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洛誦:寶海複盆子酒(3)

第二章面試
陶洛誦
【字號】    
   標籤: tags:

「七點整了,打個電話給韓好。」我催促。

「韓好說他一分鐘就到。」蓮娜合上手機。

「咱們跟他在街上談,別上去了。」我建議。

我打量蓮娜一眼,頭髮昨天在唐人街著名的「胡絲嫩賞」理髮店按照最流行的香港樣式做的。給她做頭髮的是個手藝精湛的老師傅,叫安森,說老也不過是二十七、八歲。

蓮娜有頭厚厚的深棕色的頭髮,在陽光的照耀下是金色,她視頭髮為珍寶。很少有幾次做完頭髮回來不哭的。自從她的同學介紹去「胡絲嫩賞」髮廊,她去過兩三次,居然一次都沒哭。

「胡絲嫩賞」裏設備並不是第一流的,有特色的是理髮員各個都是美少男美少女,每個人擁有一雙白白嫩嫩修長靈活漂亮無比的手,服務態度絕佳,第一次給蓮娜剪頭髮是個小個子,蓮娜的頭髮又長,他跪在地上剪。蓮娜喜歡上了「胡絲嫩賞」。

這次,她要求安森給她上面剪成個蓬頭(不是蓬頭垢面的蓬),蓬得大,有層次,有形狀,下面燙成一縷一縷的卷兒,安森照做,要價一百八十五,「便宜」她的同學說:「其他的店最少二百多。」

「蓮娜,你怎麼要了個香港髮型沒要個韓國髮型?最近有支三人舞蹈隊在史卓菲幾個火車站用跳舞的方式宣傳韓國髮型呢。」我是從報紙上看到的。

「韓國理髮店卷兒做得特別好。」不知蓮娜怎麼得知的,這是真的,尤其從燙頭髮的中年韓國婦女身上可以看到,有長長的七年裏,我們每個星期去金鎖鎮跟朱教師學畫畫,停車場旁邊有間韓國教堂,衣著華麗的韓國婦女個個頭髮卷得相當精緻。

蓮娜穿的是窄長袖圓領掐腰超短連衣裙,腰部以上是海藍與白色相間的條紋,胯下的裙部是海藍色。領口中間一條是海藍色,與肚臍位置,裙下部兩個假兜處砸些銅釘子,憑添幾分牛仔的味道。

每次出門配衣服花去她大量的時間,她說最喜歡的事情是配衣服,希望這個工作是宣傳韓國名牌服裝,她就可以穿著漂亮衣服走來走去了。

「哈囉」有人在身後與我們打招呼,蓮娜與我同時從長椅上彈起來轉身看過去,是位穿著深藍色西裝,打著藍色領帶的中年男人,戴著金絲眼鏡,「我是韓好,到辦公室去吧。」

臉部表情誠懇,手中提著黑皮公事包不像歹徒,我和蓮娜相視一眼,跟著他走。

他的辦公室有裏外兩間,外面是會客室,有沙發,玻璃咖啡桌,淨化水器皿,幾盆花。

他把我們讓進裡間辦公室,他坐在辦公桌後面,讓我們做在前面的兩把轉椅上。辦公室地下堆滿材料、檔、表格等等。

「平時你在這裏辦公嗎?」我疑惑。

「我有兩個辦公室,這是其中的一個。你們走後,我會回家吃飯,再到這兒工作到深夜兩點。」韓好如是說。

「請問是什麼名牌產品讓我女兒推廣?」看他這麼忙,我趕快切入正題。

韓好順手從淩亂的桌面上抄起一份「大紀元時報」,指著頭版下面一幅巨大的廣告說:「酒。」我和蓮娜失望到頂點。

這幅廣告登了有些時日,「大紀元時報」並非天天可以拿到,必須去得早去得巧,我雖然不是每天有幸能拿到,但最近拿到必能看到這廣告。
「她叫張娜拉。」蓮娜指著廣告上拿著酒瓶子的漂亮婦人說:「韓國明星。」

最大最顯著的一瓶名叫《寶海覆盆子酒》瓶呈寶膽形,紅衣金頂,商標除韓文外還印有中文《寶海》和《酒》的字樣。

其餘兩綠一黃,照片上體積比寶海略小一級,瓶下有英中文名,分別為《燒酒》,《梅翠純》《純金梅翠純》,豎著有七個小小的地區圖片,順序為:
Hursville Hornsby Eastwood Strathfield Willoughby Thornleigh Wentworthville,旁邊寫著:現已在酒類連鎖店Don Murphy’s上櫃銷售。

