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唐 王勃 : 滕王閣序

(大紀元圖片庫)

  人氣: 3805
【字號】    
   標籤: tags:

(前言:滕王閣今江西南昌,為唐州牧李元嬰所建,落成之日,適被封為滕王,因以名閣。後州牧姓閻,於重陽節當日,在閣下宴賓客,那時王勃因到交趾省親,路過南昌,也被邀請赴宴。)


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音:診),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彩星馳。臺隍枕(音:鎮)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音:起幾)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音:攙)帷暫駐。十旬休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儼驂騑(音:參非)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層巒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鶴汀鳧渚(音:服主),窮島嶼之縈迴;桂殿蘭宮,即岡巒之體勢。

披繡闥(音:踏),俯雕甍(音:蒙)。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紆(音:淤)其駭矚。閭閻撲地,鐘鳴鼎食之家;舸(音:葛)艦迷津,青雀黃龍之舳(音:竹)。虹銷雨霽(音:計),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音:離)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遙襟甫暢,逸興遄(音:傳)飛。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睢(音:雖)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樽;鄴(音:業)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四美具,二難并。窮睇眄(音:地免)於中天,極娛遊於暇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閽(音:昏)見,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音:喘)。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所賴君子安貧,達人知命。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而猶懽。北海雖賒(音:奢),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懷報國之情;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舍簪笏(音:護)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晨捧袂(音:妹),喜托龍門。 楊意不逢,撫凌雲而自惜;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鳴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邱墟。臨別贈言,幸承恩於偉餞; 登高作賦,是所望於群公。敢竭鄙誠,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捲西山雨。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分翼軫:翼、軫,皆星宿名,此句意指兩宿在天空的分際線,正當地上的南昌。
衡廬:指衡陽山、廬山。
襟三江而帶五湖:指南昌的位置在三江之上,據五湖之中,形容南昌地勢之壯闊。
控蠻荊而引甌越:形容地勢之險要。
物華天寶:物華:萬物之精華;天寶:天上之至寶。
龍光射牛斗之墟:龍光:劍氣也;牛斗:二星名;墟:域。晉惠帝時。張華見牛斗二星之間有紫氣,聽說豫章人雷煥知天象,便召來問。雷煥說是豐城寶劍之精上答天上之故。後張華遂派雷煥為豐城令,要其尋寶劍。雷後,挖監獄屋基,果得二寶劍,一名龍泉,一名太阿,皆光芒耀目,為稀世珍寶。
