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命運的迷霧】

熱中名利損祿壽

椲楢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

紀昀的《閱微草堂筆記》中有一文,說及到人們認為是好的事(如熱中於追求名利),但在另一空間看卻是不好的。如修煉人常說的:天上的理和人世間的理是相反的。為何會這樣?且看下文是如何道來的:

星命術士虞春潭替人推算命運,多半能神奇地說中。

偶而漫遊襄陽、漢口一帶,和一個士人同船,談論頗為融洽。時間一長,虞奇怪士人不睡不吃,懷疑是仙或是鬼。夜裡秘密地詢問他,士人說;“我不是仙,也不是鬼,是文昌帝君下面管理祿位的神,有事情到南嶽去,同你有緣,所以能夠得到幾天日交往相處罷了。”

虞因而問起他說:“我對於命相之理自以為懂得頗深,曾經推算某人應當大貴而竟然沒有應驗。您主管為官食祿的簿籍,應當知道其中原因。”士人說:“這個人的運命本來很尊貴,因為過於熱中名利,所以削減去十分之七了。”虞說:“熱中於為官作宦,這也是常情,為什麼陰間的貶斥這樣重呢?”士人說;“熱中於為官作宦,那些強橫兇暴的必然要依仗權力,依仗權力的必然狠愎自用;那些懦弱膽小的必然要鞏固職位,鞏固職位的用心必然陰險而奸詐。而且依仗權力、鞏固職位,這必然要急於進取而競爭,急於競爭互相傾軋,這必然要排擠別人。至於排擠別人,就不問人的賢還是不賢,而問朋黨的異還是同;不計較事情的可與否,而只取決於自己的勝和負。它的流弊,就說不盡了。這樣他的惡在貪婪殘酷之上,年壽尚且要削減,何止於祿位呢!”

虞暗地裡記住他的話。過了兩年多,某人果然死了。(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泰源先生的大作《命運的迷霧》己完滿結束了。但人的命運不只這一世,既有生前的命運,也有死後的靈魂,用修煉人的話來說,人是有元神的,元神是不滅的,所謂人今生的死,只不過是元神離開了我們這個空間的肉體,而進入另外的空間的存在而已。那麼另外空間的「人」的命運又是怎樣的呢?本文將繼續斗膽接下泰源先生的話題,也來一個「續《命運的迷霧》」的專攔,看看歷代先人是如何看這個問題的,我們也可以用來借鑑今天的人類了。先請看下下面一篇(清)袁枚先生的一篇文章。
  • 紀昀(1724至1805年),字曉嵐,一字春帆,號弧石老人。二十四歲中舉,三十一歲進士,出編修官至翰林院侍讀學士。在他的一生中,除四十五歲時因洩露消息給行將受到查抄的姻親兩淮鹽運使盧見曾受牽連謫戍烏魯木齊三年外,可說是宦途通顯。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即從他四十九歲起主持修纂“四庫全書”達十餘年,纂定“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可說是傾注了他畢生的精力。以後累官至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卒諡“文達”。
  • 《夷堅志》是宋代文言筆記小說中最重要的一部著作,亦是中國歷史上篇幅最大的一部文言小說集,是中國古代小說史上的不朽名著。
  • 於道光說,有位讀書人夜裡經過嶽廟,朱門緊閉,卻有人從廟中出來。他知道這是神靈,頂禮膜拜,口呼上聖。
  • 香港的民辦雜誌《春秋》自七十年代中刊行了齊東野先生著的《命相談奇》,深受讀者歡迎,可見一般人對命理之事,深感興趣,也因為齊先生對這門學術極有心得,言之有物,宜乎其受到普遍歡迎。齊先生是北方人,他所選的題材,多半是北方人的,為此,本社其後又發行一本《命相鉤奇》,《命相鉤奇》作者硯農居士是廣東人,他所取題材,則以南方人為多,所見所聞,與齊先生互有不同,可以互為印證,以悟命相之理,亦不失為一部有價值的好書。下面是從《命相鉤奇》中整理出的一文,與讀者同享:
  • 如何能從手掌上看出人的一生命運?且看晚清宣鼎作的《夜雨秋燈錄》中的一文:
  • 數年之前,詹父偶然手臂疼痛,請名醫診治後開了張藥方,服下藥後臂痛病就好了。到詹石岑死後詹父臂痛病復發,先前開的藥方是由詹石岑在世時代為保存的,這時翻箱倒櫃的找,苦於無處可尋,而所開的那
    幾味藥又回憶不起來。沒辦法,只得派門衛試著去昭陽走一遭,叫他在昭陽廟中住一夜,在夢中詹石岑可能會來指點他,知道藥方存放的地方。那門衛名叫成壽,是泗州紫陽人,秉性忠直,受命後雇了條船,向水天空闊處划船往海陵方向駛去。不到兩天時間就到了昭陽。成壽向人打聽:“這兒有靈應侯廟堂嗎?”當地人回答說:“這是我們縣里的城廟啊。”
  • 詹事府詹事史冑斯是溧陽人,他沒做官時,到省城參加鄉試,在南門外,遇到了一個姓湯的道士,精通算命,史冑斯就將生辰八字告訴了道士,求道士為他推算。
  • 根據《名利場》8月由財經記者妮娜‧蒙克(Nina Munk)撰寫的一篇專題顯示,由於受經濟危機的巨大影響,世界上最富有的學校─哈佛大學正在經受前所未有的財政壓力。財政緊縮政策反映在學校管理、教學、規劃的各個方面。
  • 外界擔憂武漢疫情仍在擴大。中共隱瞞瘟疫實情,武漢民眾呼救「千萬不要相信政府,要靠自己」。在缺少醫藥物資,瘟疫肆虐,形勢嚴峻的情況下,百姓應當如何自救?我們反思歷史,尋找大疫之下的解救之道,與您共闖難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