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197)

曹雪芹

大觀園的煙水樓閣映襯著紅樓夢。(夢子/大紀元)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一百一回 大觀園月夜感幽魂 散花寺神籤驚異兆(上)
已有黃昏以後,因忽然想起探春來,要瞧瞧她去,便叫豐兒與兩個丫頭跟著,頭裏一個丫頭打著燈籠。走出門來,見月光已上,照耀如水,鳳姐便命打燈籠的:「回去罷。」因而走至茶房窗下,聽見裏面有人嘁嘁喳喳的,又似哭,又似笑,又似議論什麼的。鳳姐知道不過是家下婆子們又不知搬什麼是非,心內大不受用,便命小紅進去,裝做無心的樣子,細細打聽著,用話套出原委來。小紅答應著去了。

鳳姐只帶著豐兒來至園門前,門尚未關,只虛虛的掩著。於是主僕二人方推門進去,只見園中月色比著外面更覺明朗,滿地下重重樹影,杳無人聲,甚是淒涼寂靜。剛欲往秋爽齋這條路來,只聽「忽」(原字為左口右忽)的一聲風過,吹的那樹枝上落葉滿園中「唰喇喇」的作響,枝梢上「吱嘍嘍」發哨,將那些寒鴉宿鳥都驚飛起來。鳳姐吃了酒,被風一吹,只覺身上發噤起來。那豐兒也把頭一縮,說:「好冷!」鳳姐也撐不住,便叫豐兒:「快回去把那件銀鼠坎肩兒拿來,我在三姑娘那裏等著。」豐兒巴不得一聲,也要回去穿衣裳來,答應了一聲,回頭就跑了。

鳳姐剛舉步走了不遠,只覺身後「咈咈哧哧」,似有聞嗅之聲,不覺頭髮森然豎了起來。由不得回頭一看,只見黑油油一個東西在後面伸著鼻子聞她呢,那兩隻眼睛恰似燈光一般。鳳姐嚇的魂不附體,不覺失聲的「咳」了一聲,卻是一隻大狗。那狗抽頭回身,拖著一個掃帚尾巴,一氣跑上大土山上,方站住了,回身猶向鳳姐拱爪兒。

鳳姐兒此時心跳神移,急急的向秋爽齋來。已將來至門口,方轉過山子,只見迎面有一個人影兒一恍。鳳姐心中疑惑,心裏想著必是那一房裏的丫頭,便問:「是誰﹖」問了兩聲,並沒有人出來,已經嚇得神魂飄蕩,恍恍忽忽的似乎背後有人說道:「嬸娘連我也不認得了﹖」鳳姐忙回頭一看,只見這人形容俊俏,衣履風流,十分眼熟,只是想不起是那房那屋裏的媳婦來。只聽那人又說道:「嬸娘只管享榮華、受富貴的心盛,把我那年說的立萬年永遠之基,都付於東洋大海了。」鳳姐聽說,低頭尋思,總想不起。那人冷笑道:「嬸娘那時怎樣疼我了,如今就忘在九霄雲外了。」

鳳姐聽了,此時方想起來是賈蓉的先妻秦氏,便說道:「噯呀!你是死了的人哪,怎麼跑到這裏來了呢﹖」啐了一口,方轉回身,腳下不防一塊石頭絆了一跤,猶如夢醒一般,渾身汗如雨下。雖然毛髮悚然,心中卻也明白,只見小紅、豐兒影影綽綽的來了。鳳姐恐怕落人的褒貶,連忙爬起來,說道:「你們做什麼呢,去了這半天﹖快拿來我穿上罷。」一面豐兒走至跟前,服侍穿上,小紅過來攙扶。鳳姐道:「我才到那裏,他們都睡了,咱們回去罷。」一面說,一面帶了兩個丫頭急急忙忙回到家中。賈璉已回來了,只是見她臉上神色更變,不似往常,待要問她,又知她素日性格,不敢突然相問,只得睡了。

至次日五更,賈璉就起來要往總理內庭都檢點太監裘世安家來打聽事務。因太早了,見桌上有昨日送來的抄報,便拿起來閑看。第一件是雲南節度使王忠一本,新獲了一起私帶神槍火藥出邊事,共有十八名人犯。頭一名鮑音,口稱係太師鎮國公賈化家人。第二件蘇州刺史李孝一本,參劾縱放家奴,倚勢凌辱軍民,以致因奸不遂,殺死節婦一家人命三口事。兇犯姓時名福,自稱係世襲三等職銜賈範家人。賈璉看見這兩件,心中早又不自在起來,待要看第三件,又恐遲了不能見裘世安的面,因此急急的穿了衣服,也等不得吃東西,恰好平兒端上茶來,喝了兩口,便出來騎馬走了。

