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18)

女扮男裝逃離王家
胡椒粉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就在白鶴和阿榮決定結伴前往苗國的時候,劉三妹正按部就班地準備再次潛逃。與上次不同,這次她將得到小員外的全力幫助,成功的希望大大增加。這事是真夠荒唐的了——由「新郎」說明「新娘」逃跑,絕對是前無古人之事。丫鬟阿香從來都是他們的智多星,她設計的逃跑辦法是:小員外引開父母後,由專程從金秀趕回來的藍芬,模仿三妹的聲音唱歌,讓人們誤以為三妹一直在家,而真正的劉三妹則女扮男裝從施工場地趁夜溜出去。
當然,模仿三妹唱歌不是件容易的事。三妹的聲音有超常的穿透力,有時聲音低沉得像響螺,幾十裏外都能聽清;有時聲音高到好像無休止的程度。三妹的歌聲沒人能學得了,藍芬只是模仿三妹唱歌的形態低聲吟唱而已。
經過幾天的準備,應該是萬無一失了,行動的時間就定在今晚。三妹的心情緊張到呼吸都有點困難的地步。
在這過度緊張的時候,出現了許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三妹想:萬一這一切都是騙局怎麼辦?當我走到圍牆缺口時他們突然把我抓住說:哈哈!你還有什麼話可說?或者走到圍牆邊才發現,原來那里根本就沒有缺口。
三妹用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把思緒轉了回來,開始盤算著今晚見到白鶴後,明天就可以啟程,要走多久才能到達苗國呢?
「需耗時一個半月。」一旁的小員外答道。
「一個半月……也就是說要到幾月幾才能到?」三妹再次問道。
「你不會自己算嗎?今日是九月初六。」小員外覺得奇怪。
「初六……初七……」三妹扳著指頭數,數著數著就不耐煩了:「嗨!快說吧!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到?」
「你是真不會算還是假不會算?」小員外十分不解:「下個月的下旬便可到達,也就是十月的二十左右。」
在阿香的安排下,三妹進屋去更換男裝。而藍芬則穿著三妹平時穿的衣服,模仿著三妹的形態在走廊上走來走去,讓一旁的小員外幫她糾正姿勢。
「我實在搞不懂,」小員外兩手交叉在胸前說:「三姐如此聰明伶俐,出口成章,為何連簡單的算數都不會?」
「哦!我忘記告訴你啦,劉三姐什麼都行,就是算數最笨。」藍芬一邊甩著袖子一邊滿不在乎地說:「有一次,我媽開玩笑要她把六十個雞蛋四下分,每份一樣多,分好了她就可以拿一份回去,結果你猜怎麼樣?她說她寧願不要雞蛋。」
「是嗎?」小員外笑道:「她真是可愛。說實話,我已經有點捨不得她離開了。」
「嗨!別想這麼多了,三姐的心早就飛到白鶴那裏了。」藍芬說。
兩人只顧說話,沒注意面前出現了一個怪異的「男人」,兩人都嚇得說不出話來,因為面前這位穿著男裝卻一點也不像男子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劉三妹
「哇!嚇死人啦!不男不女的!」藍芬驚魂未定。
「老天哪!」小員外終於回過神來:「就算你再加三件棉衣,也絕對看得出是女子!」
「我是要給她穿棉衣,是一件薄薄的棉背心,到了晚上是挺冷的。」追出來的阿香拖住三妹,一邊給她塗臉一邊囑咐今晚的逃跑線路:「記得,東邊圍牆那個缺口,今晚霄夜後就會被封住,你必須在這之前出去,然後沿著池塘往右走,繞過一座小山,穿過小樹林,就可以見到白龍洞,繞過白龍洞就是白村了。」
「你還要記得,始終保持一隻手擋在胸前,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鬆開。」藍芬說:「你的聲音可男可女、可老可少,可你的身體永遠都不像男人。」

