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刘秀宽仁,部下归心

陈必谦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一、李世民以义待人

尉迟敬德与其部将寻相、举介(两个人名),在休县(今属山西)归降唐皇。秦王李世民得到尉迟敬德这样的骁将,心中十分高兴,任命他为统军将官,仍然统帅自己的旧部八千余人,与其它各营的士兵混编使用,结果在并州(今山西太原西南)的战斗中,尉迟敬德果真打了胜仗,收复了并州。

后来,寻相等人,又叛唐而去。李世民的老部将领,怀疑尉迟敬德也将叛变,就把尉迟敬德关押了起来。

李世民闻讯,立即下令释放,并将尉迟敬德请入卧室,赠给他金宝,说:“大丈夫都讲义气,我决不会轻信谗言,而加害忠良。如果你坚决要走,可以把这块黄金拿去作路费,聊表我们共事这一段时间的情义。”尉迟敬德深受感动,表示决不离去。

不久,李世民被王世充围攻,形势极为险恶。正是尉迟敬德,不顾个人安危,拚死杀出一条血路,将他救了出来。

二、一人委曲活众人

张让,是东汉时的颖川(今河南禹县)人,灵帝时宦官。曾任中常侍,封列侯。善于搜刮聚敛,灵帝极为宠信,常说:“张常侍如我父一般”。后在袁绍抓捕宦官时,投河自杀。

陈寔,是东汉时的颖川许县(今河南许昌东)人,曾入太学读书,后任太丘长。党锢之祸起,受牵连的人,多有逃避,他自请囚禁。党禁开始解除后,大将军何进等人,敬重他,招聘他。但他坚辞不受。

宦官中常侍张让的父亲死后,灵枢运回老家颖川安葬。本郡的人都来吊唁。可是名士中,却没有一个人愿来的。

陈寔见此情形,出于礼貌,他虽不情愿,却勉强委屈自己,独自前去张家凭吊。

后来,朝廷又一次捕杀党锢之祸中的党人,张让因为感激陈寔前往吊唁他的父亲一事,便对党人多有保全、赦免。陈寔救活的人,可真是太多啦!

三、看在清官份上,黄巢不掠庐州

郑綮(读其),是唐代荣阳(今属河南)人,字蕴武。昭宗时官至宰相。著有《开天传信记》。

当年,郑綮在担任庐州(今安徽合肥)刺史时,公正爱民,政绩良好。

黄巢的大军,从岭南地区北返,沿途抢掠,来到了淮南地区,眼看庐州百姓就要遭殃了,致使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郑綮便放下刺使的官架子,给黄巢写了一封信,请他不要骚扰庐州地面。黄巢看了信,对这位刺史的爱民之心,颇受感动。便笑着答应了。因而,只有庐州一地,未受损失。

后来,郑綮任满离去时,尚余有现款一千贯,寄存在州库里。这时,黄巢的军队,由于郑綮的离任,便多次攻破过庐州城。但是,他们都知道并尊重郑綮刺史的清廉,因此,没有一个人,去动用郑綮存放在仓库里的这一千贯钱!

四、刘秀宽仁,部下归心

王郎,是两汉之际的邯郸人,又名昌。本为算命先生, 后自称汉成帝之子刘子舆,被西汉宗室刘林等立为汉帝,建都邯郸。不久,被刘秀所杀。

光武帝刘秀,诛杀王郎后,在整理其留下的文书时,发现自己的部下与王郎结交、诽谤自己的信件数千封。他马上将信件密封,一封也不看,同时召集众将,当场全部予以烧毁,并且说:此举是为了“使怀有二心的将士们,放下心来。”

铜马贼(见注)兵败降后,刘秀封其大帅为列侯,可是,众降兵还是不放心,刘秀知道他们的担忧,就下令让他们各回营垒,好好休息。然后,自己不穿铠甲,不带兵将,乘马独自来到各营视察,问候。

降兵降将们见状,异口同声的说:“萧王刘秀,对我们推心置腹,坦诚相待,我们怎能不为他舍生忘死,贡献一切呢?”于是,都甘心归顺。刘秀便将众降兵,分配给诸将统领。从此,他的人马一下子壮大到数十万,关西地区的百姓,称刘秀为“铜马帝”。

(注:铜马贼:指王莽末年,活跃在河北的一支铜马军,领袖为东山荒秃、上淮况等人。后被刘秀击败,部众多被收编)