徐孺:東漢南昌人,人品高尚,時稱「南州高士」。
陳蕃:豫章太守,素不接賓客,惟設一榻招待徐孺。
臺隍:臺:城上之樓臺;隍:城下近河之處。臺隍:即「城池」之意。
枕:臨據。
都督閻公:都督:對「州牧」之敬稱。閻公:即當時的洪州州牧。
棨戟:有衣之戟;古時官吏出行時,用騎吏拿著它在前面先行,以為引導,相當於現在所說的儀仗隊。
遙臨:從遠方來南昌做州牧。
宇文新州:新任豐州牧宇文鈞。
懿範:優美的風度。
襜帷:襜:在馬車前的車帷;帷:在兩旁的車帷,此指車馬。
十旬休暇:十日為旬;唐制,官員每逢旬日就休息。作者作序時為重九,佳節自亦休假,一連兩日假期,故泛說 「十旬休暇」。
騰蛟起鳳:比喻當時與會者的才華洋溢。
孟學士:指晉時孟嘉,他少有文名,為桓溫參軍。重九桓溫設宴群僚,風吹孟嘉帽落,桓溫叫人為文譏笑他,他亦為文作答。
詞宗:章詞之宗,為文人所推崇。
紫電青霜:紫電、青霜:皆為劍名,此泛指兵器。
王將軍:指南北朝時梁朝王僧辯。他曾做過大都督,與陳罷先合兵打敗侯景,加官太尉。
家君:對人稱自己的父親。
作宰:指赴交阯就職縣令。
路出名區:出:經過;名區:指南昌,對主人的敬稱,猶言「貴地」。
童子:與會之人,作者年紀最輕,故自稱「童子」。
躬逢勝餞:躬:親自;餞:送行之酒宴。
三秋:秋天第三個月。
潦:路旁積水。
儼:嚴整。
驂騑:駕車在兩旁馬,此指馬車。
崇阿:高陵。
帝子:指滕王李元嬰,唐高祖之子。
仙人:此指滕王。
舊館:指騰王閣。
飛閣:形容架空建築的高閣像飛一般。
丹:紅色。
鶴汀鳧渚:鳧:水鴨;汀、渚:水裡的小洲。
桂殿蘭宮:形容殿閣的豪華。
體勢:指山峰起伏的形狀和氣勢。
披繡闥:披:開;闥:門屏。
甍;屋棟。
閭閻:閭:里門;閻:里中門,此指屋舍。
撲地:遍地。
鐘鳴鼎食之家:富貴人家,鳴鐘會食,食則列鼎。
舸:大船。
迷津:堵塞渡口,形容船舶之多。
青雀黃龍:按照龍鳥形狀所製造的船。
舳:船尾。
霽:雨停。
彩徹區明:彩:指夕陽;徹:通也;區:大地。此句意為雲霞光彩,遍布天空。
彭蠡:鄱陽湖。
衡陽:衡山之南。
浦:水濱。
遙襟:衣袖。
甫暢:始暢。
遄:急速。
籟:空竅所發的聲音。
纖歌:細歌,指美好的歌聲。
遏:停留。
睢園綠竹:睢園:指漢王帝之子梁孝王在睢陽所建的竹園。此句以喻座中之有德者。
氣凌彭澤之樽:凌:超越;彭澤:陶淵明;樽:酒杯。作者舉陶潛之喻座中之善飲者。
鄴水:曹丕在鄴水築的鄴宮。
朱華:荷花。
臨川之筆:指南朝謝靈運的文章。
四美:良辰、美景、賞心、樂事。
二難:賢主與嘉賓難得之遇合也。
睇眄:睇:小視也;眄:斜視。
迥:寥遠也。
盈虛:盛衰,窮達。
數:定數。
吳會:吳郡,會稽郡,泛指現在之江浙地方。
極:遠。
南溟:南海。
天柱:傳說崑崙山有銅柱,其高入天,名為「天柱」。
北辰:北極星。
帝閽:管理天國門戶開關的人,此比喻朝廷君門。
宣室:漢未央宮正殿,文帝曾在此詔見賈誼。此引用其事,表示何日能像賈誼一樣被皇帝詔見。
馮唐易老:馮唐:西漢臣,歷事文帝、景帝,及武帝即位,仍欲用他,但他年已九十餘,不能再為官。
李廣難封:西漢名將李廣,一生與匈奴大小七十餘戰,但未能封侯。
屈賈誼於長沙:賈誼:西漢人,文帝愛其才,打算給他一公卿職位,但為當時老臣周勃、灌嬰等反對,只得屈就長沙太守傅。
竄梁鴻於海曲:梁鴻:魏人,耿介有節操,因恥事權貴,攜妻子逃匿東吳。海曲:海邊偏遠之處。
青雲:比喻為美德。
酌貪泉而覺爽:晉吳隱之為廣州刺史,未至州,遇一水,名為貪泉,乃云詩:古人飲此水,一歃懷千金,試使夷齊飲,終當不易心。
涸轍:涸:乾枯;轍:車輪之跡。此喻困境。
懽:同「歡」。
賒:遠。
扶搖:自下而上的暴風。
東隅:東方日出之地,指早晨。
桑榆:日落時,光尚留在桑榆之上,指黃昏。
孟嘗高潔:孟嘗,東漢人,曾為合浦太守,為人高潔,後被徵當還,人民挽留不得去,遂遁歸,隱居窮澤。
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阮籍:三國魏人,身處亂世,放蕩不羈,嗜酒,任性而為,常獨駕入山,遇徑路不通,則痛哭而返。
三尺微命:自謙渺小。
無路,等終軍之弱冠:纓:古時用以繫冠之帶子,後世言投軍報國叫「請纓」;終軍:人名,年二十,上書漢武帝,請求賜給長纓,將南越王縛綁回來,事未成,被害,死時二十餘歲;弱冠:指男子二十歲。
投筆:指漢班超投筆從戎。
慕:愛。
宗愨:南北朝宋人,年少時,其叔父問志向,曰:願乘長風破萬里浪。
舍簪笏:舍:同「捨」;簪笏:冠簪和手版,都是古時官員的東西,此指做官。
奉晨昏:早晚侍奉雙親。
謝家之寶樹:晉謝玄有自喻「譬如芝蘭玉樹」,此引用喻佳子弟。
孟氏之芳鄰:孟子之母,為選擇好鄰居,曾三次搬家。此言幸得與諸賢相接近。
