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馬的聯想

林岳欣
font print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剎那間,像是獄卒看到要逃跑的囚犯,斑馬瞬間擰住我的視覺。

一黑一白的斑紋,如嚴謹的軍人,對比這世界繽紛瑰麗的顏色,顯得十分樸素,靜靜的待在一隅,看起來外表單調的牠,可能有更多的色彩等我們去聯想或發掘。

有些人,眼裡只有天使般的光明雪白;有些人,眼裡只有撒旦般的墮落黑暗,其實,這都是矛盾的極端,但在斑馬身上,我看到牠異於其他動物的寬恕:同時擁有黑與白。

小時候,考試的題目從是非題開始,非對即錯,少有餘地;等年齡大一些,題目成了單選題,三錯一對;再大一點,成了多選題,有對有錯,任君選;再年長一些,就有職場上的面試,或者難解的多角愛情習題,都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偏偏,就會看到有些人,把沒有標準的答案弄成多選題,弄成多選題以後,再以單選題的邏輯去思考,最後退化成是非題,以對錯美醜好壞去論斷人、事、物的存在價值,非要分個黑白分明才甘休。

一點白色摻在黑色,是灰色,像質地溫潤的古硯色;一點黑色摻在白色,還是灰色,卻是像誓守愛情的銀鍊色。抱持著「非我族類」的思維,人與人之間,會更加仇恨疏遠。以動物為例,從不曾見過貓咪會因為毛色不同而互相殘殺,可是人會因為國家、種族不同而大肆開戰,這種壁壘分明,恐怕是人類自己畫地自限的吧!

假使喜歡黑色的人說,「我不要白色!」。那沒有白色斑馬線的交通會是怎樣的光景?

假使喜歡白色的人說,「我不要黑色!」。那沒有黑色條碼線的商品該要怎樣的處理?

一個太極圓,如果白中不帶黑點,黑中不帶白點,即使看起來是個圓,也會是個難以彌補的缺,因為這樣的太極,形意並不完全。

人類亦如是。人是一種不完全的生物,不過這樣的不完美也許才是真正的完美,不會有絕對的墮落或聖潔。正因曾迷惑不解,才懂得什麼是體貼;正因曾污濁不潔,才懂得什麼是諒解,黑與白,一體兩面,互不協調卻也互相並聯,沒有固定的道理,但唯有如此,真理才是永恆不變的。

顏色不多、只有黑白兩色的斑馬,讓我聯想到的東西很簡單也很困難──就是「寬恕」。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在熟睡中可以忘掉煩惱,妨礙你睡眠的聲音,象徵著你想忘卻忘不掉的事情,而這種聲音正可以聯想成你所煩惱的內容。
  • 這首鄭風子矜篇,詠嘆的是女子懷念情人的心情。利用男子身上的衣領、佩帶來聯想,並指出曾經幽會的場所,以表達她的一片濃情蜜意仍未稍減。
  • 古樹成了古戰場。楚河漢界的搏殺,日復一日地在它的身上發生。
  • 懂事時,看到壁上那張圖就特別喜歡,上學認了字,父親跟阿公都告訴我那張圖叫《清明上河圖》,是祖先傳下來的,第一次聽見「清明上河圖」幾個字,打心底震了一下
  • 親愛的朋友已紛紛離去,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東西。寒夜裡劃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記憶發出的光,多溫暖:在那個長滿了綠色植物的地方,居住著我心愛的人。他們如同夏日陽光裡甜美的花朵果實,美好、燦爛,永遠吐露芬芳。
  • 守護天使
    我的旅人回來了。這是一個對我心懷怨恨、打算傷害我的旅人。不知道哪一天,趁我不在時,他偷偷溜到我家後院,又從後院溜進我家,在我的沙發下面放置了一個機關。預備我回家時不小心碰到之後受傷。
  • 靜默中,腦中忽然傳來「哐咚」的聲響,那是一個沈悶而短促的音符,如厚重木頭被急促地往石板地上重重一放所發出的聲音…
  • 26歲,我知道,你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 很長時間沒有寫下什麼,或應了老子所言:「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所以大部分時候,都越來越沉默。
  • 人類發展到今天,環境已遭受到嚴重的的破壞,科學的進步改造了世界,也陷入了自己創造的危險中。首先遭殃的,是人人需要的飲食問題,嚴重者,各類重金屬、化學藥劑等殘留物侵入動植物,再經由食物鏈進入人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