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200)

曹雪芹
圖/夢子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一百二回 寧國府骨肉病災祲 大觀園符水驅妖孽(下)
卻說晴雯的表兄吳貴正住在園門口,他媳婦自從晴雯死後,聽見說作了花神,每日晚間便不敢出門。這一日,吳貴出門買東西,回來晚了。那媳婦子本有些感冒著了,日間吃錯了藥,晚上吳貴到家,已死在炕上。外面的人因那媳婦子不妥當,便都說妖怪爬過牆吸了精去死的。於是老太太著急的了不得,替另派了好些人將寶玉的住房圍住,巡邏打更。這些小丫頭們還說,有的看見紅臉的,有的看見很俊的女人的,吵嚷不休。唬得寶玉天天害怕。虧得寶釵有把持的,聽得丫頭們混說,便唬嚇著要打,所以那些謠言略好些。無奈各房的人都是疑人疑鬼的不安靜,也添了人坐更,於是更加了好些食用。

獨有賈赦不大很信,說:「好好園子,那裏有什麼鬼怪!」挑了個風清日暖的日子,帶了好幾個家人,手內持著器械,到園踹看動靜。眾人勸他不依。到了園中,果然陰氣逼人。賈赦還扎掙前走,跟的人都探頭縮腦。內中有個年輕的家人,心內已經害怕,只聽「呼」的一聲,回過頭來,只見五色燦爛的一件東西跳過去了,唬得「噯喲」一聲,腿子發軟,便躺倒了。賈赦回身查問,那小子喘噓噓的回道:「親眼看見一個黃臉紅鬚綠衣青裳一個妖怪走到樹林子後頭山窟窿裏去了。」賈赦聽了,便也有些膽怯,問道:「你們都看見麼﹖」有幾個推順水船兒的回說:「怎麼沒瞧見,因老爺在頭裏,不敢驚動罷了。奴才們還撐得住。」

說得賈赦害怕,也不敢再走,急急的回來,吩咐小子們:「不要提及,只說看遍了,沒有什麼東西。」心裏實也相信,要到真人府裏請法官驅邪。豈知那些家人無事還要生事,今見賈赦怕了,不但不瞞著,反添些穿鑿,說得人人吐舌。

賈赦沒法,只得請道士到園作法事,驅邪逐妖。擇吉日,先在省親正殿上鋪排起壇場,上供三清聖像,旁設二十八宿並馬、趙、溫、周四大將,下排三十六天將圖像。香花燈燭設滿一堂,鐘鼓法器排兩邊,插著五方旗號。道紀司派定四十九位道眾的執事,淨了一天的壇。三位法官行香取水畢,然後擂起法鼓,法師們俱戴上七星冠,披上九宮八卦的法衣,踏著登雲履,手執牙笏,便拜表請聖。又念了一天的消災驅邪接福的《洞元經》,以後便出榜召將。榜上大書「太乙混元上清三境靈寶符錄演教大法師行文敕令本境諸神到壇聽用。」

那日,兩府上下爺們仗著法師擒妖,都到園中觀看,都說:「好大法令!呼神遣將的鬧起來,不管有多少妖怪也唬跑了。」大家都擠到壇前。只見小道士們將旗幡舉起,按定五方站住,伺候法師號令。三位法師,一位手提寶劍,拿著法水;一位捧著七星皂旗;一位舉著桃木打妖鞭,立在壇前。只聽法器一停,上頭令牌三下,口中念念有詞,那五方旗便團團散布。法師下壇,叫本家領著到各處樓閣殿亭,房廊屋舍,山崖水畔,洒了法水,將劍指畫了一回。回來連擊牌令,將七星旗祭起,眾道士將旗幡一聚,接下打怪鞭望空打了三下。本家眾人都道拿住妖怪,爭著要看,及到跟前,並不見有什麼形響。只見法師叫眾道士拿取瓶罐,將妖收下,加上封條。法師朱筆書符收禁,令人帶回在本觀塔下鎮住,一面撤壇謝將。

賈赦恭敬叩謝了法師。賈蓉等小弟兄背地都笑個不住,說:「這樣的大排場,我打量拿著妖怪給我們瞧瞧,到底是些什麼東西,那裏知道是這樣收羅,究竟妖怪拿去了沒有﹖」賈珍聽見,罵道:「糊塗東西!妖怪原是聚則成形,散則成氣,如今多少神將在這裏,還敢現形嗎﹖無非把這妖氣收了,便不作祟,就是法力了。」眾人將信將疑,且等不見響動再說。那些下人只知妖怪被擒,疑心去了,便不大驚小怪,往後果然沒人提起了。賈珍等病愈復原,都道法師神力。

獨有一個小子笑說道:「頭裏那些響動,我也不知道,就是跟著大老爺進園這一日,明明是個大公野雞飛過去了,拴兒嚇離了眼,說得活像。我們都替他圓了個謊,大老爺就認真起來。倒瞧了個很熱鬧的壇場。」眾人雖然聽見,那裏肯信,究無人住。