他日趨庭,叨陪鯉對:鯉:孔子之子。當時孔子和鯉問答,藉以教訓,後世常用做家庭教育的典故。此表示作者到了交趾,父子晤對,也和孔子父子一樣。
捧袂:用手扶著長者的手,進謁之意。
龍門:漢李膺,自高聲名,士人被其接待,名為「登龍門」。這裡是以李膺比閻公。自己被他人接待,也就是登龍門。
楊意不逢,撫凌雲而自惜:此二句引用楊得意推薦司馬相如給武帝,漢武帝讀司馬相如所寫的<大人賦>後,感覺飄飄然有凌雲之氣的故事而自比司馬相如,苦無人引薦。
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伯牙鼓琴,志在流水,比喻今日幸遇知音。
蘭亭:晉王羲之曾與友人在此聚會。
梓澤:晉石崇於洛陽所建的金谷有一別館,名叫「梓澤」。
恭疏短引:恭敬的寫下這篇序文。
潘江、陸海:陸,陸機;潘為潘岳,均為文學家,這裡用以指與會的人士。
鳴鸞:車鈴。
檻:欄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偽臨朝武氏者,性非和順,地實寒微。昔充太宗下陳,曾以更衣入侍。洎(音:計)乎晚節,穢亂春宮。潛隱先帝之私,陰圖後房之嬖(音:必)。入門見嫉,蛾眉不肯讓人;掩袖工讒,狐媚偏能惑主。踐元後於翬翟(音:揮迪),陷吾君於聚麀(音:優)。加以虺蜴(音:悔意)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殘害忠良;殺姊屠兄,弒君鴆(音:陣)母。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猶復包藏禍心,窺竊神器。君之愛子,幽之於別宮;賊之宗盟,委之以重任。鳴呼!霍子孟之不作,朱虛侯之已亡。燕啄皇孫,知漢祚之將盡;龍漦(音:離)帝后,識夏庭之遽衰。
  • 臣聞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音:俊)其泉源;思國之安者,必積其德義。源不深,而望流之遠?根不固,而何求木之長?德不厚,而思國之治,雖在下愚,知其不可,而況於明哲乎?人君當神器之重,居域中之大,將崇極天之峻,永保無疆之休。不念於居安思危,戒奢以儉,德不處其厚,情不勝其欲;斯亦伐根以求茂,塞源而欲流長者也。
  • 遲頓首,陳將軍足下:無恙,幸甚幸甚。
  • 先生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姓字,宅邊有五柳樹,因以為號焉。閑靜少言,不慕榮利。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飲輒盡,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環堵蕭然,不蔽風日;短褐穿結,簞瓢屢空,晏如也。嘗著文章自娛,頗示己志。忘懷得失,以此自終。
  •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髣髴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
  •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音:系)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 臣密言:臣以險釁(音:信),夙遭閔兇。生孩六月,慈父見背。行年四歲,舅奪母志。祖母劉愍臣孤弱,躬親撫養。臣少多疾病,九歲不行;零丁孤苦,至於成立。既無叔伯,終鮮兄弟;門衰祚(音:做)薄,晚有兒息。外無期(音:機)功強近之親,內無應門五尺之僮。煢煢(音:瓊)獨立,形影相弔。而劉夙嬰疾病,常在床蓐(音:入);臣侍湯藥,未曾廢離。
  • 植白:數日不見,思子為勞,想同之也。僕少小好為文章,迄至于今,二十有五年矣。然今世作者,可略而言也。昔仲宣獨步於漢南,孔璋鷹揚於河朔,偉長擅名於青土,公幹振藻於海隅,德璉發跡於此魏,足下高視於上京,當此之時,人人自謂握靈蛇之珠,家家自謂抱荊山之玉。吾王於是設天網以該之,頓八紘(音:紅)以掩之,今悉集茲國矣。然此數子,猶復不能飛軒絕跡,一舉千里。以孔璋之才,不閑於辭賦,而多自謂能與司馬長卿同風,譬畫虎不成,反為狗也。前書嘲之,反作論盛道僕讚其文。夫鍾期不失聽,于今稱之。吾亦不能忘嘆者,畏後世之嗤余也。
  • 文人相輕,自古而然。傅毅之於班固,伯仲之間耳,而固小之,與弟超書曰:「武仲以能屬文為蘭臺令史,下筆不能自休。」夫人善於自見,而文非一體,鮮能備善,是以各以所長,相輕所短。里語曰:「家有弊帚,享之千金。」斯不自見之患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