五、 以信治州

北宋的种世衡,被调任为环州(今甘肃环县)知州时,一向桀骜不驯的牛氏家族首领奴讹(人名),出城迎接。种世衡与他约定:明天到奴讹的营帐,慰劳各部落。

不料,这天傍晚忽降大雪,厚达三尺。身边的人,都劝种世衡取消这次行动。种世衡说:“我正准备以诚信,结交各少数民族,怎么能够失约呢?”于是冒雪前往。

奴讹见种世衡冒着大雪,竟然真的来了,不禁大吃一惊,说:“我家世代,居住在这座山上,以前的汉族官员,从没有一个敢来的。难道您不怀疑我危害您吗?”说罢,率领族众,环列拜见种世衡。大家都为种世衡的行为,深受感动,心悦诚服。

因此,朝廷在沿边诸城中,只有环州不加派增兵,不增加军粮供给,而地面最安定,军民关系最好,社会安宁。

六、 德量堪比诸葛亮的羊祜

羊祜,西晋大臣。字叔子,泰山南城(今山东费县)人。魏末任相国从事中郎,参与司马昭的机密。晋代魏后,积极筹划灭吴。以尚书左仆射的身份,统领军事,坐镇襄阳十年。

陆抗,三国吴名将。字幼节,吴郡吴县华亭(今上海松江)人。陆逊之子。官至大司马、荆州牧。

西晋的羊祜与吴将陆抗,双方在军事上,互相对峙,势不两立。可是,在道义上,双方都互相尊重。双方的使节往来,从未间断。

陆抗常常称赞:“羊祜的德量高致,即使乐毅和诸葛亮,也无法超过他。”

陆抗生病时,羊祜送来了药物,陆抗当即毫不犹豫的服用了。有人曾劝他别喝羊祜送来的药,陆抗说道:“难道这世上会有一个用毒药害人的羊祜吗?”

(以上均据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世祖忽必烈,常常想着太祖成吉思汗开创基业的艰难,就让人从太祖居住过的地方,取来一株青草,放在花盆中养活,端放在宫殿前红色的石阶上,称为“示俭草”。
  • 李宝是南宋时的爱国军人,他大败金军后,从山东经过楚州(今江苏淮安)归来。韩世忠将军,想把他留在自己的麾下。
  • 有一年,遇上饥荒,邻家的桑椹,忽然落到了他家院子里,赵轨知道后,连忙派人把桑椹送了过去。
  • 唐朝初年,太行山以东的地区,社会纷乱,人们揭竿而起,攻杀地方长官,响应刘黑闼的召唤,以致各地官府,上下猜疑,人心惶惶。
  • 王俭是南朝‧齐时的琅琊临沂(今属山东)人,字仲宝。自幼好学,精研史典,齐武帝时,曾在他家开学士馆。以家有四部藏书为至宝,官至太尉(一种有职无权的官)。长史王骞,是王俭太尉之子。
  • 《柳玭家训》中,有一篇文章,训谕子弟说:“家族门第高,是可畏而不可恃之事。如果行为失当,判罪会重于别人,死后也无颜见祖先于地下,这是可畏的一面;门第高,容易产生骄横的心理,同时也容易招来忌恨,你干了好事,别人不会相信;如果稍稍有点过失,则会成为众矢之的,此即所谓不可恃。因此,富家子弟,一定要在学习上更加勤奋,在行为上更加检点,这样做,也才只可以和一般人同样。”
  • 赵宣子送给他两块干肉。他十分感激,拜谢接受了,却不敢吃。问他是什么缘故?他回答说:“我有老母在家,我想把这么好的干肉,拿回去送给母亲食用。”赵宣子于是又另送给他两块。
  • 与柳仆射(古代官名,秦汉之时已置,唐宋以左、右仆射为宰相之职)同族的一个子弟,即柳仆射的侄儿,做了水部员外郎以后,就请求柳仆射为他购置宅第。
  • 原谷的爷爷,年老多病,他的父母嫌弃他,想把他抛到野外。原谷虽然只有十五岁,但他力主正义,坚决反对父母双亲这样对待爷爷。
  • 徐铉买了一处房子,住了一年后,然后发现老房主的家境很穷。徐铉便问他:“难道是卖给我的房子太便宜了,造成你家现在的困境吗?”对方未作回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