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去哪里?

作者:梅花一点
  人气: 69
【字号】    
   标签: tags: ,

《红楼梦》有一句梦幻一样的名言:假做时真也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真真假假,真去哪里?

在现实中,世人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是假的,却忘记了的在哪里了。用圣者的话来表达: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疑问在于,真人才是真正的人。真正的人在哪里呢?过去有仁义志士,这个是给予世人答案的一种真人么?对于超越神秘内涵的隐士而言,未必如此。因为对于世道的执著是情感的表现,维护了什么那是作为世人的一种标准,世间及世人中的什么没有能永恒,而是瞬间的一瞥,烟消云散在眼前。这跟放纵自身一切的恶人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恶人存在了,能关连真人什么事情呢?或许这是在造就世间存有的事实和轮回因果的梦幻可能。所以,晶莹洁净的通灵宝玉绝对是上天的赐予,而不是虚幻的神化。

神化不是神话。神话怎的会成真呢?是故事的时间记述,把时间的存在作为生命延续的表达。以期待欲望成为真实的表述,好似穿着怪异服饰的巫女玩弄着奇异的巫术,结果得到了世人的不信任,连着世人的信心丧失都意味着永恒作为真实意义必将消失殆尽。信心在哪里呢?在无所不能、想像丰富的神话里么?真到底去哪里了呢?难道他也会在这个世界里失踪么?失踪了的还可以寻觅,消失了的需要等待轮回的转世。世界从来没有什么东西是失踪的,却能让这个东西、那个物品不存,我们能怪罪于时间的安排么?得到了一个不符合现实的世人能理解却需要想像的答案:永恒才能成为真实。因为罪恶的心存在在世人的心么?我们把它叫做自私、叫做狂恼,叫做恶毒,叫做犯罪,叫做偷窃,叫做虚荣,叫做刚愎,叫做伪善,叫做妒嫉,还有叫做自欺欺人……却造就了人们认为的许多所谓的“真实”,把真实的自我迷惑了。罪恶只在于利用别人的善意和善心,把天真生命的迷惑充实了人间的智慧的变化,我们称呼它为经验。经验的意义是在自我满足的造就所谓的“真实”而实际为虚伪的感受,并付诸人的行为。真,似乎并没有存在在人间,如果这个作为答案在人间实现,世人将会如何?

天使们里面有一个天使长,她带领她们一起来到了天堂的门口,把翅膀扇动的爱光耀在天堂的天池里。在世间里没有这个更值得认为是真实的了。真真的人,不仅能因为用了“天真”的词汇,而是真实的“真”造就了这个词汇,让人们知道真的存在,真是实实在在的存在,不需要任何的答案和追寻。真,没有去那里,也没有去这里,不必问在哪里。最纯正的清静能知道真怎样达到了自我的境界。虽然真实的真有时觉得了孤单和寂寞,但是他也有他自己的不能言语的乐趣。

仙风道骨,不仅仅是风格的表述,也是超脱世俗烦恼,肉身转化为神体的境界。真正的人,不在世俗的轮回和烦扰之中。那么,真在道里,真是道的一种真实的境界。@*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抱恨遗憾的感觉经常像隐秘的疼痛不断地袭来,因为世人的执著在象征着人类的行为方式。世人常常忘记了自己的未来可能出现的现实,努力地在争取着似乎是属于自己的东西,给它们起了各种各样的名字,叫做情感,叫做爱,叫做恨,叫做喜欢,叫做无聊,叫做名,叫做利,叫做现实,叫做生存,叫做感觉,叫做拥有,叫做无所不有……
  • 因为孔子他也知道,大美必无言。可以将此称为一种伟大的发明?一种奇特的发现?一种无尽的创造?毕竟都是一种假设而已。水过石上,皆因时间之水而流播、沉积、消失。
  • 到了此时,对坐着,似乎在互相倾听,是作为独立的朋友、真实的朋友在对话。有时候,话很多、很热烈;有时候却在垂头,或静静的对视,尽管桌子间的距离意味着理解间的距离,但生命间的宽容与支持比以往更为有力量。
  • 现在,我所能和你说话的,当然不是用摸不着边际的声音,而是用看得见的有形象的文字。以前曾有位友人曾写道:记忆是钟鸣,时钟铃那烦人的滴滴答答,自行车钟铃那吓唬人的哗哗朗朗…
  • 于是,他就拢着嘴呼喊,大声的,呼喊英雄起来。一直到了山顶,声音在回荡,面对的只有几朵白云,还有蓝天和海洋。声音继续打了好几个圈圈,悠悠的飘去了。
  • 我所能明白的不在于海的那边。浮游着的我的双手,扶着广阔无垠的海面,一不小心的瞬间,嘴唇触到了海水,是泪水的味道。
  • 心心相映也会是一种感应吧?那么相由心生,境遇的轮回不可能不来自流浪者的心绪选择里,烦恼也罢,欢喜也好,感受的必然存留在心里而回应在身体之外
  • 制作瓷器,是在延伸人类自己的手的捧握能力。制造马车,是在延伸人类自己的奔跑步伐和负重能力。绘画绵延了眼睛的美妙,音乐涤荡了耳朵的奇特,烹调感应了舌头的繁华,书写微妙了思绪的漂流。人世间的所有制造,都转变为人体之外的物类,想方设法冲击甚至杀伐对于世间的依赖,驱赶了流浪者流浪步伐的因因果果。
  • 空气的弥漫,唯有刮过的风儿才会告诉世间那空气存在的温柔和狂暴。而人海茫茫潮起潮落的的流浪者,被带动的是流浪心绪的纠结、伤感以及欢乐的是是非非。那么,人海之间弥漫的众生,在发生着怎么样的有情有义呢?
  • 四海为家的流浪者,不得不经常经营自己的小窝,窝里陈设摆置床桌椅凳,对着照明的光线,点缀了墙壁上的几幅奇丽的美图,好似一个家的温馨在迷糊着流浪者流浪的心绪。
评论