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背后的故事系列之四

【唐诗故事】息夫人:面若桃夭泪断肠

文/柳笛

美人看美人,大多怀着共情的心怀,感受着对方的美丽与哀愁。(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534
【字号】    
   标签: tags: , ,

美人看美人,大多怀着共情的心怀,感受着对方的美丽与哀愁。因而,妙年洁白的他遇着纤白明媚的她,相逢何必曾相识,通一点灵犀,忆一国佳人,将那千年不渝的忠贞节义娓娓道来。

诗佛王维,也有过一段鲜衣怒马的锦瑟华年。那时的他,风吹桃花,拂了一身还满;陌上如玉,风流谁家年少。出身官宦世家,自幼便熏得书香诗韵,眉间一点禅味,使得王维的气质比一般士子多了几分清贵真纯。弱冠之时,他辞别双亲,怀着少年特有的浪漫,立志挥毫曼舞,长安折桂。他的才学很快得到京城贵戚的赏识,皇族对其犹为眷顾,出入宴会、游赏,一时间风光无限。

有一次,王维因岐王李范推荐,谒见公主玉真。他锦绣华服,怀抱琵琶,在众伶人的簇拥下,清秀独立。筵席上,玉真静观他眉目清远,不露媚俗,不由惊叹:好一个妙年洁白、风姿都美的少年!王维进自度曲《郁轮袍》,声调哀切凄美,满座动容。再献诗集一卷,无不风流蕴藉,仿佛古人遗珠。宴后,玉真自觉喜获知音,当面许诺,本次科举,王家公子志在必得。怜其貌,感其声,悦其诗,王维凭一身惊才绝艳,赢得京城才子嘉名。

又有一次,宁王集当时文士,王维受邀作上宾,却遇着一桩情事。宁王府上姬妾数十人,个个都是才貌双全的人间绝色。本次宴会,宁王颇有些心神不属,他带来一位佳丽,美则美矣,却愁云惨淡,柔弱得似不胜锦衣珠钗。他问她:“卿还想念卖饼师吗?”此女神情肃穆,默然不语。

她甫出场,在座的大半宾客已了然。宁王好音律,更爱美色,那一年前的满城风雨至今犹为茶余饭后的笑谈。宁王府邸的附近有个卖饼人家,女主人长得纤白明媚,即使是拥有美人无数的宁王,还是跌入一见钟情的桃花劫。若论姿色才艺,这位妇人在宁王府未必能列属一流。也许是看倦了胭脂香粉的靡丽、曲意奉承的心机,宁王独爱她那一份天真质朴的纯美。这对于长在帝王家的王爷来说,便是清心悦目的一缕微风。他不顾世俗的舆论,用权势和金钱,从卖饼师那里强行夺走了这件遗落在民间的珍宝。

他用一年的时间怜惜她,三千宠爱集于一身,他以为他赢得美人归,但美人却毫不领情。他有些受伤,有些受挫,在一次宴会上,当着众宾客的面,负气地问道,“难道你还顾念旧情吗?”

这位被爱而不得的女子,忍受着众目睽睽的好奇和遐想,无声地抵抗着这一切。

宁王愈发不满,派人寻来卖饼师,那个遭受夺妻之辱又无可奈何的可怜男子。他或许想让这位宠妾好好看看,王爷和商贩,就是云与泥的差别,新人和旧人,她应该认真比较下,到底哪个才是她的良人。

他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妻,她也见到高墙深院外的夫。但他们相逢难相依,只得将旧日的情意,化作粉泪千行。终于,包括王维在场的客人们,都忍不住掩面唏嘘。他们吟咏过牛郎织女隔水遥望的惆怅,也感慨过征夫思妇聚少离多的相思,而劳燕分飞的悲剧就在他们面前真实上演,多情的文人怎能不为之动容。

宁王亦感受到气氛的转变,碍于颜面,他又不愿直接承认自己的过失,只得叫客人们借此情景赋诗一首,缓和气氛。

王维心中早已汹涌如潮,他一挥而就,献上一首五绝《息夫人》:

莫以今时宠,难忘旧日恩。
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

他不写她芙蓉一般的容貌,也不绘她弱柳一般的姿态,他看她,是惋惜,是同情,是钦佩,她活脱脱就是古时候那桃花一般娇艳、又如桃花一般飘零的薄命女子——息妫。

自李延年后,形容美人必用“倾国倾城”。而真正能因美貌颠覆一城一国的,有妺喜、妲己、褒姒、骊姬等,再后来,就轮到了息妫。前面的那些女子,被斥为红颜祸水、妖姬乱世,而息妫,因一己而亡两国,但谁也不忍将骂名加诸在她身上,反而赠予她“桃花夫人”的怜爱。息妫出身于春秋陈国的贵族,姓妫,嫁给息国的息侯为妻,故称息妫。她的姐姐嫁到蔡国,世称蔡妫。有次息妫外出借道蔡国,不料遭到觊觎其美色的姐夫蔡侯戏弄。她回家后向丈夫诉苦,息侯因国力弱小,不敢与蔡国正面交锋,就向强大的楚国求助,利用楚文王称霸中原的野心,和他联手灭了蔡国。

亡国的蔡侯怀恨在心,向楚文王透露息妫美貌的讯息。文王假意拜访盟友,设宴款待息侯。他惊艳于息妫的美丽,当场发兵灭掉息国,派息侯担任守城兵。息妫为了保全丈夫的性命和息国的百姓,无奈改嫁。在楚国的日子里,息妫深受文王宠爱,为他诞下二子,但她心底始终不为所动,在三年里始终不与文王说话。有次文王追问她,她只得回答:“吾一妇人而事二夫,纵弗能死,其又奚言?”

