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七十三)

王维洛博士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33 关门捉贼:捕捉白鳍,人工繁殖

“关门捉贼”,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二十二计。
原文:“小敌困之。剥,不利有攸往。”关门捉贼这个词十分口语化,词源中也没有将关门捉贼作为词语加以收录,到底出自何处也无从考查。该词的直接意思为:关上门,将进屋偷东西的盗贼捉住。用在军事上指:利用有利之地形,将敌人包围全歼。

库区珍稀生物

三峡工程对珍稀植物和珍稀水生生物的影响,是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和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影响报告的重要内容。特有植物种类三峡库区特有植物种类共三十种,全世界仅分布于三峡库区;列入“红皮书”的植物种类有四十八种(其中一种为库区特有,也列入红皮书),而珍稀植物种类,在库区则有七十七种。

它们都将受到三峡工程建设的影响。与三峡工程相比,德国北莱茵州曾准备在鲁尔河上游的邵尔山区,建设一座水库大坝,但是当工程的建设者得知,该水库淹没范围内有一种列入红皮书的濒危植物时,便放弃了大坝工程建设。水生生物长江中有三百余种鱼类,其中三分之一的物种为特有种。受三峡工程建设影响的珍稀水生生物有白鳍豚、白鲟、胭脂鱼、中华鲟、扬子鳄等等。其中最为珍贵和稀少的就数白鳍豚。白鳍豚(Lipotes.vexillifer)是中国国宝,为世界现存五种淡水豚之一,真正的活化石。距今约两千万年前的中新世纪时代,白鳍豚于江河中生存、繁殖,分布在长江中下游干流,结群活动,小群两三头,大群十到十六头,一般是五到八头。河道内的江心洲和弯曲的河道形成的回水区,是白鳍豚群体主要栖息和觅食的水域。

白鳍豚被生活在长江和洞庭湖上的渔民和船工视为江神,每当天气发生剧变,白鳍豚总会在江上飞跃,此刻,渔民会把船停向岸边,躲避恶劣天气。《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则把白鳍豚描写成美丽、善良的长江女神。

一九八六年十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物种生存委员会第六十一次会议在荷兰举行,会议把白鳍豚列入第二批世界最濒危的十二种动物和十二种植物的名单之中。同年,此委员会鲸类专家组,又建议把白鳍豚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皮书中,归入“濒危”等级,以引起国际环境保护组织的更大重视。白鳍豚在世界上存在数量,比大熊猫还稀少,学术研究价值与大熊猫同等重要,甚至可以说,白鳍豚是比大熊猫还稀少的珍贵濒危动物。

捕捉计划

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认为,估计当时在长江中生存的白鳍豚大约还有两百头。三峡工程对白鳍豚的直接影响,是使白鳍豚的分布范围缩小,三峡建坝后,石首市新厂以上的白鳍豚栖息活动水域,将因河床受到严重冲刷而消失,使目前分布在枝城至新厂间,约十头白鳍豚难以在此江段生活,白鳍豚的分布范围将缩短一百五十五公里;间接使白鳍豚发生意外死亡的概率增加。

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低估三峡工程对白鳍豚生存的影响,因为他们相信,通过人工培育,可以保证白鳍豚继续生存而不灭绝。过去在葛洲坝工程建设过程中,中国成功培育了中华鲟,因此他们把保护白鳍豚的措施放在设法捕捉白鳍豚、人工培养和繁殖白鳍豚上。

一九八○年一月十二日,湖北省嘉鱼县渔民在长江中捕捉到两头白鳍豚,收网时一头死亡,一头受伤。岳阳县水产研究所用电话通知武汉水生生物研究所,白鳍豚研究课题组马上派人将这头受伤白鳍豚拉回,并取名“淇淇”。经过专家抢救,“淇淇”被救活。为了给“淇淇”寻找配偶,水生生物研究所制定了捕捉白鳍豚的计划。

捕捉白鳍豚的计划分为三部分:

第一,出资向渔民购买捕捉到的白鳍豚;
第二,出动船队于长江捕捉白鳍豚;
第三,建立所谓的白鳍豚自然保护区,诱捕白鳍豚。

一九八一年四月,武汉的水生生物研究所从湖南省华容县,捕获一头雄性白鳍豚,取名“容容”,放入饲养池中,与“淇淇”为伴。一九八二年一月,“容容”因病去世。

一九八六年三月二十三日,十多条船组成的武汉水生生物研究所,捕捉船队在湖北省监利江段上,网住了九头白鳍豚,但因为水流太急无法收网而失败。

一九八六月三月三十一日,船队又遇到一大群白鳍豚,捕捉住其中的两头,一雄一雌,雄的取名“莲莲”,雌的取名“珍珍”。根据船员的回忆,当两头白鳍豚被抓住之后,其他的白鳍豚发出凄惨的叫声,久久不肯离去。“莲莲”在水生所里只生活了两个月便去世。“珍珍”成为“淇淇”的伙伴,也就成为人工培养和繁殖的希望。两年半后“珍珍”因病去世。检查结果为肺炎,医生在“珍珍”胃中发现铁锈物质,推测应该是从饲养池的顶棚铁架掉下来的。虽然“珍珍”和“淇淇”一起生活了两年多,但是没有为水生生物研究所留下后代,未实现人工培养和繁殖的目标。