平兒在房內收拾換下的衣服。此時鳳姐尚未起來,平兒因說道:「今兒夜裏我聽著奶奶沒睡什麼覺,我這會子替奶奶捶著,好生打個盹兒罷。」鳳姐半日不言語。平兒料著這意思是了,便爬上炕來,坐在身邊,輕輕的捶著。才捶了幾拳,那鳳姐剛有要睡之意,只聽那邊大姐兒哭了。鳳姐又將眼睜開,平兒連向那邊叫道:「李媽,你到底是怎麼著﹖姐兒哭了,你到底拍著她些。你也忒好睡了!」那邊李媽從夢中驚醒,聽得平兒如此說,心中沒好氣,只得狠命拍了幾下,口裏嘟嘟噥噥的罵道:「真真的小短命鬼兒,放著屍不挺,三更半夜嚎你娘的喪!」

一面說,一面咬牙,便向那孩子身上擰了一把。那孩子「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了。鳳姐聽見,說「了不得!你聽聽,她該挫磨孩子了。你過去把那黑心的養漢老婆下死勁的打她幾下子,把妞妞抱過來。」平兒笑道:「奶奶別生氣,她那裏敢挫磨姐兒,只怕是不提防,錯碰了一下子也是有的。這會子打她幾下子沒要緊,明兒叫她們背地裏嚼舌根,倒說三更半夜打人。」鳳姐聽了,半日不言語,長嘆一聲,說道:「你瞧瞧,這會子不是我十旺八旺的呢,明兒我要是死了,剩下這小孽障,還不知怎麼樣呢﹖」平兒笑道:「奶奶這怎麼說,大五更的,何苦來呢!」鳳姐冷笑道:「你那裏知道,我是早已明白了。我也不久了。雖然活了二十五歲,人家沒見的也見了,沒吃的也吃了,也算全了,所有世上有的也都有了,氣也算賭盡了,強也算爭足了,就是『壽』字兒上頭缺一點兒,也罷了。」

平兒聽說,由不的滾下淚來。鳳姐笑道:「你這會子不用假慈悲,我死了,你們只有歡喜的。你們一心一計和和氣氣的,省得我是你們眼裏的刺似的。只有一件,你們知好歹,只疼我那孩子就是了。」平兒聽說這話,越發哭的淚人似的。鳳姐笑道:「別扯你娘的臊了,那裏就死了呢﹖哭的那麼痛!我不死還叫你哭死了呢。」平兒聽說,連忙止住哭,道:「奶奶說得這麼傷心。」一面說,一面又捶,半日不言語,鳳姐又朦朧睡去。

平兒方下炕來要去,只聽外面腳步響。誰知賈璉去遲了,那裘世安已經上朝去了,不遇而回,心中正沒好氣,進來就問平兒道:「那些人還沒起來呢麼﹖」平兒回說:「沒有呢。」賈璉一路摔簾子進來,冷笑道:「好,好!這會子還都不起來,安心打擂臺打撒手兒!」一疊聲又要吃茶。平兒忙倒了一碗茶來。原來那些丫頭、老婆見賈璉出了門,又復睡了,不打量這會子回來,原不曾預備。平兒便把溫過的拿了來。賈璉生氣,舉起碗來,「嘩啷」一聲,摔了個粉碎。

鳳姐驚醒,唬了一身冷汗,「噯喲」一聲,睜開眼,只見賈璉氣狠狠的坐在旁邊,平兒彎著腰拾碗片子呢。鳳姐道:「你怎麼就回來了﹖」問了一聲,半日不答應,只得又問一聲。賈璉嚷道:「你不要我回來,叫我死在外頭罷﹖」鳳姐笑道:「這又是何苦來呢!常時我見你不像今兒回來的快,問你一聲,也沒什麼生氣的。」賈璉又嚷道:「又沒遇見,怎麼不快回來呢!」鳳姐笑道:「沒有遇見,少不得奈煩些,明兒再去早些兒,自然遇見了。」賈璉嚷道:「我可不吃著自己的飯,替人家趕獐子呢。我這裏一大堆的事,沒個動秤兒的,沒來由為人家的事瞎鬧了這些日子,當什麼呢﹖正經那有事的人還在家裏受用,死活不知,還聽見說要鑼鼓喧天的擺酒唱戲做生日呢。我可瞎跑他娘的腿子!」一面說,一面往地下啐了一口,又罵平兒。

