本;歐洲的藝術家複製了三十餘件作品。然而,20世紀大部分時間大家都不知道卡拉瓦喬的原作收藏在哪。一直到1987年才重新在歐洲的私人收藏中出現。
  • 「落竹三千, 成就一畝茶。」古人以竹自許君子品德,今人以竹製焙籠泡出一壺好茶,竹子的清香增添茶湯的甘甜,此間一件件竹編器具透過竹編師傅落款標記,成了審美的主體,傳世千古的好手藝。
  • 老子《道德經》說道:「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
  • 墨竹是文人畫重要的題材之一,竹可言志,也可以寄情,一方面也體現士大夫的人格操守。文同是北宋畫墨竹首屈一指的人物,人稱「湖州派」。對後世墨竹發展影響極大。他的表弟蘇軾亦曾為其寫過許多首題畫詩。今天我們就從文同最出色的、最引人注目的《墨竹圖》來看看,這幅畫為何讓人過目難忘?
  • 我在《胡筆標準:千百年來第一人,創造出毛筆的標準》〈自序〉曾提及,年輕時拚搏事業,每天工作十六小時都不覺苦,一直到了五十歲生日,朋友送我一盆松樹盆栽,欣賞之餘,驀然驚覺人生已過了一半,該是放下腳步,開始修護保養身體的時候了。
  • 霍爾班以肖像畫聞名於後世,但如同所有的文藝復興畫家,霍爾班是以宗教題材開始他的職業生涯的。霍爾班在巴賽爾的主要作品是宗教畫,這些早期作品顯示出來自丟勒、格呂內瓦爾德和巴爾登格里恩(Hans Baldung Grien)等德國畫家的影響。
  • 菲利普‧利皮(Fra Filippo Lippi)的作品《女子與窗扉邊的男子肖像》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繪畫和整個歐洲藝術的里程碑。在意大利肖像畫領域裡,它擁有好幾個第一:第一幅意大利雙人肖像畫、第一幅描繪室內場景的肖像人物,也是第一幅背景是風景的繪畫風格。
  • 揚‧范‧海瑟姆(Jan van Huysum)是位出了名的神祕隱居型藝術家(1682─1749年),也是公認18世紀最傑出的荷蘭靜物花卉畫家。他的作品因想像力豐富、具奢華感、色彩飽滿、紋理細緻,以及高度細緻的寫實而倍受尊崇。這些成就的關鍵在於揚‧范‧海瑟姆謹慎且不怕麻煩地在畫布上一層又一層地塗上薄釉彩的技巧。儘管許多人試圖模仿,但同時代的畫家都沒有辦法做到。
  • 小漢斯‧霍爾班生於德國巴伐利亞州的奧格斯堡市(Augsburg),屬於文藝復興時期歐洲北方的畫家與版畫家。他被公認為十六世紀時期最偉大的人物肖像畫家之一,除了肖像畫之外,他的作品還包含宗教畫、警世內容的版畫等等。特別是他警世意涵的木刻版畫用於人文思想著作的插畫,在傳播新教思潮的時代裡,起到了有力的作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