结构性灭绝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经过多方论证,水生所选择了石首天鹅洲长江故道,建立半自然性质保护区,配置了专业人员和领导机构,目的是诱捕白鳍豚。石首天鹅洲长江故道的地理条件,使得白鳍豚一旦进入长江故道,只要在河道入口和出口皆布上鱼网,便形成关门捉贼之势,白鳍豚是进得来,出不去。与船队捕捉相比,成功的机会高许多。

一九九五年,一头白鳍豚进入保护区内,形成关门捉贼势态,白鳍豚前后无出路,看来只有束手待“捕”。但没有料到,白鳍豚竟奋勇冲网自杀,也不知道是这头白鳍豚,在死前将讯息知会了同伴,抑或是同伴从冥冥苍天处得到示意,从那时候起,天鹅洲故道再也没有来过一头白鳍豚。利用自然保护区诱捕白鳍豚,关门捉贼的措施,彻底失败。

出资向渔民购买捕捉到的白鳍豚,更引起渔民对白鳍豚的捕杀。一九八七年,在长江死亡的一头白鳍豚,身上竟有一百○三处大大小小的伤口。一九九○年三月,在长江下游靖江段罗家桥,发现一头死亡雌性成年豚,身上缠有三十六枚滚钩。捕捉白鳍豚的结果,只是为博物馆多增加几副白鳍豚的标本。

二○○六年,由中国、美国、瑞士、日本、英国、德国六个国家科学家及观察员,组成国际二○○六年长江淡水豚类考察队,使用全球定位系统,以及最先进的声学监测设备,能监听到方圆三百公尺以内白鳍豚所发出的声音,历经二十五天,从宜昌到上海,在一千七百公里的长江中下游都没有发现白鳍豚。专家并发现,长江已无多少浮游生物,长江的自然水动力特征与自净能力,很有可能已经失去,水中已经完全不适合豚类生活。二○○七年,中国科学家在国外专业杂志上发表研究报告,认为白鳍豚已经结构性灭绝。至此,白鳍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人类消灭的鲸类物种。二○○七年末,美国时代杂志将中国白鳍豚灭绝,评为当年十大人为灾难之一。

建大坝关门抓贼?

一九五三年二月十九至二十二日,毛泽东乘坐“长江舰”视察长江,在从武汉至南京的途中,毛泽东听取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关于综合治理长江的汇报。毛泽东说:“费了那么大的力量修支流水库,还达不到控制洪水的目的,为什么不集中在三峡卡住它呢?”毛泽东利用枪杆子取得江山,利用有利的地形,将敌人包围全歼,这是毛泽东常用的手段。现在治江山,毛泽东认为此方法也行得通。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人关心这样一个问题:三峡工程是否成为第二个黄河三门峡工程?笔者以为,上天给黄河三门峡工程的判决是:立斩;而对三峡工程的判决是:凌迟。
  • 第一个对三十六计进行系统科学研究的,不是中国人,而是瑞士人,藉由其书,使三十六计走出了中国,进入世界。中共决策者机关用尽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与国务院,决定对长江三峡工程进行工程可行性论证。
  • 三峡工程36计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和水利部,向毛泽东提出修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建议。毛泽东本来是竭力支持以建设大坝和水库来治理中国河流的想法,但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失败,使毛泽东火冒三丈,以致对大坝工程的热情骤然大减,便以战备为由,拒绝修建三峡工程的建议。
  • 三峡工程36计
    当水库发挥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时,许多没有被计算为三峡工程移民、没有搬迁的居民该怎么办?长江水利委员会认为,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谓的“跑洪”,等洪水过后,再回到被洪水淹没过的家中。
  • 三峡工程36计
    “苦肉计”,为兵法三十六计之第三十四计,败战计其中之一。原文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间以得行。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 推迟蓄水,就会影响发电,也会影响对下游流量的补给。这个方法在目标不改的情况下,无法接受。剩下的只有工程整治一条措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钱便往下投就是了,淤多少,挖多少,反正这笔钱,不会算到三峡工程的投资上去。
  • 一九八四年,李鹏担任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把实现老一辈无产阶级领导人“高峡出平湖”的梦想,作为历史赋予的重任。
  • 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三峡工程做了三个不同蓄水方案比较,海拔二百米、海拔一百九十五米和海拔一百九十米。比较的结果是:一百九十五米方案的防洪和发电效益都不能满足要求,而经济效益也不如二百米方案。一百九十米方案则比一百九十五米方案还要差。
  • “三峡水库在坝址处的蓄水位多高,三峡水库库尾处的水位也多高”这个理论,完全是“无中生有”,既没有先人的经验证明,也没有现代科学理论的支持。
  • 三峡水库长六百余公里,水力坡降平均值不可能为零,所以,三峡水库库尾处重庆的水位,就必然要比三峡大坝处的水位高,两处的水位绝不可能是像李鹏所说的那样是一般高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