鳳姐聽了,氣的乾咽,要和他分證;想了一想,又忍住了,勉強陪笑道:「何苦來生這麼大氣!大清早起,和我叫喊什麼﹖誰叫你應了人家的事!你既應了,就得耐煩些,少不得替人家辦辦。也沒見這個人自己有為難的事,還有心腸唱戲擺酒的鬧。」賈璉道:「你可說麼,你明兒倒也問問他!」鳳姐詫異道:「問誰﹖」賈璉道:「問誰!問你哥哥。」鳳姐道:「是他嗎﹖」賈璉道:「可不是他,還有誰呢!」鳳姐忙問道:「他又有什麼事,叫你替他跑﹖」賈璉道:「你還在罈子裏呢。」

鳳姐道:「真真這就奇了,我連一個字兒也不知道。」賈璉道:「你怎麼能知道呢﹖這個事連太太和姨太太還不知道呢。頭一件怕太太和姨太太不放心,二則你身上又常嚷不好,所以我在外頭壓住了,不叫裏頭知道的。說起來,真真可人惱,你今兒不問我,我也不便告訴你。你打量你哥哥行事像個人呢,你知道外頭人都叫他什麼﹖」鳳姐道:「叫他什麼﹖」賈璉道:「叫他什麼,叫他『忘仁』!」鳳姐「撲哧」的一笑:「他可不叫王仁,叫什麼呢﹖」賈璉道:「你打量那個王仁嗎﹖是忘了仁義禮智信的那個『忘仁』哪!」鳳姐道:「這是什麼人這麼刻薄嘴兒遭塌人。」賈璉道:「不是遭塌他嗎!今兒索性告訴你,你也不知道知道你那哥哥的好處。到底知道他給他二叔做生日呵!」

鳳姐想了一想,道:「噯喲!可是呵,我還忘了問你,二叔不是冬天的生日嗎﹖我記得年年都是寶玉去。前者老爺陞了,二叔那邊送過戲來,我還偷偷兒的說:『二叔為人是最嗇刻的,比不得大舅太爺。他們各自家裏還烏眼雞似的。不麼,昨兒大舅太爺沒了,你瞧他是個兄弟,他還出了個頭兒攬了個事兒嗎﹖』所以那一天說,趕他的生日,咱們還他一班子戲,省了親戚跟前落虧欠。如今這麼早就做生日,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賈璉道:「你還作夢呢!他一到京,接著舅太爺的首尾就開了一個弔,他怕咱們知道攔他,所以沒告訴咱們,弄了好幾千銀子。後來二舅嗔著他,說他不該一網打盡。他吃不住了,變了個法子,就指著你們二叔的生日撒了個網,想著再弄幾個錢,好打點二舅太爺不生氣。也不管親戚朋友冬天夏天的,人家知道不知道,這麼丟臉!你知道我起早為什麼﹖這如今因海疆的事情,御史參了一本,說是大舅太爺的虧空,本員已故,應著落其弟王子勝、侄王仁賠補。爺兒兩個急了,找了我給他們托人情。我見他們嚇的那麼個樣兒,再者又關係太太和你,我才應了。想著找找總理內庭都檢點老裘替辦辦,或者前任後任挪移挪移。偏又去晚了,他進裏頭去了,我白起來跑了一趟。他們家裏還那裏定戲擺酒呢。你說說,叫人生氣不生氣﹖」

鳳姐聽了,才知王仁所行如此。但她素性要強護短,聽賈璉如此說,便道:「憑他怎麼樣,到底是你的親大舅兒。再者,這件事死的大太爺、活的二叔都感激你。罷了,沒什麼說的,我們家的事,少不得我低三下四的求你了,省的帶累別人受氣,背地裏罵我。」說著,眼淚早流下來,掀開被窩,一面坐起來,一面挽頭髮,一面披衣裳。

賈璉道:「你倒不用這麼著,是你哥哥不是人,我並沒說你呀。況且我出去了,你身上又不好,我都起來了,她們還睡覺,咱們老輩子有這個規矩麼﹖你如今作好好先生,不管事了。我說了一句,你就起來,明兒我要嫌這些人,難道你都替了她們麼﹖好沒意思啊!」鳳姐聽了這些話,才把淚止住了,說道:「天呢不早了,我也該起來了。你有這麼說的,你替他們家在心的辦辦,那就是你的情分了。再者,也不光為我,就是太太聽見也喜歡。」賈璉道:「是了,知道了。『大蘿葡還用屎澆』﹖」

平兒道:「奶奶這麼早起來做什麼﹖那一天奶奶不是起來有一定的時候兒呢。爺也不知是那裏的邪火,拿著我們出氣。何苦來呢!奶奶也算替爺掙夠了,那一點兒不是奶奶擋頭陣﹖不是我說,爺把現成兒的也不知吃了多少,這會子替奶奶辦了一點子事,又關會著好幾層兒呢,就是這麼拿糖作醋的起來,也不怕人家寒心。況且這也不單是奶奶的事呀!我們起遲了,原該爺生氣,左右到底是奴才呀。奶奶跟前,盡著身子累的成了個病包兒了,這是何苦來呢!」說著,自己的眼圈兒也紅了。