天越來越黑,東邊圍牆缺口處,幾位工匠正挑燈幹活趕工建小樓,有的拌灰、有的刨木、有的搬磚。一身男裝打扮的三妹,靜悄悄地從牆角拐出來。她裝得很悠閒的樣子,東看看西瞧瞧,「不經意」地向缺口處走去。就在看似一切順利的時候,多管閒事的老木匠出現了:
「喂!你去哪裏?」
「哦哦!」三妹故意壓低嗓門。
「幫手拖那些架子過來。」老木匠命令道。
「哦哦!」三妹走過去拖架子,拖不動。
「你是不是沒吃飯,誰請你來幫工的?」
「哦哦!」三妹一成不變地哼著。
「怎麼你老是說『哦哦』的,像個姑娘一樣。」老木匠一邊說一邊向劉三妹走來,越走越近。從老木匠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在懷疑面前這位怪異的「小夥子」。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刻,阿香出現,手裏拿著一張斷了腿的椅子。
「喂!你過來,幫我看看這能不能修好?快點!」阿香的口氣如同主人對僕人說話一樣,木匠哪裏敢不從。三妹心領神會,趁此機會溜了出去,成功地逃離了王府。
魚缸養魚養不長,
冷水泡茶茶不香。
說話要說真心話,
虛虛假假不成雙。
樓上傳來了輕輕的歌聲,伴隨著小員外的琴聲,一如往常一樣。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打算和白鶴聯繫上,一起逃跑,逃到苗王國去,以前我和白鶴也商量過這事。”三妹滿懷信心地說。
  • “什麼疑神疑鬼,”王夫人不甘示弱地反駁:“一個弱女子會有如此大的力氣嗎?別說打爛門窗,我看她連打爛碗的力氣都沒有,這裏邊沒有破綻嗎?”這一點,王夫人和劉家的看法是一致的。
  • “腳不沾地”遊戲是一個人負責捉人,另外幾個人躲避,躲避者在被捉到之前,只要腳是離地狀態的,就可免被捉,例如坐到地上雙腳抬起,又如跳起攀上樹枝而雙腳離地,如果在被捉到以前來不及離地,就算輸了。
  • 白鶴閃電般地撿起信件,快速地掃了一眼,態度也迅速改變:“好啊!三妹,終於和你聯繫上了,謝謝都老!”然後就旁若無人地叫了起來:“不管什麼力量都阻擋不了我們!”
  • 白鶴的父親是一位教書先生。他的頭髮和鬍鬚都是銀白色,而鬍鬚長到足可遮住肚臍。他開辦的私塾“龍江書院”,就設在江邊的積古山下。
  • 聽說劉三妹被抓了回來,小員外匆匆趕回家,作為“新郎”,他最關心的不是三姐是否安然無恙,也不是要和她“夫妻複合”。說出來都難以置信,他趕回家的目的是要幫助劉三妹逃離。他的這項秘密,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除了丫鬟阿香之外。確切地說,阿香才是真正的策劃者。
  • 看著看著,白鶴的呼吸要停止了。因為那窗臺上出現了劉三妹的身影。不可能!這不可能是真的!三妹是絕對不會移情別戀的!但面前這位為人斟酒、有說有笑的毫無疑問就是三妹。而且,而且,而且那歌聲,天哪!三妹那再熟悉不過的歌聲從樓上傳來,像重拳擊打在他的心上,白鶴癱倒在地上。
  • 白鶴是絕對無法接受三妹變心的,這一點,三妹自己也很清楚。但假裝「變心」以贏得機會再伺機逃跑又是她不二的選擇。
  • 依山樓茶館的客人,千奇百怪。醉酒鬧事的有,拖賬賴帳的有,就是從來沒有打劫的,不過今天不同了,隔壁客棧裏,有一位名叫阿榮的小夥子,就在房內演練打劫。阿榮個子不高,濃眉大眼,他從柳州來,打算到苗國去。到宜山時,身上的盤纏用完了,無計可施想到了打劫。只見他將一把短刀藏在身後,坐在椅子上叫一聲「打劫啦」,同時站起來摸身後的刀,不是取不出刀就是刀掉地上。演練好幾次,仍然很不熟練。
  • 自從知道三妹「變心」之後,白鶴終日茶飯不思,夜不能眠。幾天下來,人也瘦得不成樣子,好在有父親的悉心照料,才得以挺過來。沒想到今天又傳來王家為三妹建樓閣的事,對白鶴的打擊就像雪上加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