實際上我還看見過另一則廣告,上面不是我剛剛知道叫張娜拉的影星,而是一位俊男。登女星的照片說寶海可以使女人更有女人味,登男星照片的廣告則說寶海可以使男人更有男人味。我心中暗想:「這不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嗎?」

韓好不知從哪裡變出一瓶寶海覆盆子和一瓶燒酒,擺到我和蓮娜眼前。

「我們知道覆盆子吧,六十塊錢一公斤。」韓好介紹,我並不甚清楚,在外國小說裏經常看到這個詞,既然能製成酒,我腦海裏浮現出水果店裏出售的小小的四方盒裏裝著的紫色的比碗豆大些的顆粒狀水果,一般是七塊錢一盒。因為貴,我從未嘗試過,大概就是它吧。

「這是韓國的名酒,在有胡錦濤、布希參加的二零零五年韓國釜山亞太高峰會議的宴會桌上擺的就是這個酒。」韓好的語氣裏充滿自豪。我想這是韓國的茅臺囉。「我要找幾個人在各大著名的飯館裏推銷,讓顧店品嘗。」

我正猶穎,手機響了,是兒子打來的。他本來說陪我們一起來,因公司有個緊急項目要上,臨時通知加班來不了,我告訴他是推銷酒。

「蓮娜不到十六歲,不可以賣酒。」兒子說:「不是賣,是讓人白喝,蓮娜不碰酒瓶子,只負責翻譯,因為中國顧客不懂韓文,有些也不懂英文。」蓮娜不僅中英文流利,也掌握不少韓文。「讓蓮娜自己決定吧,問問工錢。」兒子指示。

我對韓好先生說:「您在廣告上登的是高價招聘,請問怎麼個高價法兒?」韓好反問:「你認為呢?」「我不知道。」「每小時十五元怎麼樣?我兒子是大學生,他現在正向各個商店送酒,我才給他每小時十塊錢。」他一指靠牆白色小台桌上一張少年的照片,眉宇間流露出無限慈愛,「韓國有關方面委託我在澳洲挖掘文藝界新星,他們要我兒子去當模特兒,我兒子一米八五,相貌比Rain還好,他在海灘游泳,吸引無數女人的眼光。可我兒子不願意當模特兒,他學的是商科。」

蓮娜像獵狗一樣警覺起來,帥哥就在眼前,而且是韓國人,她站起身來,繞過寫字臺,探身向白色小台桌,韓好把「賽Rain」的照片拿過來放到蓮娜座位前。蓮娜回到椅子邊重新坐下。

別說照片上韓好的兒子還真有點Rain的影子。Rain是韓國當今人氣最高的歌舞星和演員,與韓國當紅演技派女星宋慧喬合演一部「浪漫滿屋」而爆紅東南亞。

「浪漫滿屋」像是為Rain量身定做的影片,講韓國一位成功的年輕演員在飛機上邂逅一名女粉絲。(我很長時間才明白粉絲即是Fans的中譯)女粉絲醉酒,嘔吐,借錢留給他很不良的印象。

他購入的一間漂亮豪宅卻是被偷盜的,被盜人是女粉絲,於演繹出三角戀愛的故事,男女主人公由敵變友,由友生情,最後終成眷屬,結局是皆大歡喜。

這麼個老俗套的劇本由相貌出眾,身材一流,氣質高雅的韓星們一演,配上奢華時髦的裝束,美妙動聽的音樂竟成為當代少年少女愛情偶像經典。

《浪漫滿屋》的碟我們向卡市錄音帶店訂購,因為是熟人,老闆兼價賣給我,才要四十五塊錢,蓮娜百看不厭。

打那以後,我的錢包就為Rain而掏。凡跟Rain有關的東西蓮娜都要買。

Rain不出過另外兩部片子,一為「小爸爸上學去,」講的是男主人公為一個有病的女孩籌集醫藥費去當男寵。一為「這該死的愛」,計的是叔嫂戀。這兩部片子都不如《浪漫滿屋》引人入勝。

Rain一僅在韓國,還在香港、美國、臺灣甚至大陸開過場場爆滿的音樂會,別出心裁,現場從觀眾席上提拉出一個女孩子,唱情歌,求婚,獻花,戴戒指,送禮物,——凡是女孩子夢寐以求的全在傾刻之間實現。

在舞臺上以大雨澆身,來配合激情演唱,超快超難的舞蹈動作都是Rain特色。

Rain一首新歌的碟就賣五十六向幣,其唱過的歌有多種組合版,有精裝的有平裝的,有的碟做成大型硬質禮品盒,裏面有些類似玩具的物件,例如印有Rain上半身像,寫著IT’S Raining的合金鋼水瓶,花樣繁多,層出不窮,蓮娜收集了幾十種。

