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的联想

林岳欣

(clipart.com)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刹那间,像是狱卒看到要逃跑的囚犯,斑马瞬间拧住我的视觉。

一黑一白的斑纹,如严谨的军人,对比这世界缤纷瑰丽的颜色,显得十分朴素,静静的待在一隅,看起来外表单调的它,可能有更多的色彩等我们去联想或发掘。

有些人,眼里只有天使般的光明雪白;有些人,眼里只有撒旦般的堕落黑暗,其实,这都是矛盾的极端,但在斑马身上,我看到它异于其他动物的宽恕:同时拥有黑与白。

小时候,考试的题目从是非题开始,非对即错,少有余地;等年龄大一些,题目成了单选题,三错一对;再大一点,成了多选题,有对有错,任君选;再年长一些,就有职场上的面试,或者难解的多角爱情习题,都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偏偏,就会看到有些人,把没有标准的答案弄成多选题,弄成多选题以后,再以单选题的逻辑去思考,最后退化成是非题,以对错美丑好坏去论断人、事、物的存在价值,非要分个黑白分明才甘休。

一点白色掺在黑色,是灰色,像质地温润的古砚色;一点黑色掺在白色,还是灰色,却是像誓守爱情的银链色。抱持着“非我族类”的思维,人与人之间,会更加仇恨疏远。以动物为例,从不曾见过猫咪会因为毛色不同而互相残杀,可是人会因为国家、种族不同而大肆开战,这种壁垒分明,恐怕是人类自己画地自限的吧!

假使喜欢黑色的人说,“我不要白色!”。那没有白色斑马线的交通会是怎样的光景?

假使喜欢白色的人说,“我不要黑色!”。那没有黑色条码线的商品该要怎样的处理?

一个太极圆,如果白中不带黑点,黑中不带白点,即使看起来是个圆,也会是个难以弥补的缺,因为这样的太极,形意并不完全。

人类亦如是。人是一种不完全的生物,不过这样的不完美也许才是真正的完美,不会有绝对的堕落或圣洁。正因曾迷惑不解,才懂得什么是体贴;正因曾污浊不洁,才懂得什么是谅解,黑与白,一体两面,互不协调却也互相并联,没有固定的道理,但唯有如此,真理才是永恒不变的。

颜色不多、只有黑白两色的斑马,让我联想到的东西很简单也很困难──就是“宽恕”。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在熟睡中可以忘掉烦恼,妨碍你睡眠的声音,象征着你想忘却忘不掉的事情,而这种声音正可以联想成你所烦恼的内容。
  • 这首郑风子矜篇,咏叹的是女子怀念情人的心情。利用男子身上的衣领、佩带来联想,并指出曾经幽会的场所,以表达她的一片浓情蜜意仍未稍减。
  • 多少年来,中秋对我只是一个公式。它很难激起我心中那片止水的浪花,最多只形成一些微波而已。然而今年不同了。它是那么强有力地震荡了我,使我心湖中被激起的波浪,久久不能平息。
  • 香港人有多爱香港?过去几个月来发生的事,已经说明一切。《我香港,我街道》这本书,会让你也爱上香港,爱她的历史,她的气味,她的荣光。——张曼娟
  • 北风一阵一阵地吹着,寒流一梯次一梯次地来着,天气冷起来了,并且渐次地增加着冷度。海中的乌鱼为了适应水温,由北方向南方回游而来。
  • 春节后,我和内人蜜子、儿子杰杰及媳妇慧霞,搭挪威翡翠号邮轮,从香港到越南、新加坡作了一次旅游。正是中共病毒(俗称:武汉肺炎病毒、新冠病毒、冠状病毒)肺炎即将流行前夕,可说是大难来临前的冒险之旅。
  •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100分的爱,只是从不同的地方得到。
  • 一句“竹风兰雨”的地理俗谚,说明了宜兰下雨的频繁景况。阴雨绵绵,如烟似雾,难得见晴的天气,从春雨开始,经仿佛没有止境的梅雨季节,到了夏秋之间,常见由海上袭来的台风,而后东北季风来时的湿冷,让冬季显得特别的漫长。
  • 2020年2月7日,湖北黄冈的东湖小区内,本来是万家团圆喜庆的元宵节,楼上一居民家传来一阵哭叫:“让我去跳楼,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她妈拖着女儿的手:“要死,我们全家一起死。”
  • 她,朴末礼,71岁的那年,开始与27岁的孙女金宥拉到世界各地体验人生价值、寻找自我存在的意义,她的生命出现了变化,还成为韩国阿嬷级网红。人生落落长,和朴末礼一起期待精彩的70岁人生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