那賈璉本是一肚子悶氣,那裏見得這一對嬌妻美妾又尖利又柔情的話呢,便笑道:「夠了,算了罷!她一個人就夠使的了,不用你幫著。左右我是外人,多早晚我死了,你們就清淨了。」鳳姐道:「你也別說那個話,誰知道誰怎麼樣呢﹖你不死,我還死呢,早死一天早心淨!」說著,又哭起來。平兒只得又勸了一回。

那時天已大亮,日影橫窗。賈璉也不便再說,站起來出去了。這裏鳳姐自己起來,正在梳洗,忽見王夫人那邊小丫頭過來道:「太太說了,叫問二奶奶今日過舅太爺那邊去不去﹖要去,說叫二奶奶同著寶二奶奶一路去呢。」鳳姐因方才一段話,已經灰心喪意,恨娘家不給爭氣,又兼昨夜園中受了那一驚,也實在沒精神,便說道:「你先回太太去,我還有一兩件事沒辦清,今日不能去。況且他們那又不是什麼正經事。寶二奶奶要去,各自去罷。」小丫頭答應著,回去回覆了。不在話下。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是日,寶釵在賈母屋裏,聽得王夫人告訴老太太要聘探春一事。賈母說道:「既是同鄉的人,很好。只是聽見那孩子到過我們家裏,怎麼你老爺沒有提起﹖」王夫人道:「連我們也不知道。」賈母道:「好便好,但是道兒太遠。雖然老爺在那裏,倘或將來老爺調任,可不是我們孩子太單了嗎﹖」
  • 話說賈政去見了節度,進去了半日,不見出來,外頭議論不一。李十兒在外也打聽不出什麼事來,便想到報上的餓荒,實在也著急。好容易聽見賈政出來,便迎上來跟著,等不得回去,在無人處,便問:「老爺進去這半天,有什麼要緊的事﹖」
  • 第二天,拿話去探賈政,被賈政痛罵了一頓。隔一天拜客,裏頭吩咐伺侯,外頭答應了。停了一會子,打點已經三下了,大堂上沒有人接鼓。好容易叫個人來打了鼓。賈政踱出暖閣,站班喝道的衙役只有一個。
  • 話說鳳姐見賈母和薛姨媽為黛玉傷心,便說:「有個笑話兒說給老太太和姑媽聽。」,未從開口,先自笑了,因說道:「老太太和姑媽打量是那裏的笑話兒﹖就是咱們家的那二位新姑爺、新媳婦啊!」賈母道:「怎麼了﹖」
  • 卻說寶玉成家的那一日,黛玉白日已昏暈過去,卻心頭口中一絲微氣不斷,把個李紈和紫鵑哭的死去活來。到了晚間,黛玉卻又緩過來了,微微睜開眼,似有要水要湯的光景。此時雪雁已去,只有紫鵑和李紈在旁。紫鵑便端了一盞桂圓湯和的梨汁,用小銀匙灌了兩三匙。
  • 話說寶玉見了賈政,回至房中,更覺頭昏腦悶,懶待動彈,連飯也沒吃,便昏沉睡去。仍舊延醫診治,服藥不效,索性連人也認不明白了。大家扶著他坐起來,還是像個好人。一連鬧了幾天。那日恰是回九之期,若不過去,薛姨媽臉上過不去;若說去呢,寶玉這般光景。
  • 到了次日早起,覺黛玉又緩過一點兒來。飯後,忽然又嗽又吐,又緊起來。紫鵑看著不祥了,連忙將雪雁等都叫進來看守,自己卻來回賈母。那知到了賈母上房,靜悄悄的,只有兩三個老媽媽和幾個做粗活的丫頭在那裏看屋子呢。紫鵑因問道:「老太太呢﹖」那些人都說不知道。
  • 話說黛玉到瀟湘館門口,紫鵑說了一句話,更動了心,一時吐出血來,幾乎暈倒,虧了還同著秋紋,兩個人挽扶著黛玉到屋裏來。那時秋紋去後,紫鵑、雪雁守著,見她漸漸甦醒過來,問紫鵑道:「你們守著哭什麼﹖」紫鵑見她說話明白,倒放了心了。
  • 賈母正在那裏和鳳姐兒商議,見王夫人進來,便問道:「襲人丫頭說什麼,這麼鬼鬼祟祟的﹖」王夫人趁問,便將寶玉的心事細細回明賈母。賈母聽了,半日沒言語。王夫人和鳳姐也都不再說了。只見賈母嘆道:「別的事都好說。林丫頭倒沒有什麼。若寶玉真是這樣,這可叫人作了難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