一日,賈赦無事,正想要叫幾個家下人搬住園中,看守房屋,惟恐夜晚藏匿奸人。方欲傳出話去,只見賈璉進來,請了安,回說今日到他大舅家去,聽見一個荒信,「說是二叔被節度使參進來,為的是失察屬員,重徵糧米,請旨革職的事。」賈赦聽了,吃驚道:「只怕是謠言罷﹖前兒你二叔帶書子來說,探春於某日到了任所,擇了某日吉時,送了你妹子到了海疆,路上風恬浪靜,合家不必掛念。還說節度認親,倒設席賀喜,那裏有做了親戚倒提參起來的﹖且不必言語,快到吏部打聽明白,就來回我。」

賈璉即刻出去,不到半日回來,便說:「才到吏部打聽,果然二叔被參。題本上去,虧得皇上的恩典,沒有交部,便下旨意,說是:『失察屬員,重徵糧米,苛虐百姓,本應革職,姑念初膺外任,不諳吏治,被屬員蒙蔽,著降三級,加恩仍以工部員外上行走,並令即日回京。』這信是準的。正在吏部說話的時候,來了一個江西引見知縣,說起我們二叔是很感激的。但說是個好上司,只是用人不當,那些家人在外招搖撞騙,欺凌屬員,已經把好名聲都弄壞了。節度大人早已知道,也說我們二叔是個好人。不知怎麼樣,這回又參了。想是忒鬧得不好,恐將來弄出大禍,所以借了一件失察的事情參的,倒是避重就輕的意思,也未可知。」賈赦未聽說完,便叫賈璉:「先去告訴你嬸子知道,且不必告訴老太太就是了。」賈璉去回王夫人。未知有何話說,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話說王夫人打發人來喚寶釵,寶釵連忙過來,請了安。王夫人道:「你三妹妹如今要出嫁了,只得你們作嫂子的大家開導開導她,也是你們姊妹之情。況且她也是個明白孩子,我看你們兩個也很合的來。只是我聽見說,寶玉聽見他三妹妹出門子,哭的了不得,你也該勸勸他。
  • 且說鳳姐梳了頭,換了衣服,想了想,雖然自己不去,也該帶個信兒;再者,寶釵還是新媳婦,出門子自然要過去照應照應的。於是見過王夫人,支吾了一件事,便過來到寶玉房中。只見寶玉穿著衣服,歪在炕上,兩個眼睛呆呆的看寶釵梳頭。
  • 已有黃昏以後,因忽然想起探春來,要瞧瞧她去,便叫豐兒與兩個丫頭跟著,頭裏一個丫頭打著燈籠。走出門來,見月光已上,照耀如水,鳳姐便命打燈籠的:「回去罷。」因而走至茶房窗下,聽見裏面有人嘁嘁喳喳的,又似哭,又似笑,又似議論什麼的。
  • 是日,寶釵在賈母屋裏,聽得王夫人告訴老太太要聘探春一事。賈母說道:「既是同鄉的人,很好。只是聽見那孩子到過我們家裏,怎麼你老爺沒有提起﹖」王夫人道:「連我們也不知道。」賈母道:「好便好,但是道兒太遠。雖然老爺在那裏,倘或將來老爺調任,可不是我們孩子太單了嗎﹖」
  • 話說賈政去見了節度,進去了半日,不見出來,外頭議論不一。李十兒在外也打聽不出什麼事來,便想到報上的餓荒,實在也著急。好容易聽見賈政出來,便迎上來跟著,等不得回去,在無人處,便問:「老爺進去這半天,有什麼要緊的事﹖」
  • 第二天,拿話去探賈政,被賈政痛罵了一頓。隔一天拜客,裏頭吩咐伺侯,外頭答應了。停了一會子,打點已經三下了,大堂上沒有人接鼓。好容易叫個人來打了鼓。賈政踱出暖閣,站班喝道的衙役只有一個。
  • 話說鳳姐見賈母和薛姨媽為黛玉傷心,便說:「有個笑話兒說給老太太和姑媽聽。」,未從開口,先自笑了,因說道:「老太太和姑媽打量是那裏的笑話兒﹖就是咱們家的那二位新姑爺、新媳婦啊!」賈母道:「怎麼了﹖」
  • 卻說寶玉成家的那一日,黛玉白日已昏暈過去,卻心頭口中一絲微氣不斷,把個李紈和紫鵑哭的死去活來。到了晚間,黛玉卻又緩過來了,微微睜開眼,似有要水要湯的光景。此時雪雁已去,只有紫鵑和李紈在旁。紫鵑便端了一盞桂圓湯和的梨汁,用小銀匙灌了兩三匙。
  • 話說寶玉見了賈政,回至房中,更覺頭昏腦悶,懶待動彈,連飯也沒吃,便昏沉睡去。仍舊延醫診治,服藥不效,索性連人也認不明白了。大家扶著他坐起來,還是像個好人。一連鬧了幾天。那日恰是回九之期,若不過去,薛姨媽臉上過不去;若說去呢,寶玉這般光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