谁料,息夫人明志不忘旧恩的话成了呈给蔡侯的鸩酒,文王只道是息妫念着亡国之恨,迁怒于蔡侯,毫不留情将他赐死。

诗歌讲述的故事到此为止,但息妫的故事远不止如此离奇曲折,在文王去世后,她的儿子们先后继位,军国大权被文王的弟弟令尹子元掌控。子元与兄长一般,对息妫垂涎已久,在掌权后,他自作主张在她的宫室旁建了一座宫室,在里面演绎万舞来诱惑长嫂。息夫人见状,对手下人哭诉:“我听说先祖排练万舞,是用来演习备战的,现在令尹却把舞蹈用到我这个妇人身上!”子元听说后幡然醒悟:“妇人不忘袭仇,我反忘之!”

息妫有天人之貌,却不屑以色事人,始终恪守妇德,谨言慎行,以一己之力周旋于枭雄之间,维系着精神的高洁。“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虽然息夫人姻缘坎坷,但一生行止德操,都不失为贤良贞烈的典范。

回到唐朝美丽的卖饼妻,她无名无姓,所作所为与影响力只怕难与息妫相较,但她们在灵魂的高度上却是一致的。《论语》中说,仁人志士都有杀身成仁的精神,而死亡意味着人间烦恼的结束,存活的人还要继续承担生活的重担。息妫这类女子,正是看到这一点,才甘愿把耻辱、责难受于己身,拼尽微小的力量保全家人的安好。也许文王们看到她们的气节,更为之感动,才爱重不已,没有像对其他宠姬一般喜新厌旧,始乱终弃。

王维体谅她们忍辱负重、为保全夫君做出的牺牲,他待她们,是真正的心灵交流。若此时也有“满座重闻皆掩泣”的情节,只怕青衫尽湿的非摩诘居士莫属。他宁愿得罪权贵,也要将妇人的可贵德行昭示出来,并对荒唐无道的王爷委婉讽刺。

宁王听懂了他的弦外之音,也不愿做那残暴好色的文王,便借着王维的小诗,做个顺水人情,将那妇人还给了卖饼师。

乱世桃花逐水流,女子的命运无法自主,总是被男子们左右。卖饼妻有幸遇到王维,因一首诗而重获自由。但再设想下她与丈夫后面的生活,还能否恢复昔日的岁月静好?韩翃曾对失而复得的爱姬感叹:“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我却相信,美人德行不改,终会重拾自己的幸福。#

点阅“唐诗背后的故事”系列。

责任编辑:林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纪元记者唐诗韵香港报道)香港雨伞运动迈入第19天,旺角街头上演高空杂技。有示威者凌晨在旺角架设近3层楼高的大型竹架,竹架与前几日所见的竹棚不同,略显简陋。而竹棚上则挂有“公民抗命”的旗帜。
  • 最是晴日无限妙,午后暖阳似夏春。 料得年年岁月新,童心浪漫乐不禁。
  • 马国明和唐诗咏8日到旺角出席皮具店开幕仪式,还获品牌赠送的皮具礼品,两人也大谈挑选皮具的要求。圣诞节两人均表示在工作渡过,并笑言可相约在电视城吃饭。
  • 九日龙山饮, 黄花笑逐臣。 醉看风落帽, 舞爱月留人。
  • 心情舒畅吟唐诗 大气磅礡势破竹 内心苦闷唱宋词 一波一折声声苦
  • 唐诗宋词润心田, 元曲乐府慧思牵。 千年墨客今聚首, 襄圣助师写新篇。
  • 藏头诗是中文杂体诗的一种,它除了诗句本身的意义之外,其嵌入的字所组成的短句也别具意义,而且往往令人拍案叫绝。对于没有文才却想写首绝佳藏头诗的人来说,目前在网上走红的“藏头诗产生器”肯定能帮上大忙,让你不用重新投胎也能当诗仙李白。
  • 华府中文学校于3月8日下午,在华府侨教中心举行羊年新年联欢会,师生、家长及来宾近500人参加欢庆,联欢会由各年级学生表演精彩的武术、舞蹈、扯铃、歌唱、相声、手语歌、唐诗朗诵等节目,现场还设置书法、国画、剪纸等文化摊位,展示学生丰富多彩的手工作品。
  • 是否存在另外空间?(Fotolia)
    灵异事件”说白了就是“神了”,“见鬼了”。在中国浩如烟海的古籍中关于这类事件的记载不计其数。往往不信神的人不相信“灵异事件”。“灵异事件”真仅仅是错觉吗?正史《旧唐书‧钱徽传》中记载了关于钱徽的父亲,唐代诗人钱起的一个故事。以下是正史《旧唐书‧钱徽传》中记载了关于钱徽的父亲,唐代诗人钱起的一个听闻来自另外空间吟诗成名句的故事。
  •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