我不隨著蓮娜到處搜索 Rain的海報,如果在史卓菲韓國店裏,海報隨碟奉送。有的店要單買,Rain的海報在卡市要價十五元-二十五元,我問為什麼這麼貴,店老闆為難地說:我們也沒有辦法,飛機空運這麼幾張運費就很貴。看著蓮娜渴求的眼神。我咬牙買下。

有一次蓮娜和我到唐人街寶康書店尋找Rain的巨照,店夥計是個二十多歲微胖戴著眼鏡的小夥子,他略一躊躇領著我們到店門口一指快掛上頂棚的幾張巨照中的一張,上面的 Rain穿著白色的襯衫,淺咖啡色的西裝背心,打著天藍色的領帶,舉著戴著名牌手鏈的右手向我們打招呼,咖啡色太陽鏡罩在他那雙豬蒙眼上,我們卻制住狂喜問:「多少錢?」「十塊。」出乎意料,我們覺得撿了個大便宜。

我家尋間不大的臥室牆上貼滿 Rain的海報。還有 Rain的剪報,鑰匙鏈,凡與 Rain有關的,蓮娜全都收集。

你想想,眼前將會出現個活生生的韓國少年,又酷似 Rain令在蓮娜心中引起怎樣的震動。
蓮娜答應韓好試工。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蓮娜的爸爸遼尼亞開著灰色的嶄新的大型荷頓帶著我去接她下學。這輛車是剛買的,我們原來那輛綠色的相同款式的荷頓在一次不幸的撞車中報銷了。
  • 卡市火車站附近有一間書報店,它像澳洲所有的news agent一樣,賣報紙、雜誌、文化用品,乃至各種彩雲,幾個月前,這間書報店上了「星島日報」的頭版頭條,店老闆為營救被劫匪綁架的女店員,英勇犧牲在劫匪刀下。
  • 趙晶發給我們每個人一枚胸章,上面的圖案是一顆燃燒著烈焰的心,寓意是自由的聖火在胸中沸騰。在旅館吃自助早餐時一定要佩帶,否則進不去餐廳。中餐晚餐在旅館對面唐人街的一個中餐館,步行五分鐘。
  • 羊子大姐與大家打招呼後,連坐都沒坐,就讓黃河清贈書給每個人,我拿到一本,《王若望紀念文集》,封面上是王若望先生的畫像,紅色書名下有黑色幾個小字:劉賓雁敬題。編輯委員會是羊子,黃河清、鄭義,香港明鏡出版社。
  • 袁紅冰大聲地疾呼:“這次會議是一個高入雲空的象徵,是一個未來千年歷史都無法忘卻的起點。她宣告:〔中國自由文化運動〕從此開始創造歷史的偉大進程,中國知識份子-中國自由思想者與獨立寫作者,第一次以社會歷史運動的名義。通郵地表現出對自由文化精神的熱戀與追求;〔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的宗旨-〔自由地思想,自由地創作,自由地表達”〕,將從此成為響徹蒼天與大地的精神呼喚。”
  • 這和我在一九八八年八月二十四日在卡市華裔相濟會裏聽到的天體物理學家、中國的薩哈羅夫-方勵之的演講有異曲同工之處。他:“要珍惜言論自由,要做在中國不能做的事情。”大廳裏擠得水泄不通。
  • 坐在小飛機上在澳洲上空飛翔與乘大飛機在南太平洋上空飛行不太一樣,小飛機速度慢,總像停在空中不動,由於飛得不是很高,對地面的能見度清晰。乘飛機在時間上真是很划算,比火車快多了。二零零五年新年,我應墨爾本《亞太經濟導報》總編阿木等人的邀請出席拙作《生之舞》的首次發行儀式,我帶著遼尼亞,蓮娜坐的是火車,十幾個小時腿直不直地坐著夠累的,飛機一個多小時平穩地降落在墨爾本機場。
  • 我離開中國近二十年,隨著科學的發達,共產暴政在逐步升級,監獄裡越來越黑暗,像電棍、毒針、小籠子,------還有犯人頭可以對其他犯人肆無忌憚的欺凌。對政治犯向來比對刑事犯殘酷,因為政治犯有思想有靈魂。
  • 立勇勸我戒賭。
  • 在題為“悉尼舉辦‘九評’專題研討會的報道裡這樣提到費博士”費良勇先生在發言中分析歸納了黨文化的八個典型特征,並提出通過‘自由民主運動樹立公民世界觀’的理念,來消除黨文化對幾代人的影響。他分析了黨文化的八個特征即:1.專制性,只允許一種聲音,一不允許反對聲音;2.階級性:把自由、民主、人權普世價值都強行賦於階級性,3.斗爭性;4.暴力性;5.恐怖性;6.謊言性;7.奴才性;8.封閉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