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唐 駱賓王:為徐敬業討武曌檄

駱賓王

(大紀元圖片庫)

  人氣: 6098
【字號】    
   標籤: tags:

前言:
西元644年,唐高宗李治駕崩,太子李顯立,是為中宗,尊高宗后武氏為皇太后,然一切政事悉由后裁決。不久,后廢中宗為廬陵王,改立中宗弟李旦為帝,是為睿宗,但另居他殿,不得參與政事。後后改元改制,追封其祖,諸武用事,唐宗室人人自危。徐敬業乃唐開國名徐世勣之孫,是時因事被貶為柳州司馬,失職怨道,遂以匡復廬陵王為號召,據揚州反,自稱匡復府上將,十日間聚兵十餘萬,由記事駱賓王移檄州縣,本文是為對武后聲罪致討的檄文。

偽臨朝武氏者,性非和順,地實寒微。昔充太宗下陳,曾以更衣入侍。洎(音:計)乎晚節,穢亂春宮。潛隱先帝之私,陰圖後房之嬖(音:必)。入門見嫉,蛾眉不肯讓人;掩袖工讒,狐媚偏能惑主。踐元後於翬翟(音:揮迪),陷吾君於聚麀(音:優)。加以虺蜴(音:悔意)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殘害忠良;殺姊屠兄,弒君鴆(音:陣)母。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猶復包藏禍心,窺竊神器。君之愛子,幽之於別宮;賊之宗盟,委之以重任。鳴呼!霍子孟之不作,朱虛侯之已亡。燕啄皇孫,知漢祚之將盡;龍漦(音:離)帝后,識夏庭之遽衰。

敬業皇唐舊臣,公侯冢子。奉先帝之成業,荷本朝之厚恩。宋微子之興悲,良有以也;袁君山之流涕,豈徒然哉!是用氣憤風雲,志安社稷,因天下之失望,順宇內之推心。爰舉義旗,以清妖孽。

南連百越,北盡三河;鐵騎成群,玉軸相接。海陵紅粟,倉儲之積靡窮;江浦黃旗,匡復之功何遠!班聲動而北風起,劍氣衝而南鬥平。喑嗚則山嶽崩頹,叱吒則風雲變色。以此制敵,何敵不摧?以此圖功,何功不克? 公等或居漢地,或協周親,或膺重寄於話言,或受顧命於宣室。言猶在耳,忠豈忘心!一抔(音:掊)之土未乾,六尺之孤何託?倘能轉禍為福,送往事居,共立勤王之勳,無廢大君之命,凡諸爵賞,同指山河。若其眷戀窮城,徘徊歧路,坐昧先幾之兆,必貽後至之誅。請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曌:即「照」,武則天所造十九個新字之一,取日月當空之意,用以為己名。
檄:音「習」,古時一種對外發表的文體,多用於軍旅討伐之事,急件則加羽毛,稱羽檄。
偽臨朝:偽:僭竊;臨朝:指垂簾聽政。
寒微:卑賤。
下陳:下列,即後宮婢妾。
更衣入侍:此指武后曾為太宗才人。才人:掌燕寢更衣之女官。
洎:到了。
晚節:指武氏年晚年。
春宮:春宮:東宮,指太子。
潛隱先帝之私:先帝:指太宗李世民;私:指武氏曾充太宗才人。此句指太宗駕崩後,為隱埋見幸於太宗之事,武后削髮為尼,以便再入宮事高宗。
嬖:卑賤而得寵。
蛾眉:蛾同「娥」,美好貌。
掩袖工讒:以袖掩面,善於以計害人。
翬翟:翬、翟:皆為五彩花紋的雉雞。皇后之車服,用以為飾。此指武后升登皇后位。
聚麀:麀,牝鹿。聚麀本指獸類父子共一牝的行為。此指武后本為太宗才人,又作高宗皇后,是父子同納一女,為亂倫也。
虺蜴:虺:毒蛇;蜴:有毒的蜥蜴。此比喻肆毒害人。
邪僻:指李義府、許敬宗等人。
殺姊屠兄:武后姊早寡,封韓國夫人,有女,貌美,封魏國夫人。出入禁中,得帝寵,韓國夫人尋卒,魏國夫人為后所毒殺;又后有異母兄二人,因對后薄禮,皆遭外放而卒。
弒君鴆母:君:指高宗。鴆:毒鳥,以其羽毛瀝酒,飲之立死。母:指國母,指王皇后。
愛子:指中宗。
宗盟:指武后親族及同黨。
霍子孟:漢名將霍光之字,他曾受武帝遺詔扶幼主以存漢室。
朱虛侯:漢劉章(漢高祖之孫)的封號。
燕啄皇孫:漢武帝后趙飛燕,性妒,後宮嬪妃有孕者,皆殺害。
龍漦帝后:漦:由龍口中流出的唾液,即龍的精氣。相傳周厲王後宮的一名童妾,遭龍漦而受孕,生下褒姒,後幽王卒因褒姒而亡國。此句指由龍涎變生的帝后,可明白夏朝的國運即將衰敗。
冢子:長子。
宋微子:殷紂之兄,紂淫亂,數諫不聽,去之。周武王滅紂,復其官;後周公誅紂子武庚,命微子代殷後,國於宋。
袁君山:袁安,東漢和帝時,見天子幼弱,外戚專權,暗鳴流涕。
百越:古江浙閩越之地,因為越族所居,故曰百越。
三河:謂黃河、淮河、洛水。
鐵騎:指強悍的騎兵。
玉軸:車之美稱。
海陵紅粟:海凌:今之江蘇省泰縣。紅粟:言粟米多至變紅腐爛。
江浦黃旗:江邊的義旗。
班聲:班馬之聲。
劍氣:指寶劍煥發之氣。
暗嗚:懷怒氣。
叱吒:發怒聲。
周親:同姓宗親。
一抔之土未乾:一抔土:指墳墓;未乾:指高宗葬未久。
六尺之孤:指中宗。
送往事居:指追念先帝,迎侍今上復皇帝之位。
勤王:王室有難,起 兵靖亂,即稱勤王。
同指山河:古代分封功臣,必指山河以為誓。
先幾:事在發生之初尚未明顯。
後至之誅:夏禹會諸侯於塗山,防風氏以後至而被誅。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先帝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故托臣以討賊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固知臣伐賊,才弱敵強也。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
  • 文人相輕,自古而然。傅毅之於班固,伯仲之間耳,而固小之,與弟超書曰:「武仲以能屬文為蘭臺令史,下筆不能自休。」夫人善於自見,而文非一體,鮮能備善,是以各以所長,相輕所短。里語曰:「家有弊帚,享之千金。」斯不自見之患也。
  • 植白:數日不見,思子為勞,想同之也。僕少小好為文章,迄至于今,二十有五年矣。然今世作者,可略而言也。昔仲宣獨步於漢南,孔璋鷹揚於河朔,偉長擅名於青土,公幹振藻於海隅,德璉發跡於此魏,足下高視於上京,當此之時,人人自謂握靈蛇之珠,家家自謂抱荊山之玉。吾王於是設天網以該之,頓八紘(音:紅)以掩之,今悉集茲國矣。然此數子,猶復不能飛軒絕跡,一舉千里。以孔璋之才,不閑於辭賦,而多自謂能與司馬長卿同風,譬畫虎不成,反為狗也。前書嘲之,反作論盛道僕讚其文。夫鍾期不失聽,于今稱之。吾亦不能忘嘆者,畏後世之嗤余也。
  • 臣密言:臣以險釁(音:信),夙遭閔兇。生孩六月,慈父見背。行年四歲,舅奪母志。祖母劉愍臣孤弱,躬親撫養。臣少多疾病,九歲不行;零丁孤苦,至於成立。既無叔伯,終鮮兄弟;門衰祚(音:做)薄,晚有兒息。外無期(音:機)功強近之親,內無應門五尺之僮。煢煢(音:瓊)獨立,形影相弔。而劉夙嬰疾病,常在床蓐(音:入);臣侍湯藥,未曾廢離。
  •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音:系)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髣髴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
  •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 先生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姓字,宅邊有五柳樹,因以為號焉。閑靜少言,不慕榮利。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飲輒盡,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環堵蕭然,不蔽風日;短褐穿結,簞瓢屢空,晏如也。嘗著文章自娛,頗示己志。忘懷得失,以此自終。
  • 遲頓首,陳將軍足下:無恙,幸甚幸甚。
  • 臣聞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音:俊)其泉源;思國之安者,必積其德義。源不深,而望流之遠?根不固,而何求木之長?德不厚,而思國之治,雖在下愚,知其不可,而況於明哲乎?人君當神器之重,居域中之大,將崇極天之峻,永保無疆之休。不念於居安思危,戒奢以儉,德不處其厚,情不勝其欲;斯亦伐根以求茂,塞